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神是不是也会流泪的?&nbsp

    是的。&nbsp

    你可以说,世上根本没有神,但却不能说,神是绝不流泪的。因为神也有感情。没有感情的,非因不能成神,也不能算是人。&nbsp

    现在流因的当然并不是神,是人。&nbsp

    神助面具已揭了下来,露出一张苍白美丽的脸,一双新月般的腿赌。&nbsp

    这张股本来永远都是明朗而饱侠的,这双眼睛里,本来水远都带着醉人助笑意。&nbsp

    但现在,脸已惊摔,眼睛也充满了矛盾和纵苦。&nbsp

    这并不是因为她不愿意见到楚留香,这矛盾和纵苦,是因为他本身而来的。&nbsp

    但楚留香却未想到此时此刻看见她。&nbsp

    张治洁。&nbsp

    楚留香做梦也汲想到过,他们助神竟是张洁洁。楚留香貉面具摄在手里,仿锦有千斤般重。&nbsp

    楚留香手里已满是冷汗。&nbsp

    忽然有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接过面具。这是只枯建而苍老的手。&nbsp

    楚留香回过头,看到了一个满身摄衣,用纱荣面的老妇人。难道她就是那在月夜烟水中出现的腕?&nbsp

    现在楚留香还是看不见她的脸,只看见她一双眼睛在黑纱里闪闪发着光。&nbsp

    她凝视着楚留香,缓缓道:“我是不是告诉过你7只要位能到得了这里,非但所有的秘密都能得到解答,而且一定能找得到她。她的声音柔和而慈祥。已和那天晚上完全不同,馒慢的接着又道:”我是不是没有骗你?”&nbsp

    楚留香茫然点了点头。其实他还是不懂,比刚更不幢。&nbsp

    罢他们得到那些答案,现在已完全推翻了。&nbsp

    艾青非但不是主谋害他的人,面且一直都在暗中助着他。&nbsp

    她刚故意点住他的袕道,想必只不过是为了帮助他进入这圣坛而已。&nbsp

    也许这正是他能到这里来的唯一的一条路。&nbsp

    她不但下手极有分寸,而且时问算得极准,那般将楚留香封闭注的力量,检巧就正在最重要的一刹那间自动消失了,否则,楚留香又怎能一跳而起?&nbsp

    艾虹显然也早已跟她串通好了,一起演出这戏曲。&nbsp

    所以她无论对什麽罪名都不否认。&nbsp

    主谋要系楚留香助人,既不是她们,却又是谁呢?&nbsp

    难道是张洁洁?&nbsp

    那也绝不可能——她若要杀楚留香,机会实在太多了。&nbsp

    所有的秘密依然还是秘密,还是没有解决。&nbsp

    可是无论如何,他总算已见到张治洁了,对他来说,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nbsp

    无论这里是圣坛也好,是虎窟也好。&nbsp

    无论张洁洁是神?还是人?&nbsp

    这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是在热爱着她。而且终于又相聚在-起。&nbsp

    他张开了双臂,凝视着她。&nbsp

    她投入了他的怀里-…&nbsp

    在这一瞬间,他们己完全忘记了一切。不但忘记了他们置身何地,也忘Z了这地方所有的人。&nbsp

    眼泪是咸的,却又带着丝谈淡滇濔香。&nbsp

    楚留香轻吻着她脸上的泪痕,购购道:“你这小表,小妖怪,这次你还想往哪里跑。”&nbsp

    张洁洁轻咬着他的脖子,哺购通:“你这名鬼,老臭虫,你怎麽会找到这里来的。”&nbsp

    楚留香道:“你明细我会找来的,是不是?你就算飞上天钻人地,我还是一样能找到你。”&nbsp

    张洁洁瞪着眼,道:“你找我干什麽?是要我咬死你?”&nbsp

    她咬得很重,咬他的脖子,咬他的嘴,她的热情已足以让他们两个人全都燃烧。&nbsp

    可是她刚为什麽那麽冷。&nbsp

    楚留香顿起刚的事,想起了刚刁的人——这地方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nbsp

    他忍不佳往下面偷偷因了一眼,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已五体伏地,饱甸拜倒,没有任何人敢抬头看他们一眼的。&nbsp

    她难道真是神?&nbsp

    否则这些人为什麽对她如此祟敬?&nbsp

    张洁洁忽然搐起头,道:“你几时变成了个木头人的?”&nbsp

    楚留香笑了笑,道:“刚。”&nbsp

    张洁洁道:“刚T”楚留香道:“刚伤看见我,却故意装中不认得我的时候,那时你S1驰是个木头人。”&nbsp

    f张演洁道:“不是木头人是神”楚留香道:“神?”&nbsp

    张洁洁道:“你不相信?”&nbsp

    楚留香叹7口气,道:“我实在看不出你有哪点像神的样子。”&nbsp

    张洁箔的脸又红了,咬着嘴滣,道ld那只因现在我已不是神了。0楚留香道:“从什麽时候你又变成人酌。”&nbsp

    张洁洁也笑了笑,道;“刚水。”&nbsp

    楚留香通;“刚?”&nbsp

    张洁治道:“刚刁’你将我面具掀起来的时候,我就又变成人了。”&nbsp

    她又开始咬楚留香的脖子,呢B着道:“不但又变成了人,而且是个又会咬人,义会撤娇的女人,活生生的女人。”&nbsp

    没有人能否认她这句话,存咬人和撤娇这两方面,她简直是专家。&nbsp

    楚留香又叹了n气,苦笑道:“我还是不懂,非但不懂,而且越来越糊涂了。”&nbsp

    只听一个人道:“你慢馒就会撞的。”&nbsp

    那黑衣巷姬出现了,正站在他们身旁,看着他们微笑。&nbsp

    楚留香脸乙不禁有些发烧,想推开张洁洁,又有点舍不得,他能再将她抱在怀里,实在太不容易,何况她又实在抱得太紧。&nbsp

    黑衣老姬笑着道;“你用不着伯难为情,她已是你的,体随便在什麽时候,什麽地方抱佐她,都绝没有人敢於涉你。,她忽然高举双手,大声说了几句话,语音怪异而复杂,楚留香连一个宇都听不懂。圣坛下立刻响起一阵欢呼声楚留香正不知道这是怎麽回事,圣坛已忽然开始往下沉。沉得快,沉得很饮。忽然间,他们已到了地’F一间六角形的屋子里,一张六角形的桌子上,居然摆满了酒菜。原衣老姬笑道:”酒是波斯来的葡萄酒,菜也是你喜欢屹的。”&nbsp

    张洁洁抢着拍手笑道:“好像还有我喜欢吃的鱼翅。”&nbsp

    她笑得就像是个孩子。&nbsp

    楚留香却有点笑不出,忍不住道:“你们早已算准我会到这里来了?”&nbsp

    黑衣老姬居然也眨了眨眼,笑道:“我只知道楚香帅要去的地方,从没有入能阳拦他的。”&nbsp

    无论什麽样的秘密,却总有个解答的。&nbsp

    黑覀惻姬终于将这答案说了出来。&nbsp

    这其问最令楚留香吃惊的,是两件事。&nbsp

    第一,张洁洁就是这黑衣者枢助女儿。&nbsp

    第二,要杀楚留香的人,竟也是这黑衣老姐。&nbsp

    她朗然要杀楚留香,为什麽又指点了楚留香这条明路呢?&nbsp

    这其中的原因,的确诡秘面复杂,楚留香若非亲身经历,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nbsp

    我们的确是个很神秘的家族,从没有人知道我们来自什麽地方,甚至选我们自己也无法找得到昔日的家乡了。&nbsp

    我们信奉的,也是种神秘而奇异的宗教,源流来自天边,和波斯的拜火教,也就是外来传人中土的佛教有些相似。&nbsp

    我们崇敬的神,就是教中的圣女。&nbsp

    圣女是从我们家族里的处女中选出来的,我们上一代的圣女,选中的继承人就是她——也就是我的女儿。&nbsp

    无论谁只要一旦被选中为圣女,她终生就得为我们的宗教和家庭牺牲,既不能再有凡人的生活,更不能再有凡人防感情。&nbsp

    无论谁只要一旦被选中为圣女,就没有人再能改变这事实,更没有人敢反对,除非有个从外面来助陌生人,能擅入这圣坛。揭下她脑上那象征着圣灵和神力的面具。&nbsp

    但这地方非但秘密,而且从不容外人闻入,无论谁到这里来,简直比登天还难。&nbsp

    历以这种法令也等於虚设,十余代以来,从没有一个圣女能逃妥她终生寂寞孤独的厄运。&nbsp

    在别人看来,这也许是光荣,但我知道一个少女做了圣女後,她过的B於是多麽痛苦。&nbsp

    因为我自从生出她之後,就做了这教中的护法,没有人比我跟上一代的圣女更接近,也只有我曾经看到过姻,夜半醒来时,固寂寞的孤独面痛苫得发疯的样子。最痛苦的时候,她甚至要我用尖针刺在她身上,刺得流血不止。&nbsp

    我当然不忍看见我的女儿再忍受这种痛苦,我一定要想法子为她解妥。&nbsp

    但我虽然是教中的护法,却也无法改变她的命运,除非上天的真神能赐给我一个陌生人,让他来为魏女儿福下那可怕的面具。&nbsp

    所以我就想到你。&nbsp

    妒中香烟藕渺,黑衣老姬盘膝坐在雾中,据据的说出了这故事。&nbsp

    楚留香就仿佛在听神话一样,已不觉听碍痴了。&nbsp

    听到这里,他才忍不住挿口道:“所以你就叫她去找我。”&nbsp

    黑衣老妪道:“是我要她去的。”&nbsp

    楚留香忍不住嫫了嫫鼻子,苦笑道,“但你又何必叫她去杀我呢?”&nbsp

    黑衣老姬道:“有两种原因”。”&nbsp

    楚留香道:“我在听。”&nbsp

    黑衣老汉道:“我知道休是个很好奇、很喜欢冒险的人,但若这样14弥来,你一定还是不肯的,因为你和她本无感情。”&nbsp

    楚留香承认。&nbsp

    黑衣老姐道:“所以我只有先用种方法,来引起你的好奇好胜心,再让你们有接触的机会,让你们自然发生感情。”&nbsp

    楚留香忍不住问道:“你怎细道我们一定会发生感情?”&nbsp

    思衣老姐睁起了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的女儿,微笑道:“像戳女儿这样的女孩子,有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她?”&nbsp

    楚留香叹道:“那倒的确难找得到。”&nbsp

    张洁洁笑了,j8然道:“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喜欢伤的女人也一样难找得很。”&nbsp

    楚留香挟起一统鱼翅,塞到她嘴里,道;“马芘拍得好,货休块鱼翅。”&nbsp

    照衣老妪笑道:“她说得不错,孩若年轻三十岁,怕也少喜坎你的。”&nbsp

    张洁洁吃吃笑道:“你现在岂非还是很喜欢他?这就叫,丈埠娘看女焙,越看越有趣。”&nbsp

    她们母女问,的瞻有种和别人不同的感情,这也许是因为她J本就是窿-个很特别的环境中生存的。&nbsp

    楚留香却听招脸:义发烧了。&nbsp

    黑衣老姬看着他们,微笑道:“有的人与人之间,就好源滋石积锈一般,一温上就很难分开,这大概也就是别人所说助绦份。”&nbsp

    楚留香遁:“你刚说的两种原因。”&nbsp

    黑衣老姻点点头,道。”费刚也说过,无论谁想到这里来,卸难如登天,我虽然听说过你的名声,但却并没有见过你。”&nbsp

    楚留香道:“所以你经考考我。”&nbsp

    黑衣老姬笑了笑,道:“我是要考考你,看看你的武功闭机智,是不是像传说中那麽高,看看你是不是有资格做我的女婿。”&nbsp

    楚留香苦笑道:“我若被你考死了呢?”&nbsp

    黑衣老姐淡淡道:“每个人这一生中,都难免一死的,是不是7”她说得轻描谈写,别人的生命在她服中看来,好像连一文都不值。&nbsp

    这也许因为她生长在一个冷骸的环境里,信奉的也是个奇怪的宗教,大家彼此都嫫不关心,独根本没有真的接触过有血有肉的人,所以除了母女阎助天杏外,对别人她既不关心,也不重视。&nbsp

    楚留香卸听得背脊上直冒冷汗,他本来还想问问姻,为什麽要砍断艾虹的手。&nbsp

    但现在他已发觉这一问是多馀的了。&nbsp

    一个人若连别人助杏命都不重视,又怨麽会在乎别人的一只手?&nbsp

    黑衣老妪道:“你们经历过的每件事,都是我亲手安排的,你果然HO6没有令我失望,所以我那天晚上才会去见你,然後再叫艾育和艾虹夜外面接惊,所以就算擦伤一定能到这里来的。”&nbsp

    楚留香忍不住吁四了口气,道:“现在我还有件不明白的事。”&nbsp

    黑衣定妪邀:“你可以问。”&nbsp

    楚留香者笑道:“你为什麽不找别人,单单姚中我呢?”&nbsp

    黑衣老妪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很容易得到女人的欢心,也知道你的武功和机智在江湖中都很少有人能比得L,何况你至今还是个单身奴,我相信有很多老太太若要挑女婿时,都一定刽终中你。”&nbsp

    楚留香只好嫫鼻子了。&nbsp

    黑衣老姐道:“但这些原因还都不是最重要的。”&nbsp

    楚留香道:“哦?”黑衣老妪道;“我跳中你,最重要的原因是你做了件让我最高兴助事,所以我一直都在想法子报答你。”&nbsp

    楚留香憎然道:“裁傲了什麽事?”&nbsp

    黑衣老姬道:“你替我杀了石观音。”&nbsp

    楚留香道:“你因她有仇?”&nbsp

    黑衣老妪目中已露出怨毒之銫,根根道:“姻简直不是个人,是个吃人的妖怪,而且专吃男人。”&nbsp

    楚留香用不着再问了,他日可想象到。&nbsp

    石观音最大助乐趣,本就是抢别人的丈夫和情人,他杀了石观音之後,世界上必定有很多女人要报答他,财他表示感濒。但楚留香却希望这是最後一次了,这样舱跟答法子,他实在受不了。&nbsp

    丈母娘看女婿,虽然越看越有趣,但女婿看文母娘,却一定是越看超生气。&nbsp

    幸这文母娘还算知趣,居然定了。&nbsp

    “你们很多天没见,一定有很多事要聊聊,我还是识相点的好。”&nbsp

    楚留香送她出去财,第一次觉得她多少有点人杏。&nbsp

    张洁洁已从背後抱住了他的腰,又在轻轻咬他的脖子。&nbsp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笺道:“你钢不j道嘴除了咬人和吃鱼翅外,坯有别的用处?张涪沽眨着眼,道:”确7还有什麽用?”&nbsp

    楚留香道:“说话,体母亲刚不是要我们好好助聊吗70张清洁道:”我不要说话,我要……”&nbsp

    她又一曰咬在楚留香脖子上,然後才吃院笑道:“我要什麽,你难道不知道?”&nbsp

    楚留香的表情像很吃嫁,失声道:“就在这里?”&nbsp

    张箔洁道:“不在这里在哪里?”楚留香道:锚里不行。”&nbsp

    张洁洁道:“为什麽不行7”楚留香道:“我要带你回到我们自已的家击,而且逮挟越好。”&nbsp

    张清洁道:“不行。”&nbsp

    楚留香道:“为什麽不行。”&nbsp

    张治沽道,“不行就是不行。”&nbsp

    楚留香笑道:“你是不是不放心,是不是伯我被别的女人勾引?”&nbsp

    张演洁冷笑道:“你以为你真的人见人爱f你以为别人真少不了伤。”&nbsp

    她忽然瞪起服,板起了脸,大声道:”你劳真的要走,就一个人走吧。着我少不少得了你……你现在走还来碍及。”&nbsp

    她就像是条忽然被激怒了曲猫,随时都形备dP出爪子来抓人了。&nbsp

    楚留香看着他,还是在微笑着,柔声道:“你能少得了我,我卸已少不了饱,要定,我们就一起走,否则我们就一起留在这里。”&nbsp

    张洁洁道:“真曲7你真曲愿意阳潘我一起留在这里?”&nbsp

    楚留香张开双圌,拥抱佐她,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休以为我还能离开你。”&nbsp

    张搞活突又“醛培”一声,因入他怀里。&nbsp

    楚留香锋住她的脸,轻轻托起。忽然发现她苍白美丽曲面上又已挂满泪珠,忍不住道;A伤在哭T为什麽要哭?你难道还不相信我?”&nbsp

    张洁洁咬着嘴滣,道:“我相信伤,但我也知道,嫁鷄随鷄,现在我已是你的妻子,你无论要去哪里,我都应该跟着你才是。”&nbsp

    她眼泪流得更多,垂首道:“但也就因为我是休的妻子,所以才连累你,害了你。”&nbsp

    楚留香道:“怎会呢?”&nbsp

    张洁洁道:“你刚有没有听见那些人为你发出欢呼声?”&nbsp

    楚留香点头。&nbsp

    张洁洁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麽意思?”&nbsp

    楚留香摇播头。&nbsp

    张洁洁缓缓道:“那欢呼的意思兢是说,他们巳承认我们是夫妻,已接受你做我们家族中一份子,历以…”&nbsp

    楚留香道:“所以怎麽样?”&nbsp

    张洁洁垂首道:“只要成为这家族的一份子,就永远休想妥离。”&nbsp

    楚留香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已水远不能离开这里?”&nbsp

    张洁洁道:“永远不能”楚留香的脸也不禁有些变了,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度过一生,在他说来,简直是件不可思议购事。&nbsp

    张治治凝视着他,缓缓道:“我也知道你绝不会理意众远留寝这里的,你假如真的要走,也并不是绝对没有法子可想。”&nbsp

    楚留香立刻问道:“还有什麽法子?”&nbsp

    张洁洁馒慢的转过身子,一宇宇的说道:“就因为曲是我的丈夫,所以才会成为这家族中的人,我看已…。”&nbsp

    楚留香忽然扳佳她的肩用力短过来,用力抱位了她道:“你不要再说我,我已明白你的意思。”&nbsp

    张洁洁道:“我。”我…。”&nbsp

    楚留香又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若死了,我就也不再是这家族的人,他们就不会政我出去的,是不是?”&nbsp

    张洁洁凄然一笑p道:da要弥活着侠乐,我宁可死。”&nbsp

    楚留香目中似也有了泪光,紧拥着她柔声道:“现在我只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nbsp

    张洁洁道:“你说。”&nbsp

    楚留香道:“我一觉得快乐的时候,键是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所以你若真能想叫魂活得快乐,就永远莫要离开我。”&nbsp

    张洁洁笑了。&nbsp

    她的笑就像是黑暗中的第一悠儺屋,茵疆中的第一线阳光。&nbsp

    她也紧紧拥抱住他,泵声道,“我怎麽舍得离开你…。.我死也不会再离开你。”&nbsp

    世间上本没有绝对的事情,但“时间”是不是例外呢?在有些入的感觉中,一天的时间,仿佛强侠就已过去,因为他们侠乐,勤奋,他们懂得享受工作的乐趣,也懂得利用闲暇。所以他们永远不会觉得时间难以力发。&nbsp

    另一些人的感觉中,一天的时间,过得好像永远过不完一样。因为他们悲哀愁苦,因为他们无所事事,所以才会觉得度日如年。但无论人们怎麽样感觉,一天就是一天,一个月就是一个月。&nbsp

    世上只有时间绝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的,却可以改变很多事,甚至可以改变一切。&nbsp

    一个月已过去,楚留香是不是改变了呢?&nbsp

    张洁洁凝视着他,轻抚着他瘦削的脸,柔声道:“你好像瘦了些。”&nbsp

    楚留香笑了笑,道:“还是演些的好,我本来就一直在担心会发胖。”&nbsp

    张洁洁道:“伤说的话好像也比从前少了些。”&nbsp

    楚留香道:“你难道会喜欢我变成很多嘴助长舌妇tD张洁洁道:”你来了已经快一个月。”&nbsp

    楚留香道:“咽?”&nbsp

    张演洁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一个月特别长?”&nbsp

    楚留香没有回答,却握起了她的手反问道:“你究竟想跟我说什麽?”&nbsp

    张洁洁垂下头,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我钢道你是过不惯这种日子的,所以才会变了,这样下去你总有无法忍受的一天。”&nbsp

    楚留香道:“谁说的。”&nbsp

    张洁洁笑了笑,道:“这世界上还有谁出我跟你更接近的,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你的7我怎麽会看不出来呢?”&nbsp

    她笑得很凄凉,接着又苾:“我当然饱看得出你很喜欢我,正如究很喜欢你一样,所以我希望能够留住你,希望伤在这里也能和以前同样快乐。”&nbsp

    楚留香道:“你并没有摄错。”&nbsp

    张洁洁摇了摇头,凄然笑道:“鹅本来也以为自己没有想锗,现在才知道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nbsp

    楚留香道:“为什麽?”&nbsp

    张洁洁道:“因为你…。嗽本就不用于任何一个人的,本就没有人能够占有你。”&nbsp

    楚留香道:墩不田。”&nbsp

    张洁洁道:“你应该橙。”&nbsp

    她叹息了一声,接着道,“因为除了我之外,世上还有很多人也愿我同样田要你,我虽然不愿离开像,他们也同样不能离开。”&nbsp

    楚留香道:“恢是说我那些顾友。”&nbsp

    张洁洁道:“不仅是你的朋友,还有许许多多别的人。”&nbsp

    楚留香道,“什麽人?”张洁洁道:“田要弥帮助助人,撼要弥去为他们解决他们的困难和痛苦。楚留香道:”休以为我应该为别人活着?”&nbsp

    张治洁道:“我不是这意思。”&nbsp

    她抗訡着,忽又接道:“无论谁活在这个世界上,都应该活着有乐趣、有意义,是不是?”&nbsp

    楚留香道q“是”张洁沽道:“有种人只有要帮助别人的时候,他才会变得有乐趣,有意义,否则他自己的生命也会变得全无价值。”&nbsp

    楚留香道:“你以为敌是这种人7张洁洁道:”你难道不是?”&nbsp

    楚留香说不出话来了。&nbsp

    张洁洁骇然道:“女人都是自私的,我本来也希望能够完全独占你,可是你这样下去。渐颧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变成不再是楚留香,到了那时,说不定我也不再喜欢你。”&nbsp

    她又张然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一定要等到那一天呢?”楚留香道:“所以…。’所以你的意思是…。”&nbsp

    张治洁道:“所以致觉得我应该让你定,因为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不应该太自私,不应该用称的终生痛苦,来换取我的幸福。”&nbsp

    她轻抚着楚留香的脸,柔声道:“也许这只不过因为我现在已长大了,已疆得真正的爱是绝不能太自私助。”&nbsp

    楚留香凝视着她,也不知是痛苦,是酸楚,还是感激T他忽然发觉她的确又长大了很多,成熟了很多,也像是完全变了个人。&nbsp

    是什麽使得她改变购呢?&nbsp

    楚留香道:“无论如何,独都不能留下依一个人在这里。”&nbsp

    张洁洁道:“为什麽不能?有很多女人岂非都是一个人留在家里的?她们若跟我一样自私,这世上又怎麽会有那麽多名将和英雄。”&nbsp

    楚留香道:“可是你不同。”&nbsp

    张洁洁道:“有什麽不同?窥为什麽就不能学学那些伟大的女人?我为什麽就不能让我的丈夫到外面去帮助别人?”楚留香道:“因为你太窿寞[太孤独,我若走了”…。”&nbsp

    张治演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知道我现在为什麽忽然肯放伤走?”&nbsp

    楚留香道:“为什麽?”&nbsp

    张洁洁殖:“因为我知道以後绝不会再觉得寂寞。我知道伤走了之後,还是会有人陷着我。”&nbsp

    她目光忽又变得说不出来的温柔,说不出的明亮。.楚留香却忍不住问道:“这个人是谁?”&nbsp

    张洁洁垂下头,轻轻道:“你的孩子。”&nbsp

    楚留香整个人都几乎眺了起来,失声道:“你已有了我的孩子?”&nbsp

    张核洁轻轻的点了点头。&nbsp

    楚留香用力强住了烛,大声道:“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还要我走。”&nbsp

    张洁演柔声道:“就因为我已有了你的孩子,所以才肯让你定,也正因为我已有了你的孩子,你才能放心走”。这意思你也该明白的。”&nbsp

    楚留香道:“我们为什麽不能一起选出去?”&nbsp

    张箔治道:1a些天来,依一直都在陷中查看着,想我出条路逃走,是不是?”&nbsp

    楚留香只有承认。一张洁洁道:“你找出来没有?”&nbsp

    楚留香道:“没有。”&nbsp

    张洁洁四了口气,道:“你当然找不出的,因为这里本就只有两条出路。”&nbsp

    楚留香道:“哪两条?”&nbsp

    张洁洁道:一条在议事厅里,这条路每个人都知道,但却没有人能随意出入,因为那里不分昼夜都有族中购十太长老在看守着,你就算有天大购本事,也休想从那些老人手下潜走,”楚留香也只有承认,却又忍不住问道:“第二条路田?”&nbsp

    张演洁道:“第二条路只有一个人知道l楚留香道:”淮71张洁洁道:1教助护法人。”&nbsp

    楚留香眼固里发出了光,道:“你的母亲?”&nbsp

    张清洁点了点头,道:沥以魂若去求她放你走,她也许会答应的。”&nbsp

    楚留香目中充满了希望,道:“她也许会tl我们一起走。”&nbsp

    张洁洁叹了一声道:“当然我也希望如此,可是……”&nbsp

    楚留香道:“无论如何,我们总应该先问问勉夫,莫忘记她总是你亲生的母亲,没有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过得幸福的。”&nbsp

    摄亲当然都希望自己女儿过得幸福,问题是,什麽才算是真正的幸福呢?&nbsp

    幸福边不是绝对购、你眼令的幸福,在别人眼中也许是不幸。&nbsp

    这地方每间屋子本都是茵森森的,看不见阳光,看不见风。&nbsp

    这屋予里仿佛有风,却更茵森,更黑暗,谁也不知道风是从哪里采购。&nbsp

    黑衣老姻势静助坐在神竞前的麓团上,动也不动,又仿佛直古以来就已坐在这里,仿沸已完全没有感觉。所以张洁洁虽已定进来,虽已在她面前跪下,抛还是没有动,没有张开眼隋。张洁洁也就这样静静的跪着,仿佛也忽然被这种胃古不擞的沉静所吞没。&nbsp

    楚留香垂着手,站在勉身後。他知道这是决定他们终生幸福的时刻,所以也只有忍耐着。&nbsp

    也不知过了多久,黑衣老姬习,忽然张开服睛,她眼睛里像是有种可怕的力量,是能看透他们的心。&nbsp

    她盯着他们,又过了很久,才一宇宇道:“你们是不是想定?”&nbsp

    张洁洁头垂得更低,连呼吸都似已停顿。&nbsp

    楚留香终于理不住道:“我们是想定,只求你老人家放我们一条生路。”&nbsp

    他从未求过任何人,从未说过如此委屈求全的话。但为了她,为了他们的孩子,他已不借牺牲一切。&nbsp

    黑衣老扭凝视着他,缓缓道:“这地方你已不能再留下去7Q楚留香道:4ahuu”黑衣老妪冷冷道2“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在我面前说话,用不着吞吞吐吐。”&nbsp

    楚留香长长吐出u气,道:“是,这地方我已不愿再留下去。”&nbsp

    挠衣老姬道:“为了她,你也不愿冉留下去。”&nbsp

    楚留香道:“我要带她-起去?”黑在老池道:“你已打定了主意?”&nbsp

    楚留香道:“是。”&nbsp

    黑衣老妪又凝视了他很久,突然道:“好,我可以让你走。黑衣老妪不让他再说出下面的话,立刻又沮:”我只有一个条件。”&nbsp

    楚留香道;“什麽条件?”&nbsp

    黑衣老妪道:“先杀了魂。”&nbsp

    楚留香征住了。&nbsp

    黑衣老蛆道:“你劳不杀我,我还是一样要杀你,杀了你之後,再让你出去1”她慢慢站起来,冷玲接着道:“你妻子难道没有告诉过熔,你既已做了本族圣女的丈夫,若是还要定,就得死。”&nbsp

    楚留香吃惊的看着张演洁,道,“这也是你们的规矩?”&nbsp

    张洁洁点了点头,神銫居然还很平静。&nbsp

    楚留香道:“你……你为什麽没有告诉我?”&nbsp

    张治洁缓缓道:“因为现在已没有入能杀你”黑衣老姬捡着问道:“为什麽?”&nbsp

    张洁洁道:“因为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我已决定要这孩子做我们的圣女,所以他也已是圣女的父亲。”&nbsp

    她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光,一宇字接着道,“谁也不能杀死圣女的父亲。”&nbsp

    黑衣老妪就像是突然被人重重一击,已连站都站不住了。过了很久,才勉强冷笑着道:“你知道你肚里的孩於是男是女?”&nbsp

    张洁沽道:“我不知道——现在谁也不知道,所以……”&nbsp

    黑衣老妪厉声道:所以还是可以杀他,因为你的孩子未必是女的。“张治洁道:“假如是女的呢。”&nbsp&n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