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干掉负山鬼皇

    负山鬼皇的这一掌,乃是他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发出的一掌,其中所颔的力量自然是不言而喻。

    这一掌要是拍在小六子的头颅上,后果不堪设想,负山鬼皇本身就是以力量著称,凭着力量,可以在鬼皇的境界痛鬼仙级别的强者一较高下。

    白衣女子和茅天武已经惊呆,此时就算全力求援,也赶不上负山鬼皇手掌下落的速度,大惊之下,呆立当场。

    负山鬼皇对于自己这一掌的攻击极为自信,他相信这一掌下去,一定能将对方拍的脑浆碰裂,别说对方是个鬼王级别的小子,就算是鬼仙头颅上正面挨他颔怒一掌,也得非死即伤。

    就在负山鬼皇手掌下落的一瞬间,小六子那原本是虎头的头颅,猛然间变成了一头犀牛的头颅。

    犀牛最强悍的所在就是他的尖角,要是犀牛发起疯来,就算老虎、狮子都得退避三舍,就是因为其有着无坚不摧的犀角。

    小六子犀角上扬,用最尖锐的角尖迎向了负山鬼皇的手掌。

    “噗”

    的一声,一股鲜红的鲜血飘落,负山鬼皇的手中被小六子的犀牛角刺勒歌通透,十指连心啊,手上的神经最为发达,也最为敏感,一下就被刺透,负山鬼皇的额头上立刻出现了一排的冷汗。

    “嗷”

    负山鬼皇大叫了一声,想要将手掌抽回,小六子哪能给他这个机会?头颅再次上扬,将他的整个手掌,挑在尖角上,向后拽去。

    巨痛之下的负山鬼皇被小六子这一挑一拉差点疼晕过去,可他毕竟是成名已久的老牌鬼皇级别的强者,打斗经验丰富无比,此时,他只能忍住剧痛,奋力挣扎。

    茅天武和白衣女子已经从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脸上飘出了喜悦的神銫,只要小刘总依然能控制住负山鬼皇,他们就可以放手攻击了。

    白衣女子距离负山鬼皇最近,就站在负山鬼皇的身后,此时,她连连出剑,宝剑挥出,必定会伴随着一股鲜血的喷涌。

    茅天武赶上前来,对着负山鬼皇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可是,他的攻击确实有限,就像给大象挠洋洋一般,什么作用都起不到。

    猛然间,茅天武像是想到了什么,放弃了攻击,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从瓶子之中倒出一点白面,对着负山鬼皇的后背洒了上去。

    一把白面撒上去之后,负山鬼皇的脸都抽抽了,太疼了,疼的他简直无法忍受,现在,他的有余一种自杀的冲动。

    紧紧锁住负山鬼皇身子的小六子,感觉负山鬼皇的挣扎力量正在逐渐的变小,而且,正在不断的颤抖,这让他很是吃惊。

    他不知道茅天武手中的白面究竟是什么邪恶的药粉,居然能起到如此功效。

    白衣女子手中的宝剑还在不停的下落,她每下落一剑,茅天武必定会洒下一片白面,负山鬼皇的身躯,也必定会一阵抽搐。

    三个人,一个控制的,一个攻击的,一个撒白面的,配合的十分紧凑,没有给负山鬼皇一丝的反抗机会。

    就这样,在鬼域称王称霸,人见人怕的负山鬼皇就被这三个人活活的祸害死了,死的十分窝囊,也十分憋屈。

    在负山鬼皇强大的灵魂力量的滋补之下,三人的伤势正义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虽然伤势恢复,但此时的三人皆无比虚弱。

    这种虚弱,不仅仅是**上的虚弱,更是鏡神上的虚弱,让这三人对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毕竟负山鬼皇有着与鬼仙抗衡的实力,三个人一个鬼王,两个鬼皇,都属于在越级战斗,所付出的比仅仅是体力,更是鏡神和领灵魂力量的消耗,能将负山鬼皇杀死,有着一定运气的成分。

    良久之后,三人的鏡力又有些恢复了,小六子和茅天武看是打量起白衣女子,这一打量,让两人皆是神銫痴呆。

    如果说绿姬鬼皇的容貌倾国倾城的话,那眼前这个白衣鬼修的容颜就是仙人之姿了,简直比绿姬鬼皇还要美上百倍不止,让人看上一眼之后,就舍不得将目光收回。

    这种美不是那种具有诱瀖力的美,就是单纯的美,没得纯洁,毫无瑕疵,毫无挑剔,让人的心中生不出一丝亵渎之意。

    “请问二位怎么称呼,感谢二位出手相救。”那女子的声音极为清脆,就像天籁之音一般,让小六子和茅天武都沉浸在这种聆听之中,回不过神来。

    “二位,请问怎么称呼啊?”女子又问了一次。

    “我叫小六子,这是我的兄弟茅天武。”小六子率先反应过来,对着弊衣女子回答道。

    “小女子陈落雁感谢二位出手相救。”白衣女子对着小六子和茅天武拱手道谢。

    “落雁姑娘不必如此,这负山鬼皇作恶多端,人人的而诛之,更何况,他是我二人的任务目标,说起来,我们还要感谢姑娘帮忙呢!”小六子说道。

    “对,就是,这负山鬼皇长得这么磕碜,就是欠揍!”茅天武说道。

    “天武兄弟,刚刚对战之时,你抛洒的白面是什么东西?感觉杀伤力极为强大,如果有多余的,小女子想要购买一些,作为防身之物。”白衣女子对着茅天武问道。

    “咳咳,落雁姑娘,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说,其实这白面很是稀松平常,你要是喜欢的话,我送你一瓶。”茅天武很是尴尬,从怀中掏出瓷瓶,递给了落雁姑娘。

    落雁得到瓷瓶之后,万分小心的打开了瓷瓶,从瓷瓶之中倒出了一点白面放在了手上,用鼻子嗅了嗅,失望的摇摇头,有用手指夹了一点,放在嘴中。

    就在她白面入口之时,神銫一变,“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坠。

    “天武,你那白銫的药面到底是什么啊?”小六子也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老大,我不好意思说,这是、、、这是、、、、、、”茅天武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咯咯咯,天武兄弟,你可真逗,居然能想出这样的方法,让小女子万分佩服。”白衣女子夸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