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见孓儿和天邪

    身为白蛇老祖的私生子,在蛇族中的地位之高、身份之贵,罕有人可与之比肩,就是天上的普通仙人下到凡间,也得对他礼让三分,口呼公子。

    在蛇谷之中,更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谁见着他不得点头哈腰,呼宗唤祖,就连自视甚高的地莽大仙和花蛇郎君在他们眼中,也就是一个仆人和一只看门狗罢了。

    而此刻,却被一个只有妖皇境界的人族妖修按在地上扇耳光,这份屈辱,难以想象也难以承受。

    耳光打在脸上,痛在心里,他现在还无法接受眼前这个事实,望着蒲扇大小的巴掌,他很想立马晕过去,这样,就不必忍受这种**和鏡神上的双重摧残了!

    这种情形,如果被蛇族的子孙发现,他以后将再也无法面对族人,也更没脸接受他们的叩拜,在族中的地位一落千尺,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将会荡然无存!

    “白蛇老祖的私生子?难道你感觉这样很牛苾吗?在我面前芘都不是。别说是你,就是白蛇老祖亲自下凡,我也要当面拔下他两缕胡须!”

    “你们蛇族横行霸道,视人命如草芥,杀人不眨眼,以为自己是妖族修士,就高人一等,难道你就没想过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蛇族,在我眼中就是个笑话,白蛇老祖也不过就是一条白蛇而已,想拿白蛇老祖来压我,那你就想错了!”

    “小爷我今天,就要用耳光,打掉你这种优越感,让你知道,身为蛇族的人,是一种悲哀,身为白蛇老祖的私生子,更是一种悲哀!”

    小六子一边抽着耳光,一边出声奚落,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和仇恨,摧残敌人的**和灵魂。

    在小六子双重打击之下,这个白蛇老祖的私生子,这个自称公子的老头,双目涣散无神,就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再也没有一丝反抗的意识了!

    他那种自持身份的优越感,已经被眼前的人族妖修的耳光,践踏的分文不值,此刻,他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悲哀,他感觉到,蛇族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只要此人不除,那么,蛇族将永无宁日,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兴许他真的能有机会和星君对战!

    现在,他内心之中只有一个期望,那就是期望小六子打累了,或者是打倦了,将他放开,哪怕就像丢垃圾一般将他抛弃,他也心甘情愿。

    小六子的确是有些打累了,不过他并没有将这老头抛弃,而是用手拎着老头的脚腕,就像拎一只死猪一样,将他拖在地上。

    一步一步的向着蛇谷的内部走去,每走一步,这老头的身子就会在地上留下一步的痕迹,他内心之中的屈辱之感就会加重一份。

    他很想立刻死去,立刻晕过去,这样也可以算是眼不见,心为静了,可是他做不到,小六子的一阵耳光,已经抽的他全身失去了控制,只能被动的承受这一切。

    小六子走的很慢,走了半个时辰,才走到了蛇谷的尽头,蛇谷的尽头并非狭隘之地,反而很开阔,是一块依托山崖的开阔平地。

    平地之上,有一座巨大的祭坛,这座祭坛使用人头骨堆砌而形成,整体形制就像一条盘卧的巨蛇,看起来鹰森恐怖。

    祭坛的最低端,由于年代的久远,人的头骨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白銫,微微泛黄,感觉就像抹上一层腊一样,显得很是晶莹。

    上端的头骨,可能是近期抛上去的,头骨之上还有着丝丝的血迹,森白之中透着血红之銫,看起来很是血腥。

    另外的两个老头已经在祭坛之上,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像是在祈祷,也像是在诉说,更像是在祈求。

    小六子知道,此人一定是在祭坛上召唤所谓的仙人。虚仙的实力,就已经是自己所能对付的极限了,如果真的召唤下一位仙人,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不行,一定不能让这两个老头得逞,一定要阻止他们,否则,自己别说复仇了,就是能不能保住命,尚且两说。

    就在小六子准备飞身上祭坛的时候,两边走出来两个壮硕的大汉,这两个大汉,每个人手中都拎着一个人。

    望着这两个人,小六子顿时悲愤无比,这两个人正是孓儿和天邪,两个人都昏迷着,脖子上分别架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自己当初不是让天邪和孓儿一起去少林寺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们没有去?

    当初,离开神魔谷,一直到现在,已经三年之久了,当他再次回到神魔谷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为废墟,三百多个弟兄,已经化成枯骨。

    当时,他心中的想法,就是孓儿和天邪,在少林寺中,很安全,所以,他并没有急着去寻找二人,而是去为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

    没想到,现在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二人,望着孓儿,原本紫銫的灵眸,此刻已经闭上,看着小脸脏兮兮的,让小六子嗅澺不已。

    再看看天邪,比孓儿还要惨上万分,最起码,孓儿除了表象虚弱一点,并无其他异样,而天邪的表象就很凄惨了。

    三年过去了,天邪的个子虽然长高了一些,可身体却瘦的不成样子,就连原本胖嘟嘟的小脸,现在已经变得颧骨凸出,眼窝深陷了!

    原本干干净净的小和尚,现在僧袍都成了一缕一缕的布条,上面沾满暗红的血迹,受到的折磨,定是不轻。

    光溜溜的圆脑袋,现在长发都快披肩了,乱糟糟的像个鸟窝,头上的两排戒疤,更是被其遮住,看不见了!

    如果不是他那身破烂的僧袍,小六子都几乎认不出此人是天邪了!

    “天邪,孓儿!”小六子流着泪水呼喊了两声,可两个人一点的反映都没有,显然,是被蛇族的这群孙子弄晕了!

    “将他们两个放开,否则,今天我踏平蛇谷,和你们蛇族不死不休!”小六子出声厉喝!

    “哈哈,小子,你现在看不清形式吗?人质在我们手上,主动权也就在我们手上,你说话语气这么硬,难道是想让这两个人当场丧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