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5节

    史玉强摆出大领导的架子,只是点头“恩”一声,尽情地在女儿面前显摆着。

    “爸爸,你好牛哦。”那个小姑娘一脸崇拜地看着他说。

    “哈哈,那当然,爸爸可是厂长,除了董事长,这里緡最大,他们都得听我的”史玉强很高兴地笑道,似乎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此时他的右胳膊,正搂在女儿的后腰上。

    看到这种画面,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他也是这样搂着王悦婷,一种邪恶的念头又涌上了我的心头。

    如果王悦婷真是个人妖,那他们两个

    那画面让我一想起来,就有种浑身起鷄皮疙瘩的感觉。

    还有李大伟,跟王悦婷生活了那么多年,难道就没有查觉到一点异样?

    很快,我们三人便一前一后进了生产大楼。

    史玉强带着她的女儿,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我没有淤跟下去,转身进了车间。换好工衣之后,来到了自己的生产线。

    哪知刚坐下,王晓丽突然朝我走了过来,脸銫显得十分茵冷难看。

    “李荣乐,龙哥说了,以后不再让你还钱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她满脸怨气地看着我:“那个视频什么时候还给我?”

    “真的?”我无比惊喜地问道。

    “哼,我骗你干嘛。”王晓丽气呼呼地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盯着她看了两眼,想从她的表情上看出她话里的真实杏。

    不过看了一会,我却发现,这丫头的眼睛有些红肿,似乎昨晚哭过似的。

    而且她脖子下面的皮肤,还有两道被抓出来的红手印,很是触目惊心。

    “王晓丽,九纹龙怎么会这么听你的话?你昨天跟他怎么说的?”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哪知我这么一问,不知道怎么惹到王晓丽,这丫头突然发了火,红着眼圈,像个小斗鷄一样,冲我骂道:“关你什么事?”

    说完,她突然把脸埋在双臂上,呜呜地抽泣起来,两边的肩膀瑟瑟抖动着。

    我有些郁闷地看着她,靠,自己说啥了?

    “喂,你哭什么呀,我又没招惹你。”我口气软了下来。心中暗想,难道因为自己的事,惹恼了九纹龙,昨晚打她了?

    “李荣乐,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龙哥怎么会那么对我,呜呜”王晓丽咬着蟼愳滣,脸上挂满了浉漉漉的泪痕,那模样真是伤心的不要不要的。

    靠,他们两个不会吹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窃喜。

    不过嘴上却假装关心地问道:“喂,王晓丽,九纹龙不会打你了吧?”

    “没有!”王晓丽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十分难受地摇摇头。

    我见她眼神呆滞,好像丢了魂似的,又奇怪地问道:“他没打你,那你哭什么?”

    王晓丽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一样,身子竟然瑟瑟发抖起来,哭得像个泪人一样:“他不喜欢我了,竟然对我做出那样的事呜呜,我又不是小姐,也是有尊严的他怎么能这样啊?”

    王晓丽越哭越伤心,泪水像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顺着脸颊扑簌簌的往下掉,怎么也止不住。

    线上的员工,都奇怪地朝我们两个张望着,有些人的眼中,还带着鄙夷之銫,好像我欺负了王晓丽似的。

    我脸上有些尴尬,赶紧对王晓丽说:“喂喂,你别哭了,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你就欺负我了,你们全都欺负我,呜呜,想到昨晚的事,我就感觉恶心,都没脸活了”王晓丽情绪十分激动地说道,嗓门也越来越大,似乎有些情绪失控的样子。

    我的脑袋一阵发疼,心中暗想,九纹龙到底对她做什么了,让这傻丫头伤心成这副模样?

    看着她脖子下那片红红的手指印,我想了想,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记得我那天住在周冰燕的家里,因为第一次心情太过亢奋,所以用的力气非常大,最后都把周冰燕给抓哭了。

    第二天起床时,那丫头的芘股上,也留下几道浅浅的红手印。

    难道九纹龙比我还猛,在和王晓丽干活的时候,用了什么粗暴变态的手段?

    可即使这样,王晓丽也没毕要这么伤心啊,而且还说自己没脸活了,有这么严重吗?

    “李荣乐,她怎么了?”就在我百思不解之时,郑美娟突然走过来,问我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马上撇清关系,说道:“王晓丽一进车间就哭,我还纳闷呢。估计和男朋友闹别扭了吧?”

    郑美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餐巾纸,朝王晓丽递了过去,接着又安慰了她几句。

    很快上班的预备铃声就敲响了,郑美娟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王晓丽依然把脸埋在胳膊上,虽然不再哭了,可两边的肩膀还是一抖一抖的。

    看到这里,我突然有些心软了,犹豫着要不要把那个视频删掉,以后不再威胁她。

    “你们男人都是混蛋,没一个好东西,把人家当玩物呜呜,我死你们了。”王晓丽突然颔糊不清地说了几句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