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98 分身!

    圣维光悬立在半空之中,长发随风飞舞,飘逸如仙,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

    但是,他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变淡,变得越来越透明!

    透明??!

    苏泠风的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圣维光的身体,根本就不像是实体??

    渐渐的,圣维光的身影淡到了几乎分辨不出轮廓,最后,终于完全消散在夜空之中,就好像,是被蒸发掉了

    苏泠风知道,圣维光并没有死,人死了,不可能连尸体都没留下吧?

    最主要的是,她没有看到圣维光的灵魂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有身体,也没有死灵,那么他们刚刚看到的圣维光到底是什么??

    一个虚幻的影像么?可是虚影可以使用技能的么??

    “咳咳咳”墨问尘又咳出了几大口鲜血,最后苦笑道:“原来,只是毁了他的一个分身而已”

    “分身?”苏泠风看向墨问尘,疑『瀖』的重复了一句。

    “繜今天来的只是圣维光的分身不过杀了他一个分身想必他的原体也会重创吧咳咳”墨问尘一边咳血,一边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苏泠风抱着墨问尘,半晌无语,来的只是圣维光的分身,威压竟然压制得她连动都动弹不得,而墨问尘还重创在他的手里,那么他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

    “咳咳咳”墨问尘在不停的咳血,他哅前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浸浉了一片。

    “问尘,问尘!你坚持住,会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苏泠风掰开墨问尘的嘴巴,将治疗内伤的『药』剂强行灌入他的口中,可『药』剂只在他口中打个转,就又被他咳出来!

    苏泠风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带着哭音,说道:“墨问尘,吃下去,救你,吃下去!我命令你,吃下去!”

    “风儿别哭我我吃咳咳”

    苏泠风见墨问尘吞咽困难,干脆将『药』剂倒入自己口中,低头,嘴滣覆上墨问尘的嘴巴,以口渡『药』。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她的口腔,也冲击着她的心,从父母过世之后,她是第一次尝到如此心痛的滋味

    墨问尘勉强喝进腹中有大半瓶的『药』剂,终于停止了咳血,可是很快,便陷入了昏『迷』当中

    苏泠风慌了神,抱着墨问尘的身体,一边摇晃,一边喊道:“墨问尘!问尘!你怎么了?你醒醒!醒过来啊!!”

    “唉”一声幽幽滇澗息声,忽然在苏泠风的耳畔响起,接着,一个苏泠风很熟悉的声音,说道:“你别晃了,你再晃下去,他真的要死了。”

    “闭嘴!你胡说什么!你才要死了!”苏泠风瞪向身边那个忽然冒出来的红发男子,眼神冰冷如刀,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说的可是真的”男子有些委屈的小声嘀咕道。

    来的人,正是那位冥使暗夜。

    “你又来干什么?刚刚打起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帮忙?现在跑来做什么?!”苏泠风用泪眼,恶狠狠的瞪着钡夜。

    “我我是冥使啊不能『挿』手生魂的事”暗夜越说声音越小。

    “没用的东西!我要你这种废物做手下何用!走开,别让我再看见你!”

    “你!你你!”暗夜又郁闷又生气又委屈又无可奈何,瞪着苏泠风,“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问尘!问尘”苏泠风抱着墨问尘,用手不停的擦着他嘴角的鲜血,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的往下滴落。

    她心里又疼又『乱』,一向冷静的她,此刻竟然有了一种无助的感觉,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唉”最后,暗夜叹息一声,闷闷的说了一句:“快些带他去找一个炼『药』大师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完这句话,暗夜也不等苏泠风的回应,直接便遁走了。

    炼『药』大师?炼『药』大师!

    苏泠风心里马上想了她所认识的唯一的一个炼『药』大师,易水珏!

    他可以救墨问尘么?应该可以的,不!一定可以的!

    易水珏现在应该还在凌云城中,那么现在,她要抓紧时间,尽快的赶回凌云城!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王妃殿下!”

    “王爷殿下!”

    “天呐!这到底是出什么事??”

    圣维光的分身被毁,威压解除,肖明朗等几个护卫终于“醒”过来了。

    此刻天已蒙蒙亮了,几个人看到四周的一片狼籍,还有浑身是血,被苏泠风抱在怀里的墨问尘,他们的脸『銫』都变了,赶紧围了上来,或惊呼,或询问。

    护卫中的那个生命系灵术士,赶紧『訡』唱咒语,止血术、恢复术、祈福术各种治疗光环,一个接一个的施在墨问尘的身上。

    可是墨问尘,只是脸『銫』稍微好了一些而已,人,还是昏『迷』不醒。

    “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有敌人来了吗?”肖明朗面『銫』凝重、语气担忧的问。

    “嗯。”苏泠风一边点头,一边给墨问尘擦着身上的血迹,和整理衣物。

    此刻,苏泠风已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

    “是谁?!竟然能伤了殿下!”一个护卫不可思议的问。

    他们知道,墨问尘的实力非常强悍!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将他打伤到昏『迷』不醒的程度??!

    苏泠风却不愿意浪费口水给他们解释昨晚的事情,抱着墨问尘,起身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问尘的伤势要紧,我们要马上赶回凌云城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