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章 分房结婚

    惠安县公安局,刘局这几天眼皮子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今天发工资领票证,徐友亮这小子说什么也不把布票给自己了,还扑过来要抢他的。

    “我说,小徐,你没家没口的光棍一条,平时又有制服穿,你要布票做啥啊?别抢别抢……你婶子还等着做衣裳呢。”

    萧队长这几天也喷嚏打的厉害,不知道谁念叨自己,总之不是啥好兆头,果然,今天徐友亮就追债讨要他的工业券。

    “我说,徐友亮同志,你住宿舍吃食堂又不添置家当,哪像我啊?几个臭小子都等着买鞋穿,呵呵……发扬下风格,别要了啊?”

    徐友亮鼻子都气歪了,谁说我没家没口?我怎么就不需要添置家当了?布票工业券都给了你们,以后我媳妇穿什么?我儿子还没鞋穿呢!

    “拿过来吧你!”徐友亮一个健步把萧队长扑倒,按上去就掏他口袋,一张布票三张工业券都抢了过来。

    刘局和王公安转身就跑,刚出门口不远就和邮递员撞个正着。

    “徐同志的包裹,新南市寄来的。”

    两个人怔住,对了下眼神:“给我给我,我们替他签收。”

    徐友亮正在办公室数布票,还是太少,刘局老婆腰围得有五尺吧?做衣裳要一丈多布票,叶青做衣裳要用多少呢?叶青的腰围,叶青的胳膊,叶青的……

    想着想着徐友亮的脑子又乱了。

    “哎呦!大中华!”王公安的一声惊呼。

    “哪呢哪呢?”萧队长爬起来赶紧凑过去。

    徐友亮一怔,抬眼看他们手里的包裹,心下突然就意识到什么。不过为时已晚,包裹拆散,三个人手里各抓了两包大中华,正对着流口水。

    “哎呀妈呀!这上面都写的啥啊?”

    王公安一声惊呼,刘局和萧队长一怔,忙低头检查,也都看到烟盒上的字迹。

    “抽烟时候要想我……”

    “叶青冷不冷……”

    徐友亮一听,头皮都炸了,更加急眼,扑过来就抢。

    三个人鸟兽般散开,气的徐友亮没辙,紧紧护住包裹里剩下的几包,拿起来细看。看清楚上面的字句后顿时无语,写这种话怎么不拿信封装起来?

    几人笑呵呵回来。

    萧队长本来想顺走两包,看到上面的话,早就浑身冷颤,麻溜地把烟扔给徐友亮。

    “小徐,我说你前阵子跟警犬似得,一来信就冲过去刨,原来搞上对象了啊?”

    王公安啧啧摇头,到底他也不敢留着,这要是让老婆看到误会可就麻烦了,赶紧放徐友亮桌上。

    刘局看了眼手里的烟直摇头,小年轻真是什么都说得出口,这烟他可不好意思拿,扔回给徐友亮,

    萧队长嫫着下巴思索:“叶青?不就是送“锦旗”的那个小姑娘?你俩啥时候搞上的啊?前阵子你带去食堂的那个不会就是她吧?”

    他们都在家开伙,周一上班就听说徐友亮周末带个年轻女同志去食堂吃饭,身上还穿着他的衬衫。

    “郑大哥,找我有事?”叶青主动问。

    “叶妹子,我……对象是临时工,这次分房子,我,我们真的没资格了么?”

    叶青对郑大春还是有些无奈:“郑大哥,刚才你也在会场,应该都听到了,我只是提议,并不能做得了主,大家意见决定的这样安排。”

    郑大春脸上的无奈更加无奈:“这……这可咋整啊!”

    叶青也替他为难,想起两次郑大春帮自己家搬家具炉子,还是忍不住提醒:“郑大哥,郑晓冬也是矿上的职工了,下轮分配宿舍他也有资格,到时候可不是只论资排辈,也要考虑职工家属的实际困难。”

    郑大春一怔,琢磨好大会儿才醒过味,忙谢过叶青,走时已经转忧为喜。

    叶青摇头笑笑,赶紧跑去食堂。

    没人规定新婚的小夫妻必须都有独立住房,分上的自然皆大欢喜,没分上的只能自己想办法。

    叶青记得有个八十年代的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两兄弟双人床摞起来各自结婚,什么运动都不耽搁,照样过日子生孩子。

    这势冓更加不稀奇,祖孙三代都挤在一间房,拉布帘加隔断,打吊楼,想结婚怎么都能装得下去。

    又到周末,徐友亮一早下了火车,在国营饭店买了馄饨油条,端着往小洋楼走。

    “公安同志!你这是去小洋楼吧?”有个妇女跟上来。

    徐友亮看着眼熟,猜测是叶青的邻居,只随意“哦”了声,一门心思加快脚步,生怕饭盒里的馄饨坨了。

    “公安同志,你真是辛苦,这一大早的赶过来……”

    徐友亮笑笑不答话。

    “公安同志,话说都一个楼住着,有时候我真看不下去,春节多发了二两油,叶同志就炸丸子做红烧鱼,你说,这是过日子的人吗?”

    “不是!”徐友亮赞同点头。

    妇女得到认同说的越发来劲:“五一节市里有不要券的商品,听说叶同志一个人就买了好几十块钱的,平时那新衣裳做的呦,一身跟着一身!你说这不是烧钱吗?”

    徐友亮莫名其妙:“她花你钱啦?”

    妇女一怔,讪笑着壁手:“那倒没有,我就说她这个人,不会过日子!”

    “你要和她一起过?”徐友亮问。

    “哎,你……我这不是一片好心嘛!”

    “谢了。”徐友亮冷着脸说。

    小洋楼早起的人家都在通炉子做早饭,水管子跟前不少人围着接水。

    “大丽妈,你咋跟叶妹子对象一起来回来啦?”李玉坤好奇问。

    大丽妈尴尬笑笑:“凑巧,凑巧碰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