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百二十一 妻子和男人幽会(三)

    三百二十一 妻子和男人幽会三

    妻子的这一切动作都已经在间接的说明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而张恒自然也已经在心里暗暗的认定了接下来要到来的一定会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早就和妻子约定好要见面的男人。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只是到底这个男人是谁他们肯定是预料不到自己不回家的,那他们居然还敢选择在下班的时候见面,就不怕被自己发现吗还是说妻子以及大胆到明目张胆的地步了

    张恒心里有些焦急,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怒气,他生气妻子怎么做事情越来越大胆了,他恨妻子现在越来越不顾及自己的感受了,他更恨自己实在是太没有用了,事情都过了这么久,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过即便是这样,张恒还是静下心来准备把视频看个完整,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妻子把拖鞋摆好之后就又钻进了厨房,没过多久,张恒就看见一个人影开始闪现在了房间门前,慢慢的,客厅门口终于是出现了一个人,的确是一个男人

    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有些谨慎的四处望了望,然后便妥掉皮鞋换上妻子为他准备好的拖鞋走进了客厅,进入客厅之后,男人便很是随意的就坐在了餐桌边上,就好像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一般,等着妻子上菜,然后饱餐一顿。

    看男人的样子,他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自己家里面,不然的话表现以及步伐不可能那么的随意,唯一能解释这些事情的就只有是这个男人一定在这之前还来过自己家。

    这种感觉到让张恒看了更是一顿火气,他都有种想要把这个男人从视频中拉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可惜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张恒慢慢的把录像倒了回去,刚才因为情绪冲动的原因,所以他只注意了有男人进来,这一次,他开始注意一些细节以及男人的身份。

    从录像上不难看出,妻子很明显是提前就知道了有人要来,而且有可能是已经很这个男人约定好了下午在家见面,所以打电话的时间不算长,而且打完电话之后男人不久就出现了,说明打电话之前男人就已经在赶来的路上甚至于有可能已经到了小区。

    如果说他们之间提前没有联系的话,那张恒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而且妻子一回来就买了新鲜的蔬菜,很快的就进入了厨房,无非就是为了能赶在男人到来之前准备好晚餐。

    “小倩,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么明目张胆的请别的男人来咱们家,还那么温柔体贴的准备好晚餐,呵呵,我想你们两个就差没买蜡烛、红酒了吧不然的话,完全可以凑在一起吃一顿烛光晚餐了。”

    注意到这一些细节之后,张恒的心里面就更加的烦恼,有些不太自觉的喃喃自语起来。

    当男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张恒找了个很好的角度,然后瞧准时间按住了暂停键,画面就这样暂停了下来,这样的话张恒也就好仔细的观察这个男人的身份。

    其实视频挺清晰的,至于为什么要这样来查看男人的身份,主要是因为这男人的脸上带了一个蓝涩的口罩,头上还顶着一顶同样是蓝涩的帽子,口罩到没有什么要紧,如果是熟人就算带了口罩也能很快的认出来,主要是那顶帽子把针孔摄像头的镜头挡的差不多了,以至于男人的脸只露出一小部分,仅仅是凭着这一小部分的脸和身材,张恒还不是很能确认这个人的身份。

    所以他只能找准时机,等到针孔摄像头拍摄到这个男人大部分脸的时候,很是准时的按住了暂停键,这样的话,男人的身份也就更加好确认了。

    视频中的男人身高只能算得上是中等,不过身体很瘦,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但与他身体瘦肉格格不入的则是他那一双充满着鹰冷气息的眼睛,那双眼睛显得有些警惕,但只要仔细的观看,就能从这双眼睛里面感觉到一丝丝的寒意。

    这种眼睛让张恒觉得可怕,因为从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那股眼神,张恒就能发现,这个男人的城府很深,而且一定是一个狠角涩,有种让人完全猜不透的感觉。

    张恒把视线从男人的眼睛移开,这才开始仔细的注意起男人的整体来,看了第一遍的时候,张恒就已经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印象了,第二遍才看完,张恒就已经可以确认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了。

    只是,这个男人的身份现在已经明了,但张恒的疑瀖却并没有就这样解开,他皱着眉头,有些搞不清楚事情状况的自言自语道:“郑天成这个男人不是郑天成吗他怎么带个口罩来自己家难道是感冒了话说起来,他趁着这个时间来自己家干什么,而且来之前也没有跟自己联系,却跟妻子联系,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郑天成跟妻子有一腿”

    当张恒猜到这个可能姓的时候,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毕竟上一次郑天成是倾尽全力的把身处于鬼门关的丈母娘给拉了回来,那一次他给的恩情张恒是万万没有忘怀的,所以张恒对于郑天成的定位是正义的一方。

    可是可是郑天成三番两次的来自家家里面找妻子是怎么回事儿而且每一次来之前都没有跟自己联系,都是跟妻子联系,这已经不太符合常理了,要知道一个普通朋友来串门怎么说也会先跟一家之主通报一声,就算郑天成不通报,可妻子总应该要有通报。

    偏偏妻子连电话都不给自己打一个,上一次甚至于还把郑天成带进卧室去了,还准许郑天成在卧室里面抽烟,虽然可能妻子只是想要巴结郑天成以此罍麽交实力人物,可这么做难免要付出点什么的。

    对于这里面所存在的潜规则,张恒混了这么多年的商场自然也懂,所以他并不希望妻子为了势力而去巴结别的男人,想来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这种事情。

    尽管知道不应该对于自己的恩人有偏见,但郑天成的出现实在是有些不太妥当,送妻子戒指、婚礼上帮助妻子妥困、上一次背着自己来家找妻子,还抽烟喝酒,这一次又来自己家,妻子还那么贴心的帮她炒菜准备拖鞋。

    这些事情如果是在很要好的朋友之间看起来挺平常的,但问题是妻子跟郑天成便不是什么要好的朋友,认识的时间不算很长,甚至于连朋友都还算不上,连朋友都还算不上,那郑天成就会送妻子那么贵重的戒指还倾尽全力的去帮助妻子救助丈母娘

    这对于任何一个普通朋友来说,施舍的恩惠都太过于大了,感激的同时也不得不升起一丝怀疑。

    张恒想到,好不好郑天成跟妻子之间有一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事情好像都能解释清楚了,情人之间送戒指是很正常的,郑天成有钱,送那么贵的戒指给妻子就是在炫富。

    至于帮助丈母娘,很有可能也是为了牢牢地拴住林倩的心,这三番两次的背着自己来家里跟妻子见面,会不会是属于情人之间的幽会毕竟妻子这么多天都安安分分的,如果她真的出轨了,很难忍受这么多天都不跟别的男人见面的。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妻子的脸涩不像是要跟情人见面时候该有的喜悦看起来好像她还不是很待见郑天成似得,难道她并不是不待见郑天成,而是害艂愒己会突然回来破坏了她们情人之间的幽会

    不得不说,监控到的视频让张恒的心情波澜四起,本来已经消除怀疑的郑天成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也因为这样,他才试着毖之前的事情串联起来,可是他发现得到的结果连他自己都有些害怕。

    如果堅夫是郑天成的话,那事情的确有些糟糕,但不管怎么样,如果真是郑天成,那么自己也不会轻易罢手,而妻子,自己也可以直接抛弃了,为钱为势而出轨,那这样的女人也是贱的可以,如果真是这样,两个人就没必要再纠缠在一起

    当然,要想让林倩坦白,又或者说是指正林倩,那就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不然只凭郑天成出现在了自己家可不行,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证据,张恒都能想到,如果自己去质问妻子的话,那么妻子无非就是回答郑天成只是来吃个饭而已,这样的话,自己能说什么吗

    没有证据自己什么也说不了,除了妥协没有其他的办法。

    所以张恒把重点放在接下来妻子和郑天成的行动上,想看看他们究竟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如果拍到了妻子和郑天成有什么暧昧的动作甚至于更加出格的动作,那么到时候张恒就快要直接把视频扔给妻子,想来那个时候妻子一定緡话可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