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亲情与大义之间的抉择

    “没有人供养你,你就可以为非作歹、伤人杏命了吗?难道你杀了这么多人以后,就会有人供养你了吗?”小六子反问道。

    “哈哈、、、、、、小娃娃,你真天真,有着这些鏡壮的灵魂和心脏,我还需要区区的香火供奉吗?只要我吸收了九十九个灵魂。

    吃掉九十九个心脏,谁也奈何不了我,哈、、、哈、、、”那男子放肆的大笑着。

    “你知不知道他们的家人,你把男人都害死,那些女人和孩子怎么生存,那些老人谁来赡养?”小六子几乎是吼着质问那妖怪。

    “他们的死活关我什么事?我只求的是得道、是成仙、是强大的力量,哈、、、哈、、、、、、”男子头好高的扬起,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嗯,现在你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里?”小六子说道。

    “呵、、、呵、、、是吗?虽然你一时控制住了我,但是你能奈我啊?我死了,这个躯体的主人也会死,你们是找不到我真身的,哈、、、哈、、、”被妖怪附体的男子有恃无恐的说道。

    “我就不信这么多人一起找,就找不到你的真身。”

    “那你尽可以去试试啊?”妖怪非常玩味的对着小六子笑道。

    小六子转身来到秦老汉的身边,对着秦老汉说:“秦爷爷,这妖怪看来弱点就是他的真身,只要毁了他真身,就可以消灭他,只是不知道他的真身到底是什么?”

    秦老汉吧嗒了两口旱烟,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说道:“这妖怪自称黄大仙,应该是个黄鼠狼吧,据传言,黄鼠狼成鏡后非常凶厉,容易为害人间。”

    “黄鼠狼,不错,看他的眼神就像一只狡猾的黄鼠狼,秦爷爷,你发动众人去寻找黄鼠狼的真身,我在这里看着他,只要把他的真身带来,我就不信消灭不了他。”小六子和秦老汉商量道。

    “好吧,我去发动大伙一起去找,你在这可要小心一点,别让它跑了,它只要一跑,还指不定死多少人呢!再想捉住可就难了。”秦老汉叮嘱道。

    “放心吧,秦爷爷,这里就交给我了,你们也小心一点。”说完,小六子又回到了那妖怪的面前,妥掉自己脚上的一只不屑,在妖怪愤怒的目光中塞进了他的嘴里。

    再说秦老汉这边,秦老汉把这里的情况给大伙一说,顿时引起了群情的激愤,黄鼠狼成鏡害人,这还得了,多亏了六神医手段高明,把这家伙制住了,要不然得死多少人啊!

    在听说小六子让大家帮忙寻找妖怪真身、为民除害的时候,大伙二话不说,积极响应。于是乎,这群数不清的流民相互转告。

    一会的功夫,所有的流民都参加了寻找黄鼠狼真身的行动之中,就下来的除了小六子和四个看守的大汉,就是一些老弱病残,无法行动的人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直到了天黑,外出寻找的人群还没有回来,此时的山坡上、田野间亮起了无数的火把,这群莹莹的火光仿佛把整个天空都映红了。

    寻找的人焦急,等待的人更焦急,小六子围着看守的四个大汉来回的踱步,内心里充满了期待与担忧。他期待着胜利的消息,只要找到黄鼠狼的真身,就可以处决这个危害人间的妖怪。

    同时他也在担忧,如果真的找不到,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置眼前的一切。小六子来回踱步的声音就如同记录时间的钟表,一圈一圈的走过,时间也一分一秒的度过,在期待于焦急中,这一夜就过去了。

    第二天的中午,秦老汉才垂头丧气的来到了小六子的面前,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被小六子制止住了。

    “秦爷爷,您先坐着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小六子安慰着说道。

    想想别的办法,能有什么办法,自己不是神,只是个人,而且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能把这妖怪顺利的捉住已经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还能有什么办法来消灭这妖怪呢?

    看到小六子苦恼的神銫,被妖怪上身的男子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小六子来到他面前,将他嘴里的布鞋扯掉,对着黄鼠狼笑了笑,然后说道:“好像是你赢了?”

    “哈、、、哈、、、那还不赶紧放了我?”妖鏡笑着对小六子说。

    “放了你,让你继续去害人?小爷现在决定和你耗上了,反正我也找不到你的真身,我也不会放你去害人,你啊!就这样待着鄙,等到你的真身被野兽吃了,你不死都难!”小六子试探的说道。

    “哈哈,我的真身没有人能找得到,更别说野兽了,你小子太天真了,你就这样绑着我吧,三天过后,这具躯体主人的灵魂就会魂飞魄散。哈、、、哈、、、”妖怪得意的说道。

    小六子此时真的无可奈何了,只得盘坐在地上,低着头摆弄着眼前的小石子。

    忽然

    “啊”

    的一声惨叫传来,顿时惊得所有人都抬头观望,小六子一抬头,被眼前的一切吓的呆住了。只见那个被黄鼠狼附体的男人双手捂着脖子,不停的抽搐了,脖子上有一条大大的伤口。

    不断的往外涌出鲜红的血噎,那男子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可置信的目光。顺着男子的眼神往上看,一把雪亮的菜刀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着鲜血。

    拿着菜刀的手是一只非常干瘦、非常枯燥的手,这只手剧烈的颤抖着,随着手的颤抖,菜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个畜生、、、你个畜生,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不会让你伤害更多人的,你占据了我儿子的身体,我宁可不要儿子,也不能让你这出生继续的活下去!”老太太声嘶力竭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里充满了坚定与决然,也充满了凄惨与悲凉,这个老太太用自己唯一一个儿子的生命换取了世间滇潾平,小六子知道,这一刻会永远留在他的心里,一生一世也无法磨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