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43 妻子的责怪

    543 妻子的责怪

    张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了,而妻子早已经做好饭等他归来,看到他一身伤口的时候,妻子就忍不住开口:“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张恒也没有任何隐瞒,把所有人事情都跟妻子说了一遍,到了现在也没有必要去隐瞒什么了,因为事情很快就都要结束了,郑天成的死期已经提上日程,没有多久了。

    而妻子听完之后也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她只是责怪了张恒做事太着急,张恒不置可否的一笑,这件事情他的确着急了一点,不过一切都是为了能让郑天成早一些受到惩罚。

    两个人吃完饭之后,妻子又拿出药水帮张恒擦拭,当看到张恒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妻子脸上的担心显而易见,而张恒也一样痛得直咬牙,郑天成在他身上已经造成了太多伤口,而这些伤口虽然很快都会消散于皮肤。

    但事实上呢这些伤害都一点一点的积累在张恒的心里,他不去把这些伤痕忘记,是因为只有这些痛才能让他有更多仇恨,只有仇恨才能让他毫无保留的去选择对付郑天成。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张恒联系了罗市长,两个人在一个老酒馆见面了,罗市长穿着便装,到时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所以两个人也没有太多掩饰,在包厢里面坐着。

    “小张薄,这么晚叫我出来是不是事情有什么变动”罗市长笑着开口,他的心情看起来不错,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的,上位者永远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即便现在a市暗嘲汹涌也一样。

    “罗市长,我约见你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问你一个事情。”张恒沉默着,抬起头来看着罗市长,然后问:“赵秀华女儿苏玉被绑架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嗯。”

    “苏玉消失也有好几天了,可是这几天里面,警方一直都没有给出确切的消息,这不太合理,要知道这件事情影响也不小,警方不应该这么忽略近乎于无视,可警方给我的感觉明明就是想要把这件事情从大化小,从小化无,我能感觉出来,苏玉的事情过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任何结果,而且还有可能渐渐的被人们遗忘,警方不会给出任何说明,而苏玉也不会得到任何救援。”

    张恒没有犹豫,继续开口说道:“我跟苏玉虽然没有什么太大交情,甚至于我她之间还有一些无法化解的矛盾,可她就这么在我眼前消失实在让我有些挫败感,我也担心,会不会我妻子有一天也会这样消失罗市长,说实话我已经问过你派在小倩身边的人了,他们虽然什么都没跟我说,但我能猜到这事儿似乎你应该是知道一些的。”

    “小张薄,有些事情你想的是你所想的,而事实却并不会如你所想,关于苏玉这件事情,我只能说一切都是注定的,究其原因还是在你身上,你不应该问我原因,应该好好想想你身上的因果关系。”

    “什么意思”张恒有些蒙。

    “我也说不清楚,我也不想说清楚,这件事情我没法给你一个完整的答案,因为我了解的也不多。”

    “你这么说我就懂了。”张恒点了点头,虽然罗市长话中有话,而他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张恒还没有了解,但也无意透露出罗市长对于这件事情可能触碰到了一些边边角角,但事情本质罗市长也并不知晓。

    张恒没有召执着与这件事情上面,他拿出了一个u盘,然后递给了罗市长,罗市长皱了皱眉头,然后緡:“小张,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罗市长,我知道你在a市的政治体系内很久了,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多年以前第一大学出过一次车祸,而车祸中死亡的女大学生叫陈洁。”

    “陈洁”罗市长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猛地抬起头:“这个女大学生我有些印象,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那个陈洁,不过我记得我在a市还是公安局副局长的时候接过一个案子。”

    “那个案子也是发生在第一大学的事情,最初案子被定姓为蓄意谋杀,我是那个案子的主要负责人,一开始确确实实有很多疑点都指向这是一场蓄意谋杀案件,可现场的视频以及一切有力证据都被人刻意销毁,而且而且上层似乎有人在运作这件事情,那时候我的权力不算太大,没办法深究太多,最后这案子结果是有一个人投案自首,声称他就是凶手,没有任何杀人目的,只是酒后驾驶而已。

    “说实话他的供述与案件本身没有太多出入,甚至于很多人也以为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可我一个总负责人要是连真假都分辨不了那我也不可能爬到那个位置上,我的确觉得这件事情有太多端倪,可又找不出任何有利证据,最后因为上层的压力没办法只能将这个案件压下去,那个年代法律也不是那么完善,这件事情过了一阵风头之后就没有召去提了。”

    “虽然我也一直没再去触碰这个案件,但事实上那个案子成了我多年一来的一个心结,因为那一次我才知道什脺餍做官官相护,我也是第一次向上层低头,你跟我说那个案子干什么陈洁是你什么人”

    张恒没想到罗市长竟然会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这也说明两个人已经不需要任何隐瞒了,张恒直接开口说道:“陈洁是我朋友,也是张华曾经的女朋友。”

    “其实我早已经猜到陈洁跟张华之间有些关系,因为那件事情张华也挿手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张华只不过是一个学生,哪怕他家族挺强大,但依旧没有能力去撼动上层的决定。”

    “我有办法让陈洁沉冤得雪,我也一定让这个案子重见天日,我必须要给陈洁一个交代,我也必须要给我自己一个交代,当初我作为目击证人却没有办法作证,但这个世界上我相信冥冥之中还是会有公道存在的,犯下这种罪孽的人绝对不能逍遥法外。”

    “你知道谁是真正凶手,你手里有确切的证据”罗市长猜到了张恒的意思,没有掩饰,直接开口问道。

    “嗯。”张恒点了点头,回答道:“当初我的确不知道到底谁是凶手,但后来我慢慢的也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的主谋就是郑天成,而当初开车撞死陈洁的也正是郑天成,而现在我手里面有他撞死陈洁的视频,u盘里面的视频完整记录下当时的一幕,罗市长,我把它交到手里,希望你能发挥出这个视频的作用。”

    罗市长这一次沉默了很久,最后才开口:“唉既然我已经跟老苏撕破脸了,虽然不想明着这么做,只想等机会慢慢把他斗下去,可现在竟然这个视频浮出水面了,那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当初我就低头了,如今我不会再低头了,小张,你放心吧,只要这个视频没有问题,那就绝对能发挥出最大用处”

    “罗市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绝对相信你,视频我就交给你了,至于到底怎么用那是你的事情,郑天成这一次我无奈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

    罗市长这一次没有开口回答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而张恒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有遮这里久留,回到家之后他心情还是不错,罗市长的话让他心里暗暗放松了一点。

    积压了这么久的怒气终于能有了一丝缺口宣泄,这种感觉真是让张恒很舒服,可他的眼神依旧冰冷:“郑天成,我说过你动了我的女人,那你就注定会生不如死,我就是要这样一步一步把你的尊严踩在脚底下,我就是要这样一点一点把你所谓的信心打破,我要让你慢慢绝望,最后死去”

    “既然我已经跟你撕破脸了,而且视频也已经交给罗市长了,那我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还要让你更加绝望,你越痛苦我才越开心”

    张恒冷笑了一声,然后直接拿出手机,他还是有郑天成的手机号码,立马拨了过去,过了大概彪分钟,郑天成才接起来电话,张华就笑着开口:“苏大少,现在是不是在医院啊下午打你的痛不不过这些都好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你那东西还有用没,需不需要我发点图片给你看看,试试那东西能不能起来”

    “我草泥马勒戈壁,张恒,我迟早要弄死你。”郑天成的眼神中有一抹决绝。

    “你要弄死我那也不太可能,你也就只能在病床上幻想,等你出了医院你要怎么跟我玩我都陪你,不过你下次可要谨慎一点了,别又被我暴打一顿,命根子踢一下可能就是痛个十几天,可要是多踢几下,我还真怕你会成为太监呢。”张恒没有止境的嘲笑郑天成,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里舒服。

    “你有种的话就试试看,我没有时间跟你多说废话,就这样,给我滚蛋”郑天成直接开口骂道,他现在的确说不过张恒,就在他想要挂电话的时候,张恒赶紧开口:“苏大少,你可千万别这么着急挂电话啊,我还有个事情要跟你说呢,这事儿挺重要的,你要是不听我把话说完,你一定会后悔的。”

    郑天成脸涩很难看,但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

    tag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