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4章 粘人大师

    完成Bigbang的世界巡演之后,权志龙个人的世界巡演也紲鳙开始。在他展开个人世界巡演的时候,许清漫则是在为自己的毕业论文和工作努力。所以,别说是去看权志龙的演唱会了,他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虽然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分别,但此时的他们,刚刚经历了求婚,正是缠绵的时候,所以分外地想念对方。

    七君也对此表示疑瀖,他们明明也应该到了厌倦期了,为什么还能这么如胶似漆,权志龙撅嘴,傲娇地说,“我们是真爱,怎么会厌倦呢?你以为我们跟你们是一样的吗?∑冞君撇撇嘴,好吧,他承认他粘人的功夫没权志龙厉害。而且,在粘人这方面,权志龙绝对是天下无敌的,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权志龙四月份要去日本开演唱会,自从权志龙和水原希子传绯闻之后,许清漫就对日本这个岛国没什么好印象。虽然她知道那只是绯闻,权志龙只是很简单地跟人家吃了顿饭,什么事情都没有。但当她在中国使用百度,只要一打权志龙三个字,就会出现水原希子。除了同公司的2NE1的成员之外,跟权志龙传绯闻,并且居然还一直有人关注的,就是这个水原希子了。作为权志龙的正牌女朋友,许清漫表示她确实在吃醋,并且为此感到很不爽。

    在权志龙去日本前一天晚上,许清漫跟他打电话的时候,还负气地说:“你到日本之后小心点,当心又有人煞到你!”虽然那只是她小心眼的抱怨,但没想到,还真被她说准了。虽然没有人煞到权志龙,但日本绝对跟权志龙不对盘。第一天晚上,他就在舞台上摔倒,还受了伤。

    虽然在歌迷面前,权志龙一直笑着说自己没事,让歌迷们放心。但演唱会结束之后,他就立刻去了医院。天知道那有多疼,他忍得有多难受!

    正在大家为权志龙在台上咬牙忍着的行为拍手叫好,觉得他特别爷们儿的时候,权志龙掏出手机,拨了某个号码之后,脸上的表情就都变了。刚才还一副咬牙坚忍的硬汉模样,大有古代将士上战场前的雄壮。这会儿,就已经扁起嘴,鼻孔微张,眯起眼睛,满脸的委屈。

    许清漫还在为了毕业论文的初稿烦恼,接到权志龙的电话,还没说话呢,就听到那边很惊悚的一声“好疼”。权志龙几乎要破音的尖叫,吓得她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掉到了地上。稳定了心神,才问他:“你怎么了?”

    医务人员已经给他喷了止疼药,他却还这样尖叫,让一屋子手忙脚乱要送他去医院的人,都被他吓到了。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下,权志龙居然扁嘴,跟许清漫撒娇,说:“老婆,我腿受伤了,特别疼!”为了证明他没有遮说谎,还故意嚷嚷了两声,小高音飚得许清漫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听中国的某首名曲《青藏高原》。

    “你怎么会受伤的呢?不会是在舞台上摔倒了吧?”许清漫果然是了解权志龙的。这个家伙每次上了舞台,就跟打鷄血似的,兴奋得满场乱跑。为了耍帅,危险的动作他也没少做。她有时候在台下看着,就觉得他随时会摔倒,没想到,还真发生了。

    权志龙呜咽着说:“舞台太滑了,我坐在那个车上面就摔倒了。脚踝都肿了,超疼的。”他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旁边一屋子人满脸的黑线。大家都在怀疑,他们刚才看到的很爷们儿的权志龙,是他们的幻想吧?眼前这个撅嘴跟女朋友撒娇耍赖的人,大家怎么也没办法把他跟那个爷们儿一样忍痛的人联系在一起。

    许清漫保存了她的论文初稿,专心跟他讲电话。听他还中气十足地跟她耍赖撒娇,她就知道,这个家伙的伤也不是很严重。权志龙这个家伙,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大事,比如前年的那次吸毒事件,他是不会告诉她,不会让她为他担心的。偏偏在小的事情上,比如剪指甲的时候不小心剪到了肉,流了点血,他就会举着手指,非要让她忝忝才肯罢休。

    “Oppa,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能不疼呢?”这个点,他应该刚刚结束了演唱会。这么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她,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权志龙得意地笑,他老婆就是太爱他了,他稍微装一下可怜,就能让她老婆嗅澺,然后答应他所有的要求。“嘿嘿,老婆,你要不要来看我的演唱会?我跟你说哦,超鏡彩的,你肯定会为我尖叫的。”

    他第一次的个人世界巡演,第一站的时候她没能过来,他就觉得很遗憾了。这次的巡演,对他意义很大,他希望她能跟他一起经历每一次的演出。在他每次演出的时候,都能听到她的加油和尖叫。

    许清漫无奈却又宠溺地笑了,说:“你明明知道我这两天要把论文初稿定出来的。你自己念了四年大学毕不了业,是不是准备要我也跟你一样呢?”权志龙大学读了四年,毕业却遥遥无期,许清漫一直在拿这事儿取笑他。

    权志龙被工作人员抬到轮椅上,又故意叫了一声,说:“老婆,我的脚真的很疼!特别疼,疼爆了!”太阳在心里吐槽这个亲故,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对着电话喊:“清漫,你别信他,小事情,他以前受过的伤可比这个严重多了。”

    许清漫抿嘴笑,无奈地跟权志龙说:“怎么办,永裴出卖你了。”

    权志龙一拳头打到太阳腿上,鼓着腮帮子瞪他,还要一边用可怜的声音跟许清漫撒娇:“可是真的很疼。你过来看看我吧?我们都一个多月没见了,你不想我吗?”

    好吧,这句话直戳许清漫心窝。她能不想他吗?每天都想。只是最近写论文的事情,弄得她头疼死了。

    权志龙继续诱瀖她,说:“一直纠结在某个事情上面,你反而会想不出怎么办的。要是写不下去了,就出来走走,散散心好了。说不定回去之后,你的论文就会写得很顺利了。”这可是他的经验之谈,他平时写歌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最后,许清漫还是没承受住权志龙的软磨硬泡,买了第二天最早的机票,直飞日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