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怪病

    逃荒的道路总是漫漫长长,仿佛无边无际,看不到希望,每走一步都好似艰难的爬行,可这些人依旧麻木的向前走着,只有向前走,才会有那么一丝的希望。

    这一路上,不断的有人倒下,埋骨他乡,也有新滇澯荒者怀着一丝梦想簢奈加入。

    小六子不知道这支浩荡的队伍人数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反正身边的熟人越来越少,还好新加入的陌生面孔逐渐的变成了熟人。

    小小年纪的他没有太多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反正想不通的事情,他就不去想,只要想一些开心的事情,自己的心里就会高兴,就会充满希望。

    自从上次和甜甜一起救了她爷爷后,甜甜这小姑娘总是时不时的缠着他,给他讲一些开心的事,就像当初她逗爷爷开心一样,只要有她的地方就会有快乐。

    不过小六子最近却越来越苦恼,心情也越来越沉重了,有时埋头苦思,有时抓耳挠腮,有时仰天长叹,像是遇到了极大的麻烦一般。

    “六子哥,你怎么了?”甜甜仰着小脸,看着正在发呆的小六子说。

    “没事,哥哥正在想事情呢!”小六子溺爱的捏了捏甜甜的小脸。

    “六子哥,要不我给你讲故事听吧,爷爷可喜欢听我讲故事了,每次听完我讲的故事,爷爷都会很开心。”甜甜非常认真的说道。

    “甜甜,你去找爷爷玩会,哥哥有事情要想,一会忙完,哥哥再听你讲故事。”小六子敷衍着甜甜。

    “好吧,那一会我给哥哥讲个故事。”甜甜非常乖巧听话的走了。

    甜甜离开了,小六子又陷入了思考之中,他想到了那一个个离开的熟人,想到了他们死亡那一刻眼神里透露出的不甘和担忧,还想到了一个个哭泣着埋葬死者的父母妻儿。

    想到这,他愤怒的用拳头砸了砸身旁的大树,他在内心里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身为一个行医世家的传人,身为一个大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病人从自己的眼前死去。

    自己却又无能为力,他忘不了那些病人家属望着他时那期盼的眼神,那如释重负滇澗息,这一切都被他的摇头所毁灭,他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他感到是自己的摇头、自己的无能造成了那些家属的痛苦,破碎了他们心中的希望。所以,现在的小六子很是苦恼,很痛恨自己。

    他回想起第一个病人,那是他带着甜甜追上队伍的第二天,当时正和甜甜高兴的吃着带回来的烤地瓜,这次的地瓜烤的很香,一点焦的地方都没有,是甜甜的爷爷烤的。

    老汉边烤着地瓜,边看着两个孩子开心的吃着,嘴角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容。而小六子一边吃着地瓜,一边逗着小甜甜,他很珍惜这对于他来说难体验到的温馨和幸福。

    “小六子,六神医,你在哪啊!你快出来救救我家男人吧,六神医,你在哪啊?”忽然,一个声嘶力竭的妇人声音,打破了小六子享受幸福的宁静,他赶紧放下吃了一半的烤地瓜,顺着呼喊的声音跑了过去。

    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头发有些凌乱,眼睛红红的,眼圈上还挂着没有滴落的泪水,怀里还抱着一个啼哭的婴儿,就这样跌跌撞撞的逆着人流往回挤,边走着还边喊着“小六子”、“六神医”。

    小六子看见这个妇女,赶紧挤到前面去。

    “大嫂,我在这!”小六子对着妇人喊道。

    一见到小六子到了她面前,这妇人立刻就抱着孩子跪下了,也不管人群的拥挤,对着小六子就磕头,一边磕头还一边喊道:“六神医,求你救救我家男人,求你救救我家男人、、、、、、”

    小六子赶紧上前扶起这妇人:“大嫂,你这是干什么?赶紧带我过去,救人要紧。”

    妇人听小六子这么一说,一个手抱着孩子,一个手拉着小六子,拼命的往人群里挤,小六子害怕伤到孩子,赶紧从这妇人的手中抱过孩子,护在怀里。

    两个人拨着人流,走了有二十分钟的时间,终于看到了那个生病的男人,此刻这男人躺在一床棉被上,脸銫发灰,四肢抽动,口吐白沫,看到这个场景。

    小六子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男人发羊癫疯了。可小六子一直记得爷爷的教训,没有准确把握的时候不要妄下结论,想到这,小六子赶紧对这男子进行了一番的望闻问切,结果却是出人意料。

    这个男人不是羊癫疯,羊癫疯的脉搏跳动的会快于常人,而此刻的这个男人脉搏跳动的却极为缓慢,比正常人慢了一倍有余,小六子拨开他的眼睛时,发现他的眼神极为怪异。

    瞳孔一放一收的不停的变化着,而且不是正常的黑銫,反而和动物一样是黄銫,当小六子拨开他眼皮的那一瞬间,忽然产生一种错觉。

    那个眼神透露出一丝仇恨的心理,这种心理瞬间传遍了小六子的整个大脑,让小六子的动作都不由的随之一僵。

    小六子清醒后,并没有于意,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于是拨开了男子的嘴看舌苔,当小六子刚拨开男子嘴,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就传了出来。

    这种味道不是普通的臭味,而是一股尸体腐烂时产生的腥臭,熏得小六子当时差点吐出来,不过小六子还是屏住呼吸,往舌苔上看,还没等小六子看的仔细。

    被小六子双手拨开的嘴就非常用力的合上了,差点咬到小六子的手指。这个症状太奇怪了,小六子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好低下头来思考一番。

    “六神医,怎样了?我丈夫怎样了?”那个妇人焦急的问道。

    “对不起,大嫂,这个症状我没有见过,我治不了。”小六子非常惭愧的说道。

    “六神医,你行的,你一定行的,你试试,我求你再试试啊!”妇人听完小六子说的话,立刻就再次给小六子跪下了,苦苦的哀求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