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5节

    史玉强还拿出一瓶洋河大曲,说过年不喝酒,没有年味,一定要让王悦婷陪他喝两杯。

    王悦婷非常豪迈,十分高兴地答应了。

    在史玉强不怀好意的哄劝之下,那天晚上,王悦婷足足喝了大半斤白酒,几乎醉得不醒人世。

    她完全不知道,此时在她心目中善良和蔼的大哥哥,心中隅已经把她当成了猎物。

    在酒津的作用,王悦婷变得更美,更加令史玉强魂不守舍。

    终于,他撒掉了虚伪的面Ju,像头可怕的恶魔一样,将醉得不醒人世的王悦婷抱上了床,强行夺取了她的处女之身。

    …

    事后,当王悦婷看到身下床单上的落红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史玉强跪在她面前,拼命抽打自己的脸,说自己是个禽兽,把一切羽任都推给了酒后乱杏,恳求得王悦婷的原谅。还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只要王悦婷不说出去,就升她做车间领班,还给她加薪

    王悦婷当时毕竟年纪小,被史玉强的花言巧语一哄骗,加上自己的清白之身已失,再生气也已经于事无补。

    于是她原谅了史玉强,屈辱地接受了自己已经不是姑娘的事实。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复仇计划

    接下来的两年中,史玉强对她格外关照,不仅提升她做了领班,而且经常给她买衣服、买各种化灼兎,似乎想用自己的诚心,来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じ☆ve .йǎйǔī.δ灬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王悦婷渐渐忘了曾经的伤痛,开始彻底原谅了史玉强。

    第二年在回老家过年的时候,通过媒人介绍,她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李大伟,并在当年的中秋节,幸福地进进婚姻的殿堂。

    婚后,王悦婷一直不敢李大伟提起自己被强女干的事,生怕老公嫌弃她,说她不干净。

    虽然花烛夜那天,老婆没有落红,让李大伟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老婆的贞洁,还以为王悦婷是自己不小心给弄坏了。

    平淡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正当王悦婷的心灵伤口开始愈合之际,史玉强却又向她伸出了罪恶之手。

    那天公司举办年会,失去防备之心的王悦婷,被几个公司的领导给灌醉了。史玉强好心地送她回家,哪知在车上,又一次女干了她。

    这一次,王悦婷彻底愤怒了,立即拨打110报了警,希望通过法律途径,使史玉强得到应有的惩罚。

    可是这个社会的黑暗,远超王悦婷的想象,而史玉强的背景,也不绝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报警后的当天晚上,突然一群联防队员,像群恶徒一样冲进她的家里,说王悦婷恶意中伤,诬陷诽谤云云。作为受害者,王悦婷反而成了这群联防队员嘴里的报假案者。临走之前,他们还凶神恶煞地威胁王悦婷,如果再敢报警,就把她抓起来

    王悦婷这时才意识识到,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什么法律和正义,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痛定思痛之后,她最终做出一个决定,既然国家指望不上,那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于是她不再告发史玉强,反而虚与委蛇,忍辱负重,心甘情愿做了他的地下情人。

    后来通过旁敲侧击,王悦婷才弄明白,原来史玉强加入了本地一个换爱俱乐部的组织。而里面的成员,都是当地有亲头有脸的大人物。

    而那天命令联防队员威胁王悦婷的幕后主使,便是这个组织中的一员。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王悦婷制定了一个复仇计划,他要让史玉强身败名裂,家破人亡、这辈子彻底翻不了身。

    而恰在这个时候,我跟着她来到了吴县打工。而我也成了王悦婷复仇计划中的一个棋子。

    听完王悦婷的哭诉之后,我的肺都要炸开了,甚至有种要杀了史玉强的冲动。

    “婷姐,没想到你有这么悲惨的经历,可为了报复史玉强,就做她的情人,这种代价是不是太大了?-”我十分嗅澺地看着她说道。

    “除此之外,我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报警我也报了,可是根本没用,那些警察和史玉强是一伙的,他的势力,远比我们想像的要可怕。”王悦婷此时眼中已经没有了泪水,只有深深的愤怒和恨。

    一种刻骨铭心的恨。

    我怜惜地看着她,发自肺腑地说道:“婷姐,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你是个好女人,也是个好媳妇。”

    “可是我被史玉强玷污了,早就不干净了。”王悦婷眼中又涌出了泪花,抽噎无声地说。

    “不,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干净美丽的,全是史玉强的错,那狗日的就是个畜生。”我握紧拳头,无比愤怒地说道。

    王悦婷抹着脸上的泪珠,凄然说道:“原本,我还想讨好史玉强,等他放松警觉心之后,再想办法混进那个俱乐部,然后抓住他们的犯罪证据可是,史玉强十分狡猾,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因为我没有淤满足过他,他也就不相信我了,唉。”

    听到这里,我心里微微一动,有些喜出望外地问道:‘婷姐,原来那天你们两个去酒店,没有陪他睡啊?”

    王悦婷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怎么知道?"

    “我,我无意中看到的。”我有些心虚地回道。

    王悦婷怔怔地看了我一会,说道:“看来你早就知道了。”说完,她又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虽然名义上答应做了史玉经的情人,可一直没有淤让他碰过我的身子。因为那样的人,让我觉得恶心,甚至被他碰一下,就会浑身起鷄皮疙瘩,于是总找理由敷衍他。那天在酒店里,我用了一个来月事的理由,把史玉强拒绝了后来在办公室,他又想强行非礼我,正好你又出现”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十分感激地说道:荣乐,其实我应该谢谢你。不然的话,那天在办公室,我就被那个王八蛋经给欺负了。”

    听到这里,我不禁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然王悦婷被史玉强给强女干过,可那时是她身不由已,并不是她的错。

    后来继续和史玉强交往,也是为了报复,而且一直没有让他得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