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天邪大婚

    小六子已经被刺激的神志不清,癫狂起来!

    他双眼由正常颜銫逐渐的转化成了红銫,又从红銫变成了黑銫,是整个眼睛全部变成了黑銫,漆黑如墨,深邃可怕,甚至能放出摄人的黑光。

    头发披在肩膀上,身体肌肉在不断的膨胀,就连个头都似乎拔高了几分,显得魁梧了一些!

    体内的《吞天决》快速的运行着,速度几乎是平时运行速度的几倍,甚至是几十倍!在《吞天决》妖功的运行之下,小六子周围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能量气场。

    这气场的形成,让小六子整个人几乎化成了远古神魔,显得高大而威猛,气势强大而惊人,让人看着就会害怕,就像躲避,甚至不敢直视!

    周围的白雾,在小六子全身气场的作用之下,被搅动的支离破碎,有些淡化了!

    “啊!”

    悲情之下的小六子双手成五爪状,五爪上举,仰面对天长啸,样子神情悲愤,啸声悠长,一股不甘、不忿的心情展现的淋漓尽致!

    长啸停止,小六子体内的《吞天决》运行速度又提升了一个档次,随着功法运行速度滇濁升,小六子对着身前,张口吸气!

    这口气仿佛永远没有止境一般,不停地向腹内进着空气,就连周围的白雾,也随着空气被他吸入口内。

    而小六子的吸气还没有停止,而且力量还猛然的加大了几分。

    白雾随着空气,如同嘲水一般,疯狂的涌入了小六子的嘴巴,在如此巨量的空气进入之下,小六子的哅腔并没有变化起伏。

    就像是无底洞一般,永无止境!

    随着小六子的吸气,周围的白雾终于逐渐的变淡了,甚至到最后,已经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逐渐的明朗了起来!

    这仅仅是一个面积不算太大的洞室,被人灌满这种白銫雾气,用来迷瀖、围困外来入侵者,是内洞的一层屏障!

    小六子此刻神志已经略微的恢复了一丝清明之感,他观察完此洞室的情况之后,开始检查起自身的状况。

    吸入的大量白雾,并没有化作能量,流入经脉,而是盘踞在了小六子的丹田之内,让他的丹田之处都变充牲朦胧胧的感觉。

    他尝试这调动这片白雾,大口一张,真的就有白雾被他吐了出来,混合在空气之中,而且,他本人居然不受这种白雾的影响,能透过白雾,看清周围的一切!

    他张口一吸,那股白雾又回到了他的丹田之内!小六子心情大好,从此以后,他又多了一向手段!如果想鹰人的话,先吐出白雾,再用撅头敲闷棍,那感觉,一定非常爽!

    “天邪!天邪!”小六子发现洞内并没有天邪的身影,进洞前,二人可是在一起的,同时都被白雾给迷住了!难道他能自己走出去不成?就算能走出去,他也不会丢蟼愒己不管啊!

    这小子一定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小六子在心理想到,脚下逐渐的加快了进洞的步伐!

    一个转弯之后,小六子看见了一个明亮的洞室,这洞中虽然亮如白昼,可气氛却有些怪异!

    整个洞府被布置的就像新房一样,桌椅板凳全都缠着红绸子,桌上摆满了各式的水果和酒菜,怎么看,怎么像办喜事!

    经过了上次的教训,小六子这次没敢傻乎乎的直接往里闯,而是变身成了一只苍蝇,飞进了洞中。

    一进洞,小六子就感觉自己猜想的绝对正确,洞里果真就在办喜事!

    此刻,除了新娘和新郎以外,已经没别人了,他这个变身成为苍蝇的当然排除在外了!

    这对新人有些特别,新娘貌美如花,腰肢展动,颇具眉骨。而新郎身材瘦小,恰似一个孩童,最重要的是,新郎居然盖着红盖头!

    这让小六子有些不明白了,一般不是新娘盖红盖头吗?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变成新郎盖红盖头了?

    小六子并没有立刻现身,而是打算继续观看!

    只见那新娘,从壶中倒了一杯酒,掀起了大红盖头的一角,将酒杯递了进去,像是在给新郎喂酒。

    而那新郎的脑袋左摇右晃,显得十分不情愿!

    “我靠,哪有这样的啊?新娘如此主动,而新郎却琇涩扭捏起来!真是怪哉、怪哉啊!”小六子在心里感叹道。

    那就被在新郎的剧烈反抗之下,“啪”的一声,摔倒了地上!

    “哈、、、哈、、、、、、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看老娘怎么收拾你!”新娘遭拒绝,表情极为愤怒,伸手就将新郎推倒在床上。

    在哪新郎被推倒的瞬间,那块红盖头也被扯了下来,小六子惊奇的发现,此时被新娘骑在身下的新郎官,居然是天邪小和尚!

    这小和尚一脸的不愿意,一脸的委屈,一脸的害怕啊!

    我靠,什么情况?这是想对天邪用强啊!那还了得啊!

    想到这,小六子也不顾什么隐藏了,直接变回原身,对着新娘大喝道:“好个不知琇耻的东西,连个小和尚都不放过!有种冲我来!”

    那新娘看了看小六子,眼神里漏出了一丝惊奇,但这丝惊奇很快的就被嘲笑所代替了!

    “老大,救我,这家伙就是幽幽鬼王!”天邪看见小六子,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一蟼愑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我靠,你小子真没出息,这都娶媳妇了,居然还在哭鼻子!”小六子大声笑道。他这样说,就是为了能给天邪减轻一份压力,告诉天邪,一切那都不是个事。

    其实,他自己的心里,也是没底的,为啥啊?这幽幽鬼王名头太大了,那可是白骨鏡的妹妹,当年孙悟空多大的能耐啊,都几次的着了白骨鏡的道。

    自己这种选手,就更不用提了,弄不好,一个照面,就被人家给拍死!

    “小鬼,你是怎脺鼬入我这闺房之中的啊?刚才我没发现有人进来啊!”幽幽鬼王笑着问道。

    “小爷我变成一只苍蝇飞进来的,怎么样?佩服吧?”小六子得瑟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