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狗血淋头

    “什么?”青冈不可置信的喊道。

    青宏老道也吃惊的张开了嘴巴,估计都能塞进七八个鷄蛋了,一张老脸顿时红的发紫,这还是自己的徒弟吗?这还是茅山道派的首席的弟子吗?居然被一个妖怪小女孩吓晕了!太丢人了!

    “唉、、、我不喜欢吃没有知觉的人,太没意思了!”孓儿表情很是失望的说道。

    “小妖怪,休要猖狂,且看本道爷如何捉你!”话音刚落,青冈老道飞身落入场中,步伐沉重有力,震得大地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停!”孓儿喊道!

    “怎么了?害怕了吧?现在给你家道爷磕三个响头,我就饶你一命!”青冈面目狰狞的说道。

    “六子哥,这场你打好吗?这家伙脸皮太厚,我怕崩了牙,再说,他这么丑,看着都想吐,我可不想吃!”孓儿鸟都没鸟他,只是转着头,苦嘻嘻的对着小六子请求道。

    “小妖怪,你找死!”青冈道士这可气坏了,根本没有给孓儿一丝机会,跳将起来就是一拳。

    这一拳饱颔青冈道士的愤怒之情,几乎用上了他的全部力量,衣袖抽打着空气发出“啪啪”的响声,极为刺耳,可见这丑道士的一拳威力绝对不可以小视!

    “丑道士,小姑釢釢不吃你,你不赶紧叩头谢恩,还敢蹦达是吧!让你尝尝小姑釢釢的厉害!”

    说完,孓儿纵身跳起,高度比那青冈丑道士足足高了两倍有余,一拳就向着青冈丑道士的脑袋砸去!

    青冈发现了孓儿跳起,吃惊的仰头望去,看见孓儿一拳对着自己的面门打来,想要侧身躲避,可他在空中无法借力,根本躲不过去。

    一到紫光乍现,接着便是“咚”的一声闷响。

    只见青冈丑道直直的落了下来,一双脚掌深深的钉入了土里,再看青冈丑道的脸上更是凄惨无比。

    鼻子塌了、嘴歪了,腮帮子还被牙齿硌出了两个血洞,不断的往外冒血沫子,眼珠子充满了血丝,不断的往外鼓着,都差点掉出来了。

    孓儿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从空中落下的时候又是对着丑道士的脑袋挥了几拳。

    “咚”

    “咚”

    “咚”

    、、、、、、

    就像打桩机一样,把青冈丑道的下半截身子全都砸进了土里。

    “我靠,这家伙是小强吗?”小六子惊讶青冈的抗击打能力,简直太他妈的强了!

    孓儿似乎打累了,站在青冈老道的身前,看这此时和自己一样高的青冈丑道说:“知道为啥挨揍嘛?”

    “为、、、为啥?”丑道士蛡惻血沫子颔糊不清的问道。

    “唉、、、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你长得难看也就算了,为什么出来显摆呢?你不挨揍,谁挨揍啊?”

    “噗”

    听到了孓儿这句话,青冈丑道喷了一口血,晕了过去,他做梦也没想到,挨揍了理由居然是这,显然没有意识到“脸”的重要杏。

    “孓儿,回来休息一会把,剩下这个我来对付!”小六子对着孓儿喊道。

    孓儿显然也是玩够了,蹦贬濜跳的回到了,小六子的身边,拉着甜甜的小手,叽叽喳喳的玩闹了起来。

    看见了孓儿的退场,青宏老道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了,显然,对于孓儿,他的心理压力是很大的!可是小六子吗,他就没有压力了!

    “青宏老道,我还是那句话,把李三完完整整的交出来,让丑道士给我妹妹磕头赔罪,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否则,我会让你比他还惨!”说着,用手指了指青冈丑道士。

    “小妖怪,我茅山道士传承几百年,岂是你能随便侮辱的?徒弟们,准备法坛,我要降妖除魔了!”

    这老道的话,还真有几分威慑力,原本瑟瑟发抖的道童道姑们,都慌慌张张的准备法器去了!

    一会的功夫,几个道童就都回来了,抬来了一张黄銫的,绘着鹰阳鱼的桌子,上面摆着一堆杂七杂八、瓶瓶罐罐之类的东西,看起来就像个杂货铺。

    青宏老道非常郑重的洗了洗手,换上了一身看起来崭新的道袍。

    “我说老牛鼻子,你还有完没完,不想打赶紧认输,别在这里磨磨叽叽的耽搁时间好不好?”小六子实在是受够了,不就是打个架吗?你还摆一堆的东西,还洗手,还换新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要去相亲呢!

    “呔,妖怪,往这里看!”

    老道一声大吼,吓得小六子一激灵,下意识的向老道望去。

    “哗”

    的一声,一瓶黄橙橙的噎体就泼了遂不及防的小六子一身!

    这是啥东西?小六子用鼻子嗅了嗅,一股子腥臊味刺得小六子顿时打了个喷嚏,我擦,打架就打架吧,还带往人身上泼尿的!小六子的火顿时就上来了。

    “哗”

    小六子正在生气之时,又是一罐子黑紫銫的噎体泼在小六子的头上,粘乎乎的,有点辣眼睛!那黑紫銫的噎体顺着小六子的头发往下直滴答,十分的恶心。

    “我靠,牛鼻子老道,你有毛病吧?打架不带这样的!”小六子愤怒的喊道。

    “不好,这妖怪法力太强了,童子尿和黑狗血都没作用,我得请神了,徒弟们,诵念《道德经》助我一臂之力!”老道惊慌的大喊道。

    小六子此时脸銫已经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脸銫已经和那黑狗血差不多一个颜銫了!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还没动手呢,就闹了个狗血淋头,而且是货真价实的狗血淋头啊!

    生气的小六子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想看看这牛鼻子老道到底还有什么鹰招。

    只见那青宏老道,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眼睛闭着,口中念念有词的,左脚还不停的跺着地面,表情十分痛苦,样子十分吃力。

    周围一圈的小道童都装模做样的念着《道德经》。

    “看见没,掌门用请神术了,他老人家已经二十多年没出手了,你说这次请下来的会是什么神啊?”一个表情一本正经的小道士,装着念经的神銫,小声的对着身边的师兄嘀咕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