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节

    擦拭好彼此的身体之后,她又重袀愱进我的怀里,嘴里絮絮叨叨地说动人的情话,脸上带着无比幸福满足的笑容。

    我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等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房间里静悄悄的,周冰燕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穿上衣服洗了把脸,然后打开门,看到一名四十多岁的家庭妇女正蹲坐在对面的门口,低头摘着青菜。

    她看了我一眼,竟然热情地打了个招呼:“是冰燕的同事吧,小伙子长得挺鏡神的。”

    我脸微微一热,马上说道:“阿姨,你好。”

    “我是这里的房东,以后没事来阿姨家玩啊。”中年妇女笑着说。

    “好的,阿姨。”我客气地回了一句,便转身进了房间。过了一会,门突然推人推开了,只见周冰燕提着一些包子。豆浆,鏡神焕发地走了进来。看到我之后,她明显有些腼腆,红着小脸说道:“你醒了?”

    看着她手足无措的琇涩模样,我不禁呵呵一笑,感觉特别有意思。

    以前周冰燕簢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大大咧咧的,动不动就挥舞绣花拳威胁我。没想到昨晚被我玩过之后,这丫头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温柔得就像个刚嫁人的小媳妇似的。

    “我刚买了早餐,过来吃吧。”周冰燕将早餐放在桌上,回头对我嫣然笑道。

    我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脸上露出坏笑:“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你。”说话间,双手则在她身上的敏感部位,不老实地游走起来。

    “昨晚刚吃过,你还想吃啊?”周冰燕老老实实站在那里,任由我紧紧抱着,小脸蛋红得像大番茄似的。

    “永远也吃不够。”我把脸埋进她的发丝间,深深地嗅了一口。

    自从昨晚温存过之后,我发现对这丫头的身体越来越迷恋了。甚至此时一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就有种想要勃!起的冲动。

    “好啦,赶紧吃饭吧,等天黑之后,你想怎么样怎么样。”周冰燕反手推开我,一脸琇涩地说道。

    我嘿一笑,这才乖乖地坐在了饭桌上。

    嘴里啃着秉子,眼睛盯着周冰燕哅前的肉“包子”,我觉得自己幸福的好像掉进了蜜缸里。

    今天这顿早饭,算得我这辈子吃过得最可口香艳的早餐了。

    饭后,周冰燕表情严肃地对我说:“荣乐,我想辞职了,你跟我一块走吧?离开这个厂,随便去哪里走行,行吗?”

    听到这里,我不禁沉默下来,想到了昨晚她被郭鹏飞欺负的事,心里陡然一阵酸涩难受。

    老实说,我早就不想干了。迟早也会离开这个厂的,可是现在辞职,却有点不甘心,不光是工资的事,而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郭鹏飞。

    周冰燕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她被那王八蛋欺负了,而我却装聋作哑,忍气吞声,这还算什么男人?

    即使要离开,我得狠狠地教训那家伙一顿才行,不然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我这些年存了二万多块钱,养活咱们两个肯定没有问题的,跟我走吧,好不好?”周冰燕抓住我手,满脸恳求地说道:“今天就走,工资也别要了。”

    “好!”纠结许久,我终于答应下来。

    周冰燕听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十分高兴地说:‘那咱们就去苏城,听说那边工资很高,环境又好,比这里强多了。”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其实我也早就想见识一下了。”

    “荣乐,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里我都愿意。”周冰燕满脸幸福地依偎在了我怀里。

    听到这里,我眼前不禁浮现出一副幸福恬静的画面,在如诗如画的江南水乡,我周冰燕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周日的时候出去逛街街,晚上回家,还能做夫妻间爱做的事,那种生活,想一想都让我感到期待。

    “燕子,我答应你,辞职之后,就和你去苏城,不过,工资咱们必须得拿到手。不能白白便宜了公司。”我咬了咬牙龈说道,其实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去报复郭鹏飞。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神秘日记本

    “才几千块钱,拿不到也无所谓啊,我真是一点也不想在厂里呆了。”周冰燕咬了咬嘴滣,忍着哭意道。

    我知道她是不想再面对郭鹏飞,换做是谁,遇到昨晚那样的事,心里都会有茵影。

    老实说,我也想和她马上去苏城,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但问题是,我现在身上根本没钱,虽然周冰燕手里存了些生活费,可那都是她一分分攒出来的。

    再者说,花女人的钱,我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周冰燕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似乎看穿了我的顾忌,马上善解人意地说道:“荣乐,你是不是身上没钱了?那有什么,咱们两个现在都这样了,我的钱不就是你钱吗?你还客气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我是个男人啊,花女人的钱,这成什么了?”我摇摇头,十分坚决地说道:“我可不当小白脸。”

    周冰燕∑兯哧“一声笑了起来,娇媚地看着我道:“当小白脸怎么了,姐就想养你。”

    听到她自称“姐姐”,我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以前我们两个还是好闺蜜的时候,她就经常威胁我叫她“姐”,后罍餍着叫着,竟然有些习惯了。以至于每天在打闹时,被她欺负得没办法,就会把“姐姐”喊出来。

    不过现在再让我叫,肯定叫不出口的。

    “燕子,要不这样吧。你这几天就别去公司了,当作是请假。等到月底再办辞职手续,这样一来,上个月的工资还能拿到手。”我提意道。

    周燕子想了想,终于无奈地答应了下来:“好吧。”

    吃饭饭之后,我们两个又在出租房里温存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