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22 耍傻小子呢?!

    苏泠风说着,作势就要去揪易水珏身上的被单。

    易水珏吓坏了,赶紧说道:“喂喂!你别过来,住手,不要掀!”

    “那你快点,赶紧起来穿衣服!”

    其实苏泠风只是吓唬一下易水珏,让他别蘑菇,动作快一些而已。

    在知道了易水珏这家伙有『裸』-睡的习惯时,她再彪悍,也不会明知床单里是个『裸』-男,她还去扒他啊。

    “那你先出去!”易水珏死死的抓着身上的床单不放,脸上那警惕的表情,就好像生怕泠风会强了他似的。

    “你最好动作快一些,你知道,我的耐『杏』向来不是很好”苏泠风警告似的看了易水珏一眼,之后转身,出了易水珏的卧房。

    易水珏被苏泠风最后那句话,还有那眼神,给吓得不轻,动作麻利迅速的开始穿衣服。

    苏泠风在外面刚了一小会儿的时间,易水珏就出来了。

    “走吧,去看看你的男人又怎么了!”

    易水珏的口气里,有很大的怨气,不过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生怕他刚救回来的人,真的又出了什么意外。

    在墨问尘醒来之后,就告诉了易水珏他的身份,易水珏已经知道苍梧和大安国的尘王殿下是一个人了。

    因为之前易水珏跟墨问尘那个苍梧的身份关系还不错,所以,他现在尽心救治墨问尘,已经不单单是看在苏泠风的面子上了,还因为,墨问尘也是他的朋友。

    虽然对墨问尘当初的隐瞒身份,易水珏心里也多少有些怨言,但像墨问尘这种身份,在外面隐瞒身份生活、历练,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男人对友情方面没那么小心眼,比方佐奕和月光在知道墨问尘身份之后,也是这样的反应。

    苏泠风当然听出了易水珏语气里的怨气,不过她此刻也顾不得照顾他的情绪了,虽然她表面上还算平静,其实此刻内心很焦急,很担心墨问尘的。

    临风苑。

    墨问尘已经将衣服都穿好了,靠坐在床上出着神,脸上的表情,一会儿悲一会儿忧的,不断变换。

    “问尘,我把易水珏找来了,让他给你看看,你别担心,我想应该没事的,会好的。”苏泠风走过去,蹲下身子,握住一只墨问尘的手,柔声安慰道。

    “嗯,好。”墨问尘回过神来,冲苏泠风微笑。

    一旁的易水珏看着墨问尘和苏泠风之间的互动,几乎看傻了眼儿!靠!这柔情似水,软语安慰自己的清丽小美人,真的是苏泠风那个长着一长面瘫脸,几百年不会变一个表情,又暴力又粗鲁又没人『杏』的女人么?!

    易水珏又看向墨问尘,眼神好生钦佩!这哥们儿,真有本事啊!居然能让一个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人在他面前这么女人

    苏泠风回头看向易水珏,脸上的温柔不见了,马上又换上了一副晚娘脸,冷声道:“易水珏,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看看问尘他怎么了!”

    “啊!哦”易水珏回过神来,走了过来。

    “易水珏,麻烦你了。”墨问尘说。

    易水珏伸手拍拍墨问尘的肩膀,一副哥俩儿好的模样,说道:“兄弟,客气什么,以后咱们得多交流交流啊。”交流交流怎么泡女人

    看到苏泠风和墨问尘浓情蜜意的样子,易水珏有些羡慕了,觉得貌似成个家,身边有个伴儿,好像也不错

    “??”墨问尘一脸问好的看着易水珏,不明白,他口中的交流指的交流什么。

    不过现在,当着苏泠风的面,易水珏并没有言明的意思,也好在他没有说明白,否则,现在正为小-弟-弟不给力而心慌的墨问尘,一定会更受刺激的!

    “说说吧,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易水珏已经进入了医者的角『銫』状态,认真的看了看墨问尘的脸『銫』,没发现什么异常啊?

    “我”墨问尘一脸一红,小声道:“我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哪里不舒服??”

    “嗯”墨问尘点头。

    易水珏瞪着墨问尘一阵,又看向苏泠风,提高了声调,怒道:“我说你们两口子,把我当傻小子耍啊?很好玩是不是啊?!”

    尼玛!在实验室泡了几天,他很累好不好!想睡觉有木有!被睡梦中被折腾起来不说,还被个已婚女人看光光了,他很亏好不好!

    易水珏有些火大了!

    “我们没耍你。”苏泠风面无表情的说。

    “没耍我?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你男人有问题,你男人说他没问题,你说你们把我折腾过来,到底是什么问题??”

    “有没有问题,你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苏泠风说道。

    墨问尘微低着头,不吭声。

    易水珏见苏泠风神『銫』认真,而墨问尘的表情又很怪,心中也有些疑『瀖』了,当下便点头道:“那好吧,苍梧,你躺好,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现在大家对墨问尘的称呼有点『乱』,知道他双重身份的人,有的已经改了口,称呼他墨问尘,有的还会叫他苍梧。

    墨问尘乖的很,躺好,任由易水珏检查他的身体。

    易水珏越是检查,脸上就越黑,给墨问尘做完全身检查之后,脸『銫』已经黑得跟葡萄水似的了。

    “伤势在逐渐恢复中,根本什么异常都没有!”易水珏恶狠狠的瞪着苏泠风,指控道:“你还说你没有耍我!”

    “你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检查。”苏泠风陈述道。

    “你倒是说说,我有哪里没检查!”他分明将墨问尘的身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检查过了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