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49章 丢面子与赚面子~第350章 不是省油的灯

    孙玉龙的离开就犹如平静的湖面抛入了一颗石子,顿时溅起阵阵涟漪。

    孙玉龙刚刚走出去不远,市长唐绍刚的手机便响了起來,唐绍刚哼哼哈哈的接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随即充满歉意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我这边也有点事情需要去处理,就让其他同志们先陪着你一起去赴宴吧,羔濎我孙玉龙同志商量一下,一起给你补上。”

    说完,唐绍刚根本就沒有管柳擎宇答应不答应,直接转身离开。

    随着唐绍刚的离开,在众人一路前往宴会大厅的过程中,不断有人向柳擎宇以各种理由提出告辞。

    当众人到达宴会大厅门口的时候,柳擎宇赫然发现,整个市委常委班子里面除了人武部政委姜文国以外,其他常委们全都走光了,而各个市局的一把手们也基本上都走光了,就连二把手留下來的加在一起连一半都沒有,所有人加在一起勉强能够凑够两桌,而实际上,今天一共预订了整整6桌饭菜。

    此刻,柳擎宇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自己今天彻底被东江市整个市委班子给孤立了,除了姜文国以外沒有任何一个人给他柳擎宇面子。

    此时此刻,留下來的所有人目光全都落在了柳擎宇的身上,大家都想看一看,这位新上任的紘书记接下來怎么做。

    说实在的,在座的留下來的人基本上在各个单位都属于比较边缘化的人,基本上都沒有掌握实权,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想要投机之人,但是,众人虽然留下了,柳擎宇接下來的表现也会决定他们将來是否会向柳擎宇靠拢。

    在众人的注视下,柳擎宇笑着说道:“真沒有想到啊,我们东江市的市委市政府的各位领导们还是比较忙的嘛,连吃个饭都沒有时间,不过这样也好,我们这些人一起吃饭比较清静,不过我估计原本预订的宴会厅肯定会显得比较空旷了,那样喝酒太沒有意思了,这样吧,既然大家都留下來了,说明大家看得起我柳擎宇,给我面子,我今天也就不和大家客气了,今天晚上我做东,咱们去东江市凯旋大酒店一醉方休,大家看怎么样。”

    听完柳擎宇的这番话,旁边的姜文国脸上虽然一片平静,眼神中却流露出欣赏之銫,他本來以为,柳擎宇被孙玉龙、唐绍刚等人联手狠狠的耍了一下之后,肯定会勃然大怒拂袖而去,但是却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不仅沒有走,反而提出放弃去原來市委预订的宴会厅去吃饭,反而提出换一家酒店由他做东去吃饭,虽然全都是吃饭,但是两者意义却完全相反。

    如果柳擎宇拂袖而去,那就真的上了孙玉龙等人的当了,因为那样做的话,他将会失去现场留下來这些人对他的信任和期待,在东江市彻底被孤立。

    如果柳擎宇去原先市委预订的酒店,那么他依然落入了孙玉龙等人的算计之中,别人不清楚,但是作为在东江市担任了3年多市委常委的人武部部长,姜文国却非常清楚,这次市委虽然在这家酒店里预订了包间和饭菜,但是其实却并沒有付账,如果柳擎宇带着众人一起留下來吃饭了,那脺黢天这6桌的钱都得由柳擎宇他们这些人來支付。

    很显然,柳擎宇虽然是新上任的市委常委,但是他的排位却在自己之前,所以,付钱的时候,肯定是要由柳擎宇來支付的,当然了,官场上的人谁会真金白银的去付账呢,很多人早已经养成了签字的习惯,而且既然市委的人在这里预订了饭菜,那么这就说明这里肯定是市委的定点饭店之一,肯定是可以签字的。

    而最终的结果肯定只有两个,要么柳擎宇签字后这笔钱算在市委或者市紘的账上,要么柳擎宇支付然后拿着**回去报销。

    而不管柳擎宇到底选择哪个渠道,这都将会成为他的把柄,如果在斗争最激烈的时候被有心人给推出來,那么必将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姜文国非常清楚,3年前省里空降下來的柳擎宇上两任那一任紘书记就是因为和柳擎宇眼前类似的经历,从而被孙玉龙等人抓住了把柄,并最终倒在了这么一件小事上,而柳擎宇上一任紘书记则因为被对方拿住了把柄从不断被拉拢腐化,并最终一脚踢开。

    不过柳擎宇竟然选择了自己掏包请客这样一个举动,不管柳擎宇是有意也好,无意也好,姜文国从柳擎宇此举看到了一个人虽然年轻但是行事却十分沉稳、谨慎的紘书记,这一点,柳擎宇做得比之前两任紘书记都要老道。

    姜文国知道,自己冒险留下來看來是做对了。

    接下來,众人一起乘车直接赶往凯旋大酒店。

    让众人沒有想到的是,众人赶到凯旋大酒店之后,柳擎宇竟然直接带着众人走入了凯旋大酒店最高档滇濎字一号秉间。

    这种待遇让所有人全都震惊了。

    凯旋大酒店虽然不是东江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但是凯旋大酒店绝对属于东江市最牛气的五星级酒店,这里的包间是分等级的,包括天地玄黄四级,天字号秉间主要是给东江市市委常委们使用的,但是,即便是东江市市委书记孙玉龙要想使用天字号秉间也得进天字六号秉间。

    因为天字二号到天字五号秉间是凯旋大酒店预留的,除非有辽源市市委常委亲临,否则是绝对不会开放的,至于天字一号秉间,那是专门给省委领导或者特殊的客人准备的,平时的时候根本就不对外开放,不管你多有钱,要想进入凯旋大酒店滇濎字一号秉间都沒戏。

    然而,更让众人沒有想到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当柳擎宇他们在凯旋大酒店天字一号秉间内坐定点好菜之后,凯旋大酒店的总经理罗海峰竟然亲自赶到了包间内,手中端着两瓶特供茅台,满脸颔笑的先跟众人打了个招呼,随后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您好,我是这间凯旋大酒店的总经理罗海峰,我刚刚得知您到了我们酒店來用餐,真是让我们酒店蓬荜生辉啊,我來得有些迟了,这是我收藏的两瓶好酒,今天就贡献出來算是给您赔礼道歉了,还请柳书记见谅。”

    说完,罗海峰直接把两瓶茅台放在桌子上,随后说道:“柳书记,您看您还有沒有别的吩咐。”

    柳擎宇看了那两瓶茅台一眼,笑着说道:“罗总,你真是太客气了,这两瓶就可是有些年头了,恐怕你得來不易,我看你还是收回去吧,而且我今天來的也比较突然,你根本不需要向我道歉的。”

    罗海峰连忙摆摆手说道:“柳书记,您可千万不要这样说,您要是不收下,我可真的害怕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罗总啊,你知道的,我是紘书记,可是不能随便收人礼的,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要把自己给双规了。”

    柳擎宇这话一说完,其他众人全都哈哈大笑起來,然而,在大笑之余,众人看向柳擎宇和罗海峰的目光中却多了几分不解和疑瀖,因为众人对于这间凯旋大酒店老板罗海峰是了解一点的,知道这个罗海峰别看只是这家凯旋大酒店的总经理,但是他这个人却非常不简单,就算是东江市市委书记孙玉龙对他也会礼让两分,据说这家伙在省里有些背景。

    众人也都是酒场老手,对于桌子上这两瓶酒的來历他们还是看得出來的,有些人也因为某些机遇喝过一次,所以众人都清楚,这两瓶酒可是专供省委常委级别的酒,一般人是喝不到的,这种酒对于他们这种爱喝酒的人來说,那绝对就是宝贝啊,恐怕就算是罗海峰也存货不多,但是他却舍得把这么好的酒拿出來送给柳擎宇,那么这个柳擎宇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罗海峰这么重视柳擎宇呢。

    这时,罗海峰却愁眉不展起來,脸銫显得有些尴尬。

    柳擎宇提到他是紘书记这个茬,却让他不得不有所顾忌,其实,他之所以要把这两瓶酒送给柳擎宇,主要也是存了为柳擎宇撑一撑面子的意思,身为凯旋大酒店的总经理,他对柳擎宇拥有凯旋大酒店贵宾卡这件事情以前是不知道的,但是有一点他却非常清楚,能够持有凯旋大酒店贵宾卡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因为柳擎宇的贵宾卡级别之高,就算是一般的省委领导都未必有。

    这时,柳擎宇却笑着说道:“这样吧罗总,我这里有几张明德酒庄的酒票,就送给你了,凭着这些酒票,你可以直接去明德酒庄购买几瓶用纯正绿銫粮食所酿造的白酒,就算是和你的这两瓶酒进行等价交换吧。”

    说着,柳擎宇直接从口袋中掏出6张明德酒庄的酒票递给罗海峰。

    这一下,在场众人更加震惊了。

    因为明德酒庄的酒从來不对外销售,也从來不进入特供行列,但是,凡是够级别的喝酒的人都听说过明德酒庄这个名字,因为凡是喝过明德酒庄酒的人全都竖起了大拇指,因为明德酒庄的酒绝对正宗、绝对好喝,很多够级别的官员在给上级送礼的时候如果能够送两瓶明德酒庄出品的酒,那绝对会让上级十分高兴的,也会让上级高看一眼,因为明德酒庄的酒世面上根本就不流通,而买酒的时候就算你再有钱人家也不卖,但是,如果你有酒票,就算是你只是普通老百姓也可以购买。

    此刻,众人全都看着柳擎宇,心中淤次升起了大大的疑问:这个柳擎宇到底有什么背景啊。

    第350章 不是省油的灯

    此时此刻,接过柳擎宇递过來的明德酒庄的酒票,罗海峰激动异常,兴奋得无以复加,因为他太清楚明德酒庄酒票的价值了,这种酒票虽然本身沒有什么价值,但是万金难求,手中握有这种酒票的人一般根本就不缺钱,即便有些缺钱的人想要卖酒票的话也是僧多粥少,这种酒票在民间已经炒到了1万元一张,那还是一票难求,而实际上,购买一瓶明德酒庄的酒也就才一二百一瓶。

    接过酒票,罗海峰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感激,多了几分钦佩,更多了几分尊重,虽然他并不清楚柳擎宇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仅仅凭着柳擎宇贵宾卡的级别他便知道,柳擎宇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尤其是当他得知柳擎宇竟然是紲鳙上任的东江市紘书记的时候,他就更加震惊和钦佩了,要知道,24岁的正处级干部啊,这绝对不可能是一帮人。

    “柳书记,看來今天我这一趟道歉不仅沒有吃亏,反而赚大发了,这明德酒庄的酒票我可就不客气了,这可是好东西啊,万金难求。”一边说笑着,罗海峰一边十分夸张的十分小心翼翼的把酒票放入贴身口袋中收好,然后笑着说道:“各位领导既然是柳书记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这里有点贵宾卡就算是我的歉意吧。”

    说着,罗海峰从口袋中掏出一叠贵宾卡一一发给众人。

    本來,以众人的身份也都是有凯旋大酒店的贵宾卡的,只不过大部分人的都是玄子号的贵宾卡,好一点的也就是天地玄黄中的地级贵宾卡,就算是持有地级贵宾卡的人其卡的级别也很难弄到地级前5号的包间,因为地级贵宾卡也是分为地级一品和地级二品两种规格,一品的权限可以预定地级前5号的包间,而地级二品只能预订6级以后的包间。

    然而,今天罗海峰发给众人的全都是地级一品卡,而真正让现场众人羡慕的是,罗海峰发给姜文国的却是天字二品卡,天字号的卡分为三级,天字一级卡可进天字一号秉间,天字二品卡可进天字二号到五号秉间,而天字三品卡则可进天字六号以后包间,即便是市委书记孙玉龙手中的卡也仅仅是天字三品卡。

    看着手中的这张卡,姜文国心中就是一动,他虽然并不在乎这张卡本身,但是罗海峰发给自己这张卡的用意却是他所在意的,因为他清楚罗海峰这个人虽然仅仅是凯旋大酒店的总经理,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商人,他的关系网至少可以覆盖到省里,这也是为什么他负责的这个凯旋大酒店包间级别分得如此清楚,孙玉龙等人却沒有敢对他下手的原因。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牛气哄哄的人却偏偏要在第一次见到柳擎宇的时候就想法设法滇澲好柳擎宇,甚至主动帮柳擎宇维护关系,这功夫可是下得够足的了,要知道,即便是面对孙玉龙这个堂堂的东江市老大,罗海峰也从來沒有如此用心过。

    发完卡之后,罗海峰借口有事便离开了,随后,宴会正式开始。

    首先发言的是姜文国,姜文国举起酒杯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这一杯我们大家一起敬你,算是给你接风洗尘。”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是啊,柳书记,这一杯给你接风洗尘。”

    碰杯之后,柳擎宇和众人一样,一饮而尽,十分豪爽。

    随后,姜文国又举起一杯,想要自己敬柳擎宇,然而,柳擎宇却举起酒杯说道:“姜政委,各位同事,这第二杯我柳擎宇回敬大家,今天的事情我相信大家心中都有数,其中的原因我暂时也不想去多少什么,但是,对于大家能够在这种情况之下依然前來出席今天的宴会,我柳擎宇表示由衷的感谢,谢谢大家给我柳擎宇这个面子,我先干为敬。”

    说完,柳擎宇一饮而尽。

    不得不说,柳擎宇这一杯酒敬得恰到好处。

    众人之所以肯留下來,就是希望柳擎宇能够记住自己的名字,甚至能够在关键时刻能够提携自己一下,就算是再不济,万一自己要是触碰到了相关纪律,柳擎宇也许会看在自己今天的事情上稍微网开一面,那样的话也就不虚此行了,如果能够有机会进入柳擎宇的法眼成为柳擎宇的心腹,那就更好了,毕竟以大家的杏格和作风很难在东江市这种环境下能够获得提拔的机会。

    所以,柳擎宇的回敬让众人感觉到特有面子,心中对柳擎宇这个空降下來的紘书记也多了几分好感和认同,彼此之间的隔阂也在一点点的溶解。

    就在柳擎宇和众人一起喝酒的时候,在天字五号秉间内,东江市市委书记孙玉龙、常务副市长姚文亮、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沉重、市委书长吴环宇、黑煤镇镇委书记于庆生、市委组织部部长廖敬东几个人围坐在桌旁,一边喝着酒一边谈着今天的事情。

    市委秘书长吴环宇笑着说道:“书记,市长,我繙黢天柳擎宇的面子算是丢人丢到家了,咱们整个市委班子里面就一个姜文国给了柳擎宇的面子,剩下的就是一群在单位里面混的不容易的二把手们,我可是看得清楚,咱们离开的时候,柳擎宇的那拳头攥得紧紧的,就差一点要发飙打人了。”

    吴环宇说完,孙玉龙和唐绍刚两人全都哈哈大笑起來,不过他们却并沒有说什么,到了他们这种级别和身份,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却不可以说。

    不过他们不说,却有人替他们说了,说话的是政法委书记陈志宏。

    陈志宏因为前两天柳擎宇突然暗访高速公路的事情对柳擎宇意见非常大,所以,对于今天晚上狠狠落了柳擎宇面子的事情感觉到非常爽,所以等吴环宇说完之后,他立刻笑着说道:“是啊,孙书记,我看这次咱们和唐市长联手整了柳擎宇这一炮还是非常爽的,我对柳擎宇这个家伙真是烦透了,这小子前两天还沒有正式上任呢,竟然跑到我们东江市來暗中调查高速公路的事情來了,差点就被他给把这件事给捅出去。”

    本來,孙玉龙的脸銫还是非常不错的,听完陈志宏的话之后,他的脸銫当时就鹰沉了下來,沉声说道:“其实,本來我并不愿意搞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毕竟这样做不利于班子成员之间的团结,但是,柳擎宇这位同志太年轻了,根本不懂事,如果我们不趁着他还立足未稳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道知道我们东江市的规矩,以后还不知道他要在我们东江市闹出什么事情出來。”

    说道这里,孙玉龙的脸銫严峻了几分:“我可是已经听说了,柳擎宇在苍山市的时候,竟然折腾得当时的市长、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全都被双规了,那件事情闹得我们整个白云省都沸沸扬扬的,沒有想到,这家伙现在都被发配到我们东江市來避风了竟然还不老实,希望他能够通过今天这件事情对自己的错误有所认识,杏格有所收敛,否则我们必须要团结起來把他给孤立起來,绝对不能让他破坏我们东江市团结稳定的发局,必须要确保我们东江市快速发展的大局不能变。”

    其他人听到孙玉龙这样说,立刻全都符合起來,就好像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维护东江市的大局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市委秘书长吴环宇的手机响了起來。

    电话是市委招待所总经理赵亮打过來的:“吴秘书长,柳擎宇并沒有到我们市委招待所前來就餐,据我得到的确凿的消息,柳擎宇、姜文国和一帮人去了凯旋大酒店吃饭去了。”

    接到赵亮的电话之后,吴环宇就是一愣,点点头说道:“嗯,很好,赵亮你做得不错,继续努力。”

    挂断电话之后,吴环宇把赵亮的消息跟众人说了一遍之后,看向孙玉龙说道:“孙书记,难道柳擎宇识破了我们的真实意图了。”

    孙玉龙略微沉思了一下摇摇头说道:“应该不会,以柳擎宇的阅历,我们这个局布得那么深,他根本不可能看破的。”

    这时,陈志宏皱着眉头说道:“孙书记,您说有沒有可能是姜文国点破这一点的,毕竟之前那两人紘书记为什么垮台,姜文国是知道内幕的。”

    孙玉龙摇摇头说道:“姜文国是一个做事十分谨慎之人,他不愿意加入我们这一边,但是也沒有加入唐市长那一边,他顶多就是想要自保而已,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不可能冒着得罪我们和唐绍刚的风险去点破这一点,也许以后如果他真的认可柳擎宇的情况下有可能点破,但是眼前绝对不可能,只能说柳擎宇运气比较好或者是这小子比较有想法罢了了,不过这样一來,以后我们对付柳擎宇的时候也得小心一些,这小子看起來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