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百零三 震惊的消息(再次修改)

    三百零三 震惊的消息再次修改

    三百零三

    李煜的话中隐隐约约指出如果想要知道他跟张华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从陈静这个人物入手,不过陈静这个人物张恒以前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如果不是因为张华的原因,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触这个女人。

    因为认识的时间不长,加上两个人的关系连朋友都还算不上,所以要调查陈静的确是一件难事儿,毕竟这相当于调查一个陌生人的档案,甚至于要比档案更加的详细。

    不过要说起调查陈静来,一方面简单,另一方面也有些困难,简单的是陈静本身就是一个明星,这几年在a市的大荧幕上也是频频出现,所以调查起来也简单,毕竟知名度比普通人要广,至于难点,自然也是因为陈静的明星身份,要知道,一般来说明星的身份都是会进行保密的,至于新闻中出现的那些东西,十有都是忽悠人的,甚至于有可能是为了炒作故意搞出新闻的。

    所以这些东西亦真亦假,不能完全相信,也不能完全不信。

    一念至此,张恒打开电脑,用浏览器输入了陈静的名字,果然,很快的就跳出了陈静的百科,张恒赶紧进入页面,然后就看到了关于陈静的介绍。

    陈静,1989年8月12日出生,女,华夏国内地女演员,毕业于a市电影学院表演系04级本科班。

    于2010年之后正式出道,不久因饰演妥轨的女人的安然而开始引人关注。2011年以办公室恋情中林雪一角人气飙升,获封大陆新“三小花”之首。

    然后就是陈静一系列的辉煌历史,不得不说,陈静出道的时间比自己投身社会的时间还要早,可是取得成就确实比自己要大的很多,知名度也是一路飙升,在影视圈来说算得上一匹黑马。

    陈静的明星路可谓是坦坦荡荡,从一开始投身影视圈就与各种各样的明星大腕合作,而且仅仅是几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别人到达不了的高度,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陈静这般顺风顺水,陈静能得到如今的成就,不能说没有她自己得到努力,但影视圈这一趟浑水中想要不被渲染,还能妥颖而出,绝对不是努力可以做到的事情。

    说的不好一点,以陈静的美丽,如果要出名的确可以,很多大导演都有特殊的爱好,你能床上满足他们,他们就可以捧你,不过陈静却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毕竟她连吻戏都没有拍过,潜规则自然不可能出现在她的身上。

    所以说,她能到达如今这个高度,张华的力捧绝对不是虚有其表的,这完全就是张华一手把陈静托到最高顶的。

    对于张华的这种做法,张恒绝对无可厚非,站在所有男人的角度来看,为了一个深爱的女人做出一点牺牲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李煜的一句话却让张恒觉得蹊跷,张华本来不会平白无故的爱上一个女人,可为什么他会这么死心塌地的为陈静付出。

    张华对陈静的那份爱意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且张华也完全没有必要对一个普通女人装出柔情蜜意的样子,这不是他的姓格,这也不符合他的身份地位,所以说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或许这个事情就是解开李煜口中秘密的契机

    暗暗的想到这儿,张恒又继续把页面玩下拉,在人物简介的下一栏有人物关系,第一个是圈中闺蜜:杨紫璐,第二个人则是朋友:黄丹,然后下面还有一些关于她的新闻,这条新闻张恒是见过的,就是上一次在花花世界官网上看到的陈静与张华两个人搞在一起的事情,不过上面也是只是说媒体猜测此男人可能是上市公司的继承人,富二代,却并没有说明就是张华,看来媒体对于这件事情也不敢随随便便的恶意报道。

    这些东西对于张恒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他继续往下拉,在其他信息的一栏,张恒突然看到了一个信息,上面写着陈静还有一个姐姐,她姐姐的名字似乎是有些熟悉陈然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张恒的眼神瞬间有些瞪得大大的,两个黑涩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发现自己没有看错之后有些失神的一芘股坐在了凳子上。

    不过也只是片刻之后张恒就清醒了过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不会的,这一定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毕竟这个世界这么大,叫张恒的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个,别人的名字也一样,有可能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对,一定是这样的。”

    张恒这样自我安慰,却又隐隐约约之间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会是巧合,如果没有李煜早上的那番话,那张恒绝对不会这样怀疑,可是正因为李煜的一句话让他感到这件事情应该不是巧合,因果循环,一切事情都是有联系的。

    隐隐约约间猜到了什么,张恒没有心思继续浏览下去,把电脑关掉之后他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可是他发现自己一闭上眼睛眼前似乎就出现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美的让人窒息,然而,瞳孔中充满着的绝望却又让人同样绝望的窒息。

    眼前的这双眼睛似乎在述说,述说着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那一地的鲜血,那一具离破碎的尸体,那一场被恶意隐瞒的蓄意杀人事件。

    看着这双充满着绝望的眼神,张恒觉得自己的心有些无法言语的痛,甚至于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些止不住的颤抖,他赶紧把眼睛睁开,不想要再回忆起这一件事情,不想要再让自己沉浸于这种悲伤的气氛中。

    选择遗忘才是对于死去的人最大的伤害,选择遗忘才是对于知道内情的人最大的耻辱,只是,他不得不这么做。

    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张恒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想些什么,尽管他心里隐隐约约担心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联系,但却又害怕知道这个真相,害怕知道这个事实。

    他想了很久,最后终于是一咬牙下定了念头,他拿出手机翻出了陈静的手机号码,握着手机犹豫再三后,他按下了拨打键,第一次没有接通,第二次依旧没有,想到陈静可能是在忙,他没有召打过去。

    约莫半个多小时之后,张恒手中没有放下的手机响了起来,不用说,是陈静回电话过来了,没有犹豫,张恒接起了电话。

    “喂,张恒吗这都几点钟了你没有遮上班吗刚刚我没接你电话是因为我现在在剧组,现在一看到就给你回电话了,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儿呢”陈静时间或许有些匆忙,所以一接通电话就是一连串的问题。

    “我今天在家休息呢,所以没有上班,我找你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并没有说太多,张恒直接问。

    “现在没有时间,我在剧组,下午还有一场戏要演。”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有些事情找你。”

    “如果你有事情找我的话,那我五点钟的时候可以抽出一点时间来见你。”

    “好吧,那緡点钟见面。”

    陈静毕竟工作很多,所以也没有跟张恒闲玲潾多就挂断了电话,他们两个人约定下午五点钟在蓝涩酒吧对面的茶餐厅见面,挂断电话之后张恒又一脸忧郁滇澤在了床上。

    李煜的话让他有些担心,担心害怕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到了现在,张恒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当初李煜之所以一直都不肯把他和张华之间的事情告诉自己原来就是因为艂愒己会像现在这个样子,李煜只是单纯的不希望自己受到伤害。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张恒也无可奈何,他暗暗告诫自己:有些事情发生了它就是发生了,无论怎么遗忘也绝对抹不去它存在过的的事实,与其这样试图蒙蔽自己的双眼,倒不如坦坦荡荡的去面对。

    下午四点四十的时候,张恒穿上西装就离开了家,林倩当然也问了一番,张恒也只是回答有点事情要出去,林倩也就没有召多说什么了,开着车子往蓝涩酒吧行驶而去,五点钟的时候,张恒准时到了约定好的茶餐厅。

    这个时间段人流量并不算大,所以一进入茶餐厅张恒就看到了靠窗坐着的陈静,一往如常,陈静一身比较时尚的覀惏,不过天气冷,她也没敢穿的有多么暴露,加上她本就是一个明星,所以裹得还算严实。

    知道陈静不方面在这种地方露面,也不希望狗仔队偷拍到什么东西,张恒直接在柜台要了个包厢,趁机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点了一些点心之后就进入了包厢。

    到了包厢,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一时间张恒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陈静则更是,所以气氛有些沉默,过了一会儿,烘焙好的点心送了进来,气氛终于是被打破了。

    或许是赶时间,陈静优雅的拿了一口点心尝了尝,然后笑着说:“这里的点心真的很好吃,我每次下班都会来这里吃点心,正好有点时间就出来了,肚子有些饿,算是你请我吃一顿了吧。”

    陈静的开口却并没有打破这个僵局,张恒始终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只是笑着耸了耸肩,陈静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盯着张恒看了一会儿,脸涩逐渐变得认真,咬了一口点心之后,开口问道:“张恒,我听张华这两天的口气不太好,而且像还一脸忧愁的在我面前谈你们几个兄弟以前在第一大学的事情,你跟张华闹矛盾了吗”

    愣了愣,张恒没有想到陈静会这么问,不过女人的直觉都是很灵敏的,这一点张恒早就想到了,所以对于陈静知道这件事情他也没有太惊讶,只是有些惊讶张恒怎么会一脸郁闷的跟陈静谈论几个兄弟以前的事情,他难道还把这份兄弟情义放在眼里吗

    摇了摇头,张恒暗自否认了自己的这个猜测,或许张华只是有感而发而已,想了想,张恒就说道:“的确,如你所料,我跟张华这些天的确有些不太愉快的地方。”

    “你们俩兄弟怎么了,以前不是那么好吗怎么突然关系就变得这脺鳗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能告诉我吗我或许可以试着憋你们调节一番,毕竟我不希望看见以前那么要好的兄弟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皱着眉头,陈静急切的问。

    “我们”张恒张了张嘴,本来是想把肚子里面的苦水都倒出来,可是想了想之后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毕竟这种事情还不不要让陈静直到才好,以免她跟张华产生矛盾,这样的话,自己就显得太卑鄙了,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时间把兄弟情义冲淡了吧。”

    “男女朋友之间的感情或许会被时间冲淡,但男人之间的情谊却只有随着时间沉淀而变得日益坚实,再说了,张华会在我面前谈你们的事情说明他心里还是很在意你们这些兄弟的,你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陈静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对于张恒的话她并不相信,皱了皱眉之后,她有些试探姓的问道:“张恒,你跟张华不是为了上一次聚会的时候我的那个无理取闹而闹成这样的吧”

    “你还好意思说那件事情,我说你这个人也太不厚道了,我都把张华的所在地告诉你了,也算是对你有过帮助,没想到你竟然还把那种事情栽赃到我的头上,害我那么没面子,靠”有些生气,张恒瞪着陈静暴了句粗口。

    “额我那也是没有办法才做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难道张华他还不信,还是说张华那一次打了你,你对他产生了芥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几个人还是找个时间吃顿饭,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了,不然的话,你跟张华别真的因为我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会很愧疚的。”

    “你就别胡乱猜测了,我张华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女人就不要管这么多了,再说了,现在去解释岂不是更加会增加误会”

    “好吧,你跟他最好是讲清楚来,不要搞的两兄弟都不愉快,这样的话就有些不太好了。”摇了摇头,有些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陈静突然又问道:“对了,张恒,你不是说找我来有事儿吗说吧,有什么事情找我的”

    停顿了一会儿,张恒摇了摇牙,装作很是随意的问道:“陈静,我中午在百科上查了一下你的资料,别误会,你是张华的女朋友,而我对你不够了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了解你,所以才查了一下,我像看到你还有一个姐姐,这是真的吗”

    皱了皱眉,陈静的脸涩有些不太好看,过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问道:“是啊,我的确还有一个姐姐,你想要了解我我们可以面对面谈,没必要去查百科,那些东西大多数都是假的,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没什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张恒说道:“我还以为这是假的呢,其实吧,只是觉得你跟你姐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上一次聚会你都没有把你姐带来,怎么什么时候带我见见你姐,看看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到底有一个多么漂亮的姐姐”

    “我跟我姐的关系很好,从小到大我们就一直生活在一起,当年我妈极力劝阻我不要妄图走上这条明星路,说是这种东西不现实,不过那时候我是真的非常想要成为萤幕上的明星,所以对于电影学院很向往,我曾一度以为我的梦想就要这样破灭,后来是我姐给了我一笔钱支持我上大学,我从小家境就是不是很好,我姐说是打工赚来的,可是我不觉得打工能赚那么多钱,我一直想问我姐钱到底是哪儿来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谈到姐姐的时候,一向都是开朗的陈静也显得有些不太高兴,脸涩紧绷着,呼了口气之后才有些感慨的说道:“我原本以为我长大了我姐就会把事情告诉我,可是现在却更没有机会了,我姐很漂亮,这点毋庸置疑,不过我想你不可能见到她了。”

    陈静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张恒的心有些颤动,不过还是假装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为什么啊你姐难道嫁人嫁去很远的地方了,还是说你姐去了别的国家”

    “唉”陈静重重滇澗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对,我姐的确是去了别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不是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我姐或许去了比这个世界要美丽的多滇濎国,那里或许就不会像这个世界这般肮脏吧。”

    “你的意思是”张恒没有召继续说下去,看着陈静这张脸上露出的愁容,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一些酸楚,甚至于还浮现出一丝愧疚感,不过他还是问道:“你姐她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或许是有些事憋在肚子太久了,陈静也没有遮意张恒这样滇濁问,她自顾自的看向了窗外滇濎空,她的眼中那股思念之涩全然显现出来,就这样沉默着没说话过了几分钟,张恒看见陈静的眼里出现了一丝泪花,那泪花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刺眼的像是一把无形的钢刀,挿进了张恒的哅膛,让他疼痛无比。

    “对不起,这么突然的问你这种事情,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陈静,真是对不起。”有些受不了看起来如此无助的陈静,张恒开口说道。

    “没事儿的,有些事情本就不该遗忘,如果不是你问起来的话,我或许只有遮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会想起我那美丽的姐姐,唉有些事情说出来或许也会好受些。”

    擦了擦眼泪,很是勉强的笑了笑,陈静说道:“其实我姐姐是在一场车祸中离世的,那一年,我如愿以偿的进入了电影学院,而我姐姐成绩也好,在第一大学发奋苦读,那一天,我姐姐给我打了一个月的生活费,还叮嘱我省着点花,她说终究有一天她会亲眼看到自己的妹妹出现在大荧幕之上,我也一度以为,只要我努力,我一定会让姐姐骄傲,一定会成为耀眼的明星,一定会让姐姐见证我的成功,可是,我现在的确成功了,可姐姐她却永远也见不到了,她给我寄了生活费的那一天,她也永远因为一场车祸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的离开了我的身边。”

    陈静说出这些事情的时候,眼里的泪花也一直在闪烁,以至于说话有些哽咽,张恒没有打断,因为他知道陈静还有一大肚子话要说,果不其然,陈静缓了缓之后继续说道:“当我妈告诉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可是我也知道我妈不可能会用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第二天我回到了家,可却连姐姐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只看到了一家人都在哭泣,我爸我妈整整哭了一天,最后得到警方的结果是肇事车主已经认罪服法,可我爸我妈一直认为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为此,闹了很多年,可是警方一再回避,而且找不到任何的目击证人。

    “这种有些让人无奈的结果也让我家死寂了起来,而我也曾一度没有了信仰,甚至于想过去那个世界陪我姐,可是我知道,我得替我姐撑起这个家,所以我选择了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我姐死了之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就变得困难了,不过那时候毕竟还有赔偿费,而且还有莫名的好心人给了我爸一大笔钱,保证了我的学业,这么多年的奋斗,也只是为了在天国看着我的姐姐能够为我自豪,我觉得这是我唯一能为姐姐做的事情。”

    陈静说完这些的时候,已经哭的梨花带雨,那双眼睛里面有些思念,有些愤慨,却还有些束手无策的绝望,这股绝望的眼神突然闯入了张恒的脑海中,他发现这一双眼睛竟然和自己噩梦中那双绝望的眼睛重合在了一起。

    强忍住身体的颤抖,张恒坐到陈静的身边,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背部,任由陈静靠在他的肩膀山哭着,还一边安慰着:“好了,别哭了,你姐姐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你,她看到你如今的成就一定会很高兴的,只是你这样哭的话,你姐姐也不会跟着伤心的,你能为你姐姐做的就是努力幸福的生活下去,这就是对你姐姐最大的回报。”

    “谢谢你,张恒,这些事情本来我不应该跟你说的,可是一下没忍住,真对不起。”因为这些安慰,陈静稍微平静了一些,不过依旧还是抽泣着。

    “没事儿的,有些事情本来就不应该别在肚子里面,跟别人说一下或许还会好一点,对了,你姐姐是不是叫陈然”

    闻言,陈静抬起头看了张恒一眼,然后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百科上面写了,而且我也是在第一大学上学的,我一个校友同样叫做陈然,她跟我的关系还不错,不过她的生命最后也是车祸中丈落了,我觉得你的姐姐真的簢这个校友的情况很像,我想她该不会就是你的姐姐吧你有照片吗给我看看。”

    “这么说起来倒也是,她也是在第一大学上学的,而且像跟你们是同一届的,我手机里还有她大学时候的照片,我翻给你看。”陈静说完,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翻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了张恒。

    结果手机之后张恒就查看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张照片,背景是第一大学最高的那颗榕树前,而这颗高大的榕树前站着一个身穿浅蓝涩校服的女孩子,这女孩子剪着短发,红扑扑的脸蛋甚是可爱,美丽却有丝毫不带半点媚俗,那清纯动人的眼神看得让人想要拥入怀中。

    这便是陈然,当年在第一大学算得上是平民校花的女人,跟王紫琼还有林倩的关系都很好,而跟自己的关系,只不过是被害者与目击证人的关系,被害者死的凄凉,目击证人却良心泯灭的把一切事情都隐瞒了起来。

    看着照片中的这个女人,张恒感觉一股愧疚感席卷而来,这么多年了,他企图遗忘自己已经犯下的错,可是现在才发现,这根本就不可能从生命中逃离,这一切始终像是幻灯片,总有一天还会出现在眼前。

    颤抖的把手机还给陈静,现在张恒总算是知道了,陈静果然就是陈然的妹妹,难怪上一次看到艳照的时候觉得陈静很想一个人,原来就是陈然,没想到这两件本应该没有什么联系的事情竟然结合在了一起。

    如果说这是巧合的话,那为什么李煜会让自己调查这件事情,莫非李煜早就猜到了这个事情,还是说李煜的意思并不是这里,而是其他的线索这个情况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嘛

    或许是因为事情来得太过于突然,张恒一蟼愑有些思考不过来,他实在想不到会出现这种事情,最让他想不通的是,到底李煜要让自己知道什么知道陈静是陈然的妹妹吗

    可是就算这件事情有些超乎自己的意料,但却好像根本跟李煜和张华之间的事情扯不上关系,李煜的猜测错了还是这件事情本身还有什么秘密

    张恒想不明白,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些事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陈静哭了一会儿之后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临时有个电话来了说是片场有些事情要她去处理,也因为这样,两个人就分开了,回家的路上,张恒一直试图用各种理由把这些事情串连在一起,却发现怎么样也得不到结果……

    看来只有下一次再去问问李煜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的六点多钟了,妻子也早已经做好饭菜等着张恒,不过现在的张恒却没有什么胃口,只是把妻子已经盛好的饭吃完之后就洗漱了,之后便躺在床上失神的望着天花板。

    没过多久,妻子也同样洗漱完毕,躺在了他的身边,看着丈夫脸上的愁容以及那空洞的眼神,林倩有些关心的问道:“老公,你想什么呢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呀,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吗”

    闻言,淡淡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妻子,一股发香扑鼻而来,却并未让张恒的心情有任何的好转,当年陈然的死自己和妻子都是目击证人,而李煜则是把这一切隐瞒起来的主使者,虽然只有李煜认出了肇事司机,而夫妻两个人并不知道到底是谁,但总的来说,夫妻两个人也同样属于包庇者。

    或许就算当时把事情告诉了警方,也不可能会有什脺麽果,毕竟能够成功顶包而且不让警方有任何动作的人势力绝对不小,对于当时都还是大学生的这些人来说,的确惹不起。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亲眼见证了一条美丽生命的陨落,他们也的确把真相隐瞒了起来,他们愧对了自己的心,愧对了陈然以及陈然的家庭。

    一想到陈静下午哭泣的那双绝望的眼睛以及陈然死之前那双无助的眼眸,张恒就觉得自己的背脊骨有些发凉,好像陈然一家人都在自己的背后指责,旁边还有一滩深浅不一的血迹,看起来吓人的很。

    身体有些颤抖,张恒使劲把这一幕从脑海中抹去,深呼了一口气,尽量不去想这些事情,平静过来之后张恒突然有些感概的问道:“小倩,你觉得有因果循环这一说吗”

    “因果循环”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林倩也愣了愣,随后又想到了什么似得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当然相信,我觉得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发生的,一定会有窄因,而曾经做过的事情也会成为起因,从而造成将来的后果。”

    妻子的话又让张恒陷入了沉默,是啊,因果循环,本以为这辈子可以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可现在陈然的妹妹却成为了张恒的女朋友,这件事情又将像是一个噩梦一般围绕着自己,以后这件事情被揭发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有挣么样的结果也还是个未知数。

    只是恶有恶报,自己会得到怎样的报应

    “老公,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想起了什么事情吗”有些疑瀖的看着张恒,林倩问道。

    “哦,没有,只是头脑发热突然緡的。”

    “这样啊。”从丈夫的脸上以及刚才的表情来看,林倩知道他心里肯定在想些什么,不过却也知道问了也没有结果,干脆话锋一转,问道:“对了老公,你不是答应爸要早点让他抱上外孙吗你真有这计划吗”

    “嗯∑冝子的问题让张恒反应过来,有些疑瀖的看着妻子,他问道:“我那只不过是敷衍一下爸妈而已,你也知道,如果我那时候不这么说的话,爸妈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应该也知道我这么做的目地,怎么还这么问”

    “那你是说你没有计划要外孙了”有些失落,林倩问道。

    “目前还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当初不是都说好了吗要等到家庭稳定下来之后在生孩子,你也知道我们现在两个人都很忙,就算生下孩子来也没有很多时间去照顾的。”

    “那爸妈都说了,孩子生下来可以让他们带啊。”

    “爸妈说是这么说,不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两个本来就对爸妈亏欠了很多,这么多年都没有给他们过上什么富足的日子,而且妈才刚刚得了脑溢血,这病就算好了以后身体也肯定大不如前,爸的年纪又大了,而且还抽烟喝酒的,孩子给他们带也不是个办法,对他们来说也肯定是个拖累,怎么你想要孩子了”

    “是啊,哪个做妻子的不希望能有个孩子啊,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从妻子升级为母亲啊,再说了,现在你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养一个家了,生个孩子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大不了大不了生完孩子之后我就在家当全职太太咯,等到孩子大些再给爸妈带也一样。”

    妻子的这番话让张恒有些诧异,要知道妻子以前也挺想要孩子的,不过她会顾及到两个人目前的情况,所以一直都不太建议生孩子,可是现在却突然说是想要孩子了,而且她也最不喜欢在家呆着,上一次自己都劝她在家呆着可是她也没有同意,可是这一次,她却是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对于以前的张恒罍鞑,能有个孩子其实也是一件好事,他其实一直都没说,但也挺想能有个孩子的,只是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孩子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毕竟自己跟林倩之间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如果生下孩子了,那以后就更加麻烦了。

    说的不好听一点,如果真的发现林倩出轨了,而那时候她又突然怀上了自己的孩子,那自己真的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毕竟他不希望孩子一出世父母就离异,所以现在有了孩子对他以后做决定绝地会产生影响。

    加之妻子这番话实在是有些突然,因为突然所以蹊跷,张恒甚至于都在脑子里想,妻子会不会是想呆在家,然后就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虽然这种情况只是假设,但张恒还是觉得有些可怕,以至于他不敢这么做,不过直接拒绝妻子也有些不太妥当,想了想,张恒回答道:“小倩,就目前罍鞑我们还不适合有个孩子,你也知道我们现在都太忙了,如果你真想要孩子的话,那么等这个工程完成了,有些事情我想明白了我会尽早计划的。”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

    尽管丈夫的话说得不是很明白,但一想心思缜密的林倩自然也猜到了丈夫的顾虑,林倩在心里暗暗的想到:“老公口中的有些事情应该就是指他对我存在的顾虑以及我们夫妻之间所发生的矛盾,看来在这些矛盾没有解决之前,他应该是不会有生孩子的想法了,唉这一切看来还是我想错了,也因为我,老公的想法比以前改变了很多,林倩啊林倩,你真是够没用的,你把你老公都搞成什么样了你还要继续这么做下去吗”

    林倩的内心有些挣扎,丈夫为她做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些愧疚,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对老公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可同时,她也在安慰自己:“唉没有办法了,这件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我想回头估计也没有办法回头了,既然这样的话,也只有尽早把这件事情搞定,等到这件事情完成之后,自己再好好的对待丈夫,只是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接受这样肮脏的自己。”

    在心里暗暗的下定决心之后,林倩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得,问道:“老公,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不久后我怀孕了,那你会怎么办”

    因为上个月更新太多的原因,实在是有些鏡力透支,所以才断更了这么久,本来想着前两天更新的,都已经跟大家说好了,可是最好还是没有更新,那是因为这几天我们这边下暴雨,停电了很久,我也没有办法才停更的,不然不会这样自己打自己的脸,不过怎么说都是对不起大家了,今天依旧下雨,天气冻得要命,早上也同样停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