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六子的苦恼

    小六子赶紧搀扶这个妇人,可是这妇人死活就是不起来,小六子没办法,只好对着她说:“大嫂,你先起来,大哥这种病状我确实没见过,这样吧。

    我给他做一些基础的治疗,希望能起到效果吧!”

    听到小六子的话,这妇人赶紧起身,连连道谢。

    其实小六子对这种病真的是无法可施,这里除了他,又没有别的大夫,他不想让这对孤儿寡母失去活着的希望,只好勉强的答应着。

    所说的基础治疗,小六子在爷爷的书本里看到过,其实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急救知识,不过当时的小六子还不知道这些概念,只是会初步的应用。

    他用自己的左手按住男子的心脏部位,用右手轻轻的叩击,希望能让这男子血噎流动的快一些,可他敲击了好一会,一点效果都没有。

    男人的脉搏反而是越来越慢了,就连瞳孔都有些放大了,小六子知道这招不行,看来还得用用中医的方法吧,想到这。

    他从自己的针包里取出一根银针,以极为快捷的速度挿入男子的哅口,当银针入体的那一瞬间,男子似乎有了点反应,嘴角抽动着,像是要说些什么,可终归是抽动两下。

    并没有说出话来。小六子看到自己的银针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转头望了望那妇人,有些询问的意味,那妇人显然明白小六子的意思,眼神犹豫了一下。

    随后坚定的对着小六子点点头。得到妇人的许可,小六子也不犹豫,迅速拿起第二根银针,对着男子的脑门扎了进去;

    然后又拿起两根银针,分别扎在男子双脚的脚心。这四根银针扎进去后,男子的身体停止了抽动,脸部的表情都好像放松了几分。

    当小六子拿起第五根银针,准备刺入男子的人中袕时,男子的眼神忽然睁开,然后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声惨叫简直不是人所能发出来的。

    非常的刺耳,听起来也非常的难受,就好像什么动物被宰了一刀后发出的哀鸣之声,吓得小六子当时就哆嗦了两下,手里的银针都仍在了地上。

    男子发出惨叫后,居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对,就是直挺挺的站立起来的,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膝盖没有任何的弯曲,手也没有扶着什么,就是这么直挺挺的,完全不符合常理的站了起来。

    男子站起来后,对着小六子冷笑了两声,然后双手向着小六子的脖子掐去,小六子也不是一般人,家里世代行医,行医的没有一个不会武的,小六子当然也会一点,反映还算迅速。

    小六子看着这男子双手对着自己的脖子掐来,情急之下使了个铁板桥的功夫,身子向后弯了过去。只听见“噗、、、噗、、、”两声闷响,男子用力过度的双手就挿进了他自己的哅膛,而后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妇女看到自己的丈夫倒下去后,疯狂的扑到了丈夫的身边,用力的摇着她丈夫的尸体,呼喊着他的名字,她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希望丈夫能在她的呼唤下睁开眼睛看看她,周围的人都围过来劝拉这个妇人,可怎么都拉不动她那双死死握住丈夫衣襟的手、、、、、、

    这只是第一个如此死去的人,随后的十天里,这样死法的人越来越多,仅仅十天的时间里,就死去了五十多人,这些人都是小六子眼睁睁的送走的,在他们发病的时候。

    家属虽然心里知道小六子救不了他们,可还是固执的把小六子找来,希望在小六子的银针下,出现奇迹,然而,直到现在,奇迹也没有发生过。

    他们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到了小六子身上,而小六子却一次次的让他们失望,此刻的小六子非常害怕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名字只要一被喊道。

    就意味着自己又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他感觉每经历一次,自己内心中的罪孽感就会加重一分。

    小六子越想心里越难受,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死去的爷爷,辱没了他老人家威名,更对不起那些把希望寄托到自己身上的孤儿寡母,是自己让他们变得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

    想到这,小六子就想哭,就想把自己心中的委屈与无奈全部发泄出来。

    “六子,怎么一个人在这坐着薄?看看你,眼睛都红了!”甜甜的爷爷秦老汉做到了小六子身边,手里还托着一根很长的烟袋。

    “秦爷爷,我、、、我是不是很没用啊?是我死了那些人、、、、、、”小六子带着哭腔对秦老汉说道。

    秦老汉一听这话,“唉、、、、、、”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吧嗒、、、吧嗒、、、、、、”的吸了两口旱烟。

    “孩子,其实这一切啊,都不怪你,想一想,哪一个死者的亲人怨过你啊?你还是个孩子,你又不是神仙,神仙还有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呢,更何况是你啊?”秦老汉安慰的说道。

    “可是、、、可是我自己心里难受啊!我感觉都是自己的无能造成了他们的死亡!”小六子仰着脸对着亲老汉说。

    “你啊!你现在整个人都完全变得消极了,这样有用吗?现在的你满脑子都是自责和愧疚,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解救的方法了,

    你现在应该想怎样去治疗这种怪病,而不是在这里闷声自责。”秦老汉语气平和的说。

    “秦爷爷,不是我不想办法,我已经很努力的去想了,把我爷爷传给我的所有手段都用上了,可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啊!”小六子非常无奈的说道。

    “六子,其实有些话我本不想告诉你,不过事情发展到这步,我只能告诉你了!”秦老汉深深的吸了两口旱烟。

    继续说道:“我怀疑他们根本就不是得病,而是、、、而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就像我上次一样,你不也是束手无策吗?所以说啊,这事不能怪你。”

    “嗯?上身了?是鬼上身?”小六子惊奇的说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