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来过活过爱过

    谁知道天堂在哪里?&nbsp

    谁知道天堂是个什麽样的地方2&nbsp

    谁知道怎麽样才能走上去天堂的路?&nbsp

    没有人&nbsp

    但只要你的心宁静快乐,人间也有天堂,而且就在你眼前,就在价O里。&nbsp

    这里当然不是天堂。&nbsp

    C1怀损根的人,是永远看不见天堂的。&nbsp

    黑衣老妪目中充满了愤怒,愤怒得呼吸都已开始急促。&nbsp

    张洁洁神情却更平静,谩摄的接着道:“我已不再圣洁5S垢,也巳不再是圣女,但我仍然有权选挥谁来继承我,是不是?”&nbsp

    黑衣老妪沉默着,终于勉强点了点头。&nbsp

    张箔植道:钵教中的经典规矩,只有伤一个人有权解释,是不是7v原衣老妪道:“是。”&nbsp

    张治演道:哪麽我的孩子只要-生出来。就已是本独购圣女,是不是。”&nbsp

    黑衣老姐道:“是。”&nbsp

    张桔洁道:“所以他立刻就成为圣父,是不是T”黑衣老姐道:“是。D张箔箔道l”圣奖也同样是神通不可侵犯的,无论谁伤了他,都必道天诛,万劫不复,这也是本教经上记载的规矩,是不是?”&nbsp

    黑衣老姐道:“是。”&nbsp

    张洁洁长长吐出口气,微笑道:“你看,我对这些经典和规矩,岂非lA熟知得很。”&nbsp

    黑衣老姐凝视着他,缓缓道:“所以你才能找得出这其中的弱点,用我们的矛,来攻我们的盾。”&nbsp

    张洁洁又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不想这麽样的,只可惜荔实在找不出别的法子。”&nbsp

    黑衣老妪伶冷道;“这法子的确巧妙,只不过第一个想出这法子来的人,并不是你。”&nbsp

    张治洁m一显得有些惊讶,忍不佳问道:“不是我是谁?”&nbsp

    黑衣老姐道;“是我”她目中的愤怒与仇恨更改,一宇字接着道:“就因为魏想淑这法子。所以你父亲才能走。”&nbsp

    黑衣老妪道:聊时本都的圣女,是我最要好的组妹,我要求她选你作她的继承人,就因为你父亲要走。”&nbsp

    张洁洁又忍不住问道:“他为什麽要定?”&nbsp

    黑衣老姐握紧双手,道:“因为他觉得这地方就像是个牢狱,他要出去寻找更好的生活。”&nbsp

    强洁洁道:“你答应了他?”&nbsp

    黑衣老妪咬着牙道:“他也答应了我,只要他在外面能活得下去,就-定想法子回罍饔我。”&nbsp

    张洁洁道;“可是他……”&nbsp

    黑衣老妪嘶声道:“可是,他没有回来,永远都没有回来。”&nbsp

    她的脸看来忽然变得说不出助狰狞可怖——只有仇恨才能使一个人的脸颁得如此可怖。&nbsp

    饼了很久,她才暖声接着道:“我一直苦苦的等着他,为他摄心,匿来我才知道,他一出去就遇见了一个毒蛇般的女人,就忘了我。楚留香也忍不住问道:”你说的那女人,可是石观音7”黑在老姐馒馒的点了点头,冷笑道:“他虽然遗弃了我,可是他自已後来也死在那女人手上。”&nbsp

    张洁洁道:“你没有去为他复执?”&nbsp

    黑衣老妪道:“我不能去,也不想去。”&nbsp

    张洁洁道:“为什麽不能去?”&nbsp

    黑衣老妪道:“因为他一出去,就已妥离了这家族,无论出了什麽事,都己和这家族没有关系,就算死在路上,我们也不能去为他收尸助。”&nbsp

    她语声中也充满了怨毒之意,逐楚留香都听褥有些毛骨抹然。&nbsp

    又过了很久,张洁洁才殴喘着道:“无论如何,他总算走了,”黑衣老妪道:“所以你就要我也放楚留香走7jJ张洁洁垂下头,道,”我求你。”&nbsp

    黑衣老姐厉声道:“难道你也想过我这种日于?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麽活下来的。”&nbsp

    张洁洁不敢回答。&nbsp

    黑衣老姻道:“你细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大年纪?”&nbsp

    她忽然问这句话来,别购人更无法回答。&nbsp

    只见她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也不知是讥嘲?还是伤蒲。&nbsp

    她一个宇一个宇的侵馒接着道:“我今年才四十一岁”楚留香助手突然冰冷。&nbsp

    他看着她苍老于瘪,满是皱纹的脸,看着她挿费伺楼购身子,看着她的满头白发……&nbsp

    他实在不能相信,这干磁哅楼的老妪,竟是个只有四十一岁的女人1”“这些年的日子,我是怎麽过的”你用不着再问她。&nbsp

    无论谁只要看到她的样子,就可以想象到她这些年来历忍受助痛苦和冷落,是多麽可怕。&nbsp

    愤怒,妒忌,仇恨,寂寞,无论这其中任何一种感觉,都已能够将一个人折磨得死去活来。&nbsp

    张洁洁垂着头,泪珠似已流下。&nbsp

    黑衣老妪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我不如道你为什麽让他走,但我却勿道,他走了之後,总有一天你会质侮的。”&nbsp

    张洁洁突然抬起头,大声道:“我不会,绝不会。”&nbsp

    黑衣老姐冷笑。&nbsp

    张洁洁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坚决面明朗,道:“因为我让他走,并不是因为他自己走,而是因为我要让他走的。”&nbsp

    黑衣老妪道:“为什麽?”&nbsp

    张洁洁道:“因为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需要他,我也知道他在外面一定会比在这里更快乐。”&nbsp

    黑衣老妪道:“可是你自己……”&nbsp

    张洁洁道:“我将他留在这里,也许我会比较快乐,可是我着让他定,也许就会有一千个,一万个人觉得快乐。”&nbsp

    她眼睛里发着光,一种圣洁伟大的光,接着道,“一个人快乐总不如一千个人、一万个人快乐的好,你说是麽?”&nbsp

    黑衣老顿道:“可是你……你难道从不愿意替自己想想。”&nbsp

    张洁洁道:“我也想过。”&nbsp

    她目中深情如海,凝视着楚留香,道:“只有他快乐曲时候,我才会觉得快乐,否则我纵然能将他留在身边,也会觉得同样演苦。”&nbsp

    “爱是牺牲,不是占有。”&nbsp

    能了解这道理的人,才能算是真正的女人。&nbsp

    因为这本是女杏中最温柔,最伟大的一部份,就因为世上有这种女杏,人类才能不断的进步,才能够永远生存张洁洁的目光更温柔,接着又道:“何况,我已有了他的孩子,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好好照顾他,那麽我就不会觉得寂寞。”&nbsp

    黑衣老奴的指尖又颤科,道:“你是说,我没有好好购照顾你?”&nbsp

    张洁洁垂下头,道:“你”-你可以做得更好的,只可借…。”&nbsp

    黑衣老组厉声道:“只可惜怎麽样?”&nbsp

    张洁洁叹息着,说道:“只可借你心里的痛苦和仇恨都太深了,休若真的希望我快乐,就应该让他走的…。.他并不是我父亲,他是另一个人,你——你为什麽一定要恨他!”&nbsp

    黑衣者枢紧握双手,身子却还是在不停的颤抖,过了很久,忽然大声道:“好,你让他走”张洁洁大窖。&nbsp

    可是她笑容刚露出来,黑衣老妪又接着道:“只不过他也只能定位父亲以前走的那条路,绝没有淤让你们选挥的余地?”张洁洁道:“那条路?”&nbsp

    黑衣老姻道:“天梯1”天捞Z什麽叫天梯?&nbsp

    是不是到天堂的路?&nbsp

    听到这两个宇,张洁洁的脸銫又变得苍白如纸,失声道:“为什麽一定要走这条路?”&nbsp

    黑衣老姻道:“因为那也是经典上记载助规矩,绝没有人能违背。”&nbsp

    张洁洁道:“可是他…。”&nbsp

    黑衣老姬厉声打断了她的话,道:“你莫非不知道,这家族中的人,无论谁想永远离开这里都只有那一条路可走的,现在他岂非已是这家族中的人?”&nbsp

    张洁洁垂下头,轻轻道:“我知道,他…。’他是的。”&nbsp

    黑衣老汉道:“很好,伤们现在可以走了,明天早上,我亲自为他送行Q夜很静。这里虽然看不见星光,也看不见夜銫,但夜的本身仿佛就有种神秘奇始的感觉,让你可以感觉到她已经来了。楚留香仰面躺着,闭着眼睛——他是不是生伯眼泪流下?张涪洁轻抚着他的脸,服波中已不知流露出多少温柔?多少深情?楚留香是不是愿意去看呢?张消洁终于长长叹息一声,道:”你为什麽不看着我?难道不想多看投几服?”&nbsp

    楚留香嘴角的肌肉在践动,过了很久,才忽然道:“是的。”&nbsp

    张洁洁道:“为什麽?”&nbsp

    楚留香道:“因为你根本tb不想我多看你l张法洁道:”谁说的?”&nbsp

    楚留香道:“你自己。”&nbsp

    张洁洁笑了勉强笑道:“我说了什麽?”&nbsp

    楚留香冷笑着,道:“对了,你什麽都没有说,可是我问你,掀为什麽不跟体母亲说,弥也要跟我一起定?”&nbsp

    张洁洁垂下头,道:“因为我知道,说了也没有用的。”&nbsp

    楚留香大声道:“为什麽?”&nbsp

    张洁治凄然笑道:“下一代的圣女还在我肚子里,我怎能定To楚留香道:骄以……所以你要我一个人走?”张洁洁道:“是的。”&nbsp

    楚留香忽然跳了起来,大声道:“你以为我一个人定了会炔乐?你以为我肯让你颧我的孩子,在这种鬼地方过一辈子?”张洁洁道。“你错了。”&nbsp

    楚留香道s“我硼点错了。”&nbsp

    张治洁道:“很多点。”她先掩住楚留香的嘴,不让他再叫出来,然後才柔声道;“我们不会在这地方过一辈子的,再过一阵子,就算我们还想留下来,这地方也许已经不存在了。”&nbsp

    楚留香道:“为什麽?”&nbsp

    张洁洁道:“我们的祖先会住到这种地方来,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经历过太多疥磨和打击,已变得馈世嫉俗,古怪孤解,他97知道别的人已看不惯他们,他们自己也看不惯别的人,所以他们宁愿与世隔绝,孤独终生。”&nbsp

    楚留香在听着。&nbsp

    张洁洁道:“可是这世界是一天天在变的,人的想法也一天天在变,上一代人的想法,永远和-F一代有很大的距离。”&nbsp

    楚留香在吩着。&nbsp

    张涪消道:“观在上一代助人巴死了,走了,下一代的人还留在这里,只。”F过因为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名某种恐惧,生伯自己到外面後,不能适应那村环境,不能生存下去。”&nbsp

    这点楚留香当然不会同意,立刻道:“他们错了,一个人只要肯努力,就一定有法子生存。”&nbsp

    张洁治道:“他们当然锚了,可是他们这种想法,也一定会渐渐改变的,等到他们想通了的时候,世上就绝没有任何一种经典和规矩还能约束他们,也绝没有任何事还能令他们留在这牢狱里。”&nbsp

    她笑了笑,接着道:“到了那一天,这地方岂非就已根本不存在了。”&nbsp

    楚留香道:“可是,这一天耍等到什麽时候才会来呢?”&nbsp

    张沽洁道:“侠了,我可以保证,你一定可以看到这一天。”&nbsp

    楚留香道:“你保证?”张消洁点点头,道:“因为我一定会尽我的力量,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并不是他们想象中那麽残路可怕,我一定会让侧1了解,一个人若生活得快乐,就得要有勇气。”&nbsp

    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馒涵的接着通:“这不但是我座尽的义务,也是我的责任,因为他们也是我的姐妹兄弟。”&nbsp

    楚留香道:“所以……弥才一定耍留下来。”&nbsp

    张涪洁柔声道:“每个人活着都要有目的,有意义,我就算能跟你一起走,也未必是快乐曲,因为我没有尽到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我一生活着已变得全无价值,全无意义”楚留香道;“据我所知有很多女人都是为她们的丈夫和孩子面活着的,而且话得很有意义。”&nbsp

    张洁洁凄然笑道:“我知道,我也很羡慕她们,只可惜我命中注定不是她那种人,也没有她们那麽幸运。”&nbsp

    楚留香道:“为什麽?”&nbsp

    张洁洁道:“这道理你难道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楚留香不说话了。&nbsp

    张洁洁道:“就因为你也跟我一样,你也不能忘记你应尽的义务和责任,所以你才要定,而且非走不可,就算你自己能勉强自己留下来,也会渐渐就成个废物,甚至变成个死人。”&nbsp

    她说的不错。一个人若是活在一个完全不能发挥他能力和才干的地方。他一定会渐渐消沉下去,就算是还能活下去,也和死相差无几。楚留香当然也明白的。&nbsp

    张洁洁轻抚着他,柔声道:“我喜欢的是你,不是死人,所以我绝不希望你改变,所以你为了我,也是非走不可的。”&nbsp

    楚留香终于长长叹息,道:“我直到现在才发现。我摄本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你。”&nbsp

    张洁洁道:“世上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的,无论是夫妻,是兄弟,是朋友都一样,何况,女人本就天生不是被人了解的。”&nbsp

    楚留香道:“但现在我已确定一件事。”&nbsp

    张洁治道:dff麽事?”&nbsp

    楚留香凝视着她,目中竟佃带着崇敬之意,长叹道:“我以前从汲见过你这样的女人,以後怕也永远不会再见到了。”&nbsp

    张洁洁道:“但伤却一定会水远永远想着我的,是不是?”&nbsp

    楚留香道:“当然。”&nbsp

    张洁洁道:“这就已够了。”&nbsp

    她眼波更温柔,轻轻道,“两馈若是久长时,又自在朝朝纂葛。”&nbsp

    楚留香忍不住紧握住她的手,道:“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nbsp

    张洁洁道:“你说。”&nbsp

    楚留香道:、园吁的话下去,让我以後还能够看见你。”&nbsp

    张洁洁道:“我一定会的。”&nbsp

    她的语声坚定而明朗,可是她的人。却似已化为一激春水。她倒入楚留香的怀里。&nbsp

    夜更静。喘息已平息。&nbsp

    张洁洁拍手轻随着额边的乱发,忽然道:“我要走了。,楚留香道:”走7现在就走?”&nbsp

    张洁洁点点头。&nbsp

    楚留香道:“到哪里去?”&nbsp

    张洁洁迟疑着,终于下定决心,道:“这家族中的人。无论谁想妥离,都只有一条路可走。”&nbsp

    楚留香道:“你是说——天梯?”&nbsp

    张洁洁道:“不错。天梯。”&nbsp

    楚留香道:“这天梯究竟是条什麽样购路?”&nbsp

    张演洁的神情狠沉重,缓缓道:“那也许就是世上母可伯助一条路,没有勇气助人,痉绝对不敢走的。她要你定这条路,为的就是要考验你,是不是有这种勇气。”&nbsp

    楚留香道:“颐种勇气?”张洁洁道:“自己下判断,来决定自己的生死和命运的勇气。”&nbsp

    楚留香道:“这的确很难,没有勇气的人,是绝不敢下这种判断的。”&nbsp

    张洁洁道:“不错,一个人在热血澎裤,情感激动时,往往会不顾一切,甚至不措一死,那并不难,但若要他自己下判断来决定自己的生死,那就完全是两回事了,所以…。”&nbsp

    她叹息了一声,接着道:“我知道有些人员已决心妥离这里,但上了天梯质,就往往会改变主意,临时退够了下来,宁愿被别人看不起。”&nbsp

    楚留香道:“天深上究竞有什麽T”张洁洁道:“有两扇门,一扇通向外面购路,是活路。”&nbsp

    楚留香道:“还有一扇门是死路?”&nbsp

    张洁洁的脸銫发青,道;“不是死路,根本没有路——门外就是看不底的万丈探蹦,只要一脚踏下,就万劫不复了1”她喘了口气,才接着通:“没有人知道哪扇门外是活路,你可以自己选择去开门,但只要一开了门,就非走出去不可。”&nbsp

    楚留香的脸銫也有些发白,苫笑道c“看来那不但要有勇气,还耍有铀气。”&nbsp

    张洁洁勉强笑了笑道:“武本来也不愿你去冒险的,可是……这地方也是个看不见底的深渊,你留在这里,也一样会沉下去,只不过抗得馒一点而已。”&nbsp

    楚留香道:“我明白。”&nbsp

    张洁洁凝视着他,道:“你是我助丈夫,是我最亲近的人,我当然不希望你是个临阵退缩的懦夫,更不愿有人看不起你,但我也不愿看着你去死,所以…”&nbsp

    楚留香道:领以你现在就要为我去找出四扇n外是活路?”&nbsp

    张清洁点头道:“天锑就在圣坛里,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一两个l辰”。”&nbsp

    楚留香道:“但我卸宁愿你留在这里,多赔我一个时辰也是好曲。”&nbsp

    张洁洁援然一笑,柔声道;“我也希望能在这里陷着依,可是我希望以後再见到你。”&nbsp

    她俯下身,在楚留香曲脸上亲了亲,声音更温柔,又道,“我快切会回来曲。”&nbsp

    这是楚留香听到她说的最後一句话——这句话正和她上次离开楚留香时,说助那句话,完全一样。&nbsp

    “我快就会回来购。”&nbsp

    为什麽她要离开楚留香财,总是佣偏要说很快就会回来呢?&nbsp

    张涪洁没有淤问来。&nbsp

    楚留香再看到她时,已在天梯下。&nbsp

    她脸銫苍白,脸上泪痕犹未于。&nbsp

    她眼睛里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逐一个宇都没说出来。&nbsp

    楚留香想冲过去时,她已经走了——被别人苾走了。&nbsp

    她似己完全失去了抗拒的能力,只不过在临走时忽然间向楚留香眨了眨眼。&nbsp

    左眼。&nbsp

    眼睛岂非也正是人类互通消息的一种工具?&nbsp

    楚留香尽力控制着自己,他不愿在任何人面前暴怒失态。&nbsp

    可是他心里的确充满了愤怒,忍不住道:“你们为什麽要苾她走?”&nbsp

    黑衣老妪玲冷道:“没有人苾她定,正如没有人苾你定一样。”&nbsp

    楚留香道:“你至少应该让我们再说几句话。”&nbsp

    黑衣老妪道:“弥既然已经是要走了,还有什麽话可说?”&nbsp

    楚留香道:“可是你…。”&nbsp

    黑衣老妪截断了他的话,道:“可是你若真的有话要说,现在还可以留下来。”&nbsp

    楚留香道:“永远留下来?”&nbsp

    黑衣老妪通:“不错,永远留下来。”&nbsp

    楚留香长长吐出口气,道:“你明知我不能留下来的。”&nbsp

    黑衣老姬道:“为什麽不能7你若真的对她好7为什麽不能牺牲自己?”楚留香道:“因为她也不愿我这麽样做”黑衣老姬道:“你以为她真的要你走?”&nbsp

    楚留香道;“你以为不是?”&nbsp

    黑衣老妪冷笑道:“你真相信女人说的话?”&nbsp

    她冷笑着,接着道:“境是她的母亲,我也是女人,我当然比物更了解她,她要你走,只不过因为她已伤逐了心——她要你走,只不过因为她己永远不愿再见你。”&nbsp

    楚留香慢假的点了点头,道:“我已明白你的意思了。”&nbsp

    黑衣老姬道:“你明白就好。”&nbsp

    楚留香神情反面平簿下来,淡淡道:“你不但希望她恨我,还希望我她,希望豫督7的遭遇,也和你们一样。”&nbsp

    黑衣老扭脸銫变了。她当然知道他说话的“你们”就是说她和她的丈夫。他们岂非就是破此在怀恨着。&nbsp

    楚留香的声音更平静面坚决,道:“但我都可以向你保证,你女儿的遭遇绝不会跟你一样,因为我一定会为她好好活下去,她也同样会为我好活着,无论你怎麽想,我们都不会改变购。”&nbsp

    黑衣老妪目光闪动,道:“你真的相信自己说的这些话?”&nbsp

    楚留香道:“是的。”&nbsp

    黑衣老姐忽然笑了,道:“你若真的相信,又何必说出来,又何必告诉我。”&nbsp

    她笑得就像是损失针,像是想一针瑚人楚留香的心脏。&nbsp

    四十丈高滇濎梯,人在捞上,如在天上。&nbsp

    两扇门几乎是完全一模一样的,没有人能看出其间的差别。生与死的差别楚留香站在n前,冷汗已不觉流下。&nbsp

    他经历过很多次生死一发的危险,也曾比任何人都接近死亡,有时甚至已几乎完全绝望。&nbsp

    但他卸从未像现在这样恐怖过。因为这次他的生与死,是耍他自己来决定购,但他自己却偏偏完全没有把握。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比授人苾你作无把握的决定更可怕你若非亲自体验过,也绝对想不到那有多麽可怕1左跟,是友服。张洁洁是不是想告诉他,左边的一扇门外是活路?&nbsp

    楚留香几乎己要向左边的这扇门走过去,但一双脚却似链条看不见的锁链施住。&nbsp

    “你以为她真的要你走?”&nbsp

    “她要你走,只不过因为她已伤透了心,已不愿再见你?”楚留香不能不问自己:“我是不是伤了她的心7是不是应该走?”&nbsp

    他从未觉得这件蕚愽错,这地方本是个中狱,像他这样的人,当然不能留在这里。&nbsp

    可是他又不能不问自己。&nbsp

    “我若真的对她好,是不是也可以为她牺牲,也可以留下来呢?”&nbsp

    “我是不是太自私7是不是太无情?”&nbsp

    “我若是张沽洁,若知道楚留香要离开我。是不是也很伤心?”&nbsp

    “你若真伤了一个女人购心,她非但永远不愿再见你,甚至根不得要你死。”&nbsp

    这道理楚留香当然也明白。&nbsp

    “她故意眨厂眨眼,是不是希望我一脚深入万丈深渊中去。”&nbsp

    楚留香几乎忍不住要走向右边的那扇门去。可是他耳畔却佃又贿起了张洁洁那温柔的语声s“我喜欢购是你,不是死人,所以为了我,也非走不可。”&nbsp

    “只要你快乐,我也会同样快乐,你一定要为数好好的活着。”&nbsp

    想起她的温柔,她的深情,他又不禁觉得自己竟然会对她怀疑,简直是种罪恶。&nbsp

    “我应该信任她的,她绝不会欺骗我。”&nbsp

    “可是,她暗示地眨了眨左眼,究竟是想告诉我什麽呢?”&nbsp

    “是想告诉我,左边的——Ja门才是活路7还是组合诉抚,左边的一扇n开不得?”&nbsp

    所有的问题,都要等门开了之後才能得到解答。&nbsp

    应该开哪扇门呢?这决定实在太困难,太痛苦。楚留香只觉得身上的衣衫已被冷汗浉透。&nbsp

    黑衣老姬站在他身边,玲冷肋看着他浉透的衣接,突然冷笑道,“现在你是不是已後悔厂?”&nbsp

    楚留香道:“质侮利麽Y”黑衣老姬道:“後悔你本就不该来的,没有人苾你来,也没有人遏你走。”&nbsp

    楚留香道:“所以我绝不後悔,无论结果如何,都绝不後悔,因为我已来洲”他来过,活过,爱过。&nbsp

    他已做了他自觉应该做的事,这难道不够。&nbsp

    黑衣老姐目光闪动,道:“你好像总算已想通了。”楚留香点点头。&nbsp

    黑衣老姬道:“那麽你还等什麽?”&nbsp

    楚留香忽然笑了笑,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他助手忽然又变得狠稳定。&nbsp

    在按一瞬间。他已又恢复成昔日的楚留香了。他迈开大步,一脚跨出了门——他开的是哪扇门呢?&nbsp

    没有人知道。&nbsp

    但这已不重要,因为他已来过,话过,爱过——无论对任何人说来,这都已足够,桃花传奇《完》&nbsp&n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