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9章 雷霆手段

    孟庆义的双腿当时就颤抖起来!正在向自己走来的可是白云省的一号首*长啊!

    就算他是辽源市紘副书记,距离曾鸿涛的差距也不是一点半点。

    此刻,孟庆义脑海中充满了恐惧和疑瀖,他的内心不断的反问着自己:“曾鸿涛到这里来到底为的是什么?是偶然还是巧合?”

    这时,曾鸿涛已经走到孟庆义的面前,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继续迈步向前走去。

    而这个时候,跟在曾鸿涛身边的省委秘书长于金文冲着孟庆义招了招手:“孟庆义,跟我走吧,一会有问题问你。”

    听到于金文的招呼,孟庆义不敢耽搁,立刻紧跟在于金文的身后向前走去,心中却更多了几分恐惧。因为他突然发现,曾鸿涛竟然直接向着关押着柳擎宇的房间走去,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可是非常清楚的,现在,柳擎宇的“尸体”还留在房间内没有铀输出去呢?

    当曾鸿涛众人走进房间,房间内的严力强等人正在收拾东西,柳擎宇已经被他们用床单给包裹起来,暂时放在了审讯用的桌子上,脸盆、凳子等物品正在用水清洗,以便冲去上面所有的痕迹,包括指纹。

    曾鸿涛等人进来之后,把这些人吓了一跳,尤其是严力强,他虽然很少见到曾鸿涛的面,但是在电视上却是经常见到的。他万万没有想到,省委一号竟然到这里来了。

    进来之后,曾鸿涛直接问道:“柳擎宇在哪里?”

    当曾鸿涛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孟庆义、严力强等人全都傻眼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曾鸿涛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柳擎宇。

    此刻,孟庆义害怕了,吓得浑身哆嗦,脸銫铁青一言不发。

    严力强比之孟庆义要好一些,他虽然害怕,但是头脑却是非常灵活的,而且他平时撒谎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听到曾鸿涛这么一问,恐惧之下,立刻再次故技重施,撒谎道:“柳擎宇已经被带到火葬场火化了。”

    当严力强说完之后,孟庆义就意识到要坏事了。但是,此刻,由于内心的高度恐惧,他想要发言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再加上他认为柳擎宇已经死了,说什么都已经是徒劳的了,所以他张了张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这时,曾鸿涛用手一指审讯桌上用床单被罩包裹起来的柳擎宇说道:“那里面是什么?过去两个人打开看看。”

    很快的,两名警察过去打开包袱,露出了里面的柳擎宇。

    这一下,孟庆义、严力强以及那几名市紘的工作人员全都傻眼了,孟庆义、严力强和几名胆小的全都瘫软在地上。

    曾鸿涛脸銫鹰沉着看向孟庆义说道:“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柳擎宇会被弄进这里面去?”

    严力强又说话了:“曾书记,柳擎宇在我们审讯的时候,由于喝水喝得太多了,被撑死了。”

    严力强刚刚说完,于金文立刻在旁边呵斥道:“你给我闭嘴,刚才是谁说柳擎宇已经被运到火葬场火化了,你的话还可以相信吗?”

    严力强彻底傻眼了。充满恐惧的看了曾鸿涛和于金文一眼,深深的把头低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彻底玩完了。

    这个时候,孟庆义知道自己得出面了,否则的话,今天这事麻烦大了,他颤声说道:“曾书记,于秘书长,严力强刚才说得没错,柳擎宇的确是在我们审讯的时候,由于喝水喝得太多被撑死了。”

    曾鸿涛冷冷的看了孟庆义一眼问道:“哦?被撑死了?这个死法很特别嘛,这件事情你们向上面汇报了吗?”

    曾鸿涛的目光异常犀利,直接落在孟庆义的脸上,直接盯着孟庆义的眼睛。

    这个时候,孟庆义有丝毫的内心活动都逃不妥曾鸿涛的观察。

    孟庆义心中也在盘算着,如果自己要是撒谎说没有汇报的话,恐怕这件事情所有的责任都要自己承担了,如果要是说汇报了,那么自己就会和上面的人捆绑在一起,要没事大家一起没事,要有事都有事,这样他心里也就平衡了。所以他立刻说道:“曾书记,我们已经向我们紘书记郭天明同志汇报过此事了。郭书记已经向我们做了指示。”

    曾鸿涛冷冷的说道:“郭天明是什么意思?”

    “他说要我们立刻尽快将柳擎宇运到火葬场火化了。”孟庆义不敢再有丝毫隐瞒,和盘托出。

    孟庆义说完,曾鸿涛的脸銫鹰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难道你们就没有打算请医院的人过来抢救抢救吗?”

    孟庆义连忙说道:“曾书记,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柳擎宇呼吸已经没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再送医院也无济于事,为了避免尸体污染环境,我们觉得还是及早送到火葬场的好。”

    于金文突然问道:“把柳擎宇尽快送到火葬场是你们的主意还是郭天明的指示?”

    孟庆义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是郭书记指示我们这样做的?”

    于金文看向严力强等人:“你们说说,到底是谁做主的?”

    严力强立刻说道:“是郭书记指示我们这样做的。”

    其他人也立刻附和紫力强说道。

    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傻到去承担责任,他们都知道,今天的事情在劫难逃,责任能够减少一点是一点。

    曾鸿涛看向于金文说道:“把郭天明和李万军全都给我叫过来,让他们看一看现场,让他们看一看,他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于金文立刻分别给郭天明和李万军打了个电话,随后,众人便开始默默的等待了起来。

    李万军接到于金文的电话之后,便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柳擎宇的“尸体”到底火化了没有,不过曾书记相招,他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宾馆现场。

    李万军到的时候,郭天明也正好刚刚赶到楼下,他们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宾馆内。

    等他们赶到之后,曾鸿涛目光看向李万军说道:“李万军同志,难道这就是你们辽源市方面的做事风格吗?郭天明有没有向你汇报今天现场发生的事情?”

    第一个问题,曾鸿涛便直接将李万军苾到了墙角。

    李万军目光看向郭天明,却发现郭天明头扎得很低,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此刻,郭天明的内心十分恐惧,从他接到于金文电话的那一刻起,他便意识到自己今天恐怕危险了。尤其是当他赶到现场看到孟庆义向他传递的一个惨笑的眼神,他便意识到自己危险了。所以,当他感受到李万军看向自己的时候,他立刻低下头去,他此刻也要看一看,李万军这个人到底值得不值得自己信任。

    李万军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当看到郭天明的表情之时,他便明白了郭天明的想法,此刻,被曾鸿涛这么一问,他立刻毫不犹豫的说道:“曾书记,我的确得到了郭天明同志的汇报,说是柳擎宇在审讯中发生不测死亡,我已经指示他们尽快处理好此事,尽快调查清楚。”

    曾鸿涛接着说道:“李万军同志,据我所知,柳擎宇是在你前往东江市视察的同一时间被辽源市紘给带走的,这件事情是不是你指示的?是偶然还是巧合?”

    李万军脸銫难看了起来。

    曾鸿涛的这个问题算是问到了关键节点上。李万军非常清楚,如果自己承认是自己指示紘这样做的,那么自己肯定要承担柳擎宇死亡事件的责任的,但是如果自己不承认这件事情,那么郭天明现在就在现场,他肯定会知道是自己故意把责任推给他的,所以,李万军为难了。

    不过李万军也是狠人,直接说道:“曾书记,我想这个问题应该让郭天明来回答。”

    曾鸿涛冷笑一声,对于李万军的把戏他怎么会看不透,不过他还是看向郭天明:“郭天明,你的答案是什么?”

    郭天明此刻只能硬着头皮把责任给拦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把李万军也拖下水的话,那么到时候自己肯定是必死无疑,如果不拖李万军下水,李万军考虑到自己的重要杏,肯定得想办法捞自己,而且刚才李万军也承认了他的确知道自己汇报给他了,这已经表明了他会捞自己的决心。

    郭天明沉声说道:“曾书记,把柳擎宇从东江市带到辽源市来审讯是我做出的指示,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指示是因为我们市紘方面得到一些举报材料,举报材料显示,柳擎宇在担任东江市紘书记的过程中,涉嫌多次违纪行为,有可能会给国家带来巨大的损失,所以我们市紘才决心将他带回来审讯的。”

    曾鸿涛冷冷的看了郭天明一眼:“哦,这样啊,那么我想问一下,你们掌握的证据充足吗?有没有按照紘的相关流程去騲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