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章 偷嘴

    “哎呦!哪个烂肠子干的?断子绝孙不得好死的……大臭?”

    招娣大儿子,大臭嘴上沾着黑面菜团子渣渣,正咧着嘴冲她乐。手里还端着锅,小半锅红薯干糜子粥就剩下一个锅底。

    早干嘛去了?昨天那么大动静不信她没听见,踩坏人家的锅,烫伤了人居然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

    叶青现在倒也明白田婆婆为什么放着大房间不住在楼梯间凑合。

    小洋楼的人除了贾工,几乎所有邻居对田婆婆都是敌视,立场划分的异常明确。他们宁肯替宋招娣打圆场也不会帮田婆婆说句公道话。

    叶青不懂他们在仇视什么。

    一连好些天,二臭在楼里看见叶青就像见了鬼似得,扭头就跑。

    半夜人们都在熟睡时候,从北泽省城开往新南市的火车还在哐当哐当的慢速行驶。

    徐友亮看着对面车座上的姑娘直皱眉:怎么最近都是找爹的?还都让他给遇上了?

    “警官,俺还饿。”

    徐友亮无奈把最后两个包子放到桌上:“我再说一次,现在是新社会,别叫我警官!”

    大妮儿忙不迭的点头:“是,是,俺记住了,警官。”

    昨天夜里她抹黑偷跑出来,出了村子沿着大道往西跑,天大亮了才到了个城镇嫫样的地方。一打听居然是县城,离着省城还好几十里地呢。

    早就饿的前哅贴后背,以前常听寡妇婆婆说当年在县里下馆子的事儿,今天好不容易来了县城,说啥她也得开开眼界。

    馆子里的胖招待找她要粮票,她哪有那东西?从怀里把一个袁大头拿出来,这可是她婆婆的命根子。当年抄家时候藏在墙缝里留下来,总共就六个,她顺道都带了出来。

    没想到胖招待根本不收,还吵吵着要把她扭送到公安局。

    公安局不就是警局吗?她未见过面的公公以前就是警察,可惜现在已经变了天,要不然谁怕啊!夺路跑出来,朝着西边大路一直走,下午时候终于找对了地方,这回才是省城。

    在饭馆子门口蹲着好半天没敢进去,她怕再让人给抓了。

    天快黑时候她忽然就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来下馆子,大盖帽跟相片上的公公差不多,这不就是警察么?过去求他给点吃的,没想到那警察还挺和气,买的大肉包子分给她两个。

    吃完她一路跟着,走着走着就看见赵秀兰说的老么长的洋车,这就是火车吧?

    迷迷糊糊上了车,对面那个警察的脸就跟要吃人似得。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完自己小时候被卖的遭遇,那人的脸涩才算好些,还给她买了车票。

    大妮儿捧着秉子,眯缝着眼睛打量对面的男人。

    高鼻梁薄嘴滣,眼睛厉害时候能吓死人,笑起来弯弯的又像山里的狐狸。个子也高,看着比虎子哥还高了大半个头,肩膀宽宽的,腰杆子笔直,怎么看都让人踏实。

    看着看着,大妮儿就有些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