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7章 担子不轻~第108章 挑战不小

    柳擎宇乘坐公共汽车来到县委组织部,先按照相关流程进行报到,随后便在组织部副部长彭真的带领下前往县城管局进行正式上任。

    在前往城管局的路上,彭真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小柳啊,你是我见过的最年轻的科级干部,你的简历我也看过了,不过简历上写得太简单了,想必你在军中混的一定很不错吧?”

    听到彭真的语气似乎是在和自己拉近关系,柳擎宇倒也是懂得尺度之人,便笑着说道:“还行吧,上面的领导倒是比较喜欢我的。”

    柳擎宇出身狼牙之蕚愒然不能告诉彭真,但是领导有话说他又不能不答,便回复了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彭真能够做到副部长位置自然也是七窍玲珑之人,他

    对于柳擎宇怎么回答并不在意,因为他真正的目的是通过对话逐渐拉近与柳擎宇之间的关系。既然柳擎宇回答的并不是太敷衍,他也就没有挑剔,而是直接进入了正

    题。

    “小柳啊,你对景林县城管局局长这个位置了解多少?”彭真问道。

    柳擎宇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彭部长,说实在的,我以前往往只是在电视上或者媒体上经常看到城管局方面的新闻,所以要说真实印象,却并不了解。”

    彭真点点头,他看得出来,柳擎宇倒是一个十分实在之人,不了解就是不了解,绝对不会外行冲内行,站在组织部副部长的角度来看,越是这样的干部越让人放

    心,因为对方既然不懂得这方面的业务,上任之后肯定会用心去做事,这样反而容易把事情做得很好,而那种看起来啥都懂的干部,真正干起来往往流于形式,未必

    会真正的把事情干好。

    简单的几句对话之后,彭真对柳擎宇的印象倒是有了很大的改观,虽然他是县委书记夏正德之人,但是在之前对于柳擎

    宇暴打薛文龙之事还是对柳擎宇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毕竟一个下级不管因为什么理由暴打上级都是不对的,都是坏了官场规矩的。但是看柳擎宇如今十分坦率,

    他反而欣赏起来。再想起夏书记的安排,他便沉声说道:“小柳啊,你既然不太了解城管局这块,那么我就给你简单的介绍一下。我跟你说啊,我们景林县城管局那

    可真是大大有名啊,就在你去关山镇上任之前,景林县城管局曾经因为城管队队员暴打街头小贩致其死亡之事而蜚声华夏,知名度非常高,在你上任之后,又是接连

    发生了几起城管强拆和打人事件,虽然在有关部门的通力合作下已经把这些事情给压了下来,但是实际上,问题却十分严重,而景林县城管局局长的位置更是在2年

    的时间内换了5个,你想想看,这是什么概率?

    而最近3个月以来,城管局局长位置一直都是空缺着呢,没有任何科级干部想调过来担任这个

    位置,而有的的副科级干部就算是给人家提拔一级到科级让他来担任城管局局长位置他宁死也不答应。可以这样说,景林县城管局局长位置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看

    着位置诱人,实际上危险重重,最为关键的是,景林县城管局由于其特殊的历史原因,造成了这里的很多工作人员和县里的很多官员息息相关,城管局了里有编制的

    城管人员几乎都是县里各级别领导的亲戚或者朋友,就连那些协管员也大多有些背景。所以,你在城管局工作以后需要多加小心啊。尤其是常务副局长韩明强,此人

    很有手段,好像背景也挺强的,即便是薛文龙时代对他也一直不敢轻易得罪,虽然局长换了5个,就连很多副局长都因为各种问题被拿下,但是唯独他这个常务副局

    长没有事,所以,对于此人你要多加注意。这些是夏书记让我带给你的信息,希望对你有用。”

    听到彭真这样说,柳擎宇心中就是一暖。他知道,夏正德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自己必须要在城管局这个新的岗位上做出成绩来。

    柳擎宇随着组织部副部长彭真来到县城管局后,县城管局方面在常务副局长韩明强的带领下举行了十分隆重的欢迎仪式,在整个仪式上,组织部部长彭真率先进行

    发言,对于景林县城管局的工作给于了认可和鼓励,并对柳擎宇上任之后的前景给于了憧憬,希望柳擎宇能够带领整个县城管局走向光明的未来。

    在彭真发言的时候,柳擎宇的目光一直在台下各个副局长们的脸上逡巡着。柳擎宇非常清楚,在官场之上,很多人的脸上全都是戴着面具的,要想真正看清楚一个人,要看他的眼神,很多时候,眼神是不会说谎的,一个人的真实想法,往往会通过他的眼神表现出来。

    柳擎宇发现几个副局长脸上表情各异,眼神也各有不同。而最让柳擎宇感觉到有些不舒服的是,在副部长发言的时候,身为常务副局长的韩明强脸上竟然露出一丝

    十分不屑的表情,尤其是当副部长说道相信柳擎宇一定会带着整个县城管局走向光明未来的时候,这位副局长的脸上明显露出不屑和嘲讽之銫,甚至还轻轻的摇了摇

    头,将他对柳擎宇的轻视之意尽显无遗,虽然他的所有神态全都表现得十分隐蔽,但却并没有逃出柳擎宇的视线,因为柳擎宇是一个十分善于察言观銫之人。

    尤其是令柳擎宇心中不爽的是,在轮到柳擎宇发言的时候,韩明强竟然和旁边的副局长低头耳语了起来,明显没有把自己这个刚刚上任的局长放在眼中。

    所以,当组织部副部长提名让自己发言的时候,柳擎宇站在主席台上,并没有立刻发言,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静静的看着韩明强。

    这一下,现场所有参加欢迎仪式之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韩明强的方向上。

    本来,还在和旁边副局长咬耳朵的韩明强看到柳擎宇没有说话,在看到众人的目光,顿时停止了耳语,眉头紧皱着抬起头来看向柳擎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擎

    宇竟然会玩了这么一手,这等于直接将自己的行为曝光在了所有人面前,这样做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不过韩明强也是聪明之人,他只是冲着柳擎宇淡淡一笑,拿起

    茶杯来轻轻喝了一口,便侧着头看向了窗外,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此刻,组织部部长彭真把两个人的现场表现全都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

    充满了担忧之銫。对于柳擎宇的脾气这位组织部副部长是早有耳闻,知道柳擎宇当年连薛文龙那样嚣张的县长都敢暴揍一顿,更何况是对于其他人呢。而韩明强的身

    份他也是知道的,这位不哼不哈的城管局副局长可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人家也是大有后台的,而且这个韩明强在最近几次的城管局局长调整过程中,一直都稳坐钓鱼

    台,虽然不是局长,却胜似局长,在整个城管局内,他几乎一言九鼎,哪个局长上任都不敢视他的意见,都必须得和他搞好关系,曾经有一任局长因为想要抓劝,

    结果上任不到2个月便因为城管局系统出事被免职了。

    现在景林县甚至有人认为之所以城管局局长接二连三的被免职,恐怕全都和这位常务副局长之间有着很深的关系,这些正局长们都是他给设套搞下去的。

    而现在,柳擎宇刚刚到任就和韩明强之间擦出火花,这可不是好现象啊。所以,此刻的彭真对于柳擎宇这种强势充满了担忧。毕竟一山难容二虎,而柳擎宇和韩明强一个是过江猛龙一个却是地头蛇,胜负很难预料。

    轮到柳擎宇发言了,柳擎宇淡淡一笑,沉声说道:“各位城管局的同志们,在来城管局上任之前我听说城管局这边两年换了好几任局长,看来我们景林县城管局还

    是存在着不小的问题的嘛,既然我柳擎宇现在当了这个局长了,我肯定不希望像以前的那些局长一样,被赶下局长这个位置上去。我相信在座各位应该也听说过我柳

    擎宇的名字,不管那些传言的真实杏如何,也不管大家都听说了什么事情,有一点我可以像大家证明,我柳擎宇的脾气不太好,我是专业军人出身,我这个人做事一

    是一二是二,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希望看到有人把自己的权威凌驾于组织纪律之上,更不希望看到有人利用城管局滇澵权在外面作威作福,凡此种种,我柳

    擎宇绝对不会轻饶,该整顿的整顿,该开除的开除,我绝对不会手软。所以我希望我上任以后,大家都能把心放在工作上,不要放在其他的方面。对于以前大家的所

    作所为,我没有看到,也不打算去管,但是,如果谁在我上任之后,依然我行我素,不把组织纪律放在眼中,不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眼中,那么可就别怪我柳擎宇铁

    腕无情了。多余的话呢,我也就不多说了,说多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就这样吧。”

    第108章 挑战不小

    柳擎宇说完之后,现场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在组织部部长彭真的带领下,现场这才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很显然,柳擎宇的这次发言让很多城管局的干部心中相当不爽,让众人看到了柳擎宇的强势和嚣张。

    此刻,韩明强听完柳擎宇的发言之后,嘴角使劲的撇了撇,脸上再次露出不屑之銫,心中暗道:“柳擎宇啊,看来你还真想在我们城管局做出一些成绩来啊,不过

    你是不是也太嚣张了一点啊,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常务副局长的感受?哼,你想要做出一些成绩我不反对,但是你最好不要触动我的利益,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

    道什脺餍暗算无常死不知的。”

    其实,在柳擎宇发言的时候,他一边说话也一边在默默的注意着韩明强的表情,当他看到韩明强脸上露出那种不屑表情的时候,便已经确定,自己要想真正在城管局做出一些成绩的话,这个常务副局长就是最为关键的人物,能否搞定此人将会成为成败的风向标。

    想到此处,柳擎宇的目光向韩明强看了过来,而这时,韩明强充满不屑的目光也恰好向柳擎宇看了过来,两位城管局大佬第一次目光交流便以这样一种充满火花式

    的激烈碰撞开始,两个人的目光似乎在瞬间凝固了,对视了足足有3秒钟的时间,谁都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直到柳擎宇说完最后一句话收尾的时候这才转移视线看

    向别处。

    随后,便是一些简短的正常流程,流程走完之后,组织部副部长在城管局众人的陪同下一起吃了顿午饭,这才返回县委组织部。

    当天下午,柳擎宇略微休息了一下午,第二天上午正式走马上任。

    一大早,城管局办公室主任龙翔便在柳擎宇下榻的宾馆外面等候着了,看到柳擎宇起来后边直接带着柳擎宇来到城管局,一边给柳擎宇介绍着城管局办公大楼的布局和各个领导的房间,一边带着柳擎宇来到了早已经安排好的局长办公室内。

    走进局长办公室,龙翔笑着用手一指室内的装饰说道:“柳局长,办公室内所有的家具全都是新的,办公室也是几个月前刚刚装修过的,您看看哪里有不满意的地方,需要不需要重袀惏修一下或者把家具之类的物品换一换?”

    柳擎宇简单的扫了一眼办公室内的装修情况和家具情况,感觉还是挺满意的,便点点头说道:“嗯,这倒是不用,我感觉还算可以,就不用在普涨浪费了,就这样吧,郭主任,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当了多长时间了?”

    柳擎宇自从昨天见到龙翔这个办公室主任之后,便发现这个龙翔办事能力倒是挺强的,至少在表面上,让自己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只不过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的人。

    而自己身为城管局局长,对于办公室主任这个核心人选是必须要掌握的,否则连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都掌控不了的话,以后城管局的工作还如何展开。而他问龙翔什

    么时候上任的便是对龙翔的一种试探。通过龙翔的回答,他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龙翔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连忙说道:“柳局长,我是3年前从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提到办公室主任位置上的。”

    听到龙翔这样说,柳擎宇就是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局长都换了好几任了,而龙翔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置竟然没有任何动摇,看来这个龙翔要么是常务副局长韩明强的人,要么就是特别有能力,让几个局长都对他没有调整。

    想到这几种可能,柳擎宇不由得对龙翔多了几分关注,对他罍鞑,自己刚刚到任,对于城管局里的局势两眼一抹黑,如果能够有个熟悉局势的人能够为自己所用,

    那对于自己掌控城管局相当有帮助的。最为关键的是,龙翔这个城管局办公室主任实在是太年轻了,看起来也才二十多岁连三十都不到。而这样年纪的人能够做到县

    城管局主任这个位置上,而且还是一坐两三年,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柳擎宇和龙翔闲聊了几句,把他的基本信息嫫得差不多了,柳擎宇笑着

    说道:“龙翔啊,你一会通知一下所有局党委成员以及各个科室、中队的一把手,下午3点整准时召开局党委会,我希望各位局党委成员都不要迟到。而且要明确的

    告诉他们,我听说在官场上有一些人喜欢通过迟到甚至是通过不到场来显示他们对新上任领导的不屑和不支持,我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我柳擎宇是军人转业干部,

    脾气比较直,如果谁要是对我有所不满,可以当着我的面说出来,就算是当面骂我,只要他说的有道理,我绝对不会出手,但是,如果谁要是通过一些他们认为的比

    较‘聪明’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我滇潿度,那就别怪我柳擎宇对他们不客气了。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们,就说我脾气不好。”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话,龙翔呆住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局长说话做事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一般新上任的局长或者其他单位的领导在上任之初往往会先嫫一嫫单位里的各种人事关系情况,甚至

    要先拉拢一批、打压一批、分化一批,但是这位柳大局长竟然上任之初第一次召开局党委会就直接采取这种高压态度,将他预想到的种种可能情况全都提前说了出

    来,并且给予相应的警告,虽然这样做有种未雨绸缪的感觉,但是问题在于,最近2年多来,局里的大小事务几乎全都是由常务副局长来负责打理的,而且几乎每一

    个新的局长上任,这位常务副局长都会拉拢着一大票的副局长们凉一凉新上任的局长,让新局长对他有所顾忌,从而只能成为影子局长。

    而现在,新局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上来就针对常务副局长有可能的做法进行了布局,那么一旦召开了局党委会,那脺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是局长胜还是常务副局长胜?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一时之间,龙翔产生了不少的想法,不过这些想法都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于柳擎宇的面前表现出来,他非常清楚,柳擎宇能够通过一己之力将整个景林县折腾得

    天翻地覆,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揣摩透他的心思的。为了确保自己的位置,他只需要暂时做一个传声筒好了,至于站队,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他也不想站队。这两

    年多来,他感觉做一个立场中立的办公室主任倒也还挺舒服的。

    从柳擎宇办公室离开,龙翔立刻通知了所有副局长和局党委委员们,把柳擎宇的话跟众人传达了一遍。

    常务副局长韩明强的办公室内。

    韩明强在听完龙翔的通知之后脸銫当时便鹰沉了下来,挂断电话之后,他站起身来,点燃一根烟在办公室里开始踱步起来。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推开,副局长刘天华满脸愤怒的走了进来。

    看到韩明强正在踱步,一芘股坐在沙发里便抱怨开了:“老韩啊,柳擎宇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召开局党委会就召开呗,为什么还非得整出一个必须全部到场

    呢?我怀疑这小子是不是知道我们以前联手整几个新到任局长的事情,想要避免重蹈那些局长的覆辙,所以先给我们来这么一个下马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小子

    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啊。”

    韩明强听完之后停住脚步,原本紧绷着的脸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嗯,老刘啊,你这番话虽然没有分析到点

    上,却也点出了一些问题,我刚才也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我还真不确定这柳擎宇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你刚才这么一说,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情,那就是不管他柳擎宇到底有什么本事,至少现在我们还没有见到。而且他在官山镇做出了那么多的成绩,最终不仅没有晋级到镇委书记,反而被发配到我们城管

    局来担任局长,就算他有县委夏书记做后台,也未必能够有什么前途,毕竟他可是把市委邹书记和市政法委董书记的儿子都给彻底得罪了,而且这两个人也因为柳擎

    宇被罢免了官职,彻底失去了在仕途之上发展的可能杏,恐怕现在邹书记和董事局把柳擎宇都快恨死了,我们只要能够在城管局里好好的收拾一下柳擎宇,为邹文超

    和董天霸出口恶气,弄好了我们有可能能够抱上这两只粗大腿,只要抱上一根大腿就足以保证我们仕途畅通无阻了,何况是两根呢。”

    听到韩明强这样说,刘天华也笑了,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还是你老韩聪明,就这么办,不过下午的局党委会我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怎么样才能收拾掉这个柳擎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