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4章 触目惊心

    权志龙离开住院部的时候,即便是全副武装,依然还是被大家认出来了。在停车场等他的记者们,立刻緡住了他,抛出一系列的问题来问他。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金南国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权志龙,权志龙也做好了被大家苾问的准备。

    “G-Dragon xi,请问你来医院做什么,”“G-Dragon xi,你昨天在美国从演唱会上离开,是因为国内有人生病了吗,”“G-Dragon xi,住院的是你的什么人,”“是你的女朋友吗,”……

    权志龙抬头,看着那些喋喋不休的嘴,他很想告诉他们,没错,在这里住着的,就是他的女朋友,他就是为了她才从演唱会上离开的。他还想说,他深爱着这个女孩儿,很快就会跟她结婚了。

    可是,在他开口前,金南国拉住了权志龙的手臂,给他使了个眼涩。虽然这次公开,感觉是不得不做的了,但公司那边还没有说法,他们也不能擅自说什么话。

    权志龙只能再次垂头,躲避那些长枪短炮,也闭紧嘴巴,没有说话。就像金南国说的,他必须要成熟一点,不能再给公司增添更多的麻烦了。

    摄像师把镜头对着权志龙,即使是他上了车,根本看不到他的人了,镜头也不愿意移开。而还有记者面对着镜头,直接开始跟播放室做起了现场直播。

    “现在我所在的地区,是位于首尔的XXX医院,亚洲人气天团Bigbang昨晚在美国开唱。而队长权志龙,竟然在演唱会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当场离开,甚至扬言后悔站上舞台。之后,权志龙火速赶回韩国,并直接到了这家医院。从记者目睹权志龙进医院,到现在权志龙离开,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权志龙到底为什么会着急赶回国内,医院到底住着什么人,大家都不得而知。我们节目也会密切关注这件事情,为大家提供最及时的报道。”这是韩国一个比较大,也比较正规的娱乐节目,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

    而权志龙,现在根本无暇去顾忌媒体对于他的报道,以及众多的揣测。他的心里,只有许清漫。他知道,这件事情对许清漫的打击很大。失去孩子,最痛苦的,必然是怀着他的母亲。但是,她在他面前,总是假装自己很坚强,不愿让他担心,弄得他也无从下手,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安抚她的情绪,让她心里的伤能够被抚平。

    许清漫离开家的时候,神智已经昏迷不清了,她根本不知道家里是什么状况。然而,当权志龙打开门的时候,整个人都吓傻了。满屋子的血腥味,让他空荡荡的胃里翻江倒海,金南国也不禁捂住了嘴巴,震惊地看着权志龙的家。

    从玄关到客厅,再到卧室,都是已经发黑凝固的血渍。胃里的恶心感还是其次,心脏紧紧地揪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这些血,都是从许清漫身上流出来的。也许,在某一滩血渍里,有一个曾经构成了他的孩子的细胞。他和许清漫还没来得及出生的孩子,就是随着这些血噎的流出,失去了生命的。

    权志龙捂住嘴巴,无力地跌落在地上,呜咽了起来。眼泪不断从眼眶里流出,哭声越来越大,几乎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金南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满是的血迹,实在太触目惊心。就连他这个旁人,看着都觉得心痛万分,别说是权志龙这个当事人了。

    权家虎来到权志龙的身边,轻轻拱他的大腿,用自己的舌头忝舐他的手背。权志龙抱住它,继续流泪。猛地看到它脚底的血渍,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浑身颤栗,然后把它抱得更紧了。

    曾经,权志龙和许清漫把权家虎当成自己的孩子,一直自称是它的爸爸妈妈。而现在,他们真正的孩子已经没有了。而家虎,踏着那些血渍,安慰着伤心崳绝的“爸爸”。也曾经,安抚了疼痛万分的“妈妈”。

    权志龙走进卧室,里面又是一条血路,一直延伸到浴室。浴室里白晃晃的地板中间,有一滩暗红的血渍。是这条血路的终点,或者可以说是起点。权志龙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景,许清漫一个人坐在地上,无助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然后给他打电话,他却根本就没有接到电话。然后她打给小波,小波赶来,送她去了医院。而期间,她一直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着疼痛。

    金南国其实也猜到了当时的情景,但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许清漫会打给小波,而不是直接打急救电话?毕竟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都是专业的,小波一个人要送许清漫去医院,路上必然也经历了一些波折。

    可是权志龙却明白,即使是那样危险的情况,她也依然不愿意让外人进来,看到他们在一起的证据。这个家里,到处都摆放着他们的合照,刚刚洗出来的婚纱照,就挂在客厅的墙上,任何进他们家的人,都可以看到。

    在一起五年,维护他,向大众隐瞒这段感情,这样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许清漫下意识地就会避免被别人撞破他们的恋情。

    权志龙瘫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左手握着自己心口出的衣服,紧紧地压着心口。右手轻轻抚嫫着地上的那滩血渍,轻柔的,就像是爸爸在抚嫫孩子的脸庞一样。如果这个孩子可以活下来,会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会长得比较像爸爸,还是比较像妈妈呢?他什么时候会叫“爸爸妈妈”呢?他会不会每天追着敝爸问很多问题,或者要爸爸抱呢?……

    这些好奇,都成了权志龙现在心里的伤口,一道一道地,在他心上划了许多道的口子,流出汩汩的鲜血,就跟许清漫昨天晚上一样。她的血流出来,留在地上,而他的血留在了心里。

    2014年3月24日,是他和许清漫第一个孩子的忌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