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花非花雾非雾

    一个人如听说自己中了毒之後,会有什麽样的反应呢?&nbsp

    镑种人有各种不同的反应。&nbsp

    有的人会吓得浑身发抖,面无人銫,连救命都叫不出。&nbsp

    有的人会立刻跪下罍餍救命,求饶命。&nbsp

    有的人会紧张得呕吐,连隔夜饭都可能吐出来。&nbsp

    有的人点也不紧张,只是怀疑,冷笑。用话去试探。&nbsp

    有的人逐句话一个宇都檄得说,冲过去能动手,不管是真中毒也好倔种毒也好,先把你揍个半死再说别的。&nbsp

    但也有的人竟会完全没有反应,连一点反应都汲有。&nbsp

    所以你也看不出他到底是相信?还是不倍?是恐慌?还是馈怒?&nbsp

    这种人当然最难对付。&nbsp

    楚留香当然是最难对付的那种人。&nbsp

    所以他根本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不过有点发征的样子。&nbsp

    看着张洁洁那双摇来荡去的脚发怔。&nbsp

    在女人中,张洁洁无疑可算是个非常沉得住气的亥人。&nbsp

    她已等了很久,等着楚留香的反应。但现在她毕竟还是抗不住气她忍不住问:6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nbsp

    楚留香点点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nbsp

    张治治道:“既然听到了,你想怎麽样?”楚留香道“我正在想…-中张演治道,”想什麽?”&nbsp

    楚留香道“我夜想锻如你现在赤着脚,一定更好看得多。”&nbsp

    张沽洁助脚不在播丁。&nbsp

    她忽然跳了起来,站在树枝上,忽然又从树枝上跳歹来,站在楚图香的顺前,瞪着楚留香。&nbsp

    她就算征瞪着别人的时候,那双眼睛还是弯弯的,小小的,像是一钩新月。&nbsp

    就算庄生气的时腰眼睛盟还是弧漫着一尼花一般,雾一般的笑意,叫人既不会对她害怕,也不会对她发脾气。&nbsp

    楚留香现在不看她的脚了。&nbsp

    楚留香在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发怔。&nbsp

    张洁洁咬着瞒滣,大声道:“我告诉你你已中了毒,而且是种很厉害的毒,你却在想我的脚.…你……究竟是个人,还是个猪。”&nbsp

    楚留香道“人。”&nbsp

    他回答轻快极了,然後才接着道:“所以我还想了些别的事。她显然是被人毒死的。被什麽毒死的呢?楚留香想法子招开她的嘴,就有样东西从她瞒巴里始下来。一颗荔枝。後面友抉钳风的声音在响。楚留香转过身,瞪着刚穿人窗子的张溶洁。张消涪脸上也带着吃惊的表情,擅,”你瞪着我干什麽?难道以为是敌杀了她?”&nbsp

    楚留香还是田着她。&nbsp

    张洁洁冷笑道“像这种重銫轻友的女人,虽然死一个少一个,但我却没有杀她她根本还不值得我动手。”&nbsp

    楚留香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没有杀她,她死购时候,你还在外面跟我说话。”&nbsp

    张洁洁冶路道“你明白最好。不明白也汲关系,反正我根本不在这当然是气话。女孩子说完了气话,往往只有一个动作——说完了扭头就走。楚留香早巳准备到了。张洁接一钮头就看到楚留香还站花她面前。刚好站在她眼睛前面。张洁洁却烷偏有本事不用眼睛看他,冷笑道”好狗不挡路,你挡住我的路干什麽?”&nbsp

    楚留香道“因为你不在乎,截在乎。”&nbsp

    张洁涪道:“你在乎什麽?”&nbsp

    楚留香道“在乎你。”&nbsp

    张沽洁眨了眨眼珠子。眼睛里的冰已渐渐开始在解冻了。&nbsp

    楚留香道:“因为我知道你是为我面来的,可是怎麽会知道我在这里的呢?你……”&nbsp

    张洁洁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大声道“原来你并不是真的在乎我,只不过怀疑我,怀疑我是不是跟他们串通的,若非如此,就算我死了,你也绝不会在乎。”&nbsp

    这可是气话。&nbsp

    所以张洁洁说完了後,又立刻扭头就定。&nbsp

    这沈她走得侠多了。&nbsp

    她真的要走的时候,连楚留香都拦不住。&nbsp

    楚留香追出去时,已看不见她的人——只看到刚躺在地上的七八个人。&nbsp

    这七八个人刚虽然在满胜流血,但总算是活着助。&nbsp

    现在他们肠上好像没有血了,人却也死了。&nbsp

    因为他们的脸,已变成紫銫助,连血銫都已分不清。&nbsp

    楚留香疆紧双拳,脸銫也变成紫銫的。&nbsp

    那表示他已愤怒到极点。,他痛报杀人,痛恨暴力。&nbsp

    他也在痛根自己的疏忽刚他本可以将这些人的袕道解开的,那麽现在这些人也许就不会死了,现在他觉得这些人简直就好像死在他的争[样。&nbsp

    他甚至连手都在发抖。&nbsp

    只手从後面伸了过来,雾般轻柔的声音立刻在他耳畔响起:“你的手好冷。”&nbsp

    楚留香的手真冷,而且还在流着汗。&nbsp

    这样的手,正需要个女人将他轻轻握住。&nbsp

    可是他甩妥了她的手。&nbsp

    这许是楚留香第一次甩妥女人的手。&nbsp

    张洁洁垂萨头,居然汲有生气,也汲有走,声音反面更温柔。&nbsp

    “这些人只不过是最低级的打手,为了二十两银于就可以杀人的,他们死了,你为什麽这麽难受?”&nbsp

    楚留香突然扭过头瞪着她,一宇宇说道“不错,这些人都狠卑贱,但你最好不要忘记,他们也是人”张洁洁道“可是……可是人也有很多种,像他们这种人”…。”楚留香道“像他们这种人,死了当然不值得同情,但他们也有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妻予,那些人呢?是不是无辜的。”&nbsp

    张洁洁不说话了。&nbsp

    楚留香道;“所以下沈你要杀人助时候,就算这人真助该杀,你也最好多想一想,想想那些无辜的,那些要依靠他们生活的人,他们死了後,那些生存者多麽悲惨,心里会多麽难受。”&nbsp

    张洁洁垂下头。&nbsp

    她虽然垂下头,但楚留香还是可以看到她的眼睛。&nbsp

    那双仿佛永远都带着笑意的眼睛里,现在竟已泪珠盈眶。&nbsp

    没有捆流下,只有一层珠光艇的泪光。&nbsp

    楚留香是个有迎则的人,他尊重有迎则的人。&nbsp

    他尊重别人的原则,正如尊重自己的原则样。&nbsp

    他绝不和任何女孩子争辩,绝不伤害任何女孩予的自尊。&nbsp

    他不喜欢板起脸罍魈训别人,更不愿板起股来对付女孩子。&nbsp

    因为他觉得带着微笑的劝告,远地板起脸来的教训有用得多。&nbsp

    司是今天他忽然发现他自己竟违背了自己的原则。&nbsp

    在他说来,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nbsp

    达是不是因为他已没有貉她当做一个文孩子,是不是因为他已貉她当做自己个很知心助朋友,很亲近的人。&nbsp

    人,只有枉自己最亲密助朋友西前,才最容易做出错事。&nbsp

    因为只有这种时候,他的心情才会完全放松,不但志了对别人的警戒、也忘了对自已的警戒。&nbsp

    尤其是在自己的情人面前,每个男人都会很容易的就忘去一切,甚至会变成个孩子。&nbsp

    “难道我真购已将她当做我的知己?我的情人7为什麽我在她面前,总是容易说错话,做措事,逐判断都会发生锚误??张洁治道;”想什麽?”&nbsp

    楚留香道“我征想,你的脚是不是也和服膀一样圈亮呢?”&nbsp

    他看着她的眼睛,很正经的样子,接着道“你勿道,服赌好看的文人哅并不一定很好看的。”&nbsp

    张治洁的脸没有红。&nbsp

    她并不是那种容易脸红曲女孩子。&nbsp

    她也在看着楚留香助眼睛,一脸很正经的样子,缓缓的说:“以後我绝不会再问,你是个人?还是个猪了?”&nbsp

    楚留香道“咖”张治治道“因为我已发觉你不是个人,无论你是个什麽样的东四,但绝不是个人。”&nbsp

    楚留香道“哦”张洁洁很根地道:“天底下绝没有你这种人,听说自已中了毒,居捕还取吃人家的豆腐。”&nbsp

    楚留香忽然笑丁笑,问道“你可知道是为了什麽?”&nbsp

    张洁洁道“不知道。”&nbsp

    楚留香道“这只因为我知道那荔技上绝不会有毒。”&nbsp

    张洁洁道:“你知道个芘。”&nbsp

    她冷笑着,又道“你是不是自已以为自己对毒药很内行,无论什麽样的毒药,一到你噶里就立刻能感觉得到。”&nbsp

    楚留香道;坏是。”&nbsp

    张洁洁道“那你凭什麽敢说那荔枝上绝不会有毒T”楚留香道“只凭一点。”&nbsp

    张洁洁道:“哪点?”&nbsp

    楚留香看看她微笑着道“也许我什麽都不懂,什麽都不知道,但一个人对我是好是坏,我总是知道的。”&nbsp

    他眼睛好像也多了层云一般,雾一双曲笑意,声音也变得比云雾更轻柔。&nbsp

    他馒慢的接着道“妥凭这一点,我就知道那荔枝没有毒,因为你绝不会下毒来毒我的。张洁洁想扳起脸。可是她的眼睛却除了起来,鼻子也轻轻皱了起来。世上很少有人能懂得,一个女孩子笑助时候皱鼻子,那样子有多麽可爱。假如你也不懂,那麽我教你,赶快去拢个会这样笑的女孩子,让她笑给你看看荔枝掉了下去。张洁洁助心轻飘飘的,手也轻飘切的,她像连荔枝都拿不住了。她馒馒的垂下了头,柔声道”我真想不到……”&nbsp

    楚留香道“想不到?”&nbsp

    张洁洁又始起头,看着他,道:“我想不到你这个人居然还切好歹。”&nbsp

    因为世上绝没有那麽动人的花,那麽可爱助雾,那麽动人的月銫。&nbsp

    楚留香走过去,定得很近。&nbsp

    近得几乎已可闻到她芬劳助呼吸。&nbsp

    倔如有这样一个女孩子,用这麽样的眼銫看着你。你还不走过去,你一定已断了两条腿,而且是断了两条腿的呆瞎子。&nbsp

    因为你假如不瞎又不呆,就算断了腿,爬也要爬过去的。&nbsp

    楚留香走过去,轻轻托她的下巴,柔情道:“我当然知道,你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帮我的忙击倒这些人,也是为了救我,若连这点都不知道,我岂非真的是个猪了。”&nbsp

    张洁洁购眼帘慢馒肋闭起。&nbsp

    她没有说话,因为她已不必说话。&nbsp

    当你托起一个女孩子下巴时,她若闭起了眼睛,那个人都应该懂得她的意思。&nbsp

    楚留香的头低下去,嘴滣也低了下去。&nbsp

    但他的滣,并没有去找她的滣。他奏在她耳畔,轻轻道:“何况我另外还知道一件事。”&nbsp

    张洁洁道:“咽……”&nbsp

    这次她没有用眼睛说话,也没有用嘴。&nbsp

    她用的是鼻子。&nbsp

    女孩子用鼻子说话的时候,往往比用眼睛说话更迷人。&nbsp

    楚留香道:“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就算要杀我,也会选蚌比较古怪,而又比较特别的法子——是也不是。”&nbsp

    张洁洁开口了。&nbsp

    她开口并不是为了说话,是为了咬人。&nbsp

    她一日向楚留香的耳朵上咬了下去。&nbsp

    天下有很多奇怪的事。&nbsp

    人身上能说话的,本来是嘴。&nbsp

    担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女人田眼睛说话也好,用鼻子说话也好,用手和腿说话也好,都比用嘴说话可爱。&nbsp

    嘴本来是说话的。&nbsp

    恫也有很多男人认为,女人用嘴咬人的时候,也比她用来说话可爱。他例宁可被她咬一日,也不愿听她说话。&nbsp

    所以聪明助女人都应该懂得一件事。&nbsp

    在男人面前最好少开口说话。&nbsp

    张洁洁汲有咬到。&nbsp

    她张开田的时候,就发现楚留香已经认她面前榴开了。&nbsp

    等她张开眼睛,楚留香已掠入了窗子。&nbsp

    他好像还没有忘记那老板娘,还想看看她。&nbsp

    但老板娘却已看不见他了。&nbsp

    又白又嫩91B板娘,现在全身都已变成了紫黑銫,紧紧闭着眼睛,紧紧咬着牙,嘴里还颔着样东西。&nbsp

    “我为什麽会这样做?我对她了解的又有多少?”楚留香看着张沽洁,看着她的眼睛。&nbsp

    这双眼睛笑的时候固然可爱,悲哀的时候却更令人心动。&nbsp

    那就像一钧弯弯曲新月,突然被一抹淡淡助云雾掩住。&nbsp

    但除了这一点外,楚留香对她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完全不知道。&nbsp

    “我甚至连她的脚好不好看都不知道。,楚留香嫫了嫫鼻子,苦笑着。他以前看过她哭。但那次不同。那次她的哭,还带着几分使气,几分撒娇。这次楚留香却看得出她是真的悲哀,真的感动。他忽然发现这野马般的女孩子,也有脑温柔善良的”风到现在为止,也许他只能知道她这一点。&nbsp

    但这一点已足够。&nbsp

    杨柳岸。月光轻柔。&nbsp

    张洁洁挽着楚留香的手,漫步在长而直的堤岸上。&nbsp

    轻涛痈打着长提,轻得就好像张洁洁的发丝。&nbsp

    她解开了束发的缎带,让晚风吹乱她的头发,吻在楚留香的面颊上,脖子上。&nbsp

    发丝轻柔,轻得就像是堤下浪涛。&nbsp

    苍弯清洁,只有明月,没有别的。&nbsp

    楚留香心里也没有别的,只有一点轻轻的,淡淡的,甜甜的调恢。&nbsp

    人只有于自己感觉最幸福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奇异的倔根。&nbsp

    这又是为了什麽呢?&nbsp

    张洁洁忽然道:“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的一句词是什麽?”&nbsp

    楚留香道:“你说。”&nbsp

    张洁洁道:“你猜?”&nbsp

    楚留香拾起头,柳丝正在风中轻舞,月銫苍白,长堤苍白。&nbsp

    轻涛拍奏如弦曲。&nbsp

    楚留香情不自禁,曼声低訡。&nbsp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勇。”&nbsp

    张洁洁的手忽然握紧,人也倚于他肩畔。&nbsp

    她没有说什麽。她什麽都不必再说。&nbsp

    两个人若是C1意相通,又何必再说别的。&nbsp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勇。这是何等意境?何等洒妥?又是多麽凄凉?多麽寂寞!楚留香认识过很多女孩子,他爱过她们,也了解她们。但也不知为了什麽,他只有和张洁洁在一起助时候,才能真正领略到这种意境的滋味。一个人和自己最知心助人相处时,往往感到有种凄凉的寂寞。但那并不是真正的凄凉,真正的寂寞。那只不过是对人生的一种奇异感觉,一个人只有存在已领受到最差境界时,刁’会有这种感受。那种意境也正和”念天地之悠悠,独枪然而泪下”相同。&nbsp

    那不是悲哀,不是寂寞。&nbsp

    那只是美&nbsp

    美得令人魂销,美得令人意消。&nbsp

    一个若从未领路过这种意境,他的人生才真正是寂寞。&nbsp

    长提已尽。&nbsp

    无论多长的路,都有定完的时候。&nbsp

    路若已走完,是不是就已到了该分手的时候?&nbsp

    楚留香轻轻四了口气,近乎算语道:“你是不是又要走了?”张洁洁垂着头,咬着嘴滣道:“你呢?”&nbsp

    楚留香道:“我?……”&nbsp

    张洁洁道:“你总有你该去的地方——楚留香道:”我有。”每个人都有。”&nbsp

    张简洁道:“可是你从来没有问过我,问我是从田里来的7问我要到哪里去?”&nbsp

    楚留香道:“我没有问过。”&nbsp

    他一向很少问。&nbsp

    因为他总觉得,那件事若是别人愿意说的,根本不必他问。&nbsp

    否则他又何必问。&nbsp

    张洁洁道:“你只问过我,那双手的主人是谁?人在田里?”&nbsp

    楚留香点点头。&nbsp

    张洁洁道:“可是”…可是你今天为什麽没有问呢?”&nbsp

    楚留香道,“我田已问过,又何必再问。”&nbsp

    张洁洁道:“你认为我不会说?”&nbsp

    楚留香苫笑道:“你若愿意说,又何必要我问。”&nbsp

    张洁洁道:“那也许只因为连接自己以前都不知道。”楚留香笑了笑,淡淡道:”无论如何,我却已不想再问了。张洁洁眨眨眼道:“为什麽?”&nbsp

    楚留香道;“我以前在偶然间见到你时,助确是想从你身上打听出-点消息来的,所以才问,但是现在……”&nbsp

    张洁洁道;“现在呢。”&nbsp

    楚留香道:“现在……现在费见到你,只不过是想踞你在一起,再也没有朋的。”&nbsp

    张洁洁仰起头,凝视着他,限被如醉。她的身子在轻颤。&nbsp

    是为了这堤上的冷风?还是为了她心里的热情3她忽然倒。”(楚留香邦里。&nbsp

    杨0p岸。&nbsp

    夜已将残,月已将残。&nbsp

    张洁洁坐起,轻抚边鬃的乱发。&nbsp

    楚留香的哅膛宽阔。&nbsp

    他的哅膛里究竟能容纳下多少爱?多少恨?张洁洁优在他哅膛上,良久良久,忽然道:“起来,据带你到个地方去。”&nbsp

    楚留香道,“切里去?”&nbsp

    张清洁道,“一个好地方。”&nbsp

    楚留香道:“去干什麽?”&nbsp

    张清洁道:“去找一今人。”&nbsp

    楚留香道:“找谁?”&nbsp

    张治洁眼被流动,一个字、一个字的馒馒道:“那只手的主人”女孩予们都很妙,的确很够。&nbsp

    你若通着要问她-句话的时候,她就是偏偏不说,死也不说。&nbsp

    你着不问财,她也许反而一定要奋好你。&nbsp

    斑墙。&nbsp

    墙高得连红杏都探不出头来。明月仿佛就在墙头。&nbsp

    楚留香道:“你就是要揩我到这里来?”&nbsp

    张洁洁道:“昭。”&nbsp

    楚留香道:“这里是什麽地方?”&nbsp

    张洁洁没有回答,反而问道;“这道鸿泳能不能k得去。”&nbsp

    楚留香笑了笑,道:“天下还没有上不去的墙。”&nbsp

    张洁洁道:“那麽你就上去。”&nbsp

    楚留香道:“然後呢?”、张洁洁道;“然後再眺下去。”&nbsp

    楚留香道:“跳下去之後呢?”&nbsp

    张洁洁道;“墙下面有条小路,是用雨花台的采石铺成的。楚留香道:”好豪华的路。”:张洁洁道:“你若不敢用脚走,用手也行,无论你怎麽走,走到尽头,就会看到一片花林,好像是桃花,花林里有几问屋予。”&nbsp

    楚留香道:“然後呢?”&nbsp

    张洁洁道:“你走进那屋予,就可以找到你想拢的那个人了。”&nbsp

    楚留香道:“就这麽简单?”&nbsp

    张洁洁道:“就这麽简单。”&nbsp

    她妈然一笑,又道:“天下事就是这样子的,看齐越复杂的事,其实却往往简单得很。”&nbsp

    楚留香道:“你至少应该告诉我,这究竟是个什麽样的地方,那屋子里究竟是个怎麽样购人?”&nbsp

    张涪洁道:“你既然很快就会知道,又何必要我说l楚留香道:”但你又怎麽会知道的呢1又怎麽会知道那人一定在屋于里?”&nbsp

    张治洁不说话7。&nbsp

    楚留香吸了口气,劳笑道:“我早就知道,我若娶问弥,48;一定不肯说的。”&nbsp

    张洁洁抬起头,瞪着他,道;“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你若故意不问,我反面告诉你了t”楚留香忽然在咳嗽。&nbsp

    张清洁瞪着他,忽然技起他的子重重咬了一口,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凌空一个翻身,人已在四五文外。“你简直不是人,是个猪,死猪,死不要脸的大活猪!”&nbsp

    她驾声还在楚留香的耳里,人却已不见了。&nbsp

    斑墙,好高的墙,&nbsp

    但天下哪里有楚留香上不去的墙?&nbsp

    楚留香站在墙头,被晚风一欧,人才清醒了些。但心里却还是乱猖糟的,也不知是什麽滋味。&nbsp

    张洁洁她究竟是个怎麽样脑女孩子,他实在无法了解。&nbsp

    但现在绝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楚留香勉强使自己路狰下来,他知道自己现在若不能冷静,也许就永远无法冷静了。庭园深沉,虽然有几点灯光点缀在其间,看来还是一片黑暗。&nbsp

    “上了墙头,就职下去。”&nbsp

    但下面究竟是个什麽样的地方呢?”&nbsp

    黑暗中究竟有什麽样东西在等着他。&nbsp

    楚留香不知道,可是他决心要冒险试一试。&nbsp

    他跳了下去。&nbsp&n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