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48 谈论对错

    548 谈论对错

    林倩这件事儿,只能说张华做错了,但如果真说张华这辈子真的做了令人发指的事情,那只能说,在蔡琦这件事情上面,他做的让所有人都觉得不耻。

    的的确确,从一开始张华就是打着报复的旗号而接近李煜,但兄弟之情却不是伪装的,那是三个人经历太多风风雨雨之后真正建立起来的。

    在陈洁这件事情上面,李煜有错吗这很难说清楚,你要说他有错,他的确有错,作为目击证人却把一切事情都压了下来,从而使得陈洁冤死,可事实上呢

    就算李煜真的作证这件事情又能有什么大变化很难,在几年前社会法律还没有那么完善,权力几乎能一手遮天,李煜的作用是在不大,更何况,李煜也是出于不想要连累张恒夫妻两个人目地。

    要知道那个时候如果跟郑天成杠上了,那绝对是死路一条,在绝对的权力面前,张恒夫妻两个人没有任何逃妥的余地。

    但在于张华看来,李煜的确是有错,因为张华是当事人,陈洁的死只有他才最能体会,所以也只有他才会觉得李煜这件事情做得实在是太狗篮子了。

    然而,张华的报复手段错了,甚至于有些丧尽天良,再怎么说他跟李煜也是兄弟这么多年了,即便他最初就是带着报复的目的,可感情真的就那么容易被出卖吗

    张华报复李煜绝对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不该在大嫂身上寻求报复感,兄弟之妻不可欺这是从古至今一句绝对没有错的话,而张华把报复心放在了蔡琦身上,即便蔡琦主动,这也不能不说他这件事情办的令人发指。

    因果循环,张华当初种下因如今结了果,只不过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难以接受,陈静是无辜的,她没有牵扯到任何斗争中,可是却在怀孕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

    张华得到的这个结果无疑就是失去了他如今最在乎的女人,他崩溃了,在陈静闭上眼睛彻底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张华崩溃了,他全部的信仰在这一刻支离破碎,他再也看不未来路上的希望。

    无辜之人,却成了他得到的果,红颜逝去,却无法去言述悲伤,张华跪在陈静的身边,整个人像是失忆了一般呆呆的看着永远闭上了眼睛的陈静。

    张恒站在一边,眼泪同样从他的眼睛里面滑落,他没有任何言语去劝慰张华,但他心里却是悲伤无比,陈静的死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他心里有些抽痛。

    陈洁的死,因为万般无奈他欠下一笔债,而如今陈静的死也让张恒背负了无法偿还的愧疚,同样的,张恒看着跪在地上的张华,心里很痛很痛。

    哪怕他一直都没有窄谅过张华,可曾经两个人的兄弟感情真的就那么容易遗忘吗曾经的兄弟现在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一般跪在地上,躺在他面前的是他最在乎的女人,这种悲伤旁人无法体会。

    小区门外,警笛闪烁,郑天成派过来的四个人沒有上黑涩夹克男的车,而是摘掉匪徒帽子夺命狂奔,而黑涩夹克男看着警车开进小区,随后胆大心细的呆在原地沒动,等了五分钟以后,开车离去。

    楼上,张华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揪住了张恒的衣领,两只眼睛冒着野兽的善凐,当着几个警察的面喊道:“为什么你为什么明明知道她有危险,可却见死不救”

    “你特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张华对不起你我知道,可陈静她是无辜的啊,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你为什么能见死不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华一拳打在了张恒的脸上,这一拳直接把张恒嘴角打出了血迹,但他却一句话也不说,这时候赵力走上前去拉住张华,开口说道:“你冷静点,人已经死了,纠结太多也没什么意思,再说了,房间里面四个人,有人用陈静的手机发短信给张总明显就是想让他进套,张总要是进来,别说是救下陈静了,就连他自己也会死在这里,你好好想想,要真有可能救下陈静的话,张总会跑吗”

    “你特么别跟我说话”张华直接推开赵力,然后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这些警察吃着国家的饭又做了什么事情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这么被人在小区杀害了,你们这些警察有什么用”

    “这是我们都无法预料的事情。”赵力低着头,他没有反驳,毕竟陈静的死给张华带来太多压力,赵力清楚这个时候的张华处于一种临界点,不能去触犯。

    “无法预料”张华突然冷冷的看着张恒,然后说道:“张恒,陈静的死是你设计的是不是是不是你想要报复我所以就拿陈静下手为什么啊,你恨我我不怪你,但你为什么要拿陈静下手。”

    “我没有,我再怎么恨你都不可能会把仇恨发泄在陈静身上”张恒终于是解释了一句。

    “你没有可事实上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你比我还要先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和你都有妥不了的联系,我特么不想相信,但却越来越觉得是你做的这件事情不然你告诉我,为什么不去救陈静”张华歇斯底里的喊着,至于他是真的觉得这件事情是张恒做的,还是因为这个时候情绪不稳定而胡言乱语,这一点,除了他以外没人搞得清楚。

    而张恒也不再去解释什么了,一切解释似乎在受害方张华面前都是无力的。

    市局,刑警队内,陈静所在的小区已经被警察所包围,这件事情引起的轰动还是很大,甚至于比之上一次的杀人藏尸案夜查不了多少, 只因为这一次牵扯到的人同样太多了,龙兴企业董事长之子张华、旧城改造计划总负责人张恒以及死去的孕妇,这足以引起社会的极大反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间审讯室内,罗市长开口问道,而他对面坐着的是一脸茫然的张恒。

    张恒摇了摇头:“我在家突然就收到了陈静的短信,她说发生了点事情,让我赶过去,我也没多想立马就过去了,可到了那里我发现门有被撬过的痕迹,而且地面上有很多鞋印子,我就知道出事儿了,我开始往外跑的时候就有人来追我,后来我跑到超市才躲过了他们,然后我就给你们打电话了,可是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就是一帮畜生,连孕妇都不放过”

    “他们的目的看来挺明显了,应该跟陈静没有太大关系,估计是想要以陈静来对付张华,还想要一箭双雕,如果当时你真的进去了,那你恐怕也死在里面了,真有些不怕死的人啊”罗市长的眼神很是鹰冷,这或许是他第一次露出如此毫不掩饰的杀意。

    “罗市长,其实是事情到现在,这件事情是谁做的你簢都清楚,除了郑天成之外没有人会这么做,也只有他才会想要报复我们,甚至于为了能杀我,他已经如此疯狂了,竟然畜生到伤害一个无辜的孕妇,罗市长,这一次要是没有一个交代,那我就亲自去要一个交代”张恒没给罗市长留一点情面,陈静的死让他彻底没有了忍耐限度。

    “小张薄,如同你所说,这件事情基本上是郑天成做的没跑,但你也要想想,他既然能做出这种事情,那就说明他早就想好了后路,甚至于他根本就没给自己留后路,他想要的就是死之前拉几个人下水,当初为什么那么多人看着老苏要倒台也不会出手帮助,就是因为这种人的临死反扑太可怕了。”

    罗市长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视而不见了,哪怕这滩浑水会溅到我的身上,我也必须要去挿手,陈洁的死已经是我的心结,我不想心里面再多一个结,当初我只是为了政治仕途而去跟老苏斗,现在,我是为了我自己的心去做这些事情,这一次我会把事情查到底,绝对不会有半点懈怠,不管是谁,我都绝对会亲手制裁。”

    “谢谢”张恒很是认真的说了一句。

    “你这句谢谢让我感觉心酸。”罗市长摇头苦叹了一句:“上位太多了,慢慢的被勾心斗角所充斥,渐渐的就忘记在其位钠冧职这句话了,我也是该反省反省自己了,算了算了,先不谈我们这事儿,其实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张华什么反应,出了这种事情,我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啊”

    张恒点了点头,他的眉头紧皱着,显然罗市长的这句话也让他极为赞同,张华的选择到底是什么堕入无边深渊,还是从此收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