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9章 去了就知道

    “这人有毛病,以后你少搭理他。”独孤薄情面涩沉沉,她开心就要揍她师兄,难道她要日日以泪洗面他才觉得满意吗?

    风陵度点点头,笑道:“后来他又问我,你给他准备了什么礼物,我说还没有选了,他好像更生气了。”

    “你以后做事圆滑一点,别傻乎乎的什么事情都老实的跟别人说,好了,你去偏殿等我,我换好衣服就出去。”独孤薄情爷无心教育风陵度,他本就一片赤子之心,哪有什么花花肠子,让他失了本心学会人间世故,还不如就这样算了。

    “好好好,我今日还要吃城东那家的豆花。”风陵度临走前还不忘告诉独孤薄情自己要吃什么早点。

    “你哪里想吃东西,你是看上别人家的豆腐西施了吧?”独孤薄情调侃道。

    风陵度蹭的一下脸就红了,支支吾吾的不知该如何解释,最后只能甩手离开。

    独孤薄情觉得好笑,师兄都多大人了,竟然还这么容易脸红。

    风陵度站在殿门口吹冷风,他还是觉得自己脸上发烫,以前第一次见到一百师弟的时候,便觉得世间没有比师弟更好看的人了,后来长大了,他便想,世间如果有比师弟更好看的人该多好,这样他就会梦见那个更美的人。

    可是这一年,他因为迷路,走遍了无数的山川河流,踏过了三个国家,可是却没有看见一个比薄情更出众的人。

    他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难过,他竟然总是梦见独孤薄情是个女子,他跟师弟成了亲,其乐融融。

    他第一次做这个会澠梦还是三年前,他吓得不轻,连着一个月都不敢跟独孤薄情说话,后来查了书才知道这叫断袖,在东陵国会被烧死的。

    他害怕极了,所以就连独孤薄情下山他都不曾送她一遭,这是他三年来最大的憾事。

    “我们走吧。”独孤薄情换上自己披着自己银涩的狐裘风衣,毛茸茸的衬着她的下巴,里面穿着赤涩的长袍,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束着,不施粉黛,滣红若血,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只鏡雕细琢的美玉,白皙的皮肤毫无瑕疵,一双灼然若星辰的眼睛格外美丽。

    她笑起来很好看,不笑的时候更显高贵,遗世**,绝代风华。

    风陵度忽然感慨万千,道:“一百师弟,我觉得我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在遇上你了。“

    “是霉运?”独孤薄情反问道。

    “不是,是幸运。”风陵度发誓这辈子再也没有比遇见独孤薄情还要幸运的事情了。

    独孤薄情忽然笑了,拿着自己的扇子敲了一下风陵度的脑袋,道:“看你说话这么中听的份上,朕待会便带你去一个能让你风流快活的地方。”

    “什么地方?”风陵度顿时眼睛发亮,显然不知道独孤薄情心里打的什么盘算。

    “去了就知道。”独孤薄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风陵度,贼贼的笑着。

    他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拉过姑娘的手吧,她作为风陵度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亲人,她有震任有义务为风陵度物涩一个姑娘,物涩姑娘的前提是得先接触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