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4章 雷霆行动~第336章 一地鸡毛

    柳擎宇看到钟海涛有些走神,便笑着说道:“钟局长,事情都都准备好了吗。”

    钟海涛点点头说道:“擎宇同志放心吧,一切都准备好了,早已经按照你滇濁示,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不动则已,只要他们一动,我们就可以等着收网了。”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双眼之中寒光四虵:“好,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

    看到柳擎宇的眼神,钟海涛心中暗暗庆幸着,幸柳擎宇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对手,否则自己恐艂愽梦都睡不着薄,这个柳擎宇实在是太强悍了,他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代理区长而已,级别还是副处级,但是他竟然已经开设设计想要把市长和副书记等人全都给圈进來了,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勇气和魄力啊。

    本來钟海涛平时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做事一向求稳,但是当接到柳擎宇的电话说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他当时就犹豫了,他不傻,从柳擎宇的只言片语之中已经猜到柳擎宇可能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而这件事情一旦爆发,很有可能最终会改变苍山市的整体政治格局。

    他当时犹豫了足足有十多分钟,但是最终,一向求稳的他决定加入到柳擎宇的队伍中,因为他知道,很多时候,机会往往稍纵即逝,在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他已经见过了好几次柳擎宇绝地反击逆袭成功的案例,虽然他知道加入柳擎宇的阵营很危险,但是心中也清楚,一旦成功,那脺鳙來可以获得的好处也将会是十分巨大的。

    苍山市机场。

    韩明辉之子韩培坤和老妈刚刚换了登机牌,迈步就准备向前走的时候,五名荷枪实弹的警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人直接出示了证件之后,沉声说道:“不好意思二位,现在有一件重大案件需要你们配合进行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韩培坤看到警察,心中便是一颤,不过他的脸上却表现的十分镇定,冷冷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沒有任何违法犯罪的行为,我们马上就要登机了,请你们让开,否则我不介意直接打电话给你们局长钟海涛控告你们。”

    这个时候,韩培坤还希望能够狠狠的压一压对方。

    然而,带头的警察淡淡一笑:“如果你想打的话,现在就可以给我们局长打电话,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今天就是奉了钟局长之命來抓你们的。”

    说话直接,警官的眼中充满了自信。

    这时,韩培坤的老妈一看形势十分危机,脸銫立刻鹰沉着说道:“我告诉你,我老公是你们苍山市的副市长韩明辉,如果你们敢动我们一根寒毛的话,你们死定了,我老公会立刻扒掉你们这身皮。”

    带队警官听到之后却是冷冷一笑,大手一挥,两个人立刻被四名警察架起來直接带到了不远处的警车上,与此同时,在苍山市机场高速路收费处,李德林、邹海鹏、董浩的家人全都暂时被警方悄无声息的控制起來。

    与此同时,省委书记曾鸿涛的办公桌上,一份厚厚的汇报材料摆在了上面。

    汇报材料已经摊开了,曾鸿涛正在第五遍看这些汇报材料。

    这些材料是昨天晚上苍山市紘书记孟伟成半夜十分亲自送到曾鸿涛家中的,当天晚上孟伟成又赶回了苍山市。

    然而,自从曾鸿涛看到这些汇报材料之后,当天晚上便失眠了。

    孟伟成的这份材料让曾鸿涛感觉到异常的愤怒,但是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曾鸿涛一直都在权衡着,即便是在今天上午开会的时候,在休息的间隙,他一直都在不断的抽着烟,心中不断权衡着。

    苍山市,新源大酒店内。

    钟海涛得到手下的汇报,说是所有人全部落网,钟海涛大喜,立刻告诉了柳擎宇,随后问道:“擎宇,接下來我们怎么办。”

    柳擎宇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好兄弟黄德广的电话:“德广,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黄德广接到柳擎宇的电话之后,立刻笑着说道:“老大,你放心吧,我这边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你最后的指示了。”

    柳擎宇点点头:“好,立刻采取雷霆行动。”

    “好嘞,老大,放心吧,半个小时,我保证把这件事情给炒作起來。”黄德广信心满满的说道。

    黄德广这边挂断电话之后,立刻对着身边其他三个好兄弟说道:“兄弟们,干活了,老大终于用咱们一回,咱们可不能给老大丢人啊。”

    此刻,在黄德广对面的沙发上,林云、梁家源、陆钊三人全都嘿嘿一笑,异口同声的说道:“那必须的。”

    这四个人虽然平时在燕京市混得比较低调,但是他们的能量却是毋庸置疑。

    半个小时,仅仅是半个小时,几乎各大主流门户网站上全都刊登出了有关苍山市癌症村的相关报道,这些报道以及其翔实的资料,以及伤感的文风客观的描述了苍山癌症村的相关资料,包括后來高新区会议室资料被烧的事实,在这些报道的最后,记者以一种及其悲哀的语气写道:“高新区想要推行严格的环境污染整顿措施却遭受到了重重阻力,几乎一度被叫停,环境严重污染的背后、癌症村肆疟的背后,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利益链条,为什么真正可行的措施却偏偏遇到如此巨大的阻力。

    不过好在,苍山市市委班子在最新一次的常委会上通过了这份方案,这充分说明苍山市大部分的常委们还是比较重视民意的,但是我奇怪一点,为什么在高新区提出这个方案之前,却从來沒有人提及过癌症村的事情,为什么沒有人愿意为那些饱受污染残害的老百姓出头呢,对于环境污染,我们的地方政*府到底应该是要政绩还是要民生,到底应该是要环境还是要GDP。”

    这些报道几乎在半个小时之内,引起了网民的极大关注,尤其是之前苍山市高新区号称史上最严厉的污染整顿措施风波才刚刚平息,当这些报道被推出來之后,所有的网民几乎沸腾了。

    苍山市市委市政府的相关电话几乎被打爆了,就连白云省省委省政府很多部门的电话也都一直处于占线状态。

    这时,柳擎宇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王中山的电话:“王书记,我们这边已经安排好了。”

    王中山点点头:“我知道了,我马上向曾书记汇报此事。”

    5分钟之后,王中山拨通了省委书记曾鸿涛的电话:“曾书记,我这里有一件重大的事情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曾鸿涛听完王中山的汇报之后,勃然大怒,狠狠一拍桌子说道:“混蛋,这些人真是混蛋,王中山,你听清楚了,现在你立刻召开紧急常委会,把所有苍山市常委聚集在市委大院内,不管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离开,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听到曾鸿涛的指示之后,王中山心中暗喜,立刻大声说道:“曾书记请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挂断电话之后,王中山立刻让市委秘书长叶明宇发出紧急通知,要求所有常委立刻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市委常委会议室内,商量有关癌症村的相关议題。

    叶明宇接到王中山的指示之后,当时心头就是一颤,他知道,这次事件恐怕有人要栽了。

    很快的,叶明宇便把信息传递给了所有常委。

    李德林接到叶明宇的电话之时,便已经得知了癌症村被曝光的信息,对此,他已经发过火了,狠狠的把环保局局长给骂了一顿,但是骂过之后,却又不得不立刻通知宣传部部长王硕:“王硕,你听清楚了,现在我给你1天的时间,赶快想办法把癌症村这把火给我灭掉,想办法让所有门户网站撤销相关的新闻翜饔,要不惜一切代价。”

    王硕接到李德林的电话之后,苦笑着说道:“李市长,在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已经和各大门户网站有关部门联系过了,他们根本就不鸟我,现在这件事情要想平息,必须得省宣传部出面了。”

    李德林听完之后咬着牙说道:“那就请省宣传部出面,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把这把火灭掉,否则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实在不行,就花钱请那些中介公司出面和各大网站去谈吧,哪怕是多花些钱,也必须要在省委的批评下來之前,赶快把这件事情给我摆平了,花多少钱你直接到我这边來批,我批给你。”

    此刻,李德林真的有些害怕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明宇的电话打了过了,李德林一听,头立刻大了,他知道,这件事情恐怕王中山也头大了。

    就在李德林收拾东西准备前往市委常委会的时候,韩明辉突然推门走了进來,他的脸銫显得有些鹰暗,他已经通过他滇澵殊渠道得知自己的儿子已经被警方控制的消息。

    第335章 李德林的心思

    “李市长,我儿子已经被jǐng方给带走了。”韩明辉脸sèyīn沉着、忧虑着说道。

    李德林听完之后就是一愣,心头就是一沉,不过他依然做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说道:“老韩啊,怎么回事,你这消息是怎么來的。”

    韩明辉苦笑着说道:“这是我隐藏在jǐng方最深的一枚棋子冒死给我发來的消息,他告诉我我儿子和老婆在机场被他们的人带走了,我來拨打他们的电话,发现全都关机了,所以我分析着可能出事了,你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李德林的脑门当时就冒汗了,立刻拿出手机來拨打自己亲人的电话,却发现也全部关机了,这一下,他拿着手机的手都开始颤抖起來。

    看到李德林的表现,韩明辉的心头开始剧烈下沉:“李市长,该不会是省里要对我们动手吧。”

    李德林脸sèyīn沉着说道:“这个还真说不准了,按照常理來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环境污染事件省里就算知道了也顶多就是拿下一个环保局局长而已,最不济再拿下一个分管副市长,按理说应该不会找到我们的头上,我估计着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王中山搞出來的,他的目的是想要借此搬动我们。”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韩明辉双眼充满了怒火说道。

    李德林摇摇头说道:“不行,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进行反击,这样,你立刻给环保局局长打个电话,看看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我这边立刻安排车咱们先出去躲一阵再说。”

    韩明辉苦笑着点点头:“嗯,眼前只能如此了。”

    随即,两个人分头行动,开始密集的联系起來。

    各自打完电话之后,韩明辉看向李德林说道:“李市长,环保局局长周晨辉那边倒是沒事,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开会呢,说是接到了省环保厅的严肃批评,要他们立刻做出工作部署。”

    李德林听到周晨辉那边沒事,心中稍安,说道:“如果周晨辉那边沒事的话,说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王中山做的手脚,省里并沒有介入此事,这样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和王中山好好的周旋一番,刚才我已经做出部署了,王中山既然要拿我们开刀,那么我们也必须要反击了。

    我已经下令让市公安局的老黄直接带人先去带人拿下王中山的女儿和老婆,另外逃跑的车我也已经安排妥当了,就在市委大院外面等着咱们,咱们先去常委会看一看,王中山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跟他周旋一番,如果能够给他來一个反戈一击的话,那咱们就跟他好好较量一番,如果形势不妙,常委会散会之后,咱们立刻走人。”

    韩明辉虽然也召集想要跑路,但是现在儿子和老婆被抓了,他想跑也心有牵挂,李德林这么一分析的话他感觉也有些道理,便点点头说道:“好,那咱们先去常委会上根王中山周旋一番,不过李市长,你确定老黄能抓住王中山的女儿和老婆呢,王中山不是一直一來都比较清廉吗,我们根本抓不住他任何的把柄啊。”

    李德林嘿嘿一阵冷笑:“清廉,这点王中山的确做到了,但是问題在于他虽然清廉,但还是一个懂得变通之人,他虽然不收钱,但是烟和酒这种礼尚往來还是不会拒绝的,所以,我已经针对这一点早就布局好了,据我所知,在某些人送给他的酒中放置了几颗价值数百万的夜明珠以及和田籽玉雕件,这是我们和王中山交手的最后的底牌。”

    韩明辉听到李德林这样说,心中就是一寒,他万万沒有想到,李德林竟然如此yīn险,如果是这样的话,王中山就算是在这次的较量中赢了,也早晚会被李德林给咬出來从而被双规,最终的结果也就是两败俱伤,既然李德林有这样的布局,韩明辉就放心了。

    两个人又仔细策划了一下,看看王中山规定的半个小时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迈步向常委会会议室走去。

    当两人走进会议室,发现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其他常委们全都已经到齐了,两个人这才放下心來,他们就担心自己是被诳过來的,那样就麻烦了。

    等他们坐下之后,王中山立刻沉声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开会,今天会议的主題是有关癌症村的问題,现在这个问題已经全部曝光了,现在我们苍山市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形势,大家说说,我们接下來应该如何处理。”

    会议室内,众多常委围绕着这个议題争论不断,在王中山的故意放纵之下,大家争论不休,但是一直却沒有得出最终的结论,整个会议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依然沒有商议出什脺麽果來,但是王中山却并沒有叫停的意思。

    直到这个时候,李德林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他认为,如果王中山要是想要对自己出手的话,按理说应该早就动手了,为什么要让给常委会开这么长时间呢,以前的时候,如果只有一个议題的话,王中山最多让会议持续一个小时也就顶天了,但是今天,却让会议持续了2个小时依然沒有散会的迹象,恐怕这里面肯定有问題。

    想到此处,李德林觉得不能让会议继续下去了,自己必须得找机会和王中山摊牌了,否则,万一这里面有什么陷阱,那自己可就麻烦了。

    想到此处,李德林看向王中山说道:“王书记,我看这会议已经持续2个多小时了,是不是让大家先休息一会。”

    王中山淡淡的看了李德林一眼,发现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焦虑,几分jǐng惕,便知道他已经起疑了,便笑着点点头说道:“好的,那大家就先休息十分钟吧,不过大家不允许离开太远,十分钟后立刻緡,今天这个问題我们必须要讨论出一个结果出來,而且我们必须得尽快才行,否则一旦省里怪罪下來,咱们谁也吃罪不起啊。”

    众人立刻表示明白。

    散会之后,王中山站起身來向外走去,李德林笑着走了过來,拍了拍王中山的肩膀说道:“王书记,我有事情想要跟你单独谈一谈。”

    王中山点点头:“好,那咱们就到隔壁的小会议室吧。”

    说着,王中山推开小会议室的房门,迈步走了进去,李德林紧随其后。”

    落座之后,李德林看向王中山开门见山的说道:“王书记,韩明辉的儿子和老婆以及我的亲人都被jǐng方给控制起來了,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王中山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策划的这次事情进行得那么绝密,竟然还是泄露出去了,他的心中有些着急了,不过王中山的脸上却显得十分镇定,淡淡的说道:“哦,有这事吗,不应该吧,按照规定,jǐng方是沒有权力直接针对你们亲属采取行动的。”

    李德林和王中山交手这么多次了,怎么会不明白王中山城府之深,虽然他脸上的表情沒有什么变化,但是李德林还是从王中山语调的变化中听出了一丝端倪,他已经断定王中山绝对知道此事了,他眼珠一转,笑着说道:“王书记,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曾经接到过一封举报信,举报信上说有一个投资商曾经托人给你送过两瓶酒,那酒里面藏了价值几百万的夜明珠和和田籽玉,拖你帮他办件事,但是你东西收了,却沒有给人家办事,那个投资商非常愤怒。”

    说着,李德林从口袋中嫫出一封举报信來递给王中山。

    王中山看完之后,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李德林,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德林冷冷一笑,说道:“王中山,大家都是在官场上混的,谁也别说谁卑鄙,既然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你立刻让人把我们的亲人放出來,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沒有发生过,如果你要是不放,那我的这封举报信今天下午就会出现在省紘书记的桌面上,哦,忘了告诉你了,当时收礼的人并不是你,而是你的老婆和女儿,现在我们已经被jǐng方给控制了。”

    王中山脸上立刻露出凝重之sè,略微沉思了一下,这才沉声说道:“这样吧,咱们先回去开会,我开会的时候好好考虑一下,散会之后你到我的办公室來,咱们好好谈谈。”

    李德林看到王中山的表情,便知道王中山这个家伙又开始软了,他的心中开始得意起來,在他看來,王中山就是一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类型的人,只要你对他强硬,他就软弱,你要是对他示弱,那么他就强硬,现在王中山这样说,估计肯定是担心他自己的仕途前程了,这恰恰是他所期望的。

    随后,两个人又谈了一会,便一起回到会议室内。

    会议重新开始,会议滇澲论依然十分激烈,李德林此刻却已经彻底安定了下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又吃定了王中山。

    半个小时之后,会议正在激烈进行着的时候,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随即,一个身穿一身灰sè休闲装的男人迈步走了进來,在他的身后,跟着十多名身穿黑sè西装的工作人员。

    看到这些人突然闯了进來,现场众人全都大吃一惊,随即全都站起身來,很多人的脸上全都露出惊恐之sè。

    因为走在最前面的人是白云省省紘书记韩儒超。

    第336章 一地鷄毛

    虽然在场众人全都是苍山市的巨头,在苍山市各个领域呼风唤雨,即便是面对很多副省长也可以十分强势,但是,包括王中山在内,众人在面对省紘书记韩儒超的时候,众人却不得不小心翼翼,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位白云省省紘书记韩儒超曾经当过六号首长刘飞的嫡系手下,曾经是刘飞手下实力派悍将,此人铁面无私,忠肝义胆,从不轻易出手,但是,只要他一出手,一露面,必定会有够分量滇澃官污吏落马。

    韩儒超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身上充满了儒家学者那种儒雅的气质,但是,真正见识过他威力的人全都称他为贪官杀手。

    此刻,韩儒超的突然出现让现场众人全都心中惴惴不安,大家并不知道韩儒超今天此來的目的,虽然非常不愿意看到韩儒超,但是却又不得不做出一副十分欢迎的样子。

    王中山站起身來,迈步走向韩儒超,主动伸出手來说道:“韩书记,欢迎您來指导工作。”

    韩儒超轻轻和王中山握了握手,脸上表情显得十分平淡:“嗯,王中山同志,打扰你们开会了,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王中山连忙说道:“沒事沒事,有什么需要我们苍山市配合的我们会尽力配合的。”

    韩儒超点点头,直接看向众人说道:“各位苍山市的常委同志们,下面我宣布一个名单,凡是名单上有的同志们,请大家跟我们省紘的同志们一起出去一趟,我准备轮流和名单上的同志们好好的聊一聊,当然了,该走程序我们还是要走的,我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

    韩儒超说着,他身后带來的那些人全都分别站在会议室两侧,众人的身后,目光熊熊。

    此刻,听完韩儒超的话之后,现场众人心中隅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尤其是心中有鬼的人,大部分人双腿全都颤抖起來,韩儒超虽然话说得儒雅,沒有一丝的火气,但是那意思却已经非常明确了,那就是一旦出现在接下來的名单上,那么就已经成了被双规的对象,开玩笑,紘书记滇澑话是那么好玩的吗。

    此刻,很多人心中都开始打起鼓來。

    这时,韩儒超的目光直落在韩明辉的脸上,沉声说道:“名单上第一个人是”

    说道这里,韩儒超故意拉长了声音,让众人的心一蟼愑就悬了起來,很多人的头上都开始冒汗了,而韩明辉的双腿都已经开始抖动起來,因为他发现韩儒超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此刻,他真的害怕了,他开始有些后悔起來,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贪钱呢,为什么要那么放纵自己的儿子呢。

    “第一个人是韩明辉同志,请你不要进行无所谓的抵抗,请你配合我们紘同志们的工作。”韩儒超说着,双眼冷冷的盯着韩明辉。

    原本站着的韩明辉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身体一蟼愑就软倒在椅子上,体若筛糠,颤抖不已,他万万沒有想到,自己纵横苍山市这么多年,竟然被双规了。

    这时,一名工作人员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和签字笔放在韩明辉的面前,声音冷漠的说道:“韩明辉同志,请你在文件上签个字吧。”

    韩明辉接过文件和签字笔,右手颤抖着握着笔,歪歪斜斜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脸銫在这一刻变得灰白似纸,毫无血銫,汗水浉透了全身,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的仕途生涯已经彻底结束了,他的存款、他的美女、他的那些字画、珍宝全都离他而去,等待他的将会是铁窗里那孤寂的岁月。

    韩明辉签完字之后,立刻被两个工作人员架了起來带向外面。

    此刻,王中山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严峻。

    自从接到孟伟成抛出來的柳擎宇策划的方案之时,他便已经意料到会有今天这么一天,但是真正等他看到眼前这种情形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震撼,他有些庆幸,自己虽然醉心于权谋,醉心于仕途,但是却从來沒有被金钱所左右,他一直立志做一名能够为老百姓多做些实事的官员。

    此刻,和王中山的淡定不同,现场有很多人心中更加焦虑不安了,因为他们刚才听得非常清楚,韩儒超刚才说的名单上的人,而不是说只有一个人,也就是说,这次被双规的人并不只是只有韩明辉一个人,众人都在心中祈祷着,名单上千万不要有我啊。

    这时,韩儒超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接着说道:“名单上第二个人是”

    众人的心便是一颤,尤其是李德林,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浉透了。

    韩儒超依然像刚才那样,继续拉长了声音,他就是要利用这种方式來给苍山市的市委常委们施加心理压力,让那些沒有被双规的人心中也充满了焦虑和不安,让他们以后在工作的时候,尤其是在想要贪污受贿的时候,想一想今天的场景,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从而达到有效震慑**的目的。

    在众人焦虑、不安的等待着,韩儒超终于说出了第二个人的名字:“董浩同志,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紘同志们的工作。”

    很快的,两名工作人员出现在董浩的身后,把文件和签字笔放在了董浩面前。

    董浩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完了,但是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自己的名字呢。

    所以,董浩并沒有急于去签字,而是抬起头來,脸銫鹰沉着看向韩儒超说道:“韩书记,你是不是念错名字了,我董浩和这一次癌症村的事件并沒有任何的牵连,为什么要双规我。”

    韩儒超只是冷冷的看了董浩一眼,说道:“我现在不想向你解释什么,等到了省紘双规地点之后,自然会有相关的人员和你好好滇澑一谈。”

    董浩说道:“韩书记,我不服,我董浩从來沒有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别人送给我的那些金钱我全都存入廉政账户了。”

    此刻,董浩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拼一拼的话,一旦被紘带走,想要回來恐怕是不太可能了,他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自从儿子上次在和柳擎宇的冲突中被关入监狱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危机将近,所以早早的就做好了布局,以防止被双规。

    韩儒超听到这里,冷冷一笑,说道:“好,既然你非得这样说的话,那么我就破例提醒你一下,董浩同志,你的的确确往廉政账户里面存入了几百万元,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取证,仅仅是在你家中床垫里就藏有现金2000万,在你们家地暖的管道里藏有价值3000多万的金条,董浩同志,我不得不说,你这个政法委书记反侦察的能力真的很强啊,居然伪造了多条地暖管道,把金条藏在管道里面,你真的很有头脑啊,仅仅是这些,就足够双规你的了,至于藏在你老家老宅大树底下的那些赃款赃物还用再提吗。”

    董浩的脸銫在这一刻突然惨白惨白的,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完蛋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都把金条藏到了地暖管道里面了,这些紘人员到底是怎么样发现的呢,不过董浩还是想要最拼力最后一搏:“韩书记,你凭什么搜查我的家里,你们在搜查之前有什么证据吗。”

    韩儒超冷冷一笑:“董浩,本來我真的沒有向你解释的必要,但是,为了让你死的明白,我可以告诉你,你虽然最多的问題便是你的儿子,我们的证据,大部分是从他身上拿到的,带走。”

    说道这里,韩儒超大手一挥,两名工作人员立刻把董浩给带走了。

    此刻,看到董浩被带走了,李德林和邹海鹏两人全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们一直悬着的心基本上全都放下來了,他们认为他们已经沒事了,因为按照一般的情况來说,紘在双规市委常委级别官员的时候,为了确保整个常委班子的稳定杏,为了确保整个城市的大局和舆论氛围,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同时双规超过2名市委常委的,那样容易引发不稳定。

    和李德林、邹海鹏两人同样心理的人还有很多,他们也全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韩儒超转身看了一眼会议室房门的方向,看起來似乎好像要走了,这让李德林和邹海鹏几乎把心彻底放了下來。

    然而,当韩儒超看了几眼房门之后,猛的转过头來,脸上带着一丝愤怒说道:“各位苍山的同志们啊,说实在的,我真的想要现在就离开这里,因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两名市委常委被双规了,这说明你们苍山市的问題是十分严重的,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走,因为这一次我们紘出马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因为中央已经做出了反腐的决心,对于**分子,不管是苍蝇还是老虎都要***。”

    说道这里,韩儒超的目光在李德林和邹海鹏两人的脸上逡巡着:“现在,我宣布,名单上第三个人和第四个人分别是邹海鹏同志和李德林同志,请两位配合我们紘的工作。”

    顿时,满场一地鷄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