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这里是块坟地

    一听说追爷爷去,小丫头几乎是窜了起来。

    “爷爷,爷爷在哪?”甜甜一只小手煣着眼睛,一只小手擦着口水。

    “爷爷就在前面啊,我们先去给昨天的老爷爷告个别吧!”小六子笑着说道。

    “好啊,好啊、、、、、、六子哥,你怎么了?”发现小六子呆呆的望着前面,一点反应都没有,整个身体都僵直了,甜甜赶紧拉着小六子的手喊道。

    “六子哥,六子哥!”见到小六子还没反应,甜甜只好使劲的摇着小六子的胳膊。

    小六子终于被甜甜喊得回过神来,他抽出甜甜抓着的手掌,对着自己狠狠的抽了个嘴巴,然后又不放心的用另外一只手再抽了自己一下。

    “六子哥,你怎么了?”这下可把甜甜吓坏了,用哭腔对着小六子问道。

    “甜甜,我、、、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只是在那啊?”小六子颤抖的说道。

    甜甜刚才心思全部放在追爷爷的事情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此时顺着小六子的眼神往前看去,哪里还有什么村落、房舍啊?

    眼前只是一片荒坟,放眼望去,能有一二百个坟丘,小六子不相信这离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拉着甜甜往自己昨天进村的方向跑,他希望自己昨天不是遇见鬼了,而是做了一个噩梦。

    他根据自己的记忆跑到了进村的地方,顺着自己昨天的路线,走到了那个记忆中的酒庄,他看到的依旧是一座坟,一座比较大的砖顶坟。

    在坟头的两边有两团弊銫的蛆虫,正在蠕动着往坟头的砖缝里钻,看起来极为恶心,这,这难道就是自己昨晚要吃的面条吗?

    而且自己还要用手抓着往嘴里放,想到这,小六子的胃一阵阵的抽动,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甜甜毕竟还是个孩子,想不到昨晚发生的一切能和综前的一幕联系起来,只是非常懂事的拍着小六子的后背。

    “六子哥,你怎么了?难道你也是因为吃了地瓜生病了吗?我们赶紧去找那个老爷爷,那个老爷爷说我爷爷今天就好,要不我们等到明天再去追爷爷吧,明天你也会好的。”

    甜甜非常天真的安慰着小六子。

    小六子也不想让甜甜知道这一切,他不想给这个乖巧、懂事而又苦命的孩子留下任何恐怖的记忆,就非常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

    对着甜甜讲道:“没事,哥哥是昨晚烤地瓜吃多了才会变成这样的,吐出来就好了,现在我带你去拜祭几个朋友,一定要诚心拜祭哦,这个人救过哥哥的命啊!”

    “好的,哥哥,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诚心拜祭。”天天乖巧的回答道。

    看着甜甜乖巧懂事的样子,小六子的心情好了许多,虽然这件事很离奇,虽然自己撞到鬼了,可自己现在依旧活着,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啊!

    想到这,小六子内心的恐惧也就消散了很多,只是怀着一颗诚心,牵着甜甜往坟地的最北端走去,现在他知道那老头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了;

    也知道那老头走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最北边的那“一家”,而是说最北边的那“一个”;他更是明白了一个中年人为什么不称老头“父亲”或“爷爷”而是称他为“祖宗”了。

    到了坟地的最北面,小六子非常不容易的在杂草丛中找到了那座坟丘,这座坟已经塌陷的快与地面平行了,只不过是上面压这几张发白的坟头纸在向人们诉说着。

    这里沉睡着一个曾经生活在世上的人,怀着非常敬畏、非常感激的心情,两个人对着坟头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头后。

    小六子和甜甜又把坟盘边上的草拔干净,两个孩子拔草很吃力,特别是甜甜,才蔽了几根草,手里就磨出了血泡,不过她还是奋力的拔着,一点都不惜力,这次小六子没有阻止甜甜。

    他知道这是甜甜应该做的。如果没有这老头,甜甜爷爷的事解决不了;如果没有这老头,他们昨天就得被鬼小二给害了;如果没有这老头,他们也走不出那片坟地。

    到了早晨,只能被埋在地下。他的生命是这老头救的,甜甜的生命也是这老头救的,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他们应该做的。

    把老头坟盘的草拔干净后,小六子和甜甜又对着老头的坟头磕了三个响头,算是做个告别,临走的时候,小六子还将一只烤地瓜放在坟头上,他始终忘不了老头听到“烤地瓜”三个字的时候身体微微的一颤。

    做完这一切,小六子又领着甜甜去了坟地的最南头,最南头的坟是座新坟,上面的杂草不多,都是新长出来的小草,但小六子还是和甜甜一起将杂草认真的拔干净。

    然后对这坟头鞠了鞠躬,虽说老头出面将事情解决的,可自己和甜甜毕竟还是吃了人家的地瓜,尊敬是应该有的,这点道理小六子还是明白的。

    做完这一切后,小六子带着甜甜来到昨晚烤地瓜的地方,拿起了那个锈迹斑斑的镢头,又挖了几个地瓜,两个人一人拿着两三个,多了两个孩子也拿不动。

    剩下的还是留在地上让以后逃荒的饥民挖取吧。两个人挖完地瓜后,小六子就牵着甜甜往关外的大路上追去,值得说明的是,小六子将那把镢头别在了自己的腰间。

    他记得父亲和爷爷都告诉过自己,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虽然自己无法年年都来拜祭老头,当他有时间的时候一定会拿起这把镢头,对着这把镢头诉说自己的感激之情,希望那老头能听见吧。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走的很快,特别是小甜甜,仿佛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依旧是甜甜欢快的在前面跑着,小六子在后面喊着,两个孩子就这样从上午跑到中午。

    从中午跑到傍晚,终于看到了人流的尾端,小甜甜对着人流的方向大声喊着:“爷爷,我回来了,爷爷、我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