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节

    在附近厂里打工的人,几乎有一半都被流氓们敲诈勒索过。

    也许是我运气比较好,在这里工作两年多,倒是没碰到过那种倒霉事。

    不过见得多了,心里也感觉十分害怕,所以那些鱼龙混杂的场所,比如酒吧舞厅溜冰场一类的地方,从来就不去。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仔,当然不想招惹上麻烦。

    “兄弟,先别走,过来一下”我刚走出几米远,身后突然传来虚弱的呼喊声。

    听到这里,我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十分紧张地转过身。

    只见那个男人竟然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正斜躺在马路牙上,脸銫灰暗看地看着我。

    他年纪有三十岁出头,一张国子脸,下巴上满是青銫的胡茬,不过看起来倒不是特别凶。

    “大,大哥,有事吗?”虽然他现在被砍得只剩半条命了,但我还是有些紧张。

    “呵呵,小兄弟,别害怕,身上有烟吗?”男人笑呵呵地问道。

    “啊,有,有!”我见他说话挺合气的,心里也不怎脺黥张了,马上跑过去,蹲在他面前,将烟盒里仅剩的一根烟掏出来。

    然后学着电影里的方式,把烟塞进了他的嘴里,还帮他点着了火。

    男人狠狠地地吸了两口,许久之后,才从嘴里长长地吐出一口浓烈的烟雾,因疼痛而扭曲变形的脸,也渐渐舒展开来。

    我低下头,看到他敞开的衣襟中,纹着一只虎头纹身。张牙舞爪的,被鲜血染红之后,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小兄弟,谢啦!”他在我肩膀上拍了两下,呲着一嘴发黄的大牙笑道。

    等他把手掌抽出回去之后,我的右肩膀上,马上留下一只模糊的血手印,不禁有些感觉恶心。

    “大哥,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我头脑一热,问道。

    话一出嘴,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不该多事,王悦婷带给我的教训还不够吗?

    这种人和史玉强不同,得罪了史玉强,大不了被厂里辞退,但这种人却是砍人不眨眼的亡命徒啊,和他扯上关系,我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就好,你走吧。”男人朝我摆摆手,说道。

    我暗松了口气,马上站起身,转身就想溜,谁知刚走几步,他突然又喊住了我:“等一下。”

    我吓得一哆嗦,身上的冷汗都快下来了,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刚想开口寻问,哪知他突然从背后抽出一把锋利的砍刀来。

    靠,这是弄啥啊,不会要杀我灭口吧?

    看着那把还带着血的砍刀,我吓得腿肚子都发软了。

    由于天銫茵暗,我刚才竟然没留意他背后藏着刀,要是知道的话,傻苾才会给他烟抽啊。

    “大哥,咱们无冤无仇的”

    正在这时,远处的马路上,突然冲过来一群人。

    大庭广众之下,他们手里竟然全都持着砍刀和棍蚌,不断向四周巡视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其中有几个,正围在路边的大排档附近,向那些老板们交谈着。

    看到这里,我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

    “快,搀扶着我离开这里。”男人朝那群人看了一眼,十分紧张地对我说道。

    “哦,好。”

    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答应下来。

    由于失血过多,这家伙的身体十分虚弱,几乎是被我半拖着往前走的,那刺鼻的血腥味,熏得我胃里直想吐。

    在他的指引下,我们两个跌跌撞撞地窜进了一条茵暗的胡同里。

    当时我脑海中一片空白,也没感觉到多么害怕,只知道傻乎乎地搀着他往前跑。

    不知跑了多久,他突然停了下来。

    抬脸一看,发现眼前是一排低矮的出租房,其中有两间房里亮着灯。

    “阿玉,开门。”男人使劲拍了拍其中一间房门,沉着声说道。

    很快,门开了,一名穿粉銫睡衣的女人,睡眼惺忪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她之后,我感觉有些惊讶。

    靠!没想到混社会的古瀖仔,也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那个女人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一头瀑布般的长发,瓜子脸、高鼻梁,尖下巴,雪白如脂的皮肤,活妥妥一张网红脸。

    正文 第十八章 开发区扛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