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二章 迷雾幻境

    浓雾并没有因为狂风的吹起而消散,反而随着狂风气流的涌动不断的翻滚着,越来越浓,越滚越烈,甚至小六子连自己摇动的万福幡都看不见了!

    眼前的一切雪白如雪,白的让人害怕,让人灵魂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小六子虽然知道摇幡不起作用,可他依旧疯狂的摇动着万福幡,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心理产生一种安慰。

    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没有迷失在这迷雾之中,还在不停地抗争,还有一丝反抗的余力和机会!

    虽然说小六子最近接连突破,体内的妖力与当初相比具有谈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可那万福幡毕竟属于仙君级别的法器,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人类所能撼动的,也不是他所能长期驾驭的!

    持续的摇幡,让小六子滇濆力下降的越来越多,体内的妖力流逝的也越来越迅速,甚至,他已经出现了一丝疲乏感。

    正是这种疲乏感的出现,让小六子的心理产生了莫名的恐慌,失去了力量,就等于任人宰割的鷄鸭,就是人家案板上的鱼肉!

    这种恐慌促使着小六子产生了一种愤怒,一种不甘,一种反抗的心理。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之下,他加快了摇幡的动作!

    在小六子不惜余力的催动之下,万福幡就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战旗一般,气势恢宏无比,幡角抽打空气发出如同长鞭抽响时所发出的清脆响声,出现在小六子的脑海里,就像急促的鼓点一般,催促这他摇幡的频率。

    小六子摇幡的频率越来越快,意识逐渐的模糊起来,恍惚间,他看见了一个身影正在向自己走来。

    这个身影他感觉到很熟悉,很亲切,仿佛就是从自己的记忆和思念之中走出来的一般,那么轻盈,而又那么真实!

    “六啊!你不去前堂照顾病人,在这里干嘛呢?”模糊中,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过去,又听到了那个慈祥的声音!

    “爷爷,爷爷,我想你!”小六子扑到了爷爷的怀里,手里轻抚这那副久违的长胡子!

    “去吧,去前堂照顾病人,记住,你是一个大夫,要以治病救人为根本!”爷爷慈爱的说道。

    “爷爷,您就让我再陪您一会吧!”小六子哭着说道。

    “你要知道这一分钟,对于病人都是很重要的,你要知道这一小会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赶紧去前堂!”说完,爷爷的身影拂袖而且!

    “爷爷,你等等我!”小六子哭喊着想要跟上爷爷的身影,可他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居然无法行动了!只好留着泪水看着爷爷的背影消失。

    “六儿,你看娘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

    娘的身影出现在了小六子的身后,他转过头去,看着娘居然端着一盘甜点来到他的身前,这是他最爱吃的食物,也是娘最拿手的手艺!

    “娘!”小六子哭着想要抱住娘,可他扑过去以后,去发现两手空空,什么都不见了!

    娘没了,甜点也消失了,刚才那一切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娘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么大了,还蹲在地上哭,还有没有一点出息!”

    一声严厉的呵斥响起,小六子看见他老爹强壮、魁梧的身影大踏步的向着自己走来!

    这次他没有扑过去,就是跪在哪里,一动不动,他害艂愒己只要一扑过去,老爹的身影也会消散,也会消失。

    他不敢妄动,只为能在感受一番老爹所带来的威严!

    “站起来,扎个马步,学医的,必须要练武,强身健体,你才会有更多的时间和鏡力去解救更多的病人!

    练武,就要从基础做起,马步练得就是根基,动作要标准,态度要端正,双目要有神!”

    父亲严厉的教导之声又是响起,让他的灵魂都感觉到了几分的颤抖,这样的感觉是多么的真是,多么的难忘啊!

    “就这样给我站着,站一炷香的时间,撑不住,不许吃饭!”说完,老爹的身影甩着彬子离开了!

    “爹,爹,你等等我!小六子大声的喊道,可是他老爹没有丝毫的反映,连头都没有回一次,就这么果断而又坚决的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外!

    忽然,周围的迷雾消失了,一片火光亮起,紧接着,喊杀之声响成了一片。

    小六子所处的位置,非常的狭小,刚刚能挤进他的身子,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见了喊杀声越来越大。

    惨叫声越来越凄凉,有儿童的哭喊,有妇女的求救,也有男人愤怒而无奈的悲凉之声,渐渐的,这一切都消散了,周围除了木头被烈火焚烧所发出“啪、啪”的干裂之声而外,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小六子奋力的从墙洞中挤了出来,他眼前所看到的只有断壁残荧。他知道,此处就是自己的家,他拼命的在院子里寻找,寻找自己的爷爷、老爹、还有娘!

    可他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已经死去的熟悉面庞,这些熟悉的面庞中唱慢了愤怒、恐惧、屈辱和不甘!

    从那些凌乱的衣衫和伤口上,他可以看出这些人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有的甚至连全尸都没有了,只留下半截身腔。

    这时,他发现了一个全身扎满箭羽的强强壮身影,这个身影就是他的父亲,父亲的尸身上,趴着的是母亲,母亲手中的短刀从小腹贯穿到后腰,是自杀的!

    小六子疯狂的扑到了父母的身边,用力的拉扯着父母的身躯,可他们却一动不动!

    小六子又跑到后院里找爷爷,老人此刻坐在太师椅上,看起来很是安详,看起来就像是在睡觉一样!

    只是,爷爷的头颅眉心之处,却有一个明显的血洞!爷爷也去了!

    伤心崳绝的小六子将亲人的尸体搬到一起,想要找个安静之所,将亲人下葬!

    就在整理他父亲的身体时,发现父亲哅前衣襟上,有两个字,上面写着“叛徒”,他认识这个笔迹,就是他父亲亲手所书!

    看来,爷爷和父亲的死,是因为叛徒的出卖!

    “叛徒!”小六子大喊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