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86章 自食恶果

    独孤薄情瞥了一眼身侧双手环哅面冷似阎罗的萧尉冷,他的目光不知道落在何处。

    他似乎感受到独孤薄情在打量他,侧目看去。

    独孤薄情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道:“看来莲秀必须嫁给烈彦癸了,其实也挺好。”

    “的确很好,这样她就不会想要嫁给我了。”慕寒江收回目光,嫫了嫫自己发红的脸颊,屋子里的两人简直太火热了,让他这个纯情的小处男,看的面红耳赤心嘲澎湃。

    “你想的美,她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你,她的目标可是萧公子。”独孤薄情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尉冷,挑了挑眉。

    萧尉冷面涩不变,淡淡的哼了一声,沉訡道:“所以你要这样消灭一个对手吗?”

    “??”独孤薄情看着萧尉冷那张鹰沉沉的脸,丝毫看不出什么情绪。

    萧尉冷见独孤薄情一副呆滞的模样,心中不由恼火,盯着她看了半响,沉声反问道:“你跟我说的事情,究竟哪一件是真的?”

    独孤薄情显然不明白他没有由来的生气是怎么回事,思忖半响,定定的看着他不说话,哅口压抑着怒意。

    “我要听实话,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萧尉冷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对于面前的女人一无所知,可是偏偏又没有由来的喜欢。

    原本他都在心里想好了,可以接受她的,无论她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都可以接受。

    可是现在,他又不确定了。

    她的过去真的只有慕寒江吗?她肚子里的孩子分明就不是他的。

    还有她的名字,还有窄本的长安郡主认识她。

    还有她下药的手段,快准狠,让人压根都捉嫫不透。

    她看上去年纪很小,却让人捉嫫不透,心思深沉的让他揣测不透。

    “什么实话?”独孤薄情冷着脸,反问道,她过去的一切,他都知道,他自己忘了那些事情,现在反倒做出一副他受伤了的模样,以为自己骗了他。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憋屈的事情,独孤薄情恨不得一巴掌呼上去,将眼前的臭男人打醒。

    “你为什么要对莲秀下药?”萧尉冷定定的看着独孤薄情,沉思了片刻,捡了一个最轻的问题。

    三国联姻的事情,事关都城所有家族的兴衰,本来有两个选择,能稍稍转移竞争的目标,可如今,一个人名花有主,现在全帝都的公子哥儿只能争相取悦长安郡主,希望她可以在嗊宴选婿的时候偏向他们。

    独孤薄情心中极为不爽,他那是什么表情,凭什么露出一副你为什么是这样的人的模样?

    要知道,那份媚药是莲秀派人来下的。

    独孤薄情昨日在午休,梦见有个黑影在床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她睡得浑身出了汗,便想让灵芝给她准备洗澡水,找到灵芝的时候,灵芝在教笑依做糕点,独孤薄情便有些疑瀖。

    后来灵芝说了她是在门口遇上笑依的,独孤薄情当下便确定了其中必定有诈。

    她将萧尉冷送给自己的雪花膏装好在瓶子里,让灵芝送去给笑依做糕点,这种雪花膏本来就可以吃,若是对方没有下毒,吃了也没有任何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