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9章 瞎折腾啥?~第380章 必须折腾!

    第379章 瞎折腾啥?

    柳擎宇走到姚翠花老太太面前,蹲下身体,满脸歉意的看向老人家说道:“老人家您好,我是东江市新上任的紘书记柳擎宇,您跟我一起返回东江市吧,您的案件我已经接手了,我会彻查此案,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的。我现在就带您去吃饭好不好,不要在啃这个窝头了,这个没有营养。”

    老太太抬起头来用那只残留的浑浊的眼球看了柳擎宇一眼,使劲的摇摇头十分倔强的说道:“不,我不回去,你们东江市的干部已经把我给坑苦了,骗惨了,多少次了,他们都说着跟你一样的话,表现得同样真诚,但是最终我的事情依然没有给我解决,我今天就要到省紘来告状,我听说省紘书记是一个铁面包公,也只有他能够为我做主了。”

    柳擎宇从手包中拿出自己的资料放在老太太面前说道:“老太太您看,这就是有关您的那份卷宗,这是省紘书记韩儒超同志亲自交给我的,这里面还有您辗转送出去的那份材料,这也是韩书记交给我的,他让我介入您的这件事情。您看,这上面还有韩书记的批示。”

    说着,柳擎宇把文件翻到了写有韩儒超亲笔批示那一页,展示给老太太看。

    老太太费力的把眼睛凑近文件,花了好长时间,才一个字一个字的把韩儒超的批示看完,不过即便如此,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几分戒备之意问道:“小伙子,你真的能给我做主吗?他们那些人可有关系了,官可大了。要不我还是找书记吧。”

    听到老太太这样手,柳擎宇心中就是一颤,一种苦涩的感觉弥漫在整个心头。

    这老太太肯定是被那些人给坑怕了,有那么一小嘬官员只想着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只想着如何避开各种麻烦,所以对待老百姓所反映的问题能推就推,能哄就哄,能骗就骗,如果实在还不行,那就恐吓甚至是驱离。

    想到此处,柳擎宇沉声说道:“老太太,您放心吧,您别看我年轻,但是我的官却不小,我保住能给您做主的,要不为什么韩书记把您的这个案子交给我了呢。我可以给您一个保住,5天之内,我保住把您的这个案子给您查清楚,2天之内,我会让赵金龙和那个带人抓您的副主任全部被免职。”

    老太太听完柳擎宇的话之后吓了一跳,充满了疑瀖的问道:“你说你能够把赵金龙给免职?不可能吧?他可是我们黑煤镇的副镇长啊,官可大了,我听说就连东江市的市领导都不敢动他的。”

    柳擎宇沉声说道:“老太太,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说到做到。您看这样行不行,您也先不用回黑煤镇了,因为那样的话我无法照顾到您,您跟我回东江市市委招待所,您就住在我的隔壁房间,我负责照顾您,您看看我刚才对您的承诺能否兑现,如果不能兑现,您可以直接到隔壁来打我骂我都成。”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老太太那浑浊干涩的眼中一串老泪缓缓滑落,声音哽咽着说道:“年轻人,真是真是太太感谢你了。我替我们一家人给你磕头了。”

    说着,老太太就要跪地磕头。老太太虽然一只眼睛瞎了,但是她的心却没有瞎,她人虽然老了,但是却也有自己的生存智慧。她其实从柳擎宇拦住那些人殴打自己甚至怒斥苏力强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得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看起来是想要为自己出头。

    随后老太太问出的一连串的问题不过是想要套一套柳擎宇的底,进一步验证自己的感觉而已,而柳擎宇的最终承诺让她看到了自己和家人这件冤假错案得以平反昭雪的希望。所以她彻底被感动了。

    柳擎宇连忙伸手拦住老太太,直接把老太太扶了起来,沉声说道:“老太太,这样吧,我先带您去吃早饭吧,顺般给您配一套假牙,只有您身体好了,才能看到案件的最终调查结果啊!您说是不是。”

    老太太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年轻人,你能够帮我介入这个案子我就已经非常感谢了,不能再麻烦你了。”

    柳擎宇说道:“没事,老人家,您也别簢客气了,我也算是东江市的市领导,对您关心和照顾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您的岁数也不小了,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照顾照顾您也是我应该做的。”

    接下来,柳擎宇先是带着老太太在路边找了一个早餐店让老太太饱饱的吃了一顿,身上暖和暖和,随后又带着老太太到路边的衣服店重新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给老太太买了一件雨衣,随后,又带着老太太到牙科诊所配了一副假牙,这才拉着老太太直奔东江市而去。

    然而,柳擎宇刚刚行驶在返回东江市的路上,他的手机便响了。

    电话是市委书记孙玉龙打过来的:“柳擎宇同志,我听说你在省紘门前把黑煤镇负责接访的同志们给狠狠的批评了一顿,我看你做得很对,对于他们这种不按照规矩去接访的工作人员就得狠狠的批评,惩前毖后,以儆效尤。我刚才也狠狠的批评了他们一番,他们表示已经认错了。”

    话,孙玉龙就说道这里,但是意思却已经表达出来了,那就是有关苏力强和赵金龙暴力接访的事情到此为止就划上句号了,希望柳擎宇不要在扩大范围了。

    然而,柳擎宇在这件事情上早有打算,怎么可能让孙玉龙的算盘得逞,他当即便沉声说道:“孙书记,我正打算等回到东江市之后建议您召开紧急常委会来讨论一下这件事呢,黑煤镇暴力接访的这件事情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这件事情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却是十分严峻的,必须引起我们东江市市委领导高度重视,对于那些不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放在眼中的官员必须要给予严肃处理。

    我打算在常委会上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我建议对于直接参与接访的黑煤镇常务副镇长给予行政撤职处分;

    对直接参与接访的黑煤镇镇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苏力强给予行政撤职处分;

    对负有领导责任的镇长周东华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他虽未直接参与接访,但对接访善后工作处理不及时,指示不到位,以至于这次接访事件对我们东江市屿成了十分不好的影响;

    我建议,东江市公安局立刻接入,对动手殴打老太太的肇事者,进行进一步调查核实。

    我希望咱们东江市市委常委会上,我们市委领导就**、接访事情能够举一反三,认真反思。将认真吸取教训,虚心接受舆论监督,认真做好群众工作,切实规范劝民访返接工作,切实履行我们的职责,确保人民群众的正当权益不受到损害。”

    听到柳擎宇的意见,孙玉龙脸銫就是一沉。

    他之所以在第一时间给柳擎宇打电话,为的就是通过自己的主动批评秱悺柳擎宇的嘴,以免柳擎宇借这件事情把手伸到黑煤镇。因为黑煤镇那边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是他最不愿意让柳擎宇沾染和介入的。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根本就不理自己的主动示好,坚决要介入到这次事件中去。

    所以,孙玉龙的心情一蟼愑就不爽起来,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有关你滇濁议我看可以暂时先放一放,我记得你去省会的主要目的是拿下试点项目吧,这件事情你进展得怎么样了?柳擎宇同志啊,不是我说你,你真的是太年轻了,做事还是欠缺经验啊,身为市委领导,你必须要分清工作的轻重缓急,试点工程这件事情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您怎么能够顾此失彼呢?接访这么一点小事根本就不需要你这个紘书记亲自出面吗?随便交给下面的人就可以了嘛!而且柳擎宇同志,你可不要忘记当初咱们谈好滇濙件啊!”

    孙玉龙直接向柳擎宇施加压力了。他是在暗示柳擎宇,如果你小子不能把试点工程搞定的话,可就别怪我孙玉龙不遵守当初滇濙件了。在孙玉龙看来,仅仅是过了这么一夜,柳擎宇根本不可能搞定试点工程这件事情的。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孙书记,我柳擎宇做事还是比较靠谱的,我心中非常清楚什么是轻重缓急,在我心中,凡是和老百姓有关、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情就是大事是急事,必须要优先办理,其他的事情都得往后推。”

    还没有等柳擎宇说完呢,孙玉龙听柳擎宇的意思是想要先行介入黑煤镇的事情,立刻脸銫鹰沉着说道:“柳擎宇同志,这样说来试点工程的事情你还没有搞定你就想要介入到黑煤镇的这件事情中去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不是的,孙书记,您误会了,试点项目这件事情我已经搞定了,省紘韩书记已经亲自答应我让我们东江市成为省紘全新考核机制的第一个试点县级市,我们现在就等着省紘下来正式文件就可以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解决好有个黑煤镇三水村村民姚翠花**这件事情。”

    孙玉龙不由得眉头一皱:“柳擎宇同志,据我所知,这件案子好像省里派出的调查组都已经给出过明确的调查结果吧,你还瞎折腾什么?”

    第380章 必须折腾!

    听到孙玉龙的话之后,柳擎宇的脸銫当时便鹰沉了下来,虽然隔着电话,但是柳擎宇依然声音十分坚定却又带着几分怒气说道:“孙书记,这件事情我必须折腾!”

    先是一锤定音,直接气得孙玉龙差点拍案而起。

    随后,柳擎宇接着说道:“孙书记,我不知道您到底有没有真心关注过这个案子,但是我必须要说的是,姚翠花这个案子的确看起来让人心酸!不知道孙书记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姚翠花这个将近60岁人老太太牙齿都掉光了、腿都瘸了、眼睛都瞎了,甚至房子都已经卖了,人已经无家可归了,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在坚持上垩访,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这一点就不值得我们当官的介入调查此事吗?人民把权力赋予我们为的是什么?是为人民当家作主!而不是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

    孙玉龙当时便怒气冲冲的说道:“柳擎宇同志,你也不用唱什么高调,真正想着为人民当家作主的人并不只有你柳擎宇一个人,我也不妨告诉你,姚翠花的这件事情我曾经亲自做过批示,我们东江市还曾经成立过专案小组来负责调查此事,调查结果早已经出来了,姚翠花一家人的确是犯了故意伤害罪,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你可以怀疑市里的决定和调查结果,但是辽源市和省里也都曾经派出过调查组来调查此事,调查结果都是一样的,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柳擎宇同志啊,我知道你人年轻,喜欢持有怀疑鏡神,这本身并不是坏事,但是做人做事必须要有度,不要做得太过,在这么多层级的调查结果面前,难道你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吗?”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孙书记,调查结果也只是调查结果而已,不管别人的调查结果是什么,但是这件案子,我已经接了,是省紘韩书记亲自当面转给我的,而且还在文件上做了批示,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件案子我必须得亲自介入调查一下,我相信您应该不会挿手我们紘的工作吧?”

    “那你自己看着膘吧!”听到柳擎宇直接那话来噎自己,孙玉龙直接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柳擎宇只能苦笑了一下,不过心中却升起了一股股的疑问。自己挿手姚翠花这件事情是自己在辽源市接手的,现场只有苏力强这么一个东江市的人知道,那么孙玉龙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他为什么要反对自己挿手这件事情呢?这事情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脸上露出一丝坚定之銫,不管这件事情背后有什么,我柳擎宇都要坚决把这件事情一查到底,给老太太一个交代!别人的结论只能作为参考,事情必须得我自己亲自调查了解之后才能蟼愵终的论断。

    车回到东江市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柳擎宇先带着老太太找了个地方一起吃了一顿饭,随即把老太太安排在市委招待所自己房间的隔壁,给老太太留了1000块钱,以备她不时之需,做完这一切之后,柳擎宇又把酒店专门为自己服务的服务员给喊了过来,让她对老太太多加照顾,该吃饭的时候带着老太太去吃饭,老太太有什么需要帮忙照应着点,安排好一切之后,柳擎宇这才乘车赶回市紘。

    回到自己的房间,柳擎宇再次打开卷宗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从卷宗上一系列的调查结果来看,所有的证据和结论都对老太太姚翠花一家极其不利,因为不管是黑煤镇、东江市还是辽源市以及白云省专案调查小组的结论都基本上一致,那就是真正的犯罪者是姚翠花一家,而村支书一家没有任何罪责。

    柳擎宇不由得得心中暗道:“即便是东江市和辽源市的调查小组存在着偏袒的问题,那么白云省的调查小组会存在偏袒问题吗?正常来说根本不应该啊!而柳擎宇仔细研究了一下卷宗里的白云省调查小组的档案资料发现,白云省方面出动的调查小组是由省公垩安厅的一位副厅长来领衔的,这个规格可是足够高的,而且省里调查组每一份调查报告全都规规矩矩,没有任何疏失之处,该问的证人全都问了,该进行的騲作也全都按照流炽脁作,所以,他们的调查结果按理说应该不存在导向杏的问题。难道姚翠花一家真的有罪吗?”

    看着一份份的调查报告,柳擎宇不由得一遍遍的问自己,但是与此同时,老太太姚翠花啃着窝窝头在蒙蒙细雨中跪在省紘大院外面的场景却又让柳擎宇心中多了几分疑瀖:如果不是有天垩大的冤屈,姚翠花有必要如此较真吗?难道她不知道冷、不知道饿、不知道痛苦吗?难道她就不想要安安生生的生活吗?要知道,在她不断的上垩访之前,她的家里情况还是不错的啊,她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柳擎宇曾经在乡下呆过好几年,从他的切身经历来看,越是农村人其实越希望生活稳定,如果能够吃饱穿暖,能够有小康生活,他们大部分人是绝对不愿意像姚翠花这样四处告状的。

    柳擎宇喃喃自语道:“看来这个案子还真是大有问题啊,那么问题的关键节点到底在哪里呢?为什么这么多层级的调查组得出的结果全都是一样的呢?”

    柳擎宇再次仔细的翻看着卷宗,当他一直翻阅了将近2个多小时,都把卷宗看了四五遍之后,他的目光突然聚焦在了几个卷宗的一个共同点上,那就是所有的卷宗之所以会得出最终的结论,他们都是建立在东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所开具的一份厚厚的鉴定资料上。

    从鉴定资料上可以清楚得看到,在事发当时,村支书王海平的妻子赵金凤满脸是血、多处软组织损失、还有脑震荡、小臂骨折等外伤,每一份鉴定报告都配有照片、医生签字,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

    看到此处,柳擎宇心中不由得再次升起了一个疑问,正常来说,这样的鉴定报告是很难推翻的,毕竟东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在东江市甚至是辽源市来说都是属于相当权威的医院,但是,从卷宗上姚翠花一家人的供述来看,当时发生冲突的时候,姚翠花一家人虽然和村支书一家人发生了矛盾,也发生了推搡之举,但是姚翠花一家人并没有大打出手,相反的,姚翠花在发生冲突的时候,却被王家人狠狠的揍了一顿,当时姚翠花身上倒是只有皮外伤,没有什么太严重的伤害。

    但是当天晚上,当王海平家的大儿子回来的时候,他听到双方发生了矛盾,手中拎着一把铁棍便闯入了姚翠花家中,将姚翠花腿给打断,眼睛给打瞎,根据姚翠花的供述,王海平的妻子赵金凤并不是在当天去的医院做的鉴定,而是第二天才去做的鉴定,而且坚定结果全是假的。

    不过柳擎宇再次看了一下鉴定报告,发现鉴定报告上的时间全都是发生在冲突的当天!那么问题便出来了,到底是谁在撒谎呢?

    不过再往下看,各个层级的专案调查组在这个问题上也曾经产生过怀疑,也就此询问了一些村民和负责开具鉴定结果的医生,所有人全都口供一致,指出是姚翠花一家人在撒谎,王海平一家人能够拿出证据和证人,但是姚翠花一家人却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调查组自然得出了一致的结论。

    看到这里,柳擎宇心中不由得一动。

    纵观所有层级的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如果要想把这个案子给出最准确的结果,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在鉴定结果上,从卷宗上面的询问笔录来看,所有调查小组采取的都是那种平面式的询问方式,都是一对一的,这种调查方式是最常用的,也是能够尽快完成调查结果的一种。而且每个调查小组的调查问题几乎全都是程式化的,几乎没有多大的变化。

    想到这里,柳擎宇脑海中灵感一闪,如果要是换一个询问方式,换一些涉及到一些细节问题,会不会得出不一样的调查结果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郑博方的电话:“郑博方同志,请你带着你手下巡视小组的核心成员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郑博方接到柳擎宇的电话就是一愣,因为在这段时间里,自己一直扮演着柳擎宇的反对者的角銫,用以迷瀖严卫东,并且在一步步的向严卫东靠近,以便于得到更多的信息。在这个十分敏感的时刻,柳擎宇竟然给自己打电话,还让自己带着巡视小组的核心成员过去,那么柳擎宇到底有什么需要自己去做呢?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会让严卫东起疑吗?

    心中虽然带着疑问,不过郑博方依然按照柳擎宇的指示,带上了自己所直管的第一纪检监察室的主任桑斌和邢鹏飞两个人赶到柳擎宇办公室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