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3章 与贺光明交锋~第174章 围魏救赵

    听到郑博方的话之后,柳擎宇有些不解,说道:“郑副县长,您能否详细解释一下,”

    郑博方笑着说道:“柳擎宇啊,你之前为了解决城管局财政预算的问題是不是曾经找过了财政局局长和人大副主任,”

    柳擎宇点点头,

    郑博方笑着说道:“其实,你解决问題的方向是沒有问題的,在官场上,要想解决这关键问題,必须得找到关键的领导,你去找财政局局长和主管的人大副主任,从你的角度上來看是沒有问題的,但是,说句实在话,你即便是找到他们也无济于事,因为你忽略了一个十分关键的人物,那就是县长贺光明,你想一想,这么重要的事情,甚至明显不太符合流程的事情沒有县长点头,财政局局长和人大那边会给你们城管局发通知吗,肯定不肯能的,”

    听到郑博方这样说,柳擎宇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皱着眉头说道:“这样看來,在这件事情的背后,有贺县长或明或暗的影子,”

    郑博方笑着点点头说道:“沒错,而且在我看來,很有可能贺县长还是其中起到决定xìng作用的关键人物,你想一想,前段时间藏拙茶馆事件你闹得那么多,那么不给贺县长和徐县长甚至是马副市长的面子,他们能够善罢甘休吗,而现在刚好你又在城管局收回了韩明强的财务大权,那么韩明强只需要在里面稍微一推动,就会有各方势力跳出來來为难你的,他们上下其手,你要想躲过他们的暗算就难上加难了,”

    听到郑博方的这番话之后,柳擎宇终于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一直认为,这件事情的背后主导者应该是县财政局那边和韩明强那边呢,沒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把各方势力都给牵扯进來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要想解决这个问題还真的有些困难啊,

    这时,郑博方看到柳擎宇愁眉不展的样子,却笑着说道:“柳擎宇啊,再点拨你一句,身在官场上,面对各式各样的对手,你必须要采取各种不同的应对措施,如果对手是君子,那么你可以和他在政治斗争中使用君子的手段,用阳谋对敌;如果对方是小人,喜欢使用yīn谋诡计,你又何必非得要去光明正大的战胜对手呢,该用 yīn谋的时候不妨也使用一下yīn谋,不管yīn谋还是阳谋,其实无所谓yīn与阳,对于错,只要使用者有着一颗为国为民之心,只要使用者的目的是正义的,是对国家对老百姓有利的,使用一下yīn谋又何妨呢,”

    对于郑博方的这番话,柳擎宇深表赞同,使劲的点点头说道:“郑副县长您说得对,”

    这时,郑博方笑着说道:“既然你通过了我的考验,而且龙翔又决定跟随于你,那我就给你一些有用的信息吧,我听说贺光明同志的女儿贺晨露今年chūn天刚刚考上我们景林县虹桥镇的公务员,到现在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年时间呢,据说已经被提拔为虹桥镇的镇委副书记了,希望这个信息对你能够有用,好了,我该工作了,你们也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吧,”

    柳擎宇和龙翔起身告辞,走出县zhèng fǔ大院上了汽车之后,柳擎宇立刻对龙翔说道:“龙翔,你立刻想办法核实一下郑副县长所说的这个信息的准确xìng和真实xìng到底有多少,我这边也好好的准备一下,”

    龙翔接到柳擎宇的指示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打起电话來,

    一直到当天下午4点左右的时候,龙翔风尘仆仆的赶回柳擎宇的办公室,立刻向柳擎宇汇报道:“局长,我刚刚获得十分准确的信息,郑副县长所提供的信息是非常真实可靠的,”

    柳擎宇听到龙翔的汇报之后狠狠的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好,好,郑副县长真不愧是副县长啊,高明,实在是高明,龙翔,通知唐智勇一声,让他备车在楼下等我,我要马上去县zhèng fǔ一趟,我要找县长汇报工作,”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信心,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有把握化解这一次的财政预算危机了,同时,他在内心深处,对于郑博方这位副县长也充满了钦佩,这位副县长虽然才32岁的年纪,但是他的心xiong、他的眼光、他的谋略、他的为人处事真的很不一般,他就好像是一头潜龙,只要机会合适,随时都可以一飞冲天,虽然身在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位置上,但是他的格局、他的知识储备很明显根就沒有把目光放在区区副县长的位置上啊,

    柳擎宇这边略微准备了一下,给贺光明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要去找他汇报工作,贺光明接到柳擎宇的电话之后感觉到十分意外,不过他还是同意了柳擎宇的这个要求,他也想要看看,柳擎宇找他來到底有何意图,

    当柳擎宇敲开贺光明办公室方面走了进來之后,贺光明连头都沒有抬,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先坐那等一会,我这边先处理一下公务,”

    柳擎宇点点头,默默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沒有表现出任何焦躁不安的表情,这让贺光明感觉到十分失望,而真正让他感觉到不满的则是柳擎宇的坐姿,以前别人到自己办公室來汇报工作的时候,有谁敢靠在沙发上坐着等,有谁敢翘起二郎腿,柳擎宇是头一个,这小子,根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啊,贺光明心中这叫一个气啊,

    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柳擎宇的养气功夫还真是够功夫,竟然等了半个小时居然沒有像其他一些年轻人那样表现焦躁的感觉,

    看到这里,贺光明知道,再对柳擎宇考验下去也沒有什么意义,他这才放下手中的材料,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不知道你今天來想要汇报什么事情,我记得你曾经簢说过的,要我以后对你在城管局的诸多动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啊,”

    柳擎宇微微一笑,说道:“嗯,我们之前也的确有过这样的约定,既然您提到了这个约定,那我就不得不说一下,贺县长,好像有人采取变通的方法违背了这个约定,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中的细节我想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当然了,您也可以当做我柳擎宇比较傻,看不出來这里面的弯弯绕,而我今天來呢,主要是向您汇报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关于我们县城管局财政预算方案被驳回的事情,这件事情我希望您能够出面协调一下,按照正常程序,这个时候才告诉他们县城管局预算方案有问題,这有些说不过,而且在流程上也有问題,

    当然了,有些部门也许会解释得天花乱坠,让我们说不出什么來,但是这不是问題,问題是我柳擎宇不是傻瓜,我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非常清楚,在我们城管局某些人的鼓动之下,有一些县里的领导因为看我不爽,所以出手推波助澜,从而让我们城管局、尤其是我柳擎宇这个刚刚上任的城管局局长在这件事情上在局里陷入极大的被动之中,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希望贺县长您能够出面协调一下,平息此事,”

    听到柳擎宇这番话,贺光明虽然有些吃惊柳擎宇滇澒诚和直白,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柳擎宇同志啊,我想你还是沒有弄清楚这件事情的质,这里面绝对不会是你所说的某些领导看你不爽,而是因为你们县城管局的财政预算方案有些问題,你们只需要按照上面的要求修改一下就可以了,也许就可以通过了,你找我协调也不管用啊,因为这件事情是卡在下面财政局和县人大的,”

    说话之间,贺光明便把自己的责任推妥的一干二净,

    柳擎宇淡淡一笑:“贺县长,您这话有些过于官话了,咱们都不是傻瓜,我相信您心中非常清楚,即便是我们城管局如何修改,是绝对不可能通过各种审核程序的,因为沒有您的点头和暗示,下面的人绝对不会通过的,您难道真的不考虑一下让这件事情在正常流程内解决吗,”

    听柳擎宇这样说,贺光明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请你注意说话的方式,你刚才所说的话是在跟一位上级领导说话吗,你所说的这些话全都是你的主观臆断,我们对党员干部最基的要求是什么,实事求是,我们说话做事一切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依法办事,按照流程办事,绝对不能徇私舞弊,你这样说实在是对我、对有关部门同志们的不信任啊,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柳擎宇同志啊,我奉劝你一句,说话做事之前,要好好的考虑考虑,三思而后行,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那样是解决不了问題的,”

    第174章 围魏救赵

    贺光明的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让柳擎宇根找不出任何反驳的机会和漏洞,贺光明说完,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得意,

    然而,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点点头说道:“嗯,贺县长您说得很有道理,以后我会按照您的意思去办的,看來,有关我來想要向您汇报的第二件有关您的事情我还真得三思而后行了,”说着,柳擎宇故意做出一副很犹豫的样子,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下巴,歪着脑袋思考了起來,

    來,贺光明对于柳擎宇的第二件事根就沒有什么兴趣,但是听到柳擎宇刚才说第二件事竟然和自己有关,他的心一蟼愑却又提了起來,和柳擎宇接触这么多次了,他非常清楚柳擎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家伙虽然做事猛撞,但是往往有后手,还真不能小视了,否则自己就有可能和爪龙一样,栽在这小子的手里,

    但是要自己求着他让他说出第二件事是什么,这也太丢面子了,而且自己刚刚劝过人家要三思而后行啊,很显然这小子又在借此蕚愽章了,

    一时之间,贺光明对于柳擎宇是又气又恨,这要是对面坐着的不是柳擎宇,而是其他的下属,他早就拍着桌子把对方给骂出去了,

    怎么办呢,贺光明面对着柳擎宇,此刻竟然生出一丝无力感,这小子实在是太cāo蛋了,贺光明只能冷冷的看着柳擎宇在那里表演,因为他知道,柳擎宇肯定还是要说出那第二件事情的,

    然而,柳擎宇装腔作势的表演了一下之后,却猛的站起身很來,看向贺光明说道:“贺县长,我想您刚才对我所说的那番话是对的,遇到任何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啊,既然您明显不想帮我摆平财政预算方案的事情,我干嘛要急着毖有关您的这件事情告诉您呢,就算是您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了影响,甚至是因此而受到上级领导的重点关注,那也簢沒有什么关系,算了,那我就不打扰贺县长您了,您先忙吧,我走了,”

    说着,柳擎宇站起身來转身就向外走去,沒有任何的犹豫,

    然而,此刻,贺光明却有些坐不住了,尤其是柳擎宇刚才那句“就算是您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了影响,甚至是因此而受到上级领导的重点关注”更是让他的心一蟼愑就纠结起來,对于这小子的手段他可是有所了解的,所以,当他看到柳擎宇马上就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贺光明连忙大声说道:“好了,柳擎宇,你赢了,你说吧,第二件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柳擎宇这才转过头來看向贺光明说道:“贺县长,我真的不想说啊,毕竟告诉了您对我也沒有什么好处,到时候我们县城管局财政预算方案还是通不过啊,”

    听柳擎宇这样说,贺光明那叫一个气啊,他明明知道柳擎宇是故意在气自己,却沒有脾气,只能气鼓鼓的说道:“行,我保证,如果你说的这件事情真的有那么重要和关键的话,我帮助你摆平财政预算的时候,”

    柳擎宇这才笑着点点头,慢慢的往回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嗯,还是贺县长顾全大局,心xiong开阔,您真是我们年轻人学习的榜样啊,”

    听到柳擎宇的这句话,贺光明更是气得恨不得狠狠的把柳擎宇的嘴给封上,这小子,说话实在是太损了,这不是明显让自己下不來台嘛,不过好在现在办公室内只有他们两个,贺光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天大地大,官位最大,保住了官位,一切无忧,

    然而,让贺光明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坐下之后,却又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題:“贺县长,您也知道,这一次财政预算方案有关部门葴黯仅是给了我们两天时间让我们重新修订,我刚刚上任,两眼一抹黑,啥都不懂,我看这件事情明显是有些人在故意为难我们,所以我看您再摆平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不要再让我们县城管局去修订那个预算方案了,让有关部门直接撤销那个通知就好了,您看行吗,”

    贺光明冷冷的说道:“这得看你的那个消息到底是什么了,”

    话都说道这种份上了,柳擎宇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故意装出一副表情十分凝重的样子沉声说道:“贺县长,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是在某个大型平面媒体上做记者的,他今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他明天就要过來到我们景林县來采访一件事情,说是他接到有个人举报说是您的女儿才刚刚成为公务员还不到一年呢,便已经被提拔为虹桥镇的镇委副书记了,他说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这绝对是违规提拔任用啊,更何况还是一名大专生呢,

    不过我的那个朋友说他上面的领导对于这件事情也十分重视,决定要把这件事情做成一个系列报道,要集中力量对某些官员子弟被越级提拔、违规提拔的问題进行重拳轰击,要严肃的打击一下这种十分丑恶的现象,当然了,对于您贺县长的人品我还是十分信任的,我相信您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以权谋私的事情出來的,所以我也曾经试图就您的人品簢官之道向他进行解释,劝他不要过來进行采访了,因为根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事情,不过他告诉我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还是决定要过來看一看,所以呢,这件事情我认为还是应该知会您一声才行,要不然的话万一那个朋友对这件事情进行报道了,不管有沒有这件事情,这对您伟大、光辉的形象都是一种抹黑啊,这对我们景林县的形象也是一种抹黑,真要是报道出去了,上面的领导要是不重点关注您才怪啊,”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话,贺光明当时就是一个激灵,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柳擎宇不过才刚刚到县城管局上班才这么一小段时间,竟然连自己女儿的事情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己做的一直都是十分隐蔽的啊,按理说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啊,这小子怎么知道的,不过此时此刻,他知道,既然柳擎宇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不管他所说的那个记者朋友是真是假,这个问題都必须要尽快解决,因为万一柳擎宇说的是真的,这件事情真要是报道出去了,自己被上级领导关注甚至是处理都是铁板钉钉的,

    想到此处,贺光明内心深处彻底将柳擎宇给恨死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想出了这么围魏救赵的一招,十分愤怒,却又十分无奈,谁让把柄掌握在柳擎宇的手中呢,

    略微沉訡了一下,贺光明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情,看向柳擎宇的时候目光和脸sè都显得十分真诚,他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志啊,这件事情真的感谢你了,我女儿的的确确在虹桥镇那边工作,不过至于他是否被提拔为镇委副书记了我还真是不太清楚啊,我这边立刻让办公室主任下去调查了解一下,争褥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有域改之,无则加勉,不过你那边也得劝一劝你的朋友啊,让他们不要动不动就给我们地方zhèng fǔ和领导脸上抹黑,这样对大家都沒有什么好处啊,”

    听贺光明这样说,柳擎宇心中对他的这种虚伪充满了鄙视,不过柳擎宇的脸上却露出一种十分苦涩的笑容,叹息一声说道:“贺县长啊,说实在的,我已经劝过那位朋友了,不过他不怎么听我的话啊,而且最关键的是,我现在也沒有心情和jīng力去劝他啊,因为我们城管局财政预算的事情,我马上就要在我们城管局里抬不起头來了,您说我都混成这样了,我还有心情和jīng力去干别的事情吗,我看您要不还是找一找市委宣传部或者省委宣传部的领导,请他们出马得了,也许他们出面以后能够顺利解决这个问題,毕竟对方是平面媒体吗,还是应该会照顾一下地方zhèng fǔ和领导的情绪的,”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贺光明气的都快疯了,心中暗骂道:“找市委宣传部和省委宣传部,我又不是傻子,我又沒疯,如果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了,就算媒体不报道出來,上级领导恐怕也知道这件事情了,万一在我晋升路上拿出來谈一谈,我以后的仕途之路就算彻底断送了,柳擎宇你小子真是太无耻了,你不就是想让我立刻把这件事情给你摆平嘛,你直接说出來不就得了,干嘛还非得绕这么一大圈子呢,

    不过这番话贺光明也就是心里想一下,在看向柳擎宇的时候,他的嘴里却说出了另外一番话:“柳擎宇同志啊,我看找谁都不如找你啊,毕竟你和那位记者同志是朋友嘛,你放心,我这边马上给财政局局长和人大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无论如何、不管克服多少困难,都必须把这件事情给你摆平了,你现在就集中jīng力把这件事情给我摆平,”

    说着,贺光明当着柳擎宇的面拿出手机分别给财政局和人大那边打了电话,当着柳擎宇的面确定对方确认县城管局的方案沒有太大的问題,并且给县城管局那边发通知告诉他们不用修改了,之前是有个工作人员在工作的时候把一项关键数据给看错了,现在复查了一下,已经沒事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贺光明心中暗想:“柳擎宇啊,这蟼愑你应该能够把这件事情给我摆平了吧,”

    然而,贺光明却万万沒有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