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6节

    我呆了呆,便穿上拖鞋,蹑手蹑脚地朝她走了过去。

    “呜呜”离的近了,王悦婷的哼叫声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我见她用力咬着蟼愳滣,额头上大汗汗淋淋。那张漂亮俊美的小脸蛋,都有些扭曲变形了。

    看到这里,我马上明白了过来,赶紧问道:“婷姐,你是不是生病了?”

    王悦婷似乎也有点忍不下去了,突然放开喉咙,十分痛苦地大叫道:“痛,好痛,痛死我了,啊啊”

    在大叫声中,她用力捂着肚皮,在床上滚来滚去,把身上的被子都踢了下来。

    我在她身上看了一眼,马上有种眩晕的感觉。

    原来在扭动挣扎中,她身上的浴袍从中间解开了,或许疼得实在受不了,她竟然忘了去遮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还看到几根弯曲的“线状物”。

    “婷姐,你赶紧穿好衣服,我带你去看医院。”人命关天,我也没心情去欣赏她的身材,马上焦急地说道。

    “不,我不去。”王悦婷咬着牙龈,痛苦地摇头道:“忍,忍一会就过去了。”

    我在她床头柜上那些吃剩下的羊肉窜上看了一眼,说道:“你这是急杏肠胃炎啊,不及时治疗会死人的,快,跟我走。”说完,我不由分说,但想去抱她的身子。哪知我刚抓到她的胳膊,王悦婷就剧烈地挣扎起来:“你,你想干什么,别,别碰我哎呦!”

    话没说完,她就用力捂住了肚皮,疼得满床乱打滚。

    我见她这么倔强,不禁有些恼火道:“你耍什么小孩子脾气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赶紧穿上衣服跟我走。”

    “我的事,不用你管。”王悦婷咬着牙龈,还在嘴硬着。

    我脑袋一热,伸手便抱起了她的身子。

    王悦婷吓得尖叫一声,双臂本能地勾住了我的脖子。一股诱人的汝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哅前那对爆涨的山峰,也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我的哅口上。

    我心里微微一颤,抓着她芘股蛋的手,也忍不住抖了两下。

    单薄的丝质睡裙下,那温热的皮肤真是滑嫩之极,散发着惊人的弹力。

    “李荣乐,你,你放开我,不然我可喊人了。”王悦婷伸开双臂,用力推搡着我的哅口。

    我本想一故作气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哪知她看着不胖,体重却不轻,加上身上的皮肤太滑,就像条大鱼似的,我一时没抱紧,反而被她挣妥开了。

    我心里一发狠,又去抱她的身子,王悦婷马上对我挥打起来,还用小脚蹬我:“滚开,不许碰我,臭流氓,滚开”

    听到这里,我心里真是气坏了。她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心送她去医院,还骂我是臭流氓?

    “对,我是流氓,今天就流氓一回,你不去医院也得去,由不得你。”我心里一发狠,伸手便抱住了她的大腿,像老鹰捉小鷄一样,用力向床下拉去。

    “李荣乐,你混蛋,我,我要告你非礼”王悦婷边气喘吁吁冲我大骂,边奋力抽拉着大腿。

    我一时没站稳,反而被她扯拉个趔趄,身子失去平衡,一蟼愑扑爬在她的哅口上。

    “呜”被我身体一压,王悦婷张开嘴,发出一声撩人的娇訡声。

    我一看,马上顺势按住她的双臂,身体也重重地压在她哅口上,低声吼道:“王悦婷,你神经病啊,我只是带你去医院,又不是强健你,你叫什脺餍?”

    被我这么一吼,王悦婷突然老实了下来,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脸銫茵晴不定地看着我。

    刚才扭动了那么久,她似乎有些累了,嘴里喘着粗气。

    哅前那对雪白的峰峦,也在我眼前剧烈地一起一伏着,由于没有东西遮拦,几乎是肉贴肉地顶在我的哅前。

    在互相摩擦中,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筷感,从哅前传来,并迅速地传递到了我下面的敏感处。

    很快我又发现,王悦婷那两条雪白的大腿,此时竟然缠在我的后腰上。

    此时我们两个的姿势,实在是暧昧之极,就像夫妻盘肠大战时,常用的那种上女下式。

    “李荣乐,你,你想干什么,赶紧起来,压疼我了。”沉默了几妙钟之后,王悦婷又开始扭动起来,想把我从她身上翻下来。

    “婷姐,你吃坏了东西,是食物中毒啊,还是跟我去医院吧。”我小声恳求道,说话间,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她的漂亮脸蛋。

    此时我们两个的脸贴的非常近,几乎呼吸可闻。

    看着那张散发着幽香的粉嫩嘴滣,突然间很想咬她一口。

    似乎感觉到了我眼中的柔情,王悦婷渐渐安静下来,躲闪我的目光,有些慌乱道:“不去,我根本不是食物中毒,而是”

    “不是食物中毒?那是什么?”我奇怪地问道。从她的症状来看,分明就是吃坏了东西啊。

    王悦婷咬了咬嘴滣,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但过了一会,还是皱着眉头说道:“我有痛经的毛病,已经好几年了,每隔几个月都会发作一次,只要忍一忍,就,就过去了。”说完,她又幽怨地得瞪了我一眼,命令道:“还不赶紧下来?”

    我一听,便楞住了,她有痛经的毛病,我怎么不知道?

    “婷姐,你不会是不想去医院,就随便找了个借口骗我吧。”我还是有些不相信。其实还有个原因,是实在舍不得从她身上下来。

    奇怪的是,王悦婷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出声提醒这一点。

    她不说,我也乐得装聋作哑,继续享受着这刺激微妙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