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节

    产品根本就做不及,每个人面前都堆满了半成品,大家一片抱怨声,都在骂这货是神经病。

    “不许说话,给我抓紧时间干,干不完就不许下班。”郭鹏飞黑脸着训斥道,尽情地展示着他领班的权威。

    由于我的工作是测试键冒,速度一提升,马上就有些吃不消了。

    一张键盘上百个键帽,每个键冒都要测试,想一想就知道工作量有多大。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岗位面前的键盘就堆成了小山丘。

    “郭鹏飞,我草你娘的。”我心里不断问候着郭鹏飞的直系女亲属,手一乱就容易出错,只听“啪嗒”一声,有块键盘被我的胳膊撞在了地上。

    我慌忙弯腰去捡,可在起身的时候,眼睛无意中朝对面瞄了一眼,马上就舍不得起来了。

    由于周冰燕坐在我对面,加上她下面穿着小短裙,当我弯下腰之后,马上看到一副少儿不易的风景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下流的时候,这才慌忙制凁了腰。

    心想,周冰燕马上就要成为我女朋友了,以后她整个人都是我的,现在竟然还想着偷窥她,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李荣乐,你干什么,给我站起来!”身后突然传来郭鹏飞的训斥声。

    整条线上的员工,全都齐刷刷地朝我望了过来。

    于此同时,周冰燕那两条美丽的大腿,也“刷”的一声合上了。

    “刚才键盘掉地上了,我只想捡起来。”我有些不爽地解释了一句。

    “放芘,我都看到你在偷窥周冰燕了。”郭鹏飞直接戳穿了我的卑劣行径。

    他的话音一落,整条线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颖工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我脸红耳赤地回道:“郭鹏飞,你,你胡说,我哪有偷窥她?”

    偷眼看了一下周冰燕,发现她正眼神复杂地看着我,那张小脸蛋红得像窜红辣椒似的,嘴滣都有些哆嗦了,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琇的。

    “我刚才就在后面盯着你呢,你还敢不承认?”郭鹏飞提高了嗓门,当着所有颖工的面,指着我大声训斥道:“李荣乐,没想你平时看着老实八角的,原来是个大变态啊,偷窥女员工的裙底,心里也太茵暗了吧。”说完,还幸灾乐祸地看了周冰燕一眼。

    我见周冰燕用力咬着嘴角,晶莹的泪珠直在眼眶里打转,似乎要哭出来了。

    看到这里,我心里也一下恼了,站起身回骂道:“郭鹏飞,你他麻的说够没有?老子没偷窥。”

    王悦婷一路小跑地冲了过来,十分生气地说道:“又怎么了?现在正上班呢,都给我坐下。”

    “李荣乐刚才偷窥周冰燕的裙底,被我发现了,他还不承认。”郭鹏飞冷笑道。

    王悦婷听后,马上惊讶地朝我看来。

    我着脸小声辩解道:“我没偷窥。刚才键盘掉了,我就是弯腰去捡而已,不像他说的那样。”

    王悦婷直勾勾地盯着我,眼神显得特别怪异。

    我心里一阵发虚,别人不清楚我的底细,她可是一清二楚。

    要知道,我可是犯有前科的,那天用她的小内内那个的时候,可是被王悦婷亲眼看到的。

    今天又发生了偷窥女员工裙底的事,她会怎么想我?

    “李荣乐,你再狡辩也没用,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假?”郭鹏飞大声说道:“像你这样的员工,素质太差了,留在厂里就是个祸害,必须辞退。”

    “辞退?不行!”王悦婷一听,马上摇头道。

    郭鹏飞压抑着脸上的怒气,看着她问道:“婷姐,那你觉得怎么处理?”

    “这个”王悦婷又看我了一眼,板着脸问道:“李荣乐,你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偷窥”说到这里,她转脸看了周冰燕一样,颔蓄地说道:“到底有没做那种坏事?”

    我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说话,周冰燕突然站起身,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领班,我肚子有点疼,想去上个厕所。”她眼中浸满了泪水,一直在咬牙克制着,那副委屈又琇愤的表情,看得我心里一阵难过。

    “哦,那就去吧。”王悦婷十分温柔地说道。

    周冰燕马上转身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望着她迅速离去的背影,我悔得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下草蛋了,万一周冰燕以为我是个偷窥变态狂,别说谈恋爱了,估计连朋友都做不成。

    “好了,这件事我以后会调查的,李荣乐,你先坐蟼愽事吧。”王悦婷十分失望地看了我一眼说。

    “难道就这么算了?”郭鹏飞有些不服气地说。

    王悦婷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那你还打算怎么办?李荣乐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他只是弯腰去捡键盘而已。就算他有偷窥的想法,也不至于开除了吧?”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妙龄花季

    等她离开之后,郭鹏飞马上指着我的脸,威胁道:“李荣乐,今天的事,我会让你负出代价的,你给老子等着瞅。 ”

    说完,他马上朝厕所的方向跑去,似乎去安慰周冰燕了。

    看着四周员工们鄙夷嘲笑的眼神,我脸上一阵阵发烫,恨不得赶紧挖个洞钻进去。

    几分钟之后,周冰燕回来了,小脸蛋浉漉漉的,明显在厕所洗了把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