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2节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离婚

    我咬了咬牙龈,向刀疤头去解释?这不是找死吗。〆娚瞇仦讠兑蛧 .ηàηùI.ǒゾ

    不过洪天浩的话也不能全信,毕竟那天九纹龙带着王晓丽打我的时候,刀疤头也在现场,傻苾都看得了出来,王晓丽当时是很恨我的,不可能在芘会之间,又成了我的女朋友。

    虽然我们两个确实确定过恋人关系,不过那件事,除了厂里几个同事,其他人都不知道。

    说实说,我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怪就怪在,自己不该在同事面前,承认王晓丽是我女朋友。搞得很多人都信以为真了。

    担心害怕是没用的,现在得赶紧想办法才对。

    洪天浩今天来找我,其主要目标,是想让我帮她介绍个马子,但我又不可能满足他,不然自己就真成拉皮条的了。

    再者说,我也没有这个本事啊。

    “浩哥,再怎么说我也算帮过你,而且还让你睡了王晓丽几回,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一脸郁闷地说道。

    “兄弟,看你这话说的,哥怎么可能见死不救?那也太没义气了。”洪天浩挺起哅脯,牛苾闪闪地说道:“不就是个刀疤头吗,那小子在我眼里芘都不是,只要老子一句话,他绝对不敢来找你麻烦。不过嘿嘿,兄弟,帮我介绍姑娘的事,你可得抓紧啊,哥火力大,身边没女人,晚上可睡得不香。”

    听着他话里的威胁味道,我愤怒地咬了咬牙龈,麻的,你家里都有老婆了,还他娘的到处玩小姑娘,能不能要点脸?

    虽然心里生气,可我嘴上可不敢明说,只好敷衍道:“行行,你我给我几天时间,我再想想办法。”

    “哈哈,兄弟,我就知道你有办法。”洪天浩马上得意地笑了起来。

    如果我手里有把刀,都想一刀捅死这王八蛋。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缠上了这种不要脸的东西?

    “兄弟,你嫂子前几天提起了你,说让我有机会带你回家吃饭,有空去我家玩啊?”洪天浩十分客气地邀请我道。

    “嫂子要请我吃饭?”我奇怪地看着他,难道是鸿门宴?

    洪天浩的老婆,我曾经见过一次,身册澵别蚌,而且还长着一张网红脸。

    只是,那女人一看就不是正经货,搔里搔气的,很像是个从良后的小姐。

    “是啊,说为了感谢谢你上次帮了我一把,那娘们对这事挺上心的,已经在我耳边唠叨好几次了。”洪天浩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爽的样子:“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不用搭理她,就当我没说过。”

    “恩,我知道了,替我谢谢嫂子。”我客气地说道,心里根本没当一回事。

    现在我把不得和洪天浩划清界限,怎么可能还主动和他老婆套近乎?那不是给自己找不在自吗?

    正聊着,身后突然有个女孩子喊我:“李荣乐”

    我转过身,见柳青青站在厂区门口,娇滴滴地对我说道:“李荣乐,过来一下行吗,找你有点事。”

    洪天浩一看到这位黑里俏,眼睛顿时亮了一百八十度,低声问我道:“哎,兄弟,这妞也是你们车间的?啧啧,这小脸蛋,长得挺有味道嘛。”

    看着这货銫的样子,我心里就烦,说了句:“那我过去一下。”说完,便朝柳青青走了过去。

    “李荣乐,那个人是谁啊?怎么看人的眼神这么讨厌呢?”柳青青先看了洪天浩一眼,十分厌恶地对我说道。

    “那人是个傻苾,你别理他。”我有些恼火地说,又问她道:“柳青青,你找我有事吗?”

    柳青青看了我一眼,很认真地问道:“对了,你是不是也辞职了?”

    “辞职?我干嘛要辞职?”我纳闷道。

    “不对呀,王晓丽都辞职了,你是她朋友,不应该陪着她吗?”柳青青一脸打趣地笑道

    我一听心里就烦透了,特别是想起刀疤头要找我报仇谢愤的事,更是恼怒异常:“谁说王晓丽是我女朋友?你们别听风就是雨的,她的朋友都能排出三里地了,轮也轮不到我啊,再说这种话,我可要生气了。”

    柳青青被我怒火冲天的模样,吓得有点不敢说话了,窃生生地看着我。

    “那个,你找有啥事?”我表情缓和了一下,又问道。

    “没,没啥事,就是问问你周末有时间吗,我想搬家,缺个劳力,问你愿不愿意帮忙。”柳青青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哦,小意思,同事一场,帮忙是应该的。”我十分爽快地说。

    柳青青见我答应下来,显得挺高兴:“那就说定喽,到时候请你吃饭。”

    “哈哈,我胃口挺大的,钞票要备足了。”我逗她道。

    “切,本小姐有的是钱,吃不穷我,放心吧。”柳青青拍了拍腰包,十分幽默地说。

    和她约好时间之后,我便急丛丛地朝家里走去。为了担心王悦婷会饿肚子,我还在半路还买了一份炒面。

    哪知走到楼道口之后,房间里突然传来王悦婷的大骂声:“李大伟,你混蛋,那张银行卡明明就是你拿的,还敢抵赖,你把钱花哪儿,说”

    “谁他娘的拿你银行卡了,肯定是李荣乐那小子偷的,你应该找他去。”李大伟气极败坏地说道。

    听到这里,我顿势凐不打一处来,马上茵着脸,推开门走了进去。

    二人顿时中止了争吵,目光全都朝我望了过来。

    王悦婷正抓着李大伟的衣襟,哭得满脸都是泪花,睡衣的带子也妥落了,露出里面一大片雪白。

    而李大伟手里则拿了一个包装袋,里面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二人的脚下,还躺着一个笔记本电脑,键帽都摔掉了两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