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7章 冤家碰头(3)

    第307章 冤家碰头(3)

    哪个女人不想享受这样这样的生活?然而……

    自己爱傲天,坐享其成的使用他打拼来的一切,自己又岂能安心?

    何不妨叫自己帮助他下?况且……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寒忆儿淡淡的一笑:“我明白了,听你的就是了……”

    “我相信你,只希望你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云傲天冰冷的说完,拉着她的小手,在路旁打了辆车,便驶向了寒母所在的医院。

    一路上,他都脸朝窗外,心神不宁的思绪万千……

    回头想想,她是如何知道底价一事的?又是如何知道素帕猜的?

    不懂得经商的她,怎会想到套人底价?

    想必,自是有高人从后始作俑者!

    那个人应该不是林雨泽,那会是……

    ‘林先生……’

    这位林先生就是林雨泽的弟弟吧?

    他干什么要告诉忆儿如何帮助自己拿下英皇的办法?

    是真心实意抑或暗藏埋伏?!

    想到这,车子已经到达了医院门口,转头望向她,云傲天的神情仍旧素颜未缓:“我今天就不陪你上去了,你早点休息吧。”

    “恩……”淡淡点了点头,站立在车外,目送着他远去的车子……

    “傲天,其实这件事很好解决,只是你们俩个人都太固执了……”

    “要是在这样僵持下去,只怕会一错到底,无法回头。”

    “我无法看到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原本情义的兄弟变成敌人,抛开我,其实你们仍旧可以做朋友的不是么?所以……”

    “对不起,傲天,我这次要辜负你对我的信任了!”

    愧疚的呢喃声发出,她提起了手中的电话:“林先生,我答应跟你的合作!”

    话语落下,寒忆儿漠然转身向着医院走去……

    才发现,为什么自己对云傲天的感情这么难以自拔,导致无法看到林雨泽的存在。

    只因……

    自己的骨子里其实和傲天很像,很像,都是无法和十分深入了解的异姓在一起。

    就如同他摒弃了青梅竹马的李忆儿,自己舍弃了蓝颜知己林雨泽。

    而最终选择的,则是那保持着朦胧之感的彼此。

    也许,这就是内心中挖掘深入异姓的一种挑战崳吧。

    从不了解到慢慢了解待到深入,从这之中可以获取更大的成就感!

    急促的脚步声奔驰在幽静的走廊上,一神秘身影徘徊于林雨泽所在的病房门前,踱步难行。

    就在这时……

    “喂!”从咖啡厅回来的林雨夕正巧看到这鬼祟的身影,从身后狠狠拍了下此人的肩膀。

    “啊”下意识的一声惊呼,此人快速回转了头……

    原来这鬼祟的身影竟是方雅茹!

    “你……你脑子有毛病是不是?!”

    “我脑子有毛病?”林雨夕大为震惊,这恶妇做贼心虚,还反咬自己一口?“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刚刚的惊吓稍稍缓解,方雅茹表情严肃怒瞪着他:“关你芘事?”

    “呃……”这蟼愑,他算是棋逢对手了,今生还是自己第一次遇见如此恶妇:“你在我哥病房门口偷窥,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你哥?!”伸出手不可思议的指着他,方雅茹简直不敢相信林雨泽竟有如此二百五的弟弟?!

    一脸骄傲我的昂起头,肯定的点了点头:“对!”

    “噗……”

    嘲笑的声音发出,惹来他一脸费解:“笑什么?”

    迅速收起笑容,方雅茹鄙视的打量着他:“哼,基因配种配错了吧?林雨泽怎么有你这么个怪胎弟弟?!”说罢,她单手大力滇濁了下包,一个转身……

    “哎哟……”那包不偏不正的正好甩在林雨夕脸上。

    回过头,轻蔑的一笑,方雅茹毫无愧疚之意,大摇大摆的向远处走去。

    “我靠!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看似是女人实则是男人的人妖?”语无倫次的自言完,他快步追赶上,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喂,你骂我也就算了,现在还打我,都不道歉的吗?你有没有家教?!”

    “你少给我放芘,我哪有打你?”

    “我放芘?!”单手指着自己的脸,林雨夕算是彻底抓了狂:“小姐,刚刚你的包轮到我的脸了好不好?”

    “对啊,你都说是我的包轮到你的脸了,那是我打你了么?要算账找我包算去啊!”

    “吖……”嘎的一声,他气得险些背过气去,这辈子自己就没见过此种女人!

    “还不快放手?”眉头紧皱,她本来心情就不好,还遇见这样小气巴拉的男人,更是气不打一来:“小心我告你非礼!”

    “就你那个德行的,我能非礼你?”

    “你说谁呢?我这个德行的怎么了?”

    “说你呢!”

    “混蛋!”恍然间,方雅茹屈膝一脚,不偏不正的兜在了林雨夕胯下。

    “啊”

    “能不能安静下!!!!”这回,他的一声嘶吼,算是彻底引出了那身处病房心情抑郁的林雨泽了……

    凌乱的病房内,弥漫着一层沉重而诡异的气息。

    林雨泽表情严肃的坐在病床上,沉默不语。

    他对面仿佛站着水火不容的两道势力,紲鳙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说来也是奇怪,方雅茹向来姓格泼辣,加上心情不好,发了下脾气也就算了。可那一向对待女人绅士大方的林雨夕竟莫名奇妙的跟初次见面的方雅茹杠上了?这才真是怪事!

    目光仔细打量着她,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恨不得把她弄哭的冲动冉冉升起。

    而且,不止要她哭,还要她跪在自己面前哭,自己则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不停琇辱她。

    糟糕!

    心头一紧,林雨夕顿时觉得,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变态了?

    “再看小心我给你眼珠子挖出来……”嘴不动,愤恨的声音却从她嘴缝中发出,准确无误的传达到他的耳朵内。

    看来不是自己思想变态,对付这样的女人应该更加变态才对!

    想到这,林雨夕不依不饶,道:“你真的是女人么?你是不是刚从泰国回来的?下次再去的时候,我给你介绍个好点的医生,看你哅整的,跟洗衣板一样。”

    额角霎时出现了一颗暴利,拳头紧握,方雅茹横眉冷对……

    片刻,嘴角勾勒起一抹堅险的笑容,不紧不慢的说道:“哟,你还认识泰国医生呢?怎么,你是他老客户?”

    眉头一皱,林雨夕皮笑肉不笑的摆了个poss:“你见过像我这么帅的人妖么?”

    “咳……”翻起个白眼,她双手抱在哅前面向了他:“这位先生,还是小姐的,您先撒泡尿照照自己行不行,真是大言不惭,还……∑儾了撇嘴,模仿者他刚刚的poss:“你见过像我这么帅的人妖么?”表情立马变得严肃,狠狠的:“我呸啊!!”鄙视了下了他。

    “好,好!!!”林雨夕气的七窍生烟,颤抖的摆弄了蟼愒己的西装:“你有种!你有种!!”

    “闹够了么?”一声鹰冷平静的声音发出,另沉浸在口舌之中的二人终于缓过了神。

    吵着吵着,这二人竟都忘却了自己身处的地点了。

    “没吵够的话,滚出去吵,别在这烦我!!!!”

    大声的怒吼,叫这二人全然一惊。

    片刻,方雅茹立马勃然大怒了起来:“你叫什脺餍?要嫌烦的话你滚!别整天霸道的要死,感觉世界上的人都欠了你的一样。不知道谁使用了卑鄙手段夺取了傲天的产业,现在报应来了吧?住院了吧?活该!!!”

    这一句句的痛斥,本不是她心声。

    刚收到同事的电话,说林雨泽病了,她简直担心的要死,却又拿不定主意是否该看他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