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8节

    麻的!要不是这个死三八,我怎么可能落得这步田地?天天像个耗子一样,躲在厂里连大门都不敢出,而且那天还被她踹了几脚,想想都觉得郁闷恼火。

    “看什么看,是不是上次没被打够啊?我可提醒你,龙哥最近可在找你的,那五千块钱到底筹到没有?再拿不出来钱,可不止挨打那么简单了,哼哼。”王晓丽撇着嘴角,茵阳怪气地说。

    我盯着她浓妆艳抹的脸蛋,拳头用力捏起来,真想狠狠地抽她一个耳光。

    看来这死三八真是被九纹龙给搞了,小小年纪就打扮得这么风搔,真是个不要苾脸的贱!货。

    不过我深吸了几口之后,还是强行忍下了心头的怒气,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出来。

    “王晓丽,上次我还请你吃饭呢,看在这么多年同事的份上,你能不能替我在龙哥面前说几句好话?”我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道:“这几个月发的工资,我都寄回老家了,现在身上只有三百块钱,吃饭都成问题了,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啊。”

    王晓丽见我服了软,十分得意地挑了挑眉毛,冷笑着挖苦道:“哟,现在知道说软话了,早干嘛去了?请本姑娘吃饭的人多了,你拿不拿得出钱,关我什么事?”

    我忍着心中的愤怒和揍恶,继续陪着笑脸道:“王晓丽,我承认错了还不行吗?大家都是同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少来这一套,五千块钱,最迟今天下午必须拿出来,不然你就等着堡揍吧。”王晓丽十分刻薄地说道。

    我见这搔货软硬不吃,气得咬了咬牙龈,实在拿她没辙了。

    下午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我见王晓丽带着两个平头青年走进了食堂,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我赶紧把脑袋缩进人群中,打好饭之后,刻意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生被王晓丽他们发现。

    幸食堂人多,三人搜寻了一圈,没看到我之后,便立即离开了。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看来这顿打是躲不掉了,唉。”我迅速吃完饭,离开食堂之后,连烟也没心情抽了,马上朝车间走去。

    只要进了车间,量那些王八蛋太嚣张,也不敢在车间打我。

    哪知走到一半路的时候,肩膀后面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我刚一回头,脖子就被一条粗壮的胳膊给用力搂住了,于此同时,一个茵沉的声音说道:“李荣乐,你小子欠龙哥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说话的是一个留着小平头,脑袋横着一条长长刀疤的中年人。

    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一女,女的正是王晓丽。

    此时她正满脸冷笑地看着我,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麻的,你以为躲起来,我们就找不到你了?赶紧拿钱,不然你小子就等死吧。”另一个穿花衬衣的青年,也恶狠狠地威胁我道。

    我见今天躲不过去了,只好说道:“两位大哥,我前几天出差去了,不是故意躲龙哥的。”

    “我管你是不是出差,麻的,钱呢?”小平头用胳膊勒着我的脖子,凶神恶煞地问道。

    “我我上个月工资还没发呢,现在根本拿不出五千块啊,身上只有三百,要不先给你们?”我把口袋里仅剩的三百块钱,全都拿了现来。

    小平头朝我手里望了一眼,马上大怒道:“草你妈的,才三百块,打发要饭的呢?”

    王晓丽捂着樱桃小口,搔里搔气地娇笑道:“李荣乐,你别装可怜了,在厂里上了这么多年班,你不会连五千块钱都没有?哄谁呢。”

    我愤怒地瞪了她一眼,死三八,等着瞅吧,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草了你。

    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我只能继续装孙子,可怜巴巴地说道:“我爸身体有病,每个月都要很多医疗费,我现在真没钱啊,要不要不这样吧,等这个月发资,我全给你们,剩下的,我再慢慢还,行不行?”

    “靠,你说的轻巧,谁知道你拿了工资,会不会他麻的跑掉。”花衬衣青年冷笑道。

    “可你们现在就算打死我,我也拿不出来啊。”我无奈地说道。

    刀疤头狠狠地瞪了我几眼,然后说道:“这样吧,你写个字据,就说借了龙哥五千块,利息按三十算,限期两个月,再拿不出来,利息就翻倍,听懂了吗?”

    百分之三十?我吓了一跳,这些王八蛋也太黑了吧。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铤而走险

    第一个念头是,这个字据坚决不能签。☆裞棢 .ňāňцI.δ☆不然就等于向九纹龙借了高利贷啊,以后再想翻身就难了。

    “不签字据也行,你现在跟我去见龙哥,两条路,你自己选择吧。”刀疤头冷笑道。

    “咯咯!等见了龙哥,最轻也是砍你一只手,很疼的哦。”王晓丽茵阳怪气地笑道。

    我愤怒地咬了咬牙龈,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突然看到赵婉君从前面走了过去。

    我突然灵机一动,马上对刀疤头说道:“我姐在这里上班,她身上肯定有钱,我现在就可以借来还给你们。”

    “哦?那就别废话,赶紧去借。”刀疤脸催促道。

    我朝前面的赵婉君指了指,说道:“那个就是我姐,我过去问问,看她身上带钱没有。”

    刀疤头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赵婉君两眼。

    王晓丽冷笑道:“李荣乐,你骗谁呢,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你姐?想拖延时间,没门。”说完,她又对刀疤脸道:“昆哥,别相信他,这小子在这个厂里根本没亲人,哪来的姐姐?”

    刀疤头一听,马上朝我瞪起了眼珠子,凶恶地骂道:“小子,你他麻的敢耍我?”

    我没理他,马上转过头,朝赵婉君大喊了一声:“姐!”

    刀疤脸和王晓丽三人,都狐疑地朝她望了过去。

    我当时心里非常紧张,生怕赵婉君会不搭理我。毕竟我们两个刚认识没几天,虽然名义上认了干姐弟,可她会不会帮我,心里也实在是没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