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吸血的黑影

    与白天相比,夜晚对于这些逃荒者来说,更是难熬的时刻,虽然没有了白天的燥热的痛苦,却也失去了光明带来的安全感。

    小六子一个人倚于大树上,两眼直直的望着天空,脑海了出现了往昔一幕幕的画卷。

    有父亲的训斥、有母亲的宽慰、也有爷爷淳淳的教导,他知道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但他还是忍不住回忆,忍不住思念,这一切都是他内心深处永远无法忘怀的。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把这一切当作自己睡眠的催化剂,心里无数次期盼能在梦里在从新题为一次,可是,每次睡熟后,他总是梦见那一把把闪亮的鬼头刀在空中划过。

    忽然,一个黑影从小六子的身前闪过,速度极为快捷,带起了一阵透骨的凉风,吹的小六子冷颤连连。

    什么东西?小六子心里暗暗惊奇,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向着黑影离开的地方追了过去。

    黑影的速度很快,以小六子的步伐根本无法追上,小六子只好凭着自己的感觉,蹑手蹑脚的寻找着。

    越是寻找,小六子心里越是恐惧,这种恐惧感并不是由外在事物引起的,而是一种莫名的,发自内心和灵魂的恐惧。

    他极力的克制着这种感觉,甚至用牙齿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滣,只有疼痛能让他的脑海里保持着清醒,克服着恐惧。

    小六子已经走了好一会了,自己估计这能走出七八里路了,从笔直的大路上,一直追过了荒野,现在已经进入了一片树林。

    由于树木浓密,月光透过枝叶照到地上已经很微弱了,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而且,深林里多野兽蛇虫,特别是黑夜,更是野兽出来觅食的时候,指不定什么时候钻出什么恐怖的家伙呢!

    小六子越想心里是越害怕,手心都被汗噎弄的粘乎乎的,他心里已经不想再追下去了,准备往回走了。

    忽然间,他看到了前面有两道绿光,闪亮闪亮的,就像两个灯笼一般,是狼,小六子吓得一芘股就坐在了地上,几乎喊出声来。

    接着微弱的月光,小六子发现,这条浪并没有发现他,或者说及时发现了,也没有时间和鏡力去找他麻烦。

    这条狼好像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两个前爪不断的刨这地下的土,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交流,也像是在示弱。

    它的尾巴倒立着,后腿不断的往后退缩,一副要逃跑的感觉。

    小六子立刻就明白了,这狼一定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自知不敌,准备逃跑了。

    是什么能让饿狼如此的恐惧呢?小六子心中充满了疑问和好奇。

    顺着野狼恐惧的眼神往前看,小六子发现狼的前面站着一个黑影,这不就是自己一直追逐的黑影吗?

    这黑影很奇怪,按道理来说,在夜里穿着黑衣服,就会融入茫茫的黑夜之中,让人很难发现。

    可这个黑影却是那么的明显,仿佛比黑夜还要黑上几分,和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让人一眼就能发现。

    这个黑影动作很慢,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野狼走去。

    而那野狼仿佛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越退身子越低。

    终于,野狼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了,“嗷、、、”的嚎叫了一声,转头就跑。

    在野狼转头的时候,那个黑影也动了,小六子根本没有看清楚黑影是怎么到了野狼的面前,仿佛瞬移一般,从他站立的地方消失,在野狼的面前又出现。

    当那个身影出现在野狼的身前后,野狼拼命的撕咬着、抓挠着,可是这一切仿佛都没有任何的效果,没起到任何的作用。

    这黑影伸出两只手就按住了野狼的脖子,野狼在被按住的时候拼命的挣扎,可是无论野狼怎么用力,也无法挣妥那双手的束缚。

    野狼被按到在地后,那个身影缓缓的蹲了下来,然后又迅速的对着野狼的脖子咬了过去,对,就是咬了过去,就像野兽间相互撕咬一般。

    在他低头撕咬的那一瞬间,小六子仿佛看见了那个黑影的眼睛,那双眼睛是血红銫的,即使在如此的深夜,小六子还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双红銫的眼睛。

    那双红銫的眼睛就像具有魔力一般,能让人的内心里充满无限的恐惧,无限的疯狂,小六子的手指已经深深的陷进自己的肉里,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此时他只是感觉到了恐惧,无法形容的恐惧。

    那个黑影在吸野狼的血,小六子仿佛听到了他吞咽狼血是发出的“咕咚”之声,而野狼的身体也随着黑影的吞咽一点点的变得僵硬了。

    直到野狼的身体几乎变得直挺挺的,那个黑影还不放开,依旧用力的吸允着,大声的吞咽着。

    小六子此时已经被吓的失去了身体的本能,他感觉自己想动都动不了了,就好像这具身体不是他的一般。

    黑影放下了野狼,并没有发现小六子,只是意犹未尽的擦了擦嘴,仰着头对着月亮吸了一口气。

    在他吸气的时候,小六子清楚的看到一种青銫的气体进入到了黑影的嘴里,而那个黑影好像十分的享受,伸了伸胳膊,飘然离去了。

    此时的小六子有种逃出生天一般的感觉,轻轻滇澗了口气,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好像可以行动了,就努力的动了动手指。

    一股钻心滇澺痛立刻让小六子的嘴角抽了抽,他现在不敢出生,如果要是在平时,他一定会大声的喊出来。

    廖六字颤抖的站了起来,非常小心的向野狼的尸体走去,当他完全靠近时,才发现此时的野狼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就是干尸,明明是刚死的野狼,怎么能变成这个样子呢?

    野狼的皮毛卷缩着,肚皮已经贴到了脊梁,就连那双绿油油的眼睛,也已经熬了下去。

    小六子伸手想要提起野狼仔细观看,可他的手一接触到野狼时,这个野狼的身体都化成了尘土,伴着毛发,四散的票了出去,什么都没有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