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二章 夜游乐镇

    虽然西蜀被火球砸得外焦里嫩,但乐镇作为一个与世无争的小镇,除了镇外头有那么一出求药的戏码,整体来说镇里的氛围依然很和谐。

    平和的小镇,到处都有或吹箫,或弹琴,奏乐的人。

    “不愧是乐镇。”坐在茶舍窗台边看着楼下免费表演的迟环瑜笑了笑。

    尉迟瀖看着迟环瑜这洒妥的表情,要不是先前就有接触,真要被他放荡的名声和此时的神情自若给骗了。

    “少爷,我回来了。∑冸亮归来,脸涩有些古怪。

    迟环瑜一笑:“看来是发现什么大秘密了。”

    齐亮点头禀报道:“这乐镇不愧是民风淳朴,连这么简单的骗术都看不透。”

    齐亮说明这几日的情况。

    简单来说就是从某一日起,这镇上时不时有人发一种怪病,郎中对此束手无策,导致镇上人心惶惶。而这个时候,自称是瑶天派过来派药的白烨仙人来了,镇民一开始也不是很相信弊烨仙人的药是不是真的能救人。

    而白烨仙人当时就将第一粒要赐给镇上的一位大善人。并称自己前来正是因为这位大善人的虔诚。

    这一粒药,按照他的吩咐,化作三日分开服用,果然病痛全好了。

    这之后镇上的人都开始求药。

    “那怎么判断虔诚不虔诚?”尉迟瀖开口问道。因为这一环节正式行骗敛财的关键,如果这家伙真的靠的是功德一类的判断,那无话好说,可是如果他的判断依据是香火钱,哼哼。

    齐亮也对尉迟瀖拱了拱手,而后说道:“虔诚度就是各自回家写下所能捐赠的钱财,而后在家里后院放好银两,夜里他就会来派药,并收走这虔诚供奉。”

    “那这瑶天派不就真的是骗子了吗?!”迟小小撅了撅嘴,一脸失望。

    齐亮不敢接这位小公主的话,不言语。

    尉迟瀖想了想说道:“也未必是瑶天派的作为,这人到底是什么人,怕是这些镇民都没有研究过吧?”

    齐亮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那位大善人以前参加过瑶天派的赈灾,他说他当时见过这位白烨仙人就在瑶天派药宗的仙女旁边站着。”

    “那难道这人真是瑶天派的?不是说瑶天派的作风极好门规极严吗?可是这白烨仙人的作为为何似是敛财?”尉迟瀖想不明白。

    “好哇,大骗子,你还说你对瑶天派一点也不了解的!”

    “啊!哈哈哈……”

    被迟小小抓包,尉迟瀖有点尴尬,只能干笑。

    “诶,七七,三弟别闹了,我们早些找个住处,吃了晚饭后,来个夜游乐镇如何?”

    迟环瑜开口,姑且算是帮尉迟瀖解了围。

    由迟环瑜定下的行程没有人会违背,随便吃了点不合口味的民食后,七人在不大的乐镇逛了起来。

    “民风淳朴之地还能灯火明亮到这个时辰实属不易。”迟环瑜走在路上饶有兴趣地看着街景。

    即便是在大城市,大多数百姓也都是没用什么夜间活动的,对于他们来说灯红酒绿的夜晚很是奢侈。一来灯火代表着多余的消耗,二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他们全心付出于生计才能养活自己。

    尉迟瀖也是点点头,但借着强势的神识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小镇或许经过什么上仙点化,走的是稀有的乐修之路。”

    “他们也是修士?”小公主眼中冒着星星眼,一副憧憬的样子。

    尉迟瀖忍不住煣了煣她的脑袋说道:“你好歹也是融合期的高手不要表现出一副土包子的样子好吗?算我求你了,否则跟你走在一起太丢人了。”

    这亲昵的动作和话语让所有人都是一愣,特别是迟小小的两位哥哥。迟钟钦在听到融合期三个字的时候不禁捏了把汗,就算是皇帝陛下提到小丫头的修为都会导致这丫头悲从中来,毕竟这修为是用她母妃的姓命换来的。

    可是没有想到小丫头没有露出悲伤的表情反倒娇嗔道:“跟我走在一起怎么就丢人了?啊啊啊,大骗子你给我说清楚!”

    “你看看你现在,跟只野猫一样,真是白费了你这钙儻亮皮囊了。”深怕被迟小小怒打,尉迟瀖连忙从身后锁住了她。

    “我……我哪里只是皮囊漂亮!”迟小小气呼呼地反踹了尉迟瀖一脚,迫使后者在疼痛中松开了手,挣妥后又在其身上用力一拍,发泄完就跑到了迟钟钦身边。

    尉迟瀖被连番攻击疼得倒抽冷气,这丫头虽说控制了修为,但力气还是不小。

    “钟钦哥哥,这家伙欺负我,你快帮我讨回公道!”迟小小在她五哥面前撒着娇。

    迟钟钦苦笑起来,若是以前听到迟小小这般撒娇,他肯定要帮着出头,可是现在且不讲到底是谁被欺负了,单说这二人的表现,关系不浅,真出头不是自讨没趣嘛?

    迟环瑜更是轻松就看出端倪,哈哈大笑:“七七啊,三弟是你的亲卫,你应该自己修理他啊。”

    “哇,大哥啊,不带这样的。”虽说迟小小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但尉迟瀖清楚自己还没有触及到皇家底线,这个时候就应该卖乖。

    “哦,对哦。就是嘛,大骗子,你可是公主亲卫,怎么可以欺负我?咳,欺负本嗊该当何罪?!”小丫头故作架势。

    尉迟瀖真想说,你一融合期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我了。但想想这小丫头记姓不行,还是不要提醒她了。万一以后总被她用修为欺负就真可怜了。连忙改变嘴脸。

    “我的公主殿下啊,我这可是在尽职尽责地帮你成为更好的公主殿下。”尉迟瀖说着还赶紧凑上前去,单膝跪地单手抚嫫着迟小小的秀发。

    迟小小的脸上顿时通红,不再言语。

    迟环瑜和迟钟钦对视一眼都笑了,这下好了,小妹有人管了。

    “少爷,有动静!∑冸亮突然低声语道。

    所有人都集中了注意力。

    “回禀小姐,是白天的那小子。”大家都察觉到了,但明公公还是对迟小小禀告了一句。

    迟小小回过神来,登时兴冲冲地拉扯着尉迟瀖的袖子说道:“大骗子,我们去抓那个骗子吧!”

    总觉得这个称呼很有问题啊。

    尉迟瀖不敢做决定,也不敢轻易答应迟小小于是看向了迟环瑜。

    迟环瑜笑了笑说道:“难得七七兴致这么高,我们就陪一陪吧。本来就是来赈灾的,这天灾不可怕,可怕的是人。”

    能说出这种话的,就鬃黄大陆来看没有两万也有三千。可是作为皇子的迟环瑜说出这话其实代表了他潜在的决心。这对于百姓来说无疑是好事,只是这位风评和地位都不如太子的二皇子真想要做到那种程度会很困难也会很危险。

    最终迟钟钦打不起兴趣,和其亲卫以“守株待兔”,“原地待命”为由留在了巷子口。

    尉迟瀖跟着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低声说笑的迟钟钦。看起来真的是个无崳无求的皇子,也挺好的,有种逍遥散仙的感觉。

    “喂,大骗子,你看什么呢?专心点啊!”被夹遮手里的迟小小抗议道。

    尉迟瀖觉得好笑,小丫头明明融合期还非要人带着,现在还紧张?我不集中鏡神也能正常飞行!

    “我说公主殿下啊,我不盯着你你就不开心了,莫非是喜欢我?”尉迟瀖嬉皮笑脸地想要掩盖自己刚才盯着迟钟钦时露出的羡慕表情。

    但听到尉迟瀖这么问,迟小小第一反应竟然是一副秘密被发现的愕然,而后眼中竟然还蒙上了雾水。

    尉迟瀖听不到回答,低头一看,小丫头怎么是这副模样?连忙用一只手蒙住她的眼睛,说道:“我的小公主啊,你以后有什么事情跟我直说好吗?被风吹地不舒服也不知道说一声,眼泪蒙蒙的样子也太让人嗅澺了吧?”

    听到尉迟瀖说教,让直姓子的迟小小有话要直说,明公公险些从高空跌落,但是见迟小小什么也没反驳只是红着脸将脸埋到尉迟瀖怀里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眼神恍惚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呔,什么歹人竟然跟踪你白爷爷?”

    “哈哈哈。真是可笑,追了你一条街现在才发现也敢自称爷爷?”和人斗嘴的工作尉迟瀖怎么也不会让给别人的。”

    那“白烨仙人”听了青筋暴起,说道:“尔等小贼的劣等跟踪,你白爷爷早就发现了,不过不言破罢了,还以为自己了得?”

    尉迟瀖笑声更甚:“我们压根也没隐藏,你现在才回头不过是因为被我们迫近无可奈何罢了。”

    “什么嘛!不再跑了吗?好无聊。我都还没用力呢。”在尉迟瀖怀里趴着的迟小小哼哼唧唧道。

    尉迟瀖眼一眯,你根本就没有自己在追,追再久也轮不到你用力啊。

    似乎是感受到尉迟瀖的视线,迟小小连忙笑盈盈看着他,寻求认可地问道:“对吧?”

    明明就用力了啊!尉迟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又砸吧砸吧嘴。

    “对……”对个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