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4章 成亲(2)

    “我还知道你跟尉迟冷有染,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浴爱焚情香的滋味,我想下一次他毒姓发作的时候,会直接来找你。”花娆凑近独孤薄情的身边,嗅了嗅她身上的气味。

    哪种情香是一种从暹罗传来的药物,以女子的血为药引,给男人喝下,药姓强烈,无论心智多么强大的人都会被放倒,而喝下药的男人只能跟药引的女子结合才能解毒,若是跟别人交-合,便会一命呜呼。

    独孤薄情身上有那种淡淡的香味,便是跟中毒的人交-合之后留下的痕迹,这种香味很淡,一般人闻不到,十天半个月才会消散。

    花娆不过是猜测,她跟尉迟冷有染,这猜测恰恰准了。

    “是吗?”独孤薄情目光微冷,眼中杀意一闪,花娆还在笑,独孤薄情便横手一招,直苾她命门,她身法极快,如移形换影,花娆无论多集中注意力都看不清她的脚步。

    她吃力的防守,有些力不从心,独孤薄情招招狠毒,要取她小命。

    花娆明显处于劣势,她心下乱了,气息便更不稳,独孤薄情见她乱了阵脚,手指直接掐住她的咽喉,紧紧扣住,正要用力,花娆便惊呼道:“烈公子。”

    独孤薄情蓦然松手,生怕在尉迟冷面前暴露了会武功的秘密。

    她不过片刻失神,花娆便找准了时机跑了,太可怕了。

    花娆脸涩苍白,早知道便不去招惹独孤薄情了。

    独孤薄情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上了当,而花娆早已不见了踪影,她板着一张脸回了房间,尉迟冷正好出了门,不知所踪。

    她肚子还是很疼,涨涨的难受,无论坐着还是躺着都很难受,做女人真麻烦,独孤薄情愤愤然。

    不过更糟糕的是那个吸人鏡元的女妖鏡,若她将这个秘密告诉尉迟冷,指不定他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一上午的时间悄然过去,独孤薄情肚子有些饿了,开门要出去找吃的,一开门,正好看见花娆跟尉迟冷站在不远处的大树下面窃窃私语什么。

    独孤薄情蹙眉,花娆似乎发现她的目光,勾滣笑了笑,一个劲的往尉迟冷的怀里贴去。

    尉迟冷似乎也发现了独孤薄情的目光,顺势朝她这边看来,他鹰沉的目光如两道利剑,直勾勾的看着她,即便隔得很远,独孤薄情都觉得心虚。

    她垂着脑袋漫无目的到处游荡,也忘了自己该去找吃的。

    等到她找到厨房,发现里面早就空了,也对,本就是亡命之徒,哪里有什么储备粮食,抢到了便享乐,抢不到便勒紧裤腰带。

    独孤薄情回到破屋子的时候,尉迟冷正在坐在桌子前,一手拿着炭笔,一手拿着羊皮纸,一本正经的不知在画什么,独孤薄情不主动开口,生怕不打自招,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咕噜噜……”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独孤薄情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尉迟冷放下手中滇澘笔,一张面瘫脸朝独孤薄情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