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节

    王悦婷也没有起身,继续坐在自己的岗位上修理不良品。

    盯着她看了一会,我才放心下来,正准备做事,突然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史玉强竟然站在了我的身后。

    “啊,史,史厂长?”我心里一阵紧张,这王八蛋什么时候过来的?

    “呵呵,没事,继续做事吧。”史玉强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还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两下,好像领导在鼓励员工一样说道:“小伙子,好好干啊。”说完,他就背着手离开了。

    我长松了口气,背后竟然渗出一层冷汗,这货是什么意思?

    回味着刚才他看我的眼神,似乎有点怪怪的。好像还带着一种威胁的意味。

    “干,我干你老妈啊。”我心里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

    很快,时间就到了下午。临快要下班的时候,我心里暗暗祈祷着,晚上千万不要加班啊。

    要是放在平时,我肯定不会在意,多加班,还能多拿些加班费。

    但今天晚上,可是我王悦婷的‘洞房花烛夜”,当然想尽快回家做那销魂事。

    离下班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我见王悦婷从办公室里出来,脸上笑得特别开心,好像遇到了什么开心事。

    她走到线上,拍了两下把掌,说道:“大家都把手里的活停停,线也关了吧,我有事情要宣布。”

    一名员工听后,立即关掉了流水线的机器,吵杂的环境一下安静下来。

    “我要宣布两件事,你们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王悦婷先卖了个关子,这才清了清嗓子,笑道:“第一件事呢,是今晚不用加班。”看着底下员工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她才继续说道:“第二件事,由于我们上个月的产能,是全车间最好的,所以厂里发了两千块钱的奖励,我决定带大家出去搓一顿,地点就住在梅园大酒店,你们觉得怎么样?”

    她的话音一落,线上的员工马上就欢呼起来,有几个生还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其它线上的员工,都纷纷朝我们望了过来,脸上都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不要吵,别人还在工作呢,下班之后,清扫好自己岗位的卫生,晚上七点在梅园大酒店门口集合。”王悦婷说完,就转身回了办公室。

    没事聚什么餐啊,真是不会挑时候,我十分郁闷地叹了口气。

    不过随即一想,聚餐肯定要喝酒,王悦婷做为领班,肯定会有很多员工灌她,等她喝醉了,晚上做起来更有情调啊。

    这么一想,我便立即兴奋起来。

    下班之后,员工们纷纷涌出厂区,女孩子都回住处换衣服去了,我们几个员工懒得换,便在厂区外面等着。

    七点多的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梅园大酒店。

    等我们来到定好的包房里时,发现王悦婷早已经在那里了。

    但让我郁闷无比的,史玉强竟然也在,当然,也少不了他的狗腿子郭鹏飞。

    很快,饭菜便一盘盘地端了上来,鷄鸭鱼肉,搞得还挺丰盛。

    做为厂长,开吃之前,史玉强还整了两句说辞,无非是感激大家为公司做出的贡献,争取再接再厉一类的,反正都是些废话。

    他说完之后,郭鹏飞和王悦婷也跟着讲了几句。

    不过王悦婷的话很简短,只是让大家吃好喝好,不像郭鹏飞那货,口沫横飞说了一大堆,而且还在饭桌上大拍史玉强的马芘,听得我心里直翻恶心。

    终于,三人的话讲完了,底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史玉强和郭鹏飞似乎很满意,这才坐下来,开始招呼大家动筷子。

    底下的员工面对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早就等不急了,纷纷大快朵颐起来。

    等气氛活跃之后,有些员工开始向史玉强三人敬起酒来。

    我坐着没动,只顾闷头吃着,在这个过程中,则不断偷偷地打量王悦婷。

    连喝了四五杯红酒之后,她的脸蛋已经迅速就红了起来,本就白皙嫩滑的皮肤,此刻就像抹了层胭脂水粉似的,看起来特别粉嫩诱人。

    看着看着,我突然惊讶地发现,在她的后腰上,竟然多了一只人的手。

    看到这里,心顿时一沉。

    不用猜就知道,这只手,肯定是史玉强的。

    “麻的,就知道这老王八蛋没安好心。”我愤怒地咬了咬牙龈,今天本来只是我们线上员工的聚餐活动,按说,以史玉强的级别,是不会屈尊参加的。

    而他今天之所以过来,其险恶心理,简直就像秃子头上的苍蝇一样明显。

    “呵呵,大家还是和你们的郭领班喝吧,我就这么点酒量,实在不行了。”史玉强喝了几杯之后,就死活不再喝了。那些想向他敬酒的员工,当然不敢硬灌他,便都纷纷退了回来。

    酒足饭饱之后,很多人都坐在自己位上吹着牛苾。

    而这个时候,史玉强的手已经离开了王悦婷的芘股,似乎已经放弃了对她的侵犯。

    我刚要松口气,可很快又发现,王悦婷脸上的表情很不对劲。

    只见她用力咬着嘴角,眉头皱起,好像在强忍着什么,于此同时,身体也在座位上扭来扭去,脸蛋变得越来越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