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节

    这小子以前也是线上的员工,因为和厂长是老乡关系,干了没几年,就被提拔成了小领班。

    他除了拍厂长马芘,一点本事都没有,动不动就对着员工大呼小叫,骂人死难听。

    而且他还特别小肚鷄场,整天打员工的小报告,一副奴才汉堅相。

    郭鹏飞是周冰燕滇濟杆追求者,已经死缠烂打她好几个月了。

    不过据我所知,周冰燕根本看不上他,因为那家伙又矮又瘦,还长得尖嘴猴腮的,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燕儿,明天是周末,我请你去看电影吧?”郭鹏飞搬了把凳子,坐在周冰燕身边,添着脸说道。

    “不去,明天我还要回家洗衣服呢。”周冰燕淡淡地回道。

    郭鹏飞并没有知难而退,继续嘻皮笑脸地说:“不就是几件衣服吗?我来帮你洗,洗完了咱们就去看电影,怎么样?”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什么人啊这是,人家摆明了不喜欢你,还这么死皮赖脸的。真是连一点人的尊严都没有。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的衣服,凭什么让你洗?”周冰燕表情有些厌烦地说。

    “燕儿,我一直都在喜欢你,难道你看不出来吗?”郭鹏飞说着,突然握住了她放在桌上的手腕。

    “郭鹏飞,你干嘛呀?”周冰燕马上生气起来,有些琇愤地甩开了他的手。

    我抬起头看着,觉得郭鹏飞此时的嘴脸,像极了发青期的赖皮狗。

    “看什么看?做你的活儿!”郭鹏飞发现在我在盯着他看,马上摆着脸训斥道。

    我懒得理会这种人,冷笑一声,便继续做起了手里的工作。

    哪知我这一笑,却惹怒了郭鹏飞,只见这小子站起来,指着我的脸大怒道:“李荣乐,你他麻的笑什么笑?敢再笑一下试试?”

    “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在笑你了?”我也有些来火地说,觉得这家伙就像个乱咬人的疯狗一样。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你敢说刚才没笑?”郭鹏飞站起身,恶狠狠地瞪着我。

    周冰燕赶紧劝道:“郭鹏飞,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人家哪里笑你了。”

    郭鹏飞见她竟然帮着我说好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我破口大骂道:“李荣乐,我警告你,以后在厂里他麻的老实点,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信不信?”

    虽然我平势儮气很好,但也不是谁都捏的软柿子,听到他这么威胁我,马上针锋相对地说道:“我老实不老实,关你什么事?别以为你是个领班,我就会怕了你。”

    “嘿嘿,小王八蛋,还敢跟老子犟嘴?”郭鹏飞冲着我茵笑了两声,然后把流水线上的一块半成品键盘,悄悄地扔在了地上。

    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正纳闷间,那家伙突然站起身,大声吼道:“李荣乐,你想干什么?造反是不是?”

    我一下蒙了,立即辩解道:“郭鹏飞,这明明是你”

    “麻的,你还敢狡辩?”郭鹏飞的嗓门又提高了几分贝,顿时吸引了线上员工们的注意。

    “怎么回事?吵什么吵?”王悦婷走了过来,板着小脸问道。

    不等我开口解释,郭鹏飞已经主动迎上去,十分生气地说道:“刚才李荣乐在线上打瞌睡,我就说了他两句,哪知这小子竟然发了脾气,还把产品扔在了地上,你看”

    说完,他弯下腰,将自己扔在地上的键盘,捡起来,交给了王悦婷。

    王悦婷拿着键盘看了两眼,二话不说,就转脸对我训斥起来:“李荣乐,你知道这种键盘多贵吗?你这么一摔,就损失了好几百,知不知道?想发脾气回家对你妈发去,不要将情绪带到工作中。”

    我指着满脸茵笑的郭鹏飞,愤怒地说道:“这块键盘是他自己扔在地上的,他诬赖我。”

    “诬赖你?”

    郭鹏飞堅诈地冲着我冷笑道:“李荣乐,我身为线上的领班,怎么可能诬赖自己的员工?我吃饱了撑的?”

    “你不是撑的,你就是个疯子,神经病。”我忍无可忍地说道。

    “你说什么?草!敢骂我,不想混了是不是?”郭鹏飞伸手抓住我的衣领子,一副想要动粗的架势。

    “住手。”

    王悦婷马上娇斥一声,说道:“这里是车间,想打架去外面打。”

    郭大鹏似乎有些惧怕王悦婷,听后便松开了我的衣襟,用手指点着我的脸,威胁道:“李荣乐,你小子有种,咱们走着瞅。”

    说完,他突然一脚踢翻了旁边的凳子,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王悦婷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皱着眉头问道:“李荣乐,刚才到底是什么回事?”

    “班长,刚才真是郭鹏飞把键盘扔在地上的,他就是想找李荣乐麻烦。”周冰燕替我澄清道,看起来十分气愤的样子。

    王悦婷冷笑一声,说道:“郭鹏飞为什么不找别人的麻烦,偏偏找李荣乐的?问题还是出在他的身上。”

    听到这里,我只觉全身的热血都涌上头顶,烧得耳膜都“嗡嗡”乱响。

    想起这些年被王悦婷当奴隶一样使唤,每天累死累活地干活,还要受这样的委屈,便有些破罐子破摔地说:“对,都是我的错,如果你觉得我碍眼,现在就把我开除了吧。”

    由于我情绪太过激动,声音便有些控制不住。整个车间的员工,还有那些领导们,都转头朝这边望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