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14 男人之间的私房话

    苏泠风这一觉睡得很沉,很香,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这是她睡的最安稳的一觉。

    墨问尘醒来之后,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熟睡的苏泠风,心底一片柔软,更多的还是嗅澺,轻轻拥着她,不忍弄醒她。

    受伤这几个月,用自身的灵力封住了心脉,不能动、不能说话,无法睁眼,可是人其实是清醒的,每天他的小妻子如何照顾他,他都知道,包括,她每天对他念叨的那些话,他都听得见

    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墨问尘在心里怜惜的轻叹:他的小妻子,是他最最真贵的珍宝

    墨问尘的亲吻,让苏泠风觉得脸颊有点洋,身子在他怀里拱了拱,脸颊在他哅膛蹭了蹭,却没有醒,没一会儿,又传来了她微重的呼吸声。

    经过几天的调养,墨问尘的鏡神状态好了许多,苏泠风也能吃能睡,一改前段时间的憔悴焦虑。

    司徒夜蓝母『杏』大发,每天换着花样的给女儿、女婿做各种滋补美食。

    墨问尘的身体还很虚,吃得不多,倒是苏泠风胃口大开,司徒夜蓝做的老吃的,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

    墨问尘见苏泠风吃得香甜,心里也高兴,这段时间,他的风儿可是瘦多了,要好好补回来才行。

    凌云城里依旧热闹非凡,几个月过去了,人们对巨龙的兴趣,丝毫没有减退,很多人都在寻找机会,想要近距离看一看那只传说中的小巨龙,或者跟龙骑士小姐接触接触,搞好关系也好。

    可惜,司徒萧山和苏泠风却不给那些人机会。

    在墨问尘重伤的这段时间,许多人知道城主府在寻找一些稀有炼『药』材料,也曾在这方面着手,想弄到些城主府需要的材料,连讨好巴结城主大人或龙骑士小姐,可城主府只愿高价收购那些材料,不愿欠人人情,让那些人有一种无力感。

    现在墨问尘“病情”大好的消息传了出来,又有人打着上门陛访、探病的旗号,想要进城主府,都被司徒萧山以尘王殿下需要修养、不宜见外客的借口给打发了。

    这让许多人心里生出了怨愤的情绪,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司徒萧山和苏泠风祖孙是打听了主意,非要耗得那些人热情大减、或者在凌云城住不下去不可!

    那些外来者,总不会都没事可做,在凌云城呆上一年、两年的时间吧。

    只是凌云城里的仆从们却是很烦恼,出门采个购,都会被那些疯狂的人围追堵截,问东问西。

    唉!别说他们不会透『露』城主府里的事情,就是有心八卦,他们也没几个人见过那只巨龙好不好!就是泠风小姐,回来之后都不这么出临风苑的,他们见到的机会也很少呢!

    许诺、安志晓、花若兮、水青青、白天等,经常进出城主府的人,最近的日子过得也很热闹,在学院里,同学、老师有事没事的就凑到他们跟前,打听苏泠风的事。

    出了学院,还要应付一些陌生人的『鳋』扰,真是烦不胜烦!

    安知晓这个暴力妞,被那些人闹得实在烦了,就举起拳头,直接用武力解决麻烦!

    别说,这办法还真就是最快捷、最有效的办法,挨个打的人,自然就不敢再烦她了。

    许诺、花若兮、水青青见这办法管用,也顾不得淑女形象了,纷纷效仿安知晓。

    这几个姑娘如今都是高阶的强者,武力值可不弱呢,偶尔碰到比她们实力强的『鳋』扰者,她们就一起上,群殴对方!

    没几天,她们这美少女火爆小队的名气,就在青桥学院和凌云城里打响了!

    当然,也是她们没碰到真正有实力的强者,那些强者自持身份,也不会跑来『鳋』扰几个小辈的。

    而且,几个隐世家族的人其实也有人来到凌云城,不过他们只暗中进过几次城主府,探望墨问尘、还有跟司徒萧山商量事情。

    对于自家的小辈,他们其实也有暗中保护。

    墨昊天在墨问尘醒来的第二天,就被墨问尘给打发走了。

    “回去吧,不用担心,你四皇叔我死不了的,至于巨龙的事情,不要多问,也不要多想。”当时,墨问尘就说了这么一就话。

    墨昊天心底的郁闷劲儿就别提了,担心了四皇叔几个月,如今四皇叔人醒过来了,见面的第一句就是赶他离开!

    唉!他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从小被墨问尘欺压调教出来的墨昊天,不敢违抗墨问尘的命令,当天下午就离开凌云城,返回大安国了。

    佐奕是在墨问尘醒过来的第酸濎离开凌云城的,临走之前,他找墨问尘谈了一次话,具体谈的什么,苏泠风不知道,因为佐奕说那是他们男人之间的话题,请苏泠风回避。

    苏泠风无语的翻白眼,也没兴趣听他们男人之间的“私房话”。

    “是谁伤了你?”这是当时佐奕问墨问尘第一句话。

    “佐奕,我不能说。”墨问尘跟苏泠风一样,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创世神在把神族大陆、魔族大陆、巨龙栖息地合并成遗失大陆,用结界封锁起来的时候,就设下了禁忌法则,这些事情,除了圣阶以上并觉醒了神魔血脉的人,普通人是不能够知道的,否则说的人,和听的人,都会受到法则之力的攻击。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苏泠风和墨问尘,都一致的拒绝回答。

    见墨问尘也不肯回答这个问题,佐奕的眉头不由一皱,随即换了个问法:“那人,是冲你来的?他想要你的命?”

    “是。”墨问尘身受重伤,差点丧命,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他也猜到了佐奕问这句话的目的,心里不由暗暗一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