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神秘老妪

    夜更玲,水也更冷。&nbsp

    楚留香伏在地-h,将头埋入谈玲的流水里。&nbsp

    他想使自己清醒些,他实在需要清醒些。&nbsp

    水流过他的脸,流过他的头发,他忽然想到胡铁花说的一句话。&nbsp

    “酒唯一比水好的地方,就是酒永远不会使人太清醒。”&nbsp

    胡铁花说的话,众远是这样于的,好像很不通,又好像很有道理。&nbsp

    奇怪的是,他在这种时候,想到的既不是那个死去了的女孩子,也不是张洁洁,而是胡铁花。&nbsp

    因为他只有于胡铁花面前,才能貉自已所有的痛苦完全说出来。&nbsp

    因为他的痛苦只有胡铁花才能了解。&nbsp

    因为胡铁花是他的朋友。&nbsp

    “我为什麽不去找他呢?”&nbsp

    楚留香掐起头,忽然发现水中的月已看不见了。&nbsp

    清澈的流水止,不知何时己升起一片凄迷如姻的簿雾。&nbsp

    水在流动,雾也在流动。&nbsp

    他忽然发现流动如烟助水中,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条黑銫的人影。&nbsp

    这人就像是随着这阵神秘的烟雾同时出现的。&nbsp

    楚留香回过头,谁知在这时,他身後已响起一个人的声音。&nbsp

    苍老,嘶哑,低沉,仅却带着种魔X般力量的声音,一字宇的道:cj何许回头,否则就永远休想找到她”这句话实在比世上所有的魔咒翻更有田力。&nbsp

    楚留香要回头时,没有人能令他不回头,但,现在世上所有的力量,应绝对无法使他回过头去。&nbsp

    水里的黑影仿佛明白了些,看来仿佛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妪,手里伤沸还拄着根很长助拐技。&nbsp

    楚留香忍不住道t“你知道我找的人是谁?”&nbsp

    黑衣老姬道:“你伐的是个你本已永远无法找到的人。楚留香道;”你……你是谁?”&nbsp

    黑衣老妪道:“我是唯一可以帮你找到她的人。”瓜卸已火一般燃烧起来,道:“你知道她在哪里?”&nbsp

    黑衣老姐道:“只有我知道。”&nbsp

    楚留香道:“你能不能告诉费?”&nbsp

    黑衣老姐道:“不能,我只能帮你找到姻,但那也不是件容易购事。”&nbsp

    楚留香握紧双拳,八乎已连声音郝无法发出。&nbsp

    黑衣老姐道:“你伯不怕眩劳?”楚留香道:“不怕。”&nbsp

    黑衣老姐道:“你伯不怕死?”楚留香道:“有时怕……”&nbsp

    黑衣老妪道:“但为了找到姻,你连死都不怕?”&nbsp

    楚留香道:“是。”&nbsp

    黑衣老姬忽然轻轻叹了一声,道:“我果然没有看镑你,你的确是值得我帮助的人。”&nbsp

    楚留香道:“你……”&nbsp

    黑衣老妪忽又打断他的话,道:“我问你这些话,只因为我要你明白,只有不怕吃苦,连死都不怕的人,才能找到她。”&nbsp

    楚留香道;“我”…。我已明白。,黑衣者妪仿佛在馒馒点着头,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这世上有一家神秘的人,有人说他们是从天涯来的,有人说他们是从海角来的,有人说他们来自滴水成冰的雪原,也有人说他们来自飞鸟绝迹的荒漠,其实”…。”&nbsp

    她说话的声音更低,接着道:“其实世上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nbsp

    楚留香道:“你说的是那家姓麻的人?”&nbsp

    黑衣老姬道:“有人说他们姓麻,有人说他们不姓麻,其实……”&nbsp

    楚留香道:模实世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们真的姓什麽。&nbsp

    黑衣老姐道:“个错。”&nbsp

    楚留香道:“他们和张洁洁难道有什麽关系?”&nbsp

    镣衣老姐没有回答这句话,过了很久,才缓缓的道:“你既然知道这家人,想必也知道他们住在什麽地方?”楚留香点点头,道:“古老相传他们就在那里的大山上,一个神秘助山洞里,但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也没有人敢去找过。”瓜老姐冷冷道:“有人找过,但却从没有人回来过。”&nbsp

    楚留香长长吐出口气,道:“现在你就要去找他们计黑衣老姻道:”你不敢去?”&nbsp

    楚留香道:“只要能找到她,什麽地方我都基”黑衣老姬道:“此去若不能回来,你也不後悔?”&nbsp

    楚留香道:“到那时候後悔又有什麽用?”&nbsp

    思衣老越道:“我问的并不是投有用,只问你後拉不後梅?”楚留香叹了口气,道:“绝不後梅?”黑衣老妪道:“既然不後悔,为什麽要叹气?”&nbsp

    楚留香说不出话来了。他当然不能告诉她,他叹气,只因为他觉得她问的话太咱晾,有些话根本不必再问,她却偏偏要问,面且问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再问。&nbsp

    本来他不能确定这水中的人彤是不是真的很老,现在却已连一点疑问都没有。&nbsp

    人类中最嘻咳的,一定是女人,女人中最嚷嚷的,一定是老太婆,这道理也是毫无疑问的。&nbsp

    无论她是个什麽样的人,无论她有多麽高随身份,无论她多神秘,多麽可怕1但老太婆就是老太婆男人最大的不幸,也许就是你明明已急得要命的时候,却偏偏遇上了个老太婆,偏偏还要反复的问你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伤却偏偏非回答不可。&nbsp

    在这种时候,你除了叹息之外,还能说什麽呢?&nbsp

    黑衣老妪这次居然没有强迫他回答。&nbsp

    她自己好像也轻轻滇澗息了一声,缓缓道:“现在也许会觉得我的问话太多,但以後你就会明白,我问因这些话并不是多馀购。”&nbsp

    楚留香只有听着。&nbsp

    黑衣老奴道ea在我问你最後一句,假如你已知道这一去,永不复返,你是不是还要去?”&nbsp

    楚留香道:“去。”&nbsp

    黑衣老妪道:。jP,那末伤就去吧,去找那些姓麻因人。&nbsp

    楚留香忍不法道,愧我要找的并不是他们,我要找的是张箔洁。”&nbsp

    思衣老姐道:“我明白。”&nbsp

    楚留香道:“可是直到现在,你有没有告诉我,张清洁跟他们有什麽关系?”&nbsp

    黑衣老姬道:“我没有。楚留香道:”你有没有告诉我她在职里。”&nbsp

    黑衣老姬进:“我也没有。”&nbsp

    楚留香苦笑道:“你告诉我的究竟是什麽呢?”&nbsp

    黑衣老扭的人影在水中波动,缓绥道:“我什麽也没有督诉你,只不过要你到他们那里去,找到他们购圣坛。”&nbsp

    楚留香道:壕坛?”&nbsp

    黑衣老顿道:“圣坛就在你知道防那山洞里。”&nbsp

    楚留香道:“那是个什麽样助地方?”&nbsp

    黑衣老姐道:“汲有人知道,除了他自己外,从没有别人去过。她的声音更漂渺,更遥远,馒馒的接着道:”他们情奉的是种很神秘的宗教,他们的神,就在他们的圣坛里,那不但是他们的圣地,也是他们购禁地,绝不许外人陷入一步。”&nbsp

    楚留香道:“但现在你却要我去。”&nbsp

    黑衣者妪道:“你非去不可,因为只有他们的神,才能告诉你张洁演的消息。》楚留香道:叫卯7的神?”&nbsp

    黑衣老妪道:“你不信他们的神?”&nbsp

    楚留香道:“我愿意相信,但我只不过是个凡人,神怎麽能簢凡人互通消息7D黑衣老姻道:”因为他们的神,和别的神不同。”&nbsp

    楚留香道:“有什麽不同?”&nbsp

    黑农老妪道:“他们的神既不是偶像,也不是仙巫,他们的神是生神,你不但可以看得见神的形像,也可以听得到神随声音。”。&nbsp

    楚留香道:“戮能找得到神?”&nbsp

    黑衣老姬道“0B就得看你,是不是能到他们的圣坛里去?”&nbsp

    楚留香道:dE怎麽样才能到他们的圣坛里去?”&nbsp

    只衣老姐道:缨用你的智疆,用你的勇气,但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不借一切b决心,你未去之前,就得准备将你在红尘中所拥有的一切全都放弃,然後“。”&nbsp

    她的声音冷得像天握外的冰胃,路得令人的血噎都凝结。&nbsp

    楚留香咬紧牙道:“然眉怎麽样?”&nbsp

    荔衣老姻道:“然後你就可以不顾一切,不挥手段。…。”&nbsp

    她声音忽然又热得像地狱中的火焰,接道:“你可以用尽一切手段,无论多卑鄙助手段都无妨,只要伤能到得了他们的圣坛,看到他们曲神,他们就绝不能再伤害你。”&nbsp

    楚留香道:“可是”。”、黑衣老姬忽又打断他的话,道:“可是还有一件事,你必须记着。”&nbsp

    楚留香道:“什麽事?”&nbsp

    黑衣老姬道t“你可以用计谋令他们上当,用棍子将他们击倒,甚至用暗器,用迷药都没关系,但却千万不能要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流血。”&nbsp

    她一宇宇接着道:“只要你身上沾着他们的一滴血,就必定会後悔终生”…现在你是已知道了一切,着不去了,也必将後悔终生。”&nbsp

    风并不太冷,水也并不太冷。&nbsp

    但楚留香却忍不住机拎伶打了个冷战。&nbsp

    他很少有所恐惧,但这黑衣老姬曲声音中。却仿佛带着种神秘的魔力,仿佛只要她的一句咀咒就可以改变你一生的命运。&nbsp

    楚留香这一生的命运,是不是已由此时改变了呢?&nbsp

    他不知道。&nbsp

    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恐惧。&nbsp

    这黑衣老妪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但他却似已不能不相信,也不敢不相信。&nbsp

    他的智慧和意志仿佛已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控制,那踢不是人的力量,也不是神的力量。&nbsp

    而是一种妖异诡秘的魔力。&nbsp

    哪不是魔力!”&nbsp

    胡铁花端端正正的坐着,看着对面的楚留香,眼睛里全无醉意。&nbsp

    他已有很久未曾如此清醒过。&nbsp

    你若有个好朋友,花了两天的工夫来找你,脸上带着种你末见过曲疲倦和表情。“那麽伤就算是个超级的酒鬼,也会尽量想法予使自己保持清醒助。胡铁花的眼睛不但清醒,而且显得更坚定,看着楚留香缓缀道:”那绝不是什麽鬼魔力。”&nbsp

    楚留香道:“为什麽不是?”&nbsp

    胡铁花道:“因为天底下绝投有任何一个妖魔鬼怪能降碍住你。楚留香道:”哦?”&nbsp

    胡铁花道,“你变成这种选迷糊糊的,服服贴贴助样子,只不过为了一件事。”&nbsp

    楚留香道,“哪件事?”&nbsp

    胡铁花道:“你他妈的真爱上那个小妖鏡了。”&nbsp

    楚留香垂F了头。&nbsp

    他的确很疲倦,这两大,他几乎没有合过眼——无论谁要找到楚留香f都绝不是件容易的事。&nbsp

    他也没法子反驳胡铁花的话。它世上又有什麽力量,能比爱情的力量更可伯呢?&nbsp

    胡铁花道:“没有人去过的圣坛,会说话的神……你真相信这些鬼话?”:-楚留香强紧双手,道“这绝不是鬼话”胡铁花冷冷道;“那老太婆是不是个活鬼呢?”&nbsp

    楚留香道,“不是。”&nbsp

    f胡铁花道f“你怎麽知道她是人是鬼农休根本没有真的看见她。楚留香的确没有。他看见的,只不过是她水中的影子……烟水凄迷。水中的人影就像是风中助鬼aBl忽然间,也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强风,吹得水面起了一阵阵送涝。人8E挠消失夜模攒里d等到水被平静时,人影tb不见了……”&nbsp

    髓铁花道,“那老妖鏡就这样术见了?”&nbsp

    楚留香道:“嘱。”&nbsp

    胡铁花道:“难道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去看一跟?”&nbsp

    楚留香道:“没有。”&nbsp

    胡铁花道:“开始时俭不敢回头,是因为伯她不肯说张洁洁的消息。”&nbsp

    楚留香道:“不错。”&nbsp

    胡铁花道:“但等她说出来之後,你为什麽还不回头去看看呢?”&nbsp

    楚留香道:“我……我也不知道为了什麽?”&nbsp

    等他回头看时,後面已没有人。&nbsp

    水中的人影消失时,那黑衣老姬的人已消失,也不知消失在水里,还是消失在风里。&nbsp

    也不知是真的她这麽样一个人来过,还是只有水中那麽一条鬼般购彤子但没有人,又怎麽会有影子?&nbsp

    胡铁花瞪着楚留香,蹬了很久,才长跃叹了口气,道:“你这入助确有点变T”楚留香道:“吸。”&nbsp

    胡铁花道;“不是有点变,是变得狠厉害,以前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体会变成这样。”&nbsp

    楚留香苦笑道:“竞现在是怎麽样子?”&nbsp

    胡铁花道:“一副垂头丧气无鏡打采的样子,一酗V我看着生气购样子。”&nbsp

    他忽然一损桌子,道:“那个老太婆也许并不是个老妖怪,但张洁治却不折不知是个小妖婆。”&nbsp

    楚留香道:“她不是”…。”&nbsp

    胡铁花大声道:“她不是谁是?若不是她,伤怎会变成这样子?”&nbsp

    楚留香道:“可是…你也不能怪她。”&nbsp

    胡铁花道:“不怪她怪谁?”&nbsp

    楚留香道:“这究竟是怎麽回惠,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你怎麽能怪她?”&nbsp

    胡铁花道:“所以你还是要去找她?”&nbsp

    楚留香不说话,不说话的意思通常就是承认。&nbsp

    胡铁花道:“为了要找她,你真的不借放弃一切,牺牲一切?”&nbsp

    楚留香道:“我…。”&nbsp

    胡铁花道:“伤真台得放弃你那条船?那些陈年的波斯葡萄酒?还有体拼了十几年命才换来的一点名声?。”&nbsp

    他越说声音越大,忽然跳起来大声道:“就算这些东西你全可以不要,难道连朋友也都不要?”&nbsp

    楚留香不说话。&nbsp

    不说话的意思,也并不一定就是承认。&nbsp

    胡铁花又瞪了他很久,整个人忽又倒在栋于上,叹息着道:“其实线当然知道,朋友伤还是要的,否则你又怎麽会辛辛苦苦助来找我?”&nbsp

    楚留香还是汲有说话,因为他已用不着再说。&nbsp

    只要你真正能够了解友情的存在,就什麽都不必再说。&nbsp

    又过了很久,胡铁花才馒摄的接着说道:“但你最好莫要忘记,除我之外,你还有很多朋友?”楚留香当然不会忘记。&nbsp

    谁能忘得了苏蓉蓉7宋甜几?李红袖?&nbsp

    胡铁花道:“她们天天都在等着你,甚至比我更关心你,你难道不明白T”楚留香道:“我明白。”&nbsp

    胡铁花道,“我也知道你绝不会不要这些朋友,但你这一去,却真的可能众远回不来了。”&nbsp

    楚留香道,“我”。”我会回来的。”&nbsp

    胡铁花道:“你用不着骗我,那些人曲传说,我也听说过,据我历知,世上比他们更可伯的人,只伯连一个都没有。”&nbsp

    楚留香道:“瞒x”胡铁花道:“因为石观音、水母、血衣人,他们无论多厉害,也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他们却是一家人,据说每个人的武功都已出神入化!”&nbsp

    楚留香道:“传说是传说,其实”…”并没有真的看见过。”&nbsp

    胡铁花沉商道:“就因为没有人见过,所以才更可怕。”&nbsp

    他不让楚留香说话,接着道:“但最可怕的,还不是他们的人,而是他们住的那山洞。”&nbsp

    楚留香道:“为什麽?”&nbsp

    胡铁花道:“因为谁也不知道那山洞里究竟有什麽机关,什麽埋伏。”&nbsp

    楚留香勉强笑了笑,道:“连编蛔岛那样的山洞,我都去过,还有什麽别的地方不能去。”&nbsp

    胡铁花道:“奠忘记那次你是多少人去的?若没有华真真,那次你就休想能回来。l他大声说道:”这次你还能找得到华真真那样的人陪你去麽?我楚留香打断了他的话,遭:“能算找得到,我也不能让她陪我去,”胡铁花道:“为什麽?”&nbsp

    楚留香道:“因为这件事只能由我一个人去做,否则.。…。”胡铁花抢着道:”否则你就永远休想再见到张洁洁了。”&nbsp

    楚留香叹息着,点了点头。&nbsp

    胡铁花道:“这话也是那老太婆说的?”&nbsp

    楚留香道:“不错”胡铁花道:“所以你准备一个人去,去对付侧一家人连我都不能陪伤去?”&nbsp

    超贸香道1“不错。”&nbsp

    胡铁花冷笑道:“你以为你尉麽人?是个三头六圌的活神恤”楚留香道:“我不是。”&nbsp

    胡铁花道:j伤还是非去不研”建元随轮书冠aE楚留香道:“是。,胡铁花道:”她真的值得你这麽样做?”&nbsp

    楚留香面上露出痛苦之銫,超然道:“不管她值不值得,我都一定耍这麽样做。”&nbsp

    楚留香道:“因为我一定要找到这件事的真相,一定要在出那个人究竟是谁,你若是我,我相信你也一定会这麽样做的。”&nbsp

    胡铁花忽然说不出话来了。&nbsp

    楚留香也不再说什麽,沉默了半晌,就慢侵助站起来,走过去,用力握了握他的手,然後就粹然转身大步走了出去。&nbsp

    他的脚步还是很稳健,但却也很沉重。&nbsp

    胡铁花并没有站起来送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nbsp

    门外一片黑暗。&nbsp

    无星无月,他的人已消失在黑暗中。&nbsp

    然後胡铁花才转过头,凝视着这一片黑暗,他耳旁仿佛也响起了那老姐的魔咒:“…。.休若去了,就得决心放弃休在红尘中所拥有的一切。”h”“。…”泳若夫7,也必极终生痛苦。””“这一去级然众币复返,你也不能後梅…”。”&nbsp

    现在楚留香终于去下。&nbsp

    他究竟走上了条什麽样的路?&nbsp

    是不是有去无回的路?&nbsp

    胡铁花不知道……没有人知道。&nbsp

    他只能感觉到玲汗正-粒粒从他头额上弛出,馒馒的沿着他鼻例流下来。&nbsp

    他只知道这一去,无论是不是能回来,都一定舍受到很多折磨,很多痛苦。&nbsp

    危险在他们看来,并没有什麽了不起,可是有些折磨和痛苦,却不是能忍受助。&nbsp

    胡铁花突然跳了起来,放声大呼:“恤若是胡铁花,伤能不能就这麽样看着楚留香走上这麽样一条绝路?”&nbsp&n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