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妖怪

    “鬼,不一定是鬼上身,这些人都是大白天的发病,不像是鬼的做法,再说了,鬼缠身通常都是让人得病,并不会让人神志不清,最重要的一点。

    鬼上身是不会要人命的,除非是厉鬼复仇。你看死去的那些人,根本没有任何的焦急,所以我怀疑不是鬼上身。”

    “不是鬼那会是什么?”小六子满是疑瀖的问这秦老汉。

    “我怀疑是妖。”

    “妖怪吗?妖是什么东西?”

    “妖啊,种类可是很多,鸟兽鱼虫可以变成妖怪;花鸟树木也可以变成妖怪;就连一块石头时间久了也会成鏡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我爹在一个大善人家里做长工,当时我就跟着我爹住在长工家里,亲眼看见过这事,所以我就怀疑那些人是被妖怪上身了。”秦老汉现在整个人都沉浸在回忆之中,眼神都变得有些呆滞了。

    “秦爷爷,那你给我讲讲你遇见妖怪的事吧,兴许我们能从中找到什么方法呢!”小六子听到这,来了鏡神,赶紧催促秦老汉讲妖怪的事。

    “那个大善人是个举人,家里有万顷良田,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待人和气,从来不打骂吓人,而且乐善好施,谁家有了困难找到他,总会的到他的资助,更难能可贵的是。

    他对叫花子也是非常的好,平时就在自家的院里开个粥棚,有很多的乞丐在他家里吃住,有的老乞丐甚至在他家住了好几年,下人都看不过去了。

    他还是笑呵呵的说:‘没事,不就是一碗粥、两个馒头吗?他都那么大年纪了,赶走了还不得饿死啊!’

    这大善人有个儿子,二十多岁,生的那叫一个俊俏,就和大姑娘一样,知书达礼的,对人也和气,大家都喜欢他。

    有一天,公子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大声吵着自己饿了,喊吓人给他做吃的,这些下人也不好说什么,赶紧照旧给他端了两个满头,一盘小菜。

    谁知道刚端上去,就被着公子打翻了饭碗,踢了出来。只听见他在屋里大声的说道:‘我爹这么有钱,你们就给我吃这个啊?还没外面的乞丐吃的好呢!我酒,我要吃肉!’

    这些下人都感觉很奇怪,不过毕竟是在人家手底下干活,主人吩咐什么,就得做什么啊!下人们赶紧煮肉备酒,可谁知道这个公子居然吃了整整一大锅的肉,喝了两坛子酒,还喊着没吃饱。

    让下人赶紧备着,这可把这些下人吓坏了,老爷就这一个儿子,要是撑出个好歹来那还得了。

    两个腿快的下人赶紧跑到田里找老爷,这大善人回到家里发现,儿子正在院子里摔盘子,打下人呢!这可把大善人气坏了。

    抬手就要打儿子,出人意料的是,大善人刚抬起手来,就被公子推到了,老头倒在地上,差点没背过气去,气的大善人双手直抖。

    ‘啊呔’正在时,门外传来一声巨吼,一蟼愑就把公子吼的呆立当场,只见一个老叫花子快步从门外走来,到了公子身前,伸出自己的食指,掐住了公子的脉门。

    然后厉声喝到:‘你是哪里来的妖物,上了我家公子的身,如果不从实招来,老叫花子让你魂飞魄散。’这时,那公子回过神来。

    用颤抖的声调对着老叫花子说:‘小妖就是对面山上的兔子修炼成鏡的,就想吃点好的,才上了这位公子的身,求大仙绕过小妖吧,我再也不敢了。’

    老叫花子左手动了动,像是掐算一般,然后沉思了一下,对着公子说道:‘念你初犯,并没铸成大错,老叫花子就绕你一命,如若再犯,定不饶你,现在赶紧把这公子吃的全部吐出来。’

    说完,那公子张口便吐,有下人用水桶接着,足足吐了一桶半,这要不吐出来,那还不得撑死啊!”故事讲到这,秦老汉停下了,低头往他的烟袋里装着旱烟。

    “秦爷爷,后来呢?后来这老叫花子哪去了?”小六子完全沉浸在了秦老汉讲的故事之中,就连刚才的苦恼都忘了,看到秦老汉停下,赶紧催促的问道。

    “那么大年纪的老叫花子能去哪啊!老叫花子依然赖在大善人家里吃粥呗!”秦老汉笑呵呵的说道。

    “秦爷爷,那你知道那老叫花子是怎脺鞯服那个兔子妖怪的吗?”小六子问道。

    “这事啊!我当时还小,记不太清了,只是依稀的记住句话。”秦老汉思考着说。

    “秦爷爷,你赶紧想,说不定能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呢!”小六子有些猴急的说道。

    秦老汉,周了两口旱烟,眨巴眨巴嘴,然后有皱了皱眉,显然是在十分吃力的想着以前的事。小六子虽然急的直搓脚,可他也不敢打断老人的思考。

    只好围着大树转圈,左一圈,右一圈,都快把大树转晕了。

    “我记得那老叫花子讲过,说什么山鏡树怪附体,都是用灵魂进入什么身体的,还说只要找到控制怪物命门的方法就能捉住,唉吖、、、时间太长了,我只能想到这么多了。

    对了,还有,就是不同的鏡怪,命门好像都不一样,不过那些怪物都特别在意命门。”秦老汉非常苦恼,只想到了这么多。

    灵魂附体?命门?这些小六子都不懂啊!怎样才能找到这怪物的命门呢?小六子努力的思考着,命门,鏡怪最为在意的地方,也就是妖怪的唯一弱点,怎样才能找到那怪物的弱点呢?

    小六子仔细回忆着他和那怪物的几次交锋,好像这怪物附体的人,神志都不清晰,而且身体麻木,毫无知觉,想找到这怪物的弱点还真不容易。

    小六子也想越着急,越着急就越努力的去想,整个人都仿佛陷入了这个永无休止的循环之中,外人只看见他不停的围绕着那颗大树转圈圈。

    一边转圈,还一边扯着头发,有的时候还跺着脚,样子很是滑稽,而秦老汉则坐在大树边上,一口一口的吸着旱烟,眼睛盯着小六子转圈,好像也进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