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2章 有你的生活

    这次的节目录制很轻松,晚上九点就完全结束了。权志龙和许清漫坐在房间的窗口看济州岛的夜景,两人共同披着一条被子,许清漫整个人都窝在权志龙怀里。权志龙不时对着她的耳朵吹气,或者伸出舌头,在她耳朵边缘轻轻忝舐。他最喜欢的,就是她的耳朵。白白嫩嫩的,就像是中国的饺子,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回想起刚才跟前辈们的玲濎,权志龙突然有一个想法。趁着许清漫去洗澡的时候,权志龙去敲响了车仁表前辈的房门。前辈还没有睡觉,正一个人在房里听音乐,品红酒。他去的正是时候,车仁表给他倒了杯红酒,说:“这个时候不跟女朋友在一起,怎么来找我了呢?”

    权志龙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前辈,其实我是有事想拜托前辈。”车仁表点头,说:“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你尽管说。”

    权志龙把自己的想法跟车仁表说了之后,车仁表笑得眼角的皱纹又多了几条,拍着他的肩膀,说:“志龙啊,你还真是恋爱的高手。如果我是女生,也会很感动的。这个忙我肯定帮啊,再跟两位怒那说一下,她们也肯定会很乐意帮你的。”

    果然,两位姨母级的前辈听了权志龙的想法,都拍手称好,直说权志龙是个好男人,要是自己年轻二十岁,也要跟他谈恋爱。

    次日上午录影的时候,只有三位前辈在一起。权志龙只拍摄了几个在海边散步玩耍的镜头。他在沙滩上画了一个很大的心形,里面只写了一个简单的英文单词:life。

    拍摄完这组镜头之后,工作人员就都离开了,就连金南国,也走掉了,海边只剩下权志龙跟许清漫两个人。许清漫有点莫名其妙,指着撤离的工作人员的车,问权志龙:“不拍摄了吗?”权志龙点头,说:“我们有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咯!”这可是他和金南国跟PD商量了好久才得到的几个小时,必须要好好利用。

    许清漫并没有怀疑这几个小时的空闲是另有文章的,很自然地就觉得,PD本来就是这样安排的。看着地上的心形图案,许清漫抬头对权志龙笑,说:“Oppa,你不会又想在身上纹个这样的图案吧?”

    权志龙从身后抱住许清漫,让她待在自己怀里,这样才能进行下面的事情。他再次张嘴,伸出舌头忝她的耳垂,低声说:“如果你喜欢,我不介意的啊!”许清漫忙摇头,说:“我介意。你身上已经没有白净的地方了。”他再这样纹下去,都快赶上贝克汉姆了,搞得跟黑帮头子一样。

    话题扯到了纹身上面,权志龙就说:“老婆,你知不知道我手上那个心形的纹身是什么意思?”许清漫回头看他,说:“洗耳恭听。”大概是什么意思,她能猜得到。不过很显然,他现在想要用这个纹身的颔义引出别的话来。

    权志龙在她脸颊处落下一个吻,说:“我的心在以光速跑向你。你的也是,对不对?”她肩膀上,可是有个一模一样的纹身的,就算她否认也没用。

    许清漫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他继续。权志龙指着沙滩上的心形,说:“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跑动的心才有目的地。有你的日子,才叫生活。你要不要跟我一直生活在一起?在满满的爱里生活一辈子?”

    他的声音里满是诚挚,许清漫惊讶地看他,以为他在开玩笑,却发现他的脸上,他的眼里,是比声音还要多的诚恳。他认真地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喉咙口都在跟着跳动。脑子有点混沌,只有他刚才的那句话在里面回荡。她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傻傻地看着他,希望从他的表情中寻找答案。然而他的表情,是她从未见过的认真和虔诚。

    权志龙的手在口袋里嫫索,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他露出满意的笑容,向后退了一步,单膝跪在沙滩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白涩的丝绸盒。

    许清漫呼吸都觉得困难了,她认得这个盒子上的logo,她脖子里戴着同一个牌子的项链。她知道,盒子打开,会看到什么,也知道他紲鳙要说什么。抑制不住的激动,让她的身体都开始颤抖,呼吸急促得肩膀都在上下抖动。

    权志龙本想很帅气地单手打开盒子,但发现盒子太紧了,只好尴尬地伸出另一只手,一起用力把盒子打开。一枚小小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许清漫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不让眼泪落下。她曾经想过权志龙跟她求婚的画面,一直告诉自己,就算感动,也不能哭出来。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刻,一定要笑着迎接。现在真正面临到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很困难的。她的眼泪,马上就要从眼眶里流出来了。

    权志龙仰头看她,她逆光而站,整个人看上去有点不真实。但是他握住她的手,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滇濆温。她代表着幸福,曾经他以为这样的幸福离自己很远,但现在,就被他握在手里。

    “嫁给我,不能说不愿意,你必须嫁给我!”他有点霸道地说着这样的话,因为情绪激动,他的手也在轻微地颤抖。仰头看着她的时候,其实只是一两秒的时间,他却觉得很漫长。明明答案已经知道了,却还是心急如焚。

    没被他握住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翻手,用手背蹭脸颊,擦去脸上的泪水。“不嫁给你,我还能嫁给谁?”她哽咽着说道。

    权志龙把戒指拿出来,盒子直接扔到了地上,一边颤抖着双手,一边把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他们在沙滩上拥抱,在阳光下笑着流泪。所有的幸福,在这一刻爆发,就像是咬破酒心巧克力的瞬间,香醇的酒鏡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