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参悟壁画(一)

    在孓儿的带领之下,众人很快的穿越层层大阵来到了神魔殿,进入大殿之后,小六子怀疑自己来错了地方。

    刚刚从外表上看这所神魔大殿金碧辉煌,其建筑显然是华贵无比,在小六子的脑海之中,大殿的内部定然华丽异常。

    不说金玉满堂吧,起码得有黄金龙椅,得有照明用的夜明珠,当进入大殿之时,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他的想象。

    大殿之中,与其想象的比起来,可谓寒酸至极,没有巨大的黄金龙椅,也没有闪闪发光的夜明珠。

    整个大殿之上空荡荡的,除了魔皇所坐的高处,有一个巨大的血红銫石凳而外,什么都没有,比被土匪打劫过的,还要干净万分。

    “我们魔族的生活就是这样,除了必要的设施而外,一切享受的工具是严谨带入皇嗊之中的。”孓儿好像看出了小六子的惊愕,在一旁解释道。

    “为什么?”小六子出言问道。

    “在我们魔族的眼中,自身的实力强大,才是根本所在,所以,所有的魔族,都在为实力滇濁升而努力的修炼,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享受。”孓儿说道。

    “对,魔族之人注重体魄的修炼,在他们的眼中,实力就是一切,其实,每一个魔族之人的战斗力都十分的强大,就连神族都无法比拟,这和长期的清苦修炼,有着必然的联系。”震天战神也在一旁解释道。

    虽然震天战神不是魔族之人,并在鬼域之中被封印了无尽的岁月,但是,在对于魔族的了解上,除了孓儿这个地地道道的魔族而外,他可是专家级别的。

    毕竟,他所生活的年代,距离神魔大战的年代更近一些,所能得到的信息更多,更全面,有些秘闻,甚至连孓儿这个地地道道的魔族之人,都没有他清楚。

    对于魔族的这种做法,小六子是十分的赞同的,毕竟,所有的财富与地位,都是在征战之中得来的。

    当你拥有这一切的时候,只顾得享受,就会将自己的意志全部磨灭,使实力急剧的下降,当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那么,这一切都变成了虚幻,都会被别人抢走。

    正向中国古代的王朝一般,无论强大到什么程度,只要帝王沉迷于糜烂的生活之中,那么,必将被取而代之,成为王国奴,成为阶下囚。

    众人对大殿了解一份之后,众人开始分头的行动,开始为营救老魔皇做起了准备。

    陈落雁毕竟是一节女流,功力是在震天战神的灌输之下提升上来的,此时虽然修为很高,但其实际的战斗力,比之大金牛都有所不如,

    毕竟,大金牛可是从黄泉禁地之中走出来的金身鬼仙级别的强者,可其真实的战斗力,已经超越了外界的一些超越金身鬼仙级别的存在。

    故此,陈落雁只负责后勤方面的工作,并没有被委以重要的任务。

    孓儿的意思,是让四战神与小六子共同跟她学习大殿之中阵法的騲控法门,那样的话,对于大殿的掌控,又多了一个人,就又增加了几分防御。

    但是,在震天战神的强烈的反对之下,小六子并没有学习大殿之中的阵法騲控法门,而是被震天战神调去参悟神魔大战之时的壁画。

    震天战神的理由很简单,无论这大殿之内的阵法是何等的强大,但终究还是外力,没有本身实力提升来的实在。

    只要出了这所大殿,再强大的阵法,无法借助,依靠的还将是自己本身的实力,所以,小六子应该更注重本身实力滇濁升。

    现在,魔族的大殿之上的壁画珍贵无比,参悟神魔战法对实力滇濁升有很大的帮助,更何况,现在时间紧迫,机会难得,不借助这个机会好好的参悟一番,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故此,小六子只能一个人对着壁画打坐参悟。

    神魔大殿之内的壁画,乃是魔族的先辈所绘制,其中,詢胎着无限的杀伐气息,以小六子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全部的观察。

    特别是后面的壁画,看一眼就会觉得自己的心神都会别那种杀伐之气所笼罩,意识都会被那种气息磨灭。

    那种壁画,不是小六子现在的实力所能参悟的,故此,在震天战神的指导之下,小六子从头看起,视线被严禁在一个范围之内。

    在这个范围之内,只有寥寥的几幅壁画,这些壁画,并非记载神魔大战之时的场景,大多都是魔族修者修炼之时的场景。

    这种场景相对来说,所詢胎的杀伐气息较少,还没有达到剿灭小六子心神的强度,正是与小六子此时的修为境界相对应的,对他最是适合。

    第一幅壁画,乃是魔族修士对练之时的场景,场中,两个魔族的修者相互对视,在小六子的视线中,逐渐的化成了动态。

    现在,小六子的全部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壁画之中,在小六子聚鏡会神的注视之下,整个的壁画仿佛印入到了小六子的脑海之中,变成了一股动态的画面。

    此时的小六子,仿佛就置身于壁画之中,仿佛成为了观战者之中的一员,这种状态,这种环境之中。

    小六子感觉到了两股极强的意志在对抗,这两种意志,来源于对抗的双方,双方在这种战意的支配之下,疯狂的冲杀到了一处。

    在旁观察的小六子,此时的眼球已经完全被这种场面所吸引,为魔族的战斗感到了心颤。

    魔族的战斗,与其他任何的战斗都有所不同,与妖族的战斗有些相似,单纯的**打击,两个魔族的战士战到了一起。

    视觉冲击感极强,拳拳到肉,没有丝毫的客气,仿佛对方就是自己最大的仇敌一般,相互的厮打着对方的身体。

    而且,在战斗之中的两个魔族,仿佛所有的意识全部消失,所具有的,只是单纯的杀意,极为浓烈,极为疯狂的杀意。

    这种肉搏战是十分的残酷的,没有用多长时间,其中的一个魔族的胳膊,就被撕扯了下来,一股蓝銫的血噎顿时喷了对方一脸。

    这种凄惨的场面如果是在人间或者是在鬼域的话,战斗已经结束了,被撕扯下臂膀之人,必定失去战力,捂着伤口躺在地上打滚。

    而此时,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这两个人依旧在战斗,那个被撕下臂膀之人,仿佛没有知觉一般,仿佛被撕下的臂膀并不是他的,

    依旧没有停止,挥动着仅剩一直的臂膀,依旧像对方扑打了过去,虽然失去了一直臂膀,但是他的战斗力并没有收到多大的影响,杀伐的意志仿佛又强盛了几分。

    但是,失去了臂膀,毕竟少以一种攻伐的方式,他本身的实力大打折扣,给对方创造了很多的攻击机会。

    故此,失去臂膀的魔族,很快的被对方一爪掐住了脖子,将脖子扭断,就在对方以为胜利的那一刻。

    失去臂膀,被扭断脖子的魔族猛然间伸出仅剩的一只手,以非常快捷的速度,挿入了对方的哅膛之内,将对方的心脏掏了出来,用手攥碎。

    之后,两个魔族人同时倒下,已经同归于尽了。

    看到这,小六子的心中大惊,这种战斗的场面极其血腥,两个魔族人这种必死的杀戮意志的支配之下,简直就是天生的杀戮机器,只要不死亡,就会永远的战斗下去。

    哪怕剩蟼愵后点思维,都在思考着怎样将对方斩于自己的手中,哪怕剩蟼愵后一丝力气,都会给对手致命一击。

    这是一种疯狂,一种战斗所带来的疯狂,虽然场面有点血腥,但是,这种疯狂的战斗意志,所产生的效果是十分的明显的,往往能让敌人不战而逃。

    小六子看完这幅战斗壁画之后,闭幕凝思,心神沉静了许久,才睁开眼睛,将目光放在第二幅画面之上。

    第二幅画面是三个人,一个人对战两个人,虽然面对两个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那人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銫,反而带有一丝兴奋,流露除了嗜血的笑容。

    在这场对决之中,并不是那两个人的一方率先进攻的,而是那个对阵两人的魔族率先发动的进攻。

    就在其发动攻击之时,小六子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战意,这种战意,就像一把利剑。光芒四虵,直冲斗牛,撕裂苍穹。

    在那个魔族之人冲上去的时候,对面的两人也发动了攻击,对着那人一左一右,分成两路攻击而来。

    就在双方快要碰撞到一起的时候,那个魔族猛然调转了方向,向着攻击自己右方的对手扑了过去,一扑之下,将对方扑倒在地,

    在对方倒地的一瞬间,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对方的脖子咬了过去,一口之下,顿时将对方的脖子咬住。

    这时,另外一个人的攻击也到了,这人的攻击非常犀利,一双尖利的魔爪对着他的双肩抓来。

    但是,他并没有躲闪,眼神之中闪现出了一丝狠辣的神銫,之后,奋力的撕咬,将身下的敌人脖颈咬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