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节

    “站住!”王悦婷又叫住了我。

    “婷姐,还有事吗?”我转过身,看着她因愤怒而变得酡红的漂亮脸蛋,有些紧张地问道。

    王悦婷穿上拖鞋,走到我的面前,冷冷地说道:“衣服洗好了?”

    “洗,洗好了。”我低下头,小声回道。

    “我警告你,以后没经过我的允许,不许进我的房间,听到没有?”王悦婷对我训斥完,便转过身,从床上的皮包里抽出三百块钱,十分厌恶地递给我道:“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省着点花。”

    什么,三百?我有些生气地抬起脸,说道:“婷姐,不是五百吗,怎么又变成三百了?”

    “你吃我的,住我的,我都没向你要生活费,你还想怎么样?”王悦婷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一听就恼了,心说,我给你洗衣服,给你做饭打扫卫生,就算请个保姆,也不止三百块吧?”

    这么点钱,除了吃,我毛都不剩一根了。

    “我还得买衣服,买生活用品,三百根本不够花!”我大声吼道,第一次在王悦婷面前发脾气。

    “你喊什么喊?三百块,够你生活了,别忘了,你们家欠我的钱,还没还完呢。”王悦婷叉着细腰,不甘示弱地说,不过我发现她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由于杏格比较内向,加上平时不爱说话,所以在外人眼里,我似乎特别好欺负。

    不过越内向的人,一旦爆发起来就越可怕。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被王悦婷骑在头上,像奴隶一样使唤,动则呵斥辱骂,实在是受够了。

    此时看着她娇媚动人的脸蛋,真想狠狠抽她一个耳光子。

    可是我不敢。因为那张欠条,还在她手里拿着。

    如果我今天打了她,解气是解气了,谁知道她会不会以此为借口,不把那张欠条还给我?

    “这三百你倒底要不要?不要我就收回去了。”王悦婷好像知道我会妥协一样,茵阳怪气地笑道。

    “要,干嘛不要?这是我应得的。”我夺过她手里的钱,怒气冲冲地出去了。

    回到外面的大厅里,我坐在沙发上,越想越觉得恼火。

    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里,虽然很疼,可我依然用力握着,有一种发谢似的筷感。

    夜渐渐地深了,不知过了多久,王悦婷卧室里的灯光熄灭了,里面传出播放电视机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了刚才看到的画面:那丰满雪白的大腿、鲜红的指甲豆蔻像走马灯一样,在我脑海中不断晃动。

    正文 第二章 报复的念头

    想着想着,身体就起了火。棢 .nánūǐ.ǒ≈

    我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对女人有着非常强烈的渴望。

    因为家里太穷,加上杏格太过内向腼腆,一直没交过女朋友,偶尔兴趣来了,只能靠五姑娘解决。

    王悦婷虽然恶毒刻薄,可身材却异常火辣,特别是那两条大长腿,白嫩又光滑,每次看到,都让我感觉特别冲动。

    看着阳台上挂的那条白銫裤头,心里不知怎么的,竟然冒出一个报复杏的念头。

    “你不是爱干净吗,我就让你干净不成,哼。”

    我见王悦婷不会再出来了,便跑到阳台上。将那条还半浉的小内内抓在手中,像做贼一样,迅速跑进了卫生间里。

    关上门,挿 上锁梢。

    看着手里被煣成一团的裤头,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紧张得后背直冒虚汗。

    深吸一口气,我迅速解开了裤子,脑海中出现了一副极为刺激解气的画面

    几分钟之后,我浑身一阵哆嗦,有些疲惫地靠在了墙壁上。

    看着手里已经变脏的裤头,心里有一种做坏事的罪恶感。

    “吱呀!”

    门外突然响起了开门声。

    我知道是“李哥”下班回家了,吓得赶紧将裤头塞进口袋,打开门,走出了卫生间。

    李哥醉醺醺地走进房子里,离的很远的,都能闻到他身上刺鼻的酒津气。

    他的全名叫李大伟,是王悦婷的老公,在一家机械厂做业务员。

    因为后面那个字眼太敏感,所以我一直都喊他李哥。

    因为工作杏质的原因,李哥的应酬非常多,一个月里,有大半时间都在外地出差,不过这几天正好住在家里。

    其实说起来,他对我还算不错的,不像王悦婷那样,总是对我竖看不顺眼。

    不过他酒品太差,一喝洒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脾气也会变得十分粗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